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49章 无辜被责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无辜被责

郑氏听到这话,惊讶地抬头望向舒眉,当即就明白儿媳的意思。像被窥破她的私心,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讪讪的抬抬头,对舒眉道:“去吧!为娘险些忘记他们了……”

舒眉得到允许后,朝桌上的人众人告了一声罪,就到外间去安排人手去接人了。

留在屋里的柯氏,委屈地望着自己的母亲和郑氏。后者眼神躲闪,把脸对着自己的小女儿,问起她在宋学士府日常的生活。

刚才见她们几个,神情不太自在,齐淑娆心生疑惑,待见到柯姨娘在丫鬟的搀扶下,自觉地走到贺姨娘那桌,坐下来后,她才恍然大悟。不禁对四嫂舒眉心存异样的感觉。

她自嫁入重规矩的书香世家,见识到一套甚为严苛的礼节,自然跟去年刚嫁过去那会儿,不可同日而语。她虽为公门贵女,可到了夫家,有几位出身同样不凡的妯娌、小姑比着,远不及在宁国府当小姐那样自在。尤其是相公屋里原先的通房,被婆婆过了明路后,她心里的苦楚,就更难以与外人言说叨了。

四嫂回避被母亲作筏,让妾室姨娘逾矩,让她心里对这位一向看不上的嫂子,心里顿立好感。

若是自己娘家宠妾灭妻,失了规矩。若是将来宋祺星学样,也宠着他屋里那几只狐狸精,有齐府的坏榜样在,到时她才是欲哭无泪呢!

齐淑娆想到这里,朝门口投去欣赏和充满敬意的一瞥,倏地发觉舒眉发髻上那根钗子,好似有些眼熟。

待对方走过来后,她挨到舒眉身边,盯着那支玉蝶坠珠钗,连连在旁边赞叹。

“是璧润斋的新品吧!听说店主只进了三支,没想你这儿竟然有一支……”齐淑娆面露艳羡,毫不掩饰的赞美之声脱口而出。

舒眉脸上错愕。忍不住伸出右手,将那钗子取了下来,放在手里欣赏,一脸的新奇之色。

见她神色不似往常。齐淑娆心里暗觉奇怪,不由问道:“你难道不知道?前日里,我就在那柜台上见到过,正要买下来。谁知老板却说,这最后一支已经让一位公子订了,没想到你这儿有一支……”

舒眉吃惊重新审视这件首饰,镶嵌红宝石制成两只翩翩而飞的蝴蝶形状。下面流苏上挂着一串晶莹夺目露珠般的玉珠,整柄钗子显得端庄大方,更可贵的是,喻意也挺好。

让人拿在手里把玩,心里难免不生出喜爱之情。

“是四哥送给你的吧!难怪会慢了一步!”齐淑娆意识到什么,突然冒出这样一句,“你们俩和好了?”语意里有酸溜溜的味道。

舒眉抬起头来,诧异地望着她。须臾便明白了她情绪变化的原因。

“五姑奶奶若是喜欢,这钗子便送予你吧!”说着,她把那支玉蝶坠珠钗放置在对方手里。

像被什么东西烫着一般。齐淑娆忙把东西交回舒眉手里,嘴里还念叨:“人家送你的东西,怎能到处转送,没得枉费了四哥一番心意。我若是想要,不会找自己相公去买?”

说完,她脸色随着阴沉下来,除了尴尬还有几分不忿。不过,舒眉从她的话语中,可以听得出,这丫头早没有对她的鄙视的情绪。

许是自己赢得郑氏的认同。又争取来了齐峻的改观,已经名正言顺成了她嫂子,她虽然还有抵触情绪,可也不得不认这嫂子。

见她的表情如此窘迫,舒眉也不多作推让,收回那钗子。望着齐淑娆道:“之前我从马上摔下来,进京后的许多事都记不得了。也不知你出阁时,有没有送你礼物。下回你要逛璧润斋时,提前知会我一声,看中哪款首饰,你尽管提出来了。嫂子补送给你……”

听到对方如此大方地补救,齐淑娆面上顿时羞得通红。

她出阁之前,舒眉哪能没给她添嫁。只不过,当时她跟吕姐姐要好,对方前脚刚跨出院门,她后脚就把那几样东西,赐给了身边的陪嫁丫鬟。

舒眉见对方不再作声了,以为齐淑娆是默许了,遂放下心来。

在齐屹没有平安归来之前,她还留在宁国府的日子里,多一位朋友好过多一位敌人。这位小姑是婆母郑氏的心头肉,虽说早已出嫁,不常回娘家。可若她跟之前一样,见面就对她横眉冷对,像只乌眼鸡一样,难免让人不痛快。

想到这里,舒眉放下了之前的担忧。

这一年来的风风雨雨,不仅是她想通了许多,齐淑娆也成熟了许多。起码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对她甩脸子。

