举鞍齐眉

第147章 旁观者清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旁观者清

雨润一下子顿住了,诧异地望向施嬷嬷,不知对方怎会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来。

她朝屋里望了一圈,见桃叶出去后,再没其他人在了,就凑到这位看着她和小姐长大的老人跟前,压低声音问道:“嬷嬷,您怎会问起这个?”

施嬷嬷笑了笑,说道:“别人不了解小姐,老婆子还不知道她啊!做法事城里哪座庙里就可以做,她何必跑那么远的地方。定是想见什么人……唉,她自从上回醒过来后,不再把心思放在男女私情上,也不知是坏事还是好事。想来,是国公爷临走前交给她一些事情了吧!”

雨润点了点头,小声将舒眉在幽岚山时,跟暗卫护卫们接头和安排,简单地她说了一遍。

“小姐怕大夫人知晓,特意以做法事,为太夫人祈福的名义去的,就是想遮人耳目。尤其是高家的人。”

施嬷嬷直起身子,叹息了一声,说道:“也难为她了,小小年纪就要承担这些……”说到这里,她突然抬起眼眸,担心地问道:“那姑爷知不知道?若是他有别的想法,两人刚好起来的关系,岂不是又要……”

“姑爷应该知道吧!嬷嬷您忘了,姑爷下山的时候,不是特意带着小姐去登佛塔,两人单独呆了好一阵子。应该提过这件事,要不,上回姑爷见到崔发救起您时,早就该发现了。可此次他上山接回小姐时,可是丝毫没有不悦的表情。”

施嬷嬷长长吁了口气,将身体朝后仰了仰。暂时放下担心。

雨润哪能不解其意,忙在旁边安慰道:“嬷嬷您就别操心了,依奴婢来看,自从上次小姐在姑爷面前。戳穿了丹露苑那边的伎俩,他们俩人的关系好多了,不会因这些小事发生龃龉的。小姐这一个月多来。对姑爷也改观了不多。再说了,奴婢瞧着,近来好像是姑爷在极力讨好咱们小姐。这不,您被撞得昏迷不信时,还是姑爷代劳,帮着违制请太医院的医官,帮您救回来的。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爱乌及乌吧!”

听她这样一解释。施嬷嬷倏地高兴起来,握住雨润的手,连声问道:“真的吗?小姐后来在山上时,可是经常提及他?”

雨润听她一副迫不及待,打听小姐八卦的模仿。忍俊不禁地笑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答道:“嬷嬷您别多操心了!他们俩会好起来的,您是不知道,后来小姐每日必去后山的佛塔登高……小姐心里是没有说,可奴婢看得不出,她心里其实是惦记着姑爷的。”

这番话把施嬷嬷说得高兴起来,忍不住跟雨润感叹起来。

“唉,要怎么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呢!若是当初姑爷从沧州回京时。未在路上救起那女人,后来又没在圆房之夜扔下小姐,害得她差点醒不过来。他们本来是和和美美的一对……你瞧,小姐自从看开了后,反而是姑爷整日里放不下了。你说,这不是两人之间的缘分是什么?”

雨润深要同感。接话回应道:“嬷嬷您说得十分在理,小姐那次醒来后,真的是死了心了。连后来回沧州路上住店,两人都是分开睡……也不知她什么时候才原谅姑爷。”

施嬷嬷睃了她一眼,郁郁地说道:“我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又不是不知咱们小姐的性子……最是执拗不过了。我这次急匆匆跟在姑爷赶下山来,还是不怕姑爷心灰意冷,一个把持不住,先跟别的女人……要是别的女人抢先怀上,他俩怕是永远没这可能了。”

雨润之前也不太理解施嬷嬷执意下山的举动,此刻听她亲口解释,不由恍然大悟,急忙追问道:“嬷嬷这话是怎么说的,难不成……”

施嬷嬷叹了口气,跟她解答道:“咱们家小姐从小没了亲娘,又跟着老爷四处游历,自是跟一般的闺阁女子不同。她打小接触的都是市井平民百姓,两口子相亲相爱,互为敬重的范例。哪里见过大宅门里,三妻四妾,几个女人争宠的情况。那天晚上,她为何这般激烈劝阻姑爷莫要出门找吕姑娘,甚至不顾自身安危追出去……现在想来,恐怕也有这样一层意思在。她是不想夹在姑爷和吕姑娘之间。你想想,若当时姑爷真把吕姑娘纳进门了,这竹韵苑整天不鸡飞狗跳的?更何况,姑爷待那位的情分。”

雨润怔忡片刻,过了半晌才感叹道:“奴婢以为,她是怕姑爷纳了犯官之女而给府里招罪。”

