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1章 摆桃花阵

第一百五十一章 摆桃花阵

w午歇起来,舒眉坐在窗前妆镜前,视线飘向庭院女墙那边。

一阵凉风吹过,竹枝摇曳,相互之间的磨擦,碰撞发出一细碎的沙沙声。给原本宁静的竹韵苑带来几分凌乱的动静。

“小姐,袁家三奶奶过垂花门了!”刚进屋的雨润,忙出声提醒自家小姐。

舒眉收起愁容,站立起身,朝对方望了望,嘱咐道:“快,快!赶紧跟我把她迎进来。”

雨润应了一声,走过来随侍在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房门。

再次见到林秀涵的时候,舒眉倒没发现对方有多大变化。只是脸色有些憔悴。看她的样子,这几日肯定也是没有休息好的。

“便是你不派人上门去相邀,我也是会不请自来的……”见到好友出来接她,林秀涵自己先出了声。

听到她清越的声音,倒没想象中的激焦急,不知怎地,舒眉先前悬起的心,没来由地松弛了几分。

她跨步上去走到对方跟前,朝林秀涵伸出双臂,压低声音跟她问道:“怎么样?娘娘的情况不要紧吧?!”

林秀涵眸光一沉,给舒眉使了个眼神,说道:“咱们到屋里去说说……”

舒眉心领神会,朝四周扫了一圈,扬起声音,笑道:“本来要去拜访姐姐的。之前我出京到山上住了半月。可是刚一回来,大嫂就病下了,管家的担子虽说不重,可如今府里有孕妇需要照料。这不。只能邀请姐姐上门来玩……”

林秀涵抿了抿嘴唇,脸上挤出一抹微笑:“昨儿个遇到了唐家二奶奶,听她说在红螺寺碰到过你,原来你真上那儿躲清静了?”

说着。她就把左手放在舒眉的掌中,两人情状亲密地携着手,就朝竹韵苑走了过去。

几人刚跨进厅堂的门槛。海棠便迎了出来。舒眉扫了她一眼,吩咐道:“跟香秀说一声,让她备些点心和茶水进来。”

海棠眸光一闪,随后垂下眼睑,跟着就出去了。

见到她们的表情,林秀涵一怔,若有所思地望着那丫鬟的背影。若有所思。

“怎么啦?”舒眉拿手掌在她面前摇了摇,企图将她的注意力引回来。

林秀涵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头,凑到她耳边问道:“怎么?你的院子里如今还有那女人的眼线?怎么不清理干净?就不怕她坏了你的大事?”

舒眉失声笑道:“她哪有那本事,比离开的那两个。这位级别差多了。终究会被人收买内线的,我还不如留着一个已经知晓的。”

林秀涵撇了撇嘴,再没有追问此事了。

舒眉见旁边没其他人在了,忙问起太后娘娘的病情。

林秀涵眸光一沉,郁郁地答道:“情况不大好,母亲进宫回来后,一宿没怎么合眼……”

舒眉头皮一紧,忍不住失声问道:“没有性命之忧吧?”

林秀涵目光闪动,欲言又止。最后说道:“还有等太医的救治结果。你该知道,以娘娘这年纪,哪能随便磕着碰着的。”

舒眉哪会不知这个道理,叹了口气,双手合十朝西边方向拜了拜,说道:“望佛祖保佑。愿她老人家最终能化险为夷……”

林秀涵跟着站起身,学着对方的样子,点了点头,也朝西边拜了一下,口中念叨:“希望如此,这一倒下不要紧,她老人家的身体,可关乎着天下千千万万百姓的福祉。”

舒眉深以为然,沉默了片刻,问出心底暗藏已久的疑问:“舒儿进宫里,看见娘娘身边的嬷嬷宫女一大堆,怎么会摔着的?”

林秀涵朝四周扫了一眼,凑到她耳边道:“是大长公主,她邀娘娘去到奉先殿敬香的,说是祈求国泰民安。你或许还不知道,她的儿子这次,跟着宁国公,也一起前往西北了。姑嫂俩或许有体已要讲,就遣开了从人。这不,连陛下都十分着急,过两天要去天坛祭天,为娘娘祈福呢!”

话未说完,又沉重地叹息了一声。

听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由不得舒眉不信,她越发着急起来,问道:“慈宁宫现下如何了?四皇子会不会……”

林秀涵哪能不知对友的担心,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就放一百个心,慈宁宫的侍卫,选派的都是与林家有关系的侍卫,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盼着娘娘早日醒过来。”

听到这里,舒眉点点头,心里还是不太稳妥。

林秀涵好像不太愿提这话题,紧接着把话题就扯偏了:“你听说了吗?吕家前几日离京了。”

这消息来得有些意外,舒眉眼皮一跳,问道:“这是又是为何?”

