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5章 拭目以待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拭目以待

见到她们都望过来,高氏神情颇有些尴尬,语焉不详地一语带过:“表妹敬香的时候,没有留意,火星一不小心,沾上了幡带烧了起来,所以……”

郑氏听了,恍然大悟,说道:“没烧到人吧?!”

高氏摇了摇头。

在旁边柯太太听到后,若有所思地朝舒眉望了一眼,问道:“府里毁得很严重吗?都住不了人了?那倒可惜了……”

高氏见到她的动作,嘴角微弯,解释道:“蛮严重的,都连累了旁边的街坊。本来我娘家嫂子要接她回高家住的,怎奈她如今怀了身子,照顾不过来。还是让她来宁国府,正好陪着我解解闷。”

虽然郑氏忌惮上次吕若兰给齐府带来的疫病,鉴于柯太太此时也借住齐府,她倒不好说什么,只得朝高氏嘱咐道:“你好生照顾就是了,别怠慢了客人……”

高氏福了一礼,就跟她们告辞回了丹露苑。

望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舒眉若有所思。

让她不由想上回林秀涵所说的,吕若兰在府里大摆桃花阵的举动来。

难不成对方在请道士在府中作法时,引了那场火灾?

直到她晚上回竹韵苑,听到朱能那帮暗卫的禀报,这才得以了解其中的内幕。

“小的派人查过了,大夫人派丹露苑的管事媳妇姜元家的,到吕府去请表小姐,打算让她明晚过来,参回齐府观灯的。没想到在半道上。那婆娘就现吕家所在的街道周围全都封了路,就从咱们过来的那条道旁边一道胡同,找到了吕家后宅的侧门进去的。”

原来,高氏还未死心!在府里开灯会。原来还是为了撮合齐峻跟她表妹?

只不过,若真是现场闹出什么不体面的事出来,吕若兰也只能为妾?她若愿为侧室。兴许早八百年就被齐峻抬进府了,何至于等得到今时今日。更不会轮到自己,上次让对方写下字据那一扫,逼退她后来不怎么敢上门。

为此,舒眉心里甚为困惑,不知丹露苑那女人,心里到底盘算着什么阴谋。

后来。还是她相公回来后,才从对方的言词中抓住一鳞半爪的真相。

当时,妻子告诉他,吕家的走水的事,齐峻神色大变。盯着对方的眼睛问道:“怎么会这样?她以前不太信神鬼之说的,怎会到府里烧香的?”

舒眉强忍着撇嘴角**的,心里暗道:都一年过去了,你还不把人家迎进门,嫁又嫁不掉,只得求神佛帮忙了。

不过,她肯定不会把吕若兰为跟他在一起,开坛布“桃花阵”的事说出来。好不容易齐峻清醒了一些,没得让他重蹈覆辙。徒惹无谓的相思。

见妻子神色苦怪地盯着自己,齐峻心里没来由地慌张起来,解释道:“为夫已经有半年没见过她了,你不用这样瞅着我……”

舒眉哂笑,扫了他一眼后,说道:“不必忙着撇清。没说相公你见过她了。不过,人已经被大嫂接进府里住了。若是你真为她着想,今后记着避着点嫌,毕竟人家云英未嫁。可不能仗着小时候一点交情,害了人家的终身。”

见她肯跟自己讨论这方面的话题,齐峻心里一动,明白舒眉这是给他提期望了,遂握着她的手保证道:“娘子说的对!以前为夫不知道大嫂的图谋,有些不懂事。现在清醒过来了,哪能还那样随便?”

舒眉听了,点了点头,说道:“大哥如今不在京中,就是出了什么事,朝中也没人罩着。你可千万别让人有机会抓住把柄了。”

齐峻微微颔道,向她许诺:“娘子很放心,为夫知道分寸的。明日大嫂要举行灯会,我看,咱们俩还是出去吧!省得又出什么夭蛾子……”

了解他的顾忌,舒眉抬起头,朝他望了一眼,说道:“有暗卫在旁边,能出什么事?大不了明日,咱们守在竹韵苑装病不出席就成了。八月十五,阖家团聚的日子,哪有无缘无故朝外边跑的道理?小心母亲自晓了,要伤心的。”

见她这样表态,齐峻心底彻底放了下来。

本来,他为不能兑现陪她夜游赏灯一事,心里感到不安,想在其他方面补偿于她。没想到,舒眉通情达理,根本没记起这事,还愿意守在竹韵苑陪他。

齐峻眉头一扬,说道:“娘子言之有理,那咱们明天,陪着母亲吃一顿团圆饭吧!”

