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3章 高氏出招

第一百五十三章 高氏出招

程嬷嬷神情一僵,沉默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试探着问道:“夫人,您的意思是……太后娘娘她是真的不行了,她们为了转移视线,才会故意装着无甚在意的样子,目的是引得皇后娘娘和老太爷他们上当?”

高氏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望了窗外的树影发呆。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才重新抬起头来,来到寝卧的外间,让守在那里的丫鬟素梅磨墨。

过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她停下手中的湖笔,拿起写就的两张信笺,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才放回桌上,对旁边的素梅吩咐道:“去,把丰庚家的叫来……”

侍女得到指令,领命而去。

程嬷嬷甚为不解,在旁侧问道:“您这是要给太尉府去信?”

高氏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拿起手头的信笺,仔细折好后装进两个信袋之中,然后在封口上涂上了蜡漆。

待一切都收拾妥当后,便抬起头对程嬷嬷解释道:“你说的没错,或许是她们的障眼法!这事我得通知爹爹和大姐,让他们注意慈宁宫和林府的动态。若真是病入膏肓,他们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的。这可是高家待了十多年的一次机会,若是错失了,大姐和本夫人半辈子的牺牲,就一点都不值得什么了。”

程嬷嬷疑惑地望着她,不是太明白她的意图。

高氏顿了一会儿,才解释道:“装成什么都没有,可能是竹韵苑那黑妇临时想出来的。我就不信,若是慈宁宫那老妖妇出了事,林家就真不担心了。这段时间,他们肯定会派各路探子,四处去搜罗民间神医,到时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程嬷嬷这才恍然大悟,在旁边讨好问道:“夫人。咱们丹露苑要如何配合?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高氏扫了她一眼,说道:“这几日让人留意霁月堂的动静,那贱人没多久就早出三个月了。若是让她怀稳了,以后想要弄下来。到时就怕不那么容易了。”

程嬷嬷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说道:“她旁边那两丫鬟如今护得极紧,怕是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况且,又都不来丹露苑立规矩的。”

高氏冷哼一声,凉凉地说道:“若是宫里的消息属实,就不怕她不来立规矩。”

冷不丁听了这话。程嬷嬷一惊,嘴巴张成半圆形,随后反应过来,在旁边打气道:“该!夫人您早该拿出正室夫人的威风出来了。”

高氏心里嗤笑一声,没有再接对方的话。

舒眉送走林秀涵后,一直在思索对方的态度。

晚上在霁月堂用过晚膳后,侍候郑氏安寝时,也有些心不在焉。被婆婆抓了一个正着。

“怎么?有心事?”郑氏觑了一眼小儿媳,忍不住出声问道。

舒眉一愣,这才发现为对方套寝衣的袖子。也套错胳膊了。

她顿时清醒过来,连连道歉。

郑氏挡住她的动作,重新自己将衣裳穿好,然后坐在床缘上,望着舒眉和颜悦色地问道:“在餐桌上时,为娘就发觉你老神不守舍的,怎么?是峻儿又欺负你了?”

舒眉哪敢扯到她心肝宝贝身上,忙摇头否认:“母亲您多想了,不关他的事……”

郑氏见状,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劝道:“虽然峻儿有些时候有些霸道,可他也不是个不讲理的孩子。多点耐心相处,你会发现他的好的。你看,自从府里关闭了一段时日后,他看到你为家的付出,不是懂事多了吗?”

这倒所言不虚。那人经过一事,还是能长进不少的。这些舒眉都不能否认,也无法否认。只盼着他能尽快担起该承担的责任,将来若是宁国府有什么变故,她和家里其他女眷,有个依靠才行。

想到这里,舒眉忙安抚婆婆:“母亲,媳妇知道了!若是他再闹别扭,我尽量让着他就成了。只要他不到外头,带些人回来给府里招祸,媳妇倒没有什么意见。”

郑氏拍了拍她的手背,又开始老生重弹:“要说男人,真正成熟起来,把心思收回府里,一来是及冠;二来是成亲之后;三呢,就是当了父亲……当初,屹儿奉旨成亲后,心里也是不大痛快。后来,还是诚儿出世后,虽然不是他媳妇爬出来的,他倒没怎么计较,反而留在丹露苑的时候多了一些……唉……”

舒眉默然,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段往事,对高氏的心态有些好奇,不禁问起孩子的生母。

“那孩子是谁生的?”