林秀涵走到窗边,朝外面张望了几眼,转过身来答道:“妹妹难道忘了?吕若兰她父亲原先就是在户部当差。听说,高太尉请命,让他到边关协助唐将军统筹粮草。所以,前几日就上任去了。”

“啊?”舒眉立刻联想到齐府叔侄俩,都在前线带兵的事情上去。

她虽然不太懂兵事,可也经常从说书的人那儿听到,什么“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什么偷袭对方后营粮仓之类的。知道对于行军打仗,这物质的重要性。尤其是冷兵器时代,胜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分出的。粮兵往往在战局中,起着重要甚至关键的作用。

“大哥他们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她还是忍不住把担心问了出来。

林秀涵轻轻一笑,安抚她道:“能有什么问题?要知道,你姨父也就是你夫家三叔父,在西北可是经营多年。吕家就是有什么想法,不怕惹怒了边关将士,哗变乘机把他给收拾了?”

舒眉这才放下心中的担忧。

林秀涵过来扶着她肩膀,说道:“我之所以提他们家,只因为最近听到有关吕若兰一则传闻。不知,妹妹有没兴趣来听听?”

被她的话勾起了兴趣,舒眉眉头一扬,正要催促她说出来。随即想到前几次总被对方打趣,怕又是她的圈套,遂掩饰道:“若跟我有关就听,若没甚关联,不听也罢……”

林秀涵觑了她一眼,说道:“瞧瞧这副口是心非的模样,姐姐还是告诉你吧!”

舒眉收敛神色,故意跟她耍花枪,接口道:“这可是姐姐自己要说的,到时又绕到我身上,看我饶不饶得了你……”

林秀涵抿嘴一笑,说道:“只是一则在闺阁间传得颇广的笑谈,你走出这院门,在别人口中未必打听不到。”

经她这样一勾,舒眉心像被野猫抓挠一般,越发想知道,吕若兰到底怎么了。

林秀涵好像没逗够她似的,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听说妹妹上回到丫髻山拜过碧霞元君娘娘,不知,可遇到什么奇事没有?”

“丫髻山?”她不由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便问道,“难不成,她也去那儿拜祭过了?”

舒眉心里不免嘀咕,还以为是什么大事。闺阁女子,已嫁妇人,哪户不是几年上头,是不是拜佛就是敬神的。

毕竟这时空,娱乐活动稀缺,人们都是有信仰的,烧香拜佛不是常有的事吗?

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件事!

林秀涵见舒眉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就知道她是误会了,忙跟在后面自揭谜底。

“要说待字闺中的女子,去庙里求个姻缘,种株桃花原也没什么,只是……”说到关键之处,林秀涵又卖起了关子。

舒眉决定不再上她的当了,一脸的气定神闲,只是平静瞅着对方,也不追问后面的事情。

“罢了,罢了!我不逗你了!”见她不为所动,林秀涵自己缴械投降,接着道,“听她的几位相交说,自吕若兰的父母离京后,她便也上丫髻山小住了一段时日。说是诚心求了姻缘……”

舒眉不动声色,说道:“这很正常啊!上回她把疫病带到齐府之前,不也在道观里住过?!”

林秀涵笑着打趣道:“有人还说不在意她,这都过半年的事了,还记在心里……要说,她在道观里潜心修练,倒真的没什么。只不过,她回京之后,还在府里整日把后院焚得

——————————以下部分为防盗所设,请大家谅解,几分钟后更新正确的内容——————————

看到他的神色陡变,舒眉这才意识到,那些话对方可能并未听全,她心里头稍稍好受了一些。

齐峻沉着脸,也想到了若是之前,她被关在松影苑被毒气窒息致死,身上衣襟凌乱……他不敢再想象下去。

“你……你当时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他有些难以启齿,一想到舒眉差一点香销玉殒,他感到一种恐慌之情涌上心头。

那样不体面地死去……

齐峻突然明白过来,刚才妻子的语气陡然间冷下来,原来是这个缘故。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紧,脸上涌出几分愧意,拉着舒眉的手,跟她保证道:“为夫之前怎么也不敢相信,随后便想起菊儿上次报告的事,便又有些信了……大哥在后面跟你说了些什么,我没怎么听清……”。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