舒眉点了点头,撇下这个话题。

中秋节那天正日子,老天还是挺给京城百姓面子,晴空万里,月朗星稀,难得的好天气!

用过晚宴后,高氏派人早早地在枕月湖边的水榭里,摆上了两桌宴席。

然后,亲自到霁月堂去请太夫人。

谁知郑氏推说,府里如今的人都没聚齐,就不出来赏月观灯了,让她们放开拘束自己玩。

高氏讨个没趣,从霁月堂那边铩羽而归。

从郑氏那儿回来的道上,她气得浑身抖,身旁的程嬷嬷只得好言劝慰她:“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定是五姑奶奶没有接回府过节,她心里头不大痛快……”

高氏听到这话,愤然道:“她接不回来,能怪得了本夫人吗?谁让她当初听大儿子的话,把女儿嫁到规矩多的跟牛毛似的书香门第去。”

程婆子朝道旁的草木树丛望了好几眼,确实无人后,低声劝道:“夫人,您可不能这样大声,小心隔墙有耳!”

高氏警惕地望了四周一眼,也跟着压低声音说道:“许是她听过那黑妇的挑唆了,定是那小东西不让出面的。可若老的不出席,那两小的不更加不出来了……到时,计划如何能顺利实行?”

程嬷嬷朝不远处的竹韵苑院子的方向望了一眼,说道:“也不是没法子,只不过要费些周折。反正夫人你的目的,是把那两人引出来而已,何不……”她凑到高氏耳边,将自己的主意,在对方耳边嘀嘀咕咕,介绍了一通。

“这样行得通吗?若她不出来呢?”高氏面露疑色。

程嬷嬷拍拍胸脯保证道:“会出来的,您要知道,若说她在府里,还有什么在意的人,也就只是荷风苑住的那位了。再说,那位腿脚瘸了,她肯定会着急赶过去。正好,荷风苑也是有那个方向。”

高氏转过身来,朝枕月湖的方向眺望了几眼,吩咐道:“好!你负责把这变动,通知娉儿身边的那小蹄子,让她到时把四姑奶奶引开。让人扶着四姑爷到画舫上去。”

程嬷嬷点了点头,担忧地说道:“如今,怕只怕到时四爷陪着她一起过去……”

高氏听了,轻笑一声,自信满满地说道:“不会的,到时让四姑爷拉他出来喝酒,他总不至于连妹婿都要拒绝吧!只有他出来,想保持清醒都难……”

程嬷嬷神情一僵,在旁边提醒道:“夫人可不能大意了。老婆子听人提过,说四爷的酒量,一般人是灌不醉他的……”

高氏摆了摆手,打断对方的话:“这不用你操心,本夫人自然有法,让他醉得不醒人事。”

程嬷嬷听了,揣着怀肚子的担心,半信半疑地放下了此事。

是时,金乌西坠,玉兔初升,天色开始黯暗下来。

齐峻和舒眉,陪着郑氏在霁月堂的院子,阖家吃了一顿团结饭后,将妻子留下伺候母亲后,他就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因昨晚有妻子的提醒,散席后他谢绝高氏的邀请,没有参与她那边举办的所谓灯会,说是这些日子累了,要回去早些歇着。

其实,他心里担忧的是,怕在园子里遇到吕若兰,到里又惹出什么纠纷到时,大家的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回到竹韵苑,想着舒眉不会那么早归来,齐峻索性进了书房。

看着时辰还早,就想着要画一幅月夜图,等舒眉回来后,跟她一起赏玩。

齐峻叫来桃叶桃根,让她们一位帮自己磨墨,一位替他卷起袖子。

不到半炷香的功夫,一幅秋江月夜图就跃然纸上,他抬起沾墨汁的宣笔,正要写上跋文,院子里侍候的丫鬟海棠就过来了。

“爷,枕月湖那边大夫人遣人带四姑爷旁边的楠木小哥过来,说端王府的四姑爷应邀过来赏灯了,她想请您过去一陪……”

齐峻一愣,疑惑地问道:“他怎么会过来的?端王府不需要团聚吗?”

海棠垂下头,纳纳地说道:“好像是王府里的又起了纷争,这个中秋,他们府里各房单独过节。接到大夫人的邀约,四姑奶奶和四姑爷天一黑就过来了……”

齐峻点了点,没有再多说什么,整了整衣冠,就带着丫鬟桃根跟人出去了。临走之时,还交待留守的桃叶:“若是夫人等一会回来了,告诉她不要提早睡,我陪一会客人就来。”

桃叶屈膝福礼:“爷您就放心去吧!奴婢省得的……”

—————————

错字稍后再改,晚上还有一章,比较晚大家明日早晨再起来看吧!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