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48章 出面解围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出面解围

雨润微微发怔,没明白她作此一问,舒眉到底是何用意,她本能地摇了摇头,回道:“是郑家的三舅太太提的,太夫人也没有反对。说是柯姨娘好不容易怀上,虽说还未出世,可也得在自己府里好生庆祝一番。就差人去宋府和项府,去请了四姑奶奶和五姑奶奶过来。”

舒眉听闻后,紧抿嘴唇,暗道一声:原来如此!又是郑家那几人怂恿的。心想郑氏经历上次秋姨娘小产一事,此次应该没那么莽撞,为何她偏偏就那么沉不住起气呢?敢情就是被人调唆的。那她们是为了义正言辞地住下来,还是为了给柯氏抬身份呢?

她一边嘱咐雨润过来为她梳妆,一边思索起这件事来。

也不知高氏那边知晓后,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若是如是高家上门问理,不知到时会怎么样?

为了齐屹当初的信任和托付,她也得好生暗中劝劝郑氏,省得让高家找到理由,把怒火泼向宁国府来。如今这一家子,只剩下老少妇孺。可千万不能出了乱子。

“小姐,你觉得插上这个可好?色彩较为衬您……”说着,雨润把一支红色珠钗,替小姐插到云鬓之上。

舒眉朝菱花镜里扫了一眼,原来此次齐峻上山时,特意在路上为她谋的。舒眉眸光一闪,微笑着说道:“算了!都是自家亲戚,有什么必要打扮这么隆重?!还是换个怀旧的戴戴就行了!”

雨润见劝她不果,又跟着笑了笑,说道:“小姐。不是奴婢多嘴,您为何不喜欢戴姑爷送的,多漂亮啊!太夫人见您跟姑爷关系和好了,心里定然欣喜。何必要藏着掖着。奴婢都觉得可惜……”

其实她心里想说的,若是戴将出来,姑爷看见了。心里肯定高兴,到时两口不就冰释前嫌了吗?

而舒眉却不是那样想的。

别人都好说,就是齐淑娆这姑奶奶较为难缠。她要时到时问起,肯定**阳怪说一堆。本来她不就待见自己,还是高氏跟吕若兰铁杆的支持者,何苦来哉?

此次,她正打算找机会。就柯氏母女的事,给郑氏提提醒,到时少不得苦口婆心,表明为宁国府立场。可不想招了齐淑娆的眼。

“是啊!怎么不戴为夫送给你的……”突然,门口传来男子的声音。舒眉和雨润转过身去。只见齐峻一脸和煦地走了进来。

舒眉扫了她一眼,回过身去,对着镜子问道:“你怎么来了?没有直接到霁月堂去?”

齐峻笑了笑,解释道:“为夫是来接娘子的,咱们一同前去,母亲看到了也高兴一些。”

舒眉莞尔一笑,也没有其他表示,只管直愣愣地望窗外发呆。

见到此等情状,齐峻忙朝旁边的丫鬟摆了摆手。雨润心领神会。抿着嘴唇笑了一笑,满脸兴奋地退出了内室。

舒眉眼底余光,从镜子里的反光,瞧见雨润背影在门口消失,不由等着齐峻发话。

谁知僵持了片刻,她还是没听到他的声音响起。心里纳闷起来。她正要重新转过身去,只觉头顶一重,珠钗的下面的坠子,荡到她的腮边,撞到了她的耳垂。

舒眉讶然转过脸来,吃惊地望着齐峻,不解睁大眼睛。

齐峻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戴着,不是挺好的嘛!难不成娘子打算留起来,到中秋节那天晚上再戴出来?”

被他这样一捣弄,舒眉心里悸动,脸上顿时发起烧来,嗫嚅道:“什么啊!居家过日子,哪有打扮这样隆重的?没得让人笑话……”

齐峻不由扳起脸来,佯怒地反问道:“爷替娘子买的首饰,谁敢来笑话?”

见他这样打趣,舒眉站起身来,转移话题,问道:“刚才去哪里了?”

