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2章 真真假假

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真假假

w舒眉璨然一笑,不解地问道:“她难道真信那玩意儿?都到不顾惜自己名声的地步?”

林秀涵听闻,蹙了蹙眉头,说道:“不知怎么回事,自从她从流放之地回来后,性格大变,似乎少了许多矜持和顾忌,不然,也不会在妹妹摔伤后醒来时,特意跑去刺激你……”

舒眉嘴角**,心里不由想起,那个提示她记忆的梦境。

说起来,这些也好理解。当初,吕夫人在她高夫人的带领下,上宁国府来问理,吕高两家人早没把一闺中女儿的闺誉,真心放在心里。不然,也不会使出那样的招术。

可能真的是自己的到来,才让高氏意识到,把她表妹嫁入齐府的计划无望了,才想着采取那种完全不顾闺誉,铤而走险的路数来。

舒眉讪讪地笑了笑,自我解嘲道:“或许,她对相公真的一往情深吧!”

林秀涵撇了撇嘴角,不以为然。

要知道,她早在五前就认识了吕若兰。跟京中其他贵女一样,一早就听过传闻,知道高氏为了子嗣继承着想,有意把娘家表妹跟小叔子撮合成一对。

后来,宫中势力各种力量,发生一些变故,这才没上高家图谋得逞。反而倒把齐府推到了她们林家这边。但这些内幕,本属家族辛秘,她不好在外面讲给好友听,只好暂时忍了下来。

林秀涵笑着走过来,继续打趣好友:“妹妹难道不担心,那座‘桃花阵’真的有效。到时,齐四郎……”话没说完,她若有所指地瞟了对方一眼。

舒眉轻笑一声,从窗边踱回原来坐着椅子上。望着林秀涵一眼,淡谈说道:“若是天底下,真有这样凑效的法子。恐怕也轮不到她现在才来用,早在十年前,齐府的丹露苑早就有人开坛布阵了……”

林秀涵嗤笑一声,跑过来就在拧舒眉的脸颊,嗔怪道:“亏得姐姐之前还替你操心,特意跑过来告诉你。没想到你倒这样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说出来的话,能气死人……人家白替你着急了。”

特意跑来。原来是说这事的?

舒眉心里头咯蹬一下,有一种预感袭上心头。听了对方这话气,她总算彻底放下心来。

看来,林太后真没什么不妥。不然,以林秀涵这般年纪。哪能如此,不为家族忧心,还跑到她这儿谈笑风生的?

想到这里,舒眉心情无端好了起来。

竹韵苑这边主宾相谈甚欢,风声传到丹露苑那儿,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什么?你说她们欢声笑语,没有一点伤心忧虑的样子?”灯影摇晃,高氏从太师椅上倏地站了起来,质问跪在地方。跟她汇报的竹韵苑侍女。

不知为何大夫人这般激动,海棠怔忡半刻,随后像小鸡啄米一般,朝她连连点头。

高氏拧起眉头,继续追问道:“具体情况说说看,袁三奶奶是进门开始。就心情不错。还是后来说着说着,她们才打闹起来的?”

海棠不解其意,思忖了好一会儿,重新抬起头来,对着高氏郑重地说道:“奴婢记得,进门的时候,袁三奶奶还沉着险,奴婢随后就被人支使开了。待返回正屋门口侍立时,四夫人跟客人已经说笑起来了。”

对方说到这里,高氏略一沉吟,心里有了基本的轮廓。

“你随后悄悄回去,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注意观察你们夫人这几日的心情,有什么异状,再找机会过来汇报。”高氏沉声说道,接着,朝身边的程嬷嬷望了一眼。后者把海棠扶了起来,再三交待对方,继续在竹韵苑,当好她们的眼线。

海棠点了点头。

“回去吧!没让人发觉了。这里有十两的银票,下次再有些类的重要消息,记得第一时间把消息送到丹露苑来……”程嬷嬷把海棠从院子的角门处走出去,临别分手时,再三交待她后面的安排。

听了她的交待,海棠的脚步顿了顿,不解地问程婆子:“嬷嬷您能否告诉奴婢,大夫人这到底是希望奴婢,继续打听哪些方面的情况?刚才报告的消息,好似大夫人并不高兴……”

