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6章 “捉奸”在船

第一百五十六章 “捉奸”在船

在霁月堂郑氏这边,舒眉陪着婆母、柯太太和柯姨娘,在屋里聊着家长里短。不觉间,月亮已经悄悄地爬上了树梢。

没过一会儿,郑氏就有哈欠连连。舒眉因常伺候婆母就寝,知道对方此时一定累了,遂在旁侧伺候的翠玟,使了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又给柯太太打了手势。后者见状,忙站起身来告辞:“太夫人一天下来,想是有些累了。要不,就先散了吧!你们也好歇下来……”

舒眉忙不迭地附和道:“是啊!母亲您不是往日戌正就得上床歇着的,不如媳妇伺候您先梳洗吧!”

郑氏忙摆了摆手,对小儿媳说道:“今日是特别的日子,哪能这么早就歇着。也不怕客人笑话……”

说着,她朝柯太太抱歉地笑了笑,解释道:“这孩子最是怕老身没休息好,中秋佳节,哪能这么早就散呢……倒是芳儿有了身子,不宜操劳,早些回去歇着吧!”

说着,她吩咐柯氏身边的丫鬟:“把你家姨娘扶回碧波园,小心!别磕着撞着了。”

优昙点了点头,应承道:“太夫人请放心,不会让姨娘出意外的。”

说完,她朝屋内众人福了一礼,就出去张罗软轿去了。

舒眉见状,也跟着优昙出来了,在她耳边压低声音嘱咐道:“把姨娘扶回碧波园后,就莫要出来了。还有,回去后上听风阁,知会朱护卫一声,让他多派出两人来。到我和四爷身边暗中跟着。我怀疑今晚上,那女人可能会有小动作……”

优昙望了四夫人一眼,轻声应了一句:“奴婢知道了!回去把姨娘安置妥当,就上楼去通知他们……”

舒眉敛起肃穆的神色。随后就闪身进了屋内。

最后,直到戌末时分,郑氏才总算是歇下。等舒眉带着丫鬟婆子。从霁月堂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亥正时分了。

凉风习习,舒眉走在后花园的花径上,一股熟悉的花香钻进鼻中,让神志猛然间清醒过来,只觉馥郁的桂花香,弥漫在周身。把人醺得仿佛徜徉在另一个时空。

对了,她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半夜里,游荡在校园的小径上,有时候还喜欢独自一人到湖边的树林里晨读。跟这种感觉一样。馨香盈怀袖。

想到这里,舒眉闭上眼睛,任由旁边的雨润扶着她,在黑暗中行走。不经意间,从枕月湖边隐隐传来丝竹之声。

因齐氏兄弟如今都没有来得及开枝散叶,是以宁国府所住的人口并不算很多,大部院落都是空着的。虽说此处离湖边距离不算太短,还是能隐约见到湖边的水榭里,有影影绰绰的声音被晚风传过来。

知晓是高氏办的宴席还没散。舒眉睁开眼睛,朝那边方向撇了撇嘴角,提醒雨润道:“咱们赶紧回吧!也不知你们姑爷是在院子里,还是也跟过去赴宴了。”

雨润哪能不知她在担心什么?

自从昨天吕家姑娘住进府里,她今天早上就在自家小姐的眼底下,看到了青黑一圈的印迹。知道定是昨晚又没怎么睡好。

雨润不由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暗暗埋怨吕若兰太没脸皮。

主仆俩加快脚步,朝竹韵苑的方向赶回。快到拐弯的地方,就见小径边急速地奔来一道人影。人还没靠近,雨润和何嬷嬷就挡在舒眉身前,做出护着她的样子。

“四夫人,不好了!荷风苑出事了……”那女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呼喊道。

还是雨润的眼尖,认出那女子,是芙姨娘身边的丫鬟采薇,忙转过身给舒眉禀报:“小姐莫怕,是荷风苑的采薇姐姐……”

舒眉?点了点头,从她们身后走了出来。

雨润忙过去扶住采薇,朝她问道:“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是不是芙姨娘出事了?“

只见采薇扑嗵一声跪在道边,朝舒眉磕头道:“四夫人,求您到荷风苑一趟,咱们院子有人掉井时了。打捞上来时,已经没了出气了,姨娘说,四夫人您曾经说过,有法子救活落水之人……”

舒眉不由一惊,颤声问道:“是谁掉井里了?”

采薇连连磕头,说道:“是奴婢的妹妹采莲,她本来是想从井里打水上来,侍候姨娘梳洗的。不知怎地,脚上一滑就倒栽进井里了。”

听到这里,舒眉拧紧眉头。

雨润在旁边宽慰采薇:“姐姐莫要着急,那救人的法子,我也是知道的。”说着,她转过身来,朝舒眉请示道,“不如就让奴婢跟着采薇姐姐,去救她的亲妹子!”