施嬷嬷嘴角微弯:“这也是一个原因,可小姐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现在虽说吕姑娘久不上门了,可她心里还是不太踏实。每次一劝小姐想办法早日怀上哥儿,可她却拿丹露苑姨娘通房们小产的事,出来搪塞我们……唉,老婆子都一大把年纪了,这次险些提前到地下见太太去了。还没盼来小姐的好消息……老婆子实在愧对老主子……”说着,她捏起绢帕,开始擦起腮边的泪水。

看到她难过,雨润跟着眼睛有些湿润,陪着她唏嘘起来。

“人一老了,生病躺在**,难免就容易伤怀。咱们小姐打小就有主见,有时又太有主见了,反而不容易看开一些事……”越说到后头,施嬷嬷的声音充满无奈。

雨润沉默了片刻,上前安慰她:“她会慢慢想通的,您难道没发觉,他们两人越来越投契了?奴婢有时值夜时,经?常听到他们在谈天……”

听到这个,施嬷嬷收起悲声,自我安慰道:“你说的不错,这次老婆子受伤,姑爷从头至尾都在以礼相待。跟姑娘比起来,也没差到哪里去。老婆子修养期间,他不仅安排两贴身丫鬟桃叶桃根来为伺疾,还隔三差五过来陪我说话,拐弯抹角地打听小姐童年的一些事。老奴看得出,姑爷对她是真上心了。只是小姐自己把心门紧紧闭上,哪里体会得到呢……”

雨润动容,沉吟了一会儿,忙跟施嬷嬷保证道:“咱们再在旁边打打边鼓,小姐总有一天会想通的。现在府里姑爷作主,小姐回来又被太夫人托以打理内宅的重任,他俩联手合作的机会越发多了,肯定会好起来了的。”

她正说到这里,突然门口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雨润姐姐,刚才夫人是不是来过?”

听出是桃叶的声音,雨润惊得从椅子上坐起身上,朝门口望去——只见桃叶端着一个托盘就进来了。

“夫人刚才来过吗?”见她要跟自己换伤药,施嬷嬷挣扎就要从床榻上起来。

桃叶过来就要扶起她,忙劝阻道:“嬷嬷您莫要动了,奴婢蹲下来就行了……”

一旁的雨润见了,,说道:“还是我来吧!从小我就沾夫人的光,被嬷嬷照顾。当初我跟夫人说好了,将来施嬷嬷我要接回去照顾养老的,这种活哪能由你来做呢!”

说着,就要接手桃叶手里的活计。

施嬷嬷见状,抬头睃了桃叶一眼,对屋里的其他两人道:“还是雨润丫头来吧!这些天辛苦桃叶桃根姑娘了,老婆子记在心里了。只是,以前我生病都就雨丫头帮着照顾的,姑娘还是早点歇着去吧!”

桃叶见状,想起她进门之前,两人似在谈论什么不宜公开的私房话,知道她们在避忌自己。只见她微微一笑,顺手推舟道:“雨润姐姐跟嬷嬷久别重逢,想来有许多话要说,叶儿就不在这儿打扰了。这就去夫人那儿,看她那边有什么需要要帮忙的……”

听她提起舒眉,雨润想起桃叶刚才进门时所说的话,忙向她问道:“叶儿妹妹刚才说,夫人过来了?”

桃叶微微颔首,答道:“是啊!叶儿进院门时,看到夫人从里面出来,怎么?刚才夫人不是在屋里跟你们在一处?”

雨润摇了摇头,对施嬷嬷对视一眼,说道:“我们一直两人在这儿说话,没有见过她。”

桃叶一怔,随后便明白过来,忙自我解围道:“许是叶儿看花了眼也是有的,想来也是,夫人怎会无缘无故到小跨院来。”

施嬷嬷微微一笑,也不纠正她,说道:“这些把桃叶姑娘辛苦了,老婆子感激不尽,你回去好生歇着吧!”

雨润忙在一旁附和:“是啊,叶儿妹妹,你去歇着吧!我帮嬷嬷上完药,就去夫人那儿侍候,此时香秀应该回院了,夫人身边不缺伺候的呢!你还是乘着空隙休息一会儿。”

见两人都这样说了,桃叶也不做推辞,告罪了一声,便施施然地出去了。

正屋那边,舒眉从小跨院回来后,在香秀的侍候下泡了个热水澡,正从净室出来的时候,雨润匆匆地从寝卧门口迎了出来。

“小姐,刚才霁月堂的小丫鬟蕙香过来禀报,说五姑奶奶回娘家来了,请您跟姑爷一同去用晚膳。”雨润一脸急色地说道。

“哦?她回来了?”舒眉嘴角一抽,接着问道,“五姑奶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吗?还是说,太夫人特意派人到宋家去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