她连这个都不清楚,程嬷嬷心想,跟青卉和紫莞相比,这丫头脑子笨多了,难免有些看不上她。

只见程婆婆斜觑了海棠一眼,有些不耐烦的吩咐道:“这还要人来教吗?只要是四夫人跟往常不一样的地方,都可报告过来。像她见了什么客气,跟四爷闹了什么别扭,避开人说了哪些话,都可以报告过来。大夫人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厉声的喝斥,让小丫头不由朝黑暗里缩了缩,想半天不知自己错在哪儿,她又不敢多问,跟程嬷嬷福了福,就踏着月光离开了。

望着海棠的身影在偏门后消失,程嬷嬷又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再回去跟高氏覆命。

丹露苑的主仆,所不知道的是,在海棠离开丹露苑以后,一个身手敏捷的黑影,随后快速离开了院子,朝碧波园的听风阁行去。

程婆子回到院子,轻手轻脚走进内室,一眼便见到高氏倚着美人靠上,望着不远处案桌上的烛火发呆。

她只得静静地站立在一旁,等待着高氏回过神来。

早在前日,太尉府那边就派人递来消息,说是宫里的林太后快不行了,在殿前跌了过去,当场就昏厥了。后来经几位太医轮番会诊,硬是没救醒过来。

当时,自家夫人听到这消息,大喜过望,兴奋得半宿没睡着。一扫之前,她听闻太夫人要将柯姨娘的母亲,留在宁国府住下来时的郁气。

“若是林家那老妖婆一命呜呼,或者从此醒不过来,现在朝堂上的格局就要变了。咱们也不必在宁国府忍气吞声了,我看那黑妇还能得瑟个什么……还有郑家、柯家,想生出庶子继承爵位……做梦去吧!”高氏扫十多年来的纠结,在屋里面走来走去。

本来,前夜不归她值夜的,后来她硬是被激动得睡不着觉的高氏,派人到后罩房那边唤醒,叫到身边侍候。

当时,程婆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纳纳道:“不会搞错吗?太后娘娘身边怎会没有人护着……这也太离奇了!会不会是林家故意放的烟雾?”

听她这样一提醒,高氏愣了愣,随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对她说道:“也许有这可能!不过,也太冒险了。听说,当场有好多宫婢、嬷嬷和太监亲眼看到。陛下还为此大发了雷霆,把慈宁宫侍候那老妖婆的女官、宫女和公公,打发了不少到暴室里问罪。这么大的阵仗,应该不会是假的……”

见对方自信满满,言之凿凿的,程婆子也不好再泼高氏的冷水,随后就解释道:“老婆子也是担心像几年前一样,来个空欢喜。小心使得万年船。”

高氏听了她的劝说,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派人给竹韵苑的海棠传去指示,让对方留意舒眉这几天的动静。

“把人送走了?没被人发现吧?!”程婆子正在愣神,高氏的声音把她从回忆中拉了过来。

程嬷嬷神情一凛,走上前来跟对方福了一礼,答道:“夫人请放心,没被任何人发现……”

高氏扫了她一眼,指着对面那个杌子,吩咐道:“嬷嬷也劳累一天了,坐下来说话吧!”

程婆子福了福,依言就坐了下来,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家夫人。

“嬷嬷怎么看,是看那两小的,宫中那那妖婆,又不像是快死的模样……不应该啊?若真是她们的靠山出了事,还能笑得出来,还能一起打闹戏谑?那也太没心没肺了……”高氏盯着程嬷嬷的面部表情,一脸郑重地问她的看法。

程婆子不明所以,嗫嚅道:“或许那小蹄子使的障眼法……要不,就是她们怕被人确认太后娘娘不行了,故意做出来吓唬咱们的。以便让她们的人,乘着这机会,赶紧行动抢先一步,拉拢朝中势力……”

她帮忙分析着。

说实话,这种男人在外头的大事,哪里是后宅女人们想得明白的。只不过,自家夫人从小时候起,就经常带着她出入宫闱,对大内里的争斗多多少少算是有些了解。伺候在夫人身边二十多年,她早已习惯在一些大事上,帮着夫人一起参详。

高氏先是不置可否,过了好一阵子,仿佛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是了!竹韵苑住的那位,若是齐淑娆那样的性子,没准真是真情流露,把持不住自已。可是,那黑妇是她的堂妹,最是诡计多端,上一次,咱们就着了她的道,不仅将这么好的把柄给弄丢了,还惹上一身骚……”

程嬷嬷忙附和道:“可不是……夫人您想想,她当初为了引咱们入局,费心布了多少步?连紫莞都用上了……”

听到这里,高氏冷哼一声:“她倒学会摆空城计了……上一次反间计让她得手了,这回要是还让她得成,那岂不是显得咱们太蠢笨了?”

—————————

感谢洁曦朋友打赏的礼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