头次从她口中听了这关切的话语,齐峻微微一愣,心里似有一动,望着她的眼睛说道:“为夫到外院处理庶务去了。铺子上半年盘点的账册来了,把爷看得头晕眼花的。”

舒眉听闻,说道:“这点账册就扛不住了?上半年我接手中馈时,把全府的账册都看了一遍,也没你说的那般夸张。”

齐峻见她要自己的抬扛,不由眉眼弯弯,说道:“哪能跟夫人比,你是大儒的女儿,自当玲珑八面,小的乃一介武夫,能看得懂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

这倒是大实话,舒眉忍不住腹诽道。

想着这人也得要环境逼迫,谁会料得到,当初那位倚着门框,扬言要抬犯官之女进门为妾的浪荡子,在他父兄不在身边后,会坐下来打理府中庶务。这人也不算彻底的纨绔。

想到这里,舒眉上前帮他理了理衣襟,催促道:“母亲使人来,要咱们过去一起用晚膳。听说四妹妹、五妹妹都来了。”

齐峻一把握住她的手掌,问道:“她们又回娘家作甚?”

舒眉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许是母亲想她们了!”

齐峻不置可否,放下妻子的手,两人一前一后地出门了。

来到霁月堂,果然不出舒眉所料,不仅有齐淑娆、齐淑娉在,连同郑家三舅母、柯太太都在屋里,柯姨娘则坐在郑氏的身边。

齐峻进去后,在屋里扫了一圈,问道:“大嫂呢?”

齐淑娆见他提起高氏,忙帮着应道:“高氏身子不利索,她就不过来了。”

齐峻听闻后,眉头微蹙,他妹妹知道对方在计较什么,忙解释道:“小妹刚才去丹露苑瞧过大嫂了,说是前日夜里着了风寒,请过太医来看了药,嘱咐要好生休养,她就不过来了。”

齐峻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带着舒眉对屋里另外两长辈问过安后,便踱到郑氏身边,挨着他母亲坐了下来。

郑氏自小儿子和儿媳进门后,视线就一直没从舒眉身上离开过。

她可是瞧见,舒眉今日与往日尤为不同。除了发髻上多了一柄玉蝶坠珠钗之外,整个人气色可谓是容光焕发。她不由连连道奇,心里老怀宽慰。

看来,此番安排小四为她生母张罗办法事,又上山接她回府,这一招棋算是走对了。

本来,这小两口几年没见面,除了孝之后,若不是吕家那祸害惹事,说不定他们早就夫唱妇随了。

想到这里,郑氏不由扫了一眼旁边的小女儿齐淑娆,以及坐着角落里,尚未显怀的柯氏。

这样的局面才算圆满嘛!

大儿子有后了,小儿子夫妻和睦,不久后也应该会有好消息。就是这让人不省心的娆儿,也不知怎么地,都圆房半年了,她身上也没听到消息。

郑氏刚一松开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想起女儿先前在私下里跟自己抱怨,郑氏忍不住问齐峻:“听说半个月前,跟祺儿碰到过一次。最近他都在忙什么?怎么整日里也不知着家?”

齐峻没料到母亲当众问起,他跟宋祺星在的那次相见,不由有些心虑,眼睛朝对面望了过去。

舒眉一副浑然不觉得的表情,让他揪起的心放松下来,把手一拱,恭声答道:“回母亲的话,是妹婿想儿子帮他引荐引荐,介绍他拜倒在竹述先生门下。”

郑氏有些不解,喃喃道:“他爹是阁老,还要托你去引荐,这算哪门子的事啊?”

齐淑娆听了,忙替她夫君解释道:“公爹乃是朝堂重臣,之前跟竹述先生没什么交情,自是不好跟凑上去。许是见四哥正好是他高足,相公这才找上四哥的……”

齐峻连紧点头附和:“是啊!正是这个理儿。要说这文渊,坏就坏在是私人开的,不像国子监,由朝廷命官把关生源。要不,宋叔叔也直接会将儿子送过去了。”

郑氏听闻后,点了点头,不再追究此事,吩咐范嬷嬷张罗开席,又身旁的丫鬟引得招呼客人以及儿子、女儿、媳妇纷纷上桌。

可是,坐席的时候,柯姨娘的坐次发生了问题。

宁国府作为世袭罔替的勋贵家族,姨娘是没资格上主桌的。可柯氏又有另一重身份,她是郑氏娘家的远亲,她的母亲柯太太都上桌了,没道理把女儿撇到一边。就是别开一桌,那头也只有贺姨娘陪着她,难免显得孤单。

这下子让郑氏犯难了。

不让柯姨娘上桌,当着郑家三舅母和柯太太,脸面上有些过不多。让她上桌!显然是要坏了规矩。

郑氏忍不住朝舒眉求助地投去一瞥,想让她出面,以齐峻表亲的名言,给柯氏台阶下,邀她上桌。

可惜,舒眉心里早有主意,知道这样做,将来府里肯定会引起风波,便出面解围道:“媳妇到荷风苑,把芙姨娘请来……”

—————————

感谢不懂变通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