舒眉想都没想,催促她道:“赶紧去……务必要将采莲救活……”

得到自家夫人的首肯,雨润朝舒眉福了一礼,脚步匆匆地跟着采薇,朝荷风苑那边走去。

何嬷嬷从后来进府的,不知四夫人跟芙姨娘的交情,见她这般着急,不由小声嘟囔道:“失足掉水里,应该直接去请大夫,找您又有什么用?这半夜三更,还跑来打扰您!这荷风苑的下人,也太没规矩了……”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芙太姨娘也太没规矩了,也不知约束下人。都半夜三更了,还放着下人来打扰四夫人。

舒眉脸色僵了僵,过了好一会儿,才解释道:“或许采薇原本没打算惊动我的。或许也只是想请雨润去教教法子。只是,今天晚上,咱们没及时回竹韵苑,她到处寻不到人,着急了,才会挡在半道上等着咱们的。”

何嬷嬷却不以为燃,说道:“再急规矩也不能废,就不能等到咱们回府啊!把咱们扔在半道上,这是个什么事啊?”

知道她是沧州跟在规矩极大的叔祖太太长大,并亲自调教出来的嬷嬷,最是讲究规矩,就懒得跟她多费唇舌。

以后,还是等雨润跟她解释,芙太姨娘跟自己的渊源吧!

舒眉心里暗想着,思绪不由飘到采薇姐妹身上去了。

她可以猜得出,采薇能来找她求救,定是受芙太姨娘指点和默许了的。

别人不知道,舒眉可是知道对方主仆之间的感情。不亚于她跟施嬷嬷和雨润之间那种相依为命的情义。

这些年,她常到荷风苑走动,知道采薇姐妹是芙太姨娘的同乡。听说当年芙太姨娘生了七爷齐巍后,有一年清明节,老国公爷开恩,让她回乡祭祖。回来的时候,就带回了采薇姐妹俩,说是邻居家的孩子,在时疫中成了孤儿,在家乡过不下去快饿死了,就把她俩带了回来。

望着雨润消失的背影,舒眉瞥了何嬷嬷一眼,说道:“咱们走吧!回院子等她们的消息……”

说着,她便抬起脚步,就要朝竹韵苑的方向走去。

“老奴来搀着您!”何嬷嬷见舒眉要走了,忙跨步上前,就要过来扶她。

————以下为防盗所设,十分钟之后更新正确章节,请大家谅解——————

晚风习习,除了偶尔的虫鸣和零星几声蛙叫,秋夜的江面上一片寂静。浅柔的月光铺洒在水面、甲板和人的身上,给夜空平添了几份宁静和柔美。

月上中天,昭示着此刻已是夜半时分。

自己站立在那儿,望着水里的明月发呆,已经有好半天。一阵江风吹来,水波荡漾,月影凌乱,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倏地,水里落入一样什么东西,把她吓得猛然一惊,连连后退,被身后的女子一把扶住。

她扭头回望过去,见到那名叫“雨润”的丫鬟——比现在小上三四岁的样子。在旁边静静地陪着自己。

雨润一把扶住她,长长叹了口气,趁机劝道:“小姐,还是赶紧进去吧!若是让嬷嬷知道了,肯定又会唠叨,说奴婢没劝着您了。”

舒眉记起自己姓文,也叫这个名字。

雨润在她五岁时到的文家。那年她生母刚过世,父亲怕她孤单,从外面特意买来的。因为年纪相仿,两人差不多一同长大。跟在她的身后,陪她一起念书、练习针黹和学习规矩,一晃六年过去了。

进京的前半年,爹爹刚被恢复官职,四年前他从县令位置上罢黜下来。

她的肤色也是父亲罢官后,带着四处游山玩水时晒黑的。几年时间里,父女俩游遍了岭南的神山秀水,西至柳州府,南至琼州岛,都有他们的足迹。结果,她原本白得像雪一样的肌肤,最后晒得跟撒着脚丫长大的渔村妹子一样黝黑。

若不是父亲官复原职,没准她还将继续游历下去。后来,她被关进屋里,跟母亲留下的施嬷嬷学规矩。半年下来,不仅性子收敛了不少,连脸上、身上的肌肤也慢慢白皙起来,轮廓随之长开了些。

“唉,嬷嬷的意思,到宁国府后,咱们再也不能经常出来了。听说,齐府乃是百年的缨络世家,规矩可严了。要不,嬷嬷也不会劝阻咱们白天出来。”无奈地撇了撇嘴角,舒眉支颐靠在船舷上,茫然地望着江面发呆。

平日里,雨润跟小姐无话不谈,知道她在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