没一会儿,七爷齐巍便推着芙姨娘赶到了霁月堂,宁国府的老老小小,陪着郑氏娘家的客人,好好吃了一顿团圆饭,唯一缺席的,只有当家主母——宁国公夫人齐高氏。

最后,还是齐淑娆出面,当着众人的面,留她柯太太住在齐府。舒眉没有表态,倒是齐峻代表他哥哥宁国公,也在一旁也挽留了一番。

见到此种情状,舒眉心里虽是顾虑重重,也只能这样了。让高氏原来的两位拥趸促成此事,高氏就是心里不乐意,也说不上什么。毕竟,柯太太跟这两兄妹,有亲缘关系。他们为了孝顺长辈,留母亲娘家的亲戚住下来,对外面也没什么说不通的。

舒眉此时才确认,郑氏将小姑齐淑娆特意召回来,原来用心良苦。毕竟她这小女儿,以前在闺中之时,就出了名的直肠子。

高氏纵然心里不依,也没法跟小孩子一般见识。毕竟以前高氏以前标榜自己,待齐峻和齐淑娆,跟自己亲弟弟妹妹一样。

将齐淑娉姐妹送出垂花门后,天色已然暗了下来,舒眉跟往常一样返回霁月堂,打算陪着郑氏说说话,然后伺候她上床歇息后,自己才能离开。

她刚带着雨润跨进院子大门,郑氏身边的范嬷嬷便迎上来,凑在舒眉耳边,压低声音告诉她:“太夫人心时不痛快呢!夫人过去伺候时,可要担心点……”

舒眉点了点头,没有片刻迟疑,跟老仆妇道过谢后,加快脚步进了郑氏起居的内堂。

见到是四夫人来了,郑氏屋里的贴身丫鬟翠玟给舒眉使了个眼色,没有立即进去通禀,而是走到她身边,轻声提醒道:“郑三舅太太离开来,太夫人心情不大好,她不一定愿见您!”

有了范嬷嬷的提醒,舒眉哪会不知郑氏在计较什么。她过来的路上,心里早打好的腹稿,此番前来,定要好好劝劝郑氏,省得她再做出此类刺激高家的事来。虽说现在齐屹带兵在外,可齐峻还在京里,还在朝堂供职。若是被有的参了一本,将来高家想跟宁国府为难,此事颇令人头痛疼。

“我知道了,你只管进去禀报母亲,说是我求见!”舒眉攥紧拳头,央求翠玟赶紧进去通报。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翠玟终于磨磨蹭蹭地出来了,只见她面带愁容地觑了舒眉一眼,最后才说道:“太夫人说她睡下来,夫人有什么明日再来……”

“……她自己说睡下了?”舒眉喃喃地重复道,心里暗赞这丫头的机敏之处。

翠玟脸色刷地一下子涨得通红,朝舒眉福了一礼,嗫嚅道:“小的不敢撒谎,太夫人是这样交待的……”

舒眉哪能不知,这是婆婆郑氏在跟她耍花枪。虽然她觉得这行为甚为幼稚,可毕竟刚才开席之前,自己没有配合对方,驳了她的面子,有错在身。既然郑氏用这种方式讨回面子,她总得配合一下。

于是,舒眉放大音量,对郑氏的寝卧说道:“母亲既然躲下了,我就不好打扰她老人家了……不过是大伯兄托人捎来的口信,我怕母亲着急,特意来跟她禀报的……”

她的话音刚落,里面便传来咚咚的响声。听那动静,好似有人下床的嗑到哪里的声音。

舒眉忙推了一把身前的翠玟:“母亲起来了,你还不快进去伺候……”

翠玟随后反应过来,忙不迭地蹿进了屋内。

“太夫人,您怎么又起来了,没磕着碰着哪里吧?!”随后,寝卧间便传来丫鬟焦急的声音。

“不要管我!赶紧让她进来……”郑氏一声大喝,语气中隐隐含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怒气。

没一会儿,翠玟就撩起帘子,出到外间来请舒眉进去。

舒眉整了整衣襟,调整了一个非常肃穆的表情,迈着步子就跟着翠玟进去了。

“儿媳不孝,这么晚了还来打搅母亲休息。只是……此事关系宁国府的安危,儿媳不得不这样行事。”

郑氏抬头睨了她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老大在边关托人带来什么信,你不用说些有的没的……”

舒眉听罢,给旁边的翠玟做了手势,后者自觉地退出了内屋。

见周围没有人在了,舒眉也不顾惜自己的体面,扑嗵一声跪在郑氏跟前,向她请罪道:“大伯临行前,确实把许多话再三交待给儿媳过,舒儿在庙里礼佛时,又经人提醒,这才不得不向母亲来劝谏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