郑氏愣了一下,斜睨她两眼后,说道:“好像是孙姨娘!哦,是从她娘家陪嫁过来的……”

舒眉恍然大悟,敢情是通房提上来的,她不由担心起孙姨娘的处境,追在后头问道:“后来呢?府里怎么没见到孙姨娘这个人?”

郑氏叹息了一声,答道:“孙姨娘也是头胎,生产之后大出血去了……”

舒眉眼皮跳了跳,心里没有半点猜中原因的欣喜。

郑氏也沉默下来,怕也想起同样的问题,开始担心柯氏将来的处境,补充道:“所以,你知道,我为何要将柯姨娘的母亲留下来!她一辈子生了六七个,就是到时请不到稳婆,就她在就不用担心柯姨娘遇到意外……”

舒眉舌结,她也不好解释,万一高家搞什么小动作,有人以这来攻击和笑话齐府嫡庶不分,宠妾灭妻就不好了。

她忙跟婆母解释道:“儿媳也知道您的苦衷,只是柯太太到的太早了,儿媳怕将来被人抓住把柄。”

郑氏点了点头,安抚她道:“为娘知道你的担心,毕竟她娘家太强势……”

离宁国府婆媳这番对话,还没有过多久。果然,高氏借口连侧室的娘家人都能住府里,没道理她的亲戚不能住,乘机给舒眉带来了无尽的麻烦。此乃后话!

日子转眼就来了八月。

宫中传来消息,说是皇帝带着群臣到天坛为母后祈福,林太后还是没能醒过来。元熙帝前往皇家寺院去了一趟后,开始斋戒三月,直到太后娘娘的病情有所好转。

元熙帝都这样了,下面的人自然照着执行。

京中原本要在中秋节举行灯会和焰火表演,也没人再去张罗了。

齐峻当初跟舒眉许下的夜游看灯的邀请,也只好跟着作罢。舒眉倒没什么,她也不缺这一两次灯会看,反倒是齐峻颇为失落。他可是为这次活动,做了良久的准备。

谁知,这消息不知怎地被高氏听到了,让她顿生一计,提出要在宁国府内举行一个小型的灯会,邀请几家亲友来聚一聚。

舒眉颇感意外,不知对方葫芦到底卖什么药。

倒是齐峻,虽然他很想陪着妻子看一回灯,此次却难得的清配,也在旁边劝阻道:“大嫂,这恐怕不妥?!到时若是被御史们知晓了,怕是会弹劾咱们齐府,说是不体恤圣上,故意让林家难看……”

高氏抬了抬眉头,拍板一力承担:“没什么不妥,若是有人非议,只管让他们来找本夫人。咱们自己关在园子里,只观灯又不放焰火。再说了,太后病了,难不成就不让百姓过日子了?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齐峻跟舒眉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满是困惑。

各自猜测着高氏这番作为的真正的动机。

以他们对高氏的了解,他们没人认为,她纯粹是为了发泄对林家的不满。

要知道,高氏嫁进宁国府十多年,又是长嫂,很少有这样任性的时候。

是为了试探林家,还是为了挑拔齐林两家的关系?或者是把宁国府抛出来,故意引祸上身,到时高家再落井下石,乘机打击齐氏一族?

舒眉心里罗列了好几种可能的情形。倒是齐峻更了解他大嫂一些,知道可能又要请她的表妹吕若兰来府里了,心里不由暗暗着急。

他已经几个月没见过兰妹妹了。如今妻子对他慢慢放下心结,他可不希望此时横生枝节。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高氏却不管他们同不同意,自顾自地在府里布置开了。连郑氏都没办法阻止她。

就在这个时候,嫁到太仆寺卿孟大人府上的三姑奶奶齐淑婳那边,传来了好消息。

舒眉的表姐齐淑婳为孟家长公子,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洗三那天,作为娘家这边的亲人,舒眉少不得要上门添盆。

齐峻怕她出意外,特意吩咐朱能沿途好生保护,临行前还让车夫纪师傅,把马车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重新检查了好几遍。

—————————

感谢舒研500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無彈窗閱讀_

.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