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7章 痴心成拙

第一百五十七章 痴心成拙

宁国府北边的枕月湖畔,波光潋滟,明月当空。微风拂过,粼粼的水光反映着天上的清辉,照得四周恍若梦境。

竹韵苑的主仆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只见齐淑娉是满脸愁苦之色,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而吕若兰则倒在高氏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舒眉不由眉头微皱,心里暗道:“这姑娘不是一直想当小三吗?怎能还摆出一种受害人的嘴脸来?”

她正要出声询问,身后传来个沙哑的声音。

“这都是怎么了?半夜三更不睡觉,还在湖边闹腾个什么?”

舒眉心中窃喜,暗道一声:她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众人朝声音来处张望,只见郑太夫人在范嬷嬷的搀扶下,匆匆地赶了过来。

舒眉见状,忙上前几步过去行礼,随后,便搀着郑氏另一只手臂,把她扶到水榭的主位上坐了下来。

齐淑娉见嫡母来了,扑嗵一声跪在她的面前,连连向郑氏磕头,要她替自己主持公道。

“娉儿,这是怎么啦?起来说话!”郑氏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女子,嘱咐旁边的使女,“翠玟,还不快把四丫头扶起来。”

翠玟领命,上前去搀起磕头如捣蒜的四姑奶奶。没想到,齐淑娉被扶起来后,只顾着在旁边抽泣,也不跟诉说前面发生的事情。

郑氏神色微僵,将目光扫向舒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舒娘。你来说说!”

冷不防被她点了名,舒眉知道捱不过去,只得硬着头皮,打算将自己听来的告诉众人。可是。当她抬起头时,瞥见旁边齐淑娉浑身发发抖的身影,心里终是不忍。沉吟了片刻后,凑到婆母的耳边,将雨润先前跑来跟自己禀报的缘由,择了一起能讲的,告诉了郑氏。

“媳妇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只听说四妹拉着大嫂,往湖边的画舫这里冲。没想到是四姑爷和吕姑娘,衣裳不整地在里头……”说完,她若有所指地朝靠在高氏怀里的吕若兰望了一眼。

郑氏听了,神情一肃,随后便拿刀子般的目光。朝大儿媳身上剜去。

仿佛感知到婆母的怒意,高氏转过脸来,跟郑氏的视线,在空中对了正着。

高氏刚想解释什么,转念一想,又顿住了。

她当如何解释?!

吕若兰是她昨天接进府的,中秋赏灯宴会,也是她一早就张罗的。

甚至当时四房两口子跟婆母都曾极力反对过,她想着事成之后。由不得她们翻盘,就没有理睬她们的意见。官方都取消了焰火灯会,她非要将出了嫁几位姑奶奶,接回府里来过节。

在外头不知情的人眼里,她这举动颇为奇怪。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若不抢在齐屹消息传出之前。让兰妹妹进齐府大门,到时她就是想留在这里,都没有立场了。到时,爹爹肯定逼她离开齐家。

见高氏张嘴后,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郑氏不由沉下脸来,对丹露苑的程嬷嬷直接吩咐道:“去!把你家表姑娘扶到她暂住的院子里歇着,四丫头、屹儿媳妇、峻儿媳妇跟我过来……”

接着,她将目光一轮,扫了在场的婆子丫鬟们几眼,说道:“今日之事,谁也不准府内府外乱嚼舌根,若是查出有人明知故犯,家法伺候……”

此令一下,众仆妇顿时噤若寒蝉。

郑氏满意地打量众人一眼,扶着范嬷嬷的手,带着一群人就离开了枕月湖畔的水榭。

舒眉见状,忙转过身来,亦步亦趋地跟在郑氏身后。

刚跨出屋子,她迎头便撞见一布满血丝的眸子——吕若兰在那头狠戾地盯着她,眼眶里的怒火,恨不得把她立场生吞活剥了。

舒眉虽然问心无愧,可被人像毒蛇一样盯着,难免心里头不痛快。她嘴角微撇,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毫不掩饰地瞪了回去。

顿时,吕若兰被刺激了一般,身子忍不住抖了起来。

看到对方这副样子,舒眉猛然间好似明白了什么。

——等等!昨天,朱能他们救回自己的同时,难不成顺道对那女人动了手脚?

可是,怎么会这样的?齐峻回来的时候,虽然喝得醉醺醺,可身上的穿戴并无什么不妥。

那吕若兰又是怎么一回事?她可不会相信,对方改弦更张,突然想当王府庶子的妾室。

那么,最后怎么会扯上四姑爷的?

在舒眉的预计中,高氏弄那个灯会,最多只会在她跟齐峻身上打主意。可是,怎会将齐淑娉和项季宇也扯进来的呢?

直到现在,舒眉都百思不得其解。

不仅她不明白,就连高氏也不甚明白。

先前,当她亲眼目睹,在画舫跟四姑爷成事的,竟然不是那黑妇,而是她的表妹,高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险些当场昏厥过去。

她失声质问一旁的程嬷嬷:“怎么回事?兰妹妹怎会在这儿的?”

大庭广众之下,程嬷嬷不好将实情禀明,只得含糊其辞现场编了个理由,说是表姑娘想在湖中赏月,误闯了画舫。

等到高氏把吕若兰带到水榭这边,让她整理身上衣襟时,程嬷嬷才把自己从丫鬟口里套来的话,悄声告诉夫人。

“听说,原本四爷跟在姑爷拼酒,谁知拼到后面,他俩都有些喝高了。于是,四姑奶奶把姑爷搀回她出嫁前原先的院子。按原先打算,四爷是要安置在水榭旁边的小院里。省得他赶回竹韵苑,破坏咱们的计划……谁知,听表姑娘身边的贴身丫鬟讲,她家小姐不知从哪儿得知,知道四爷醉得不省人事,说是要进去瞧瞧他……”

“你怎能如此糊涂?!不是告诉过你,等不了几个月,四夫人的位置就是你的吗?“高氏当场气得脸色发青,朝还在抽泣的表妹埋怨起来。

吕若兰只顾哭泣,也不敢接话。

高氏在心底暗叹了一声,感到有些无力。

这小蹄子定是以为,今晚的行动十拿九稳,她顺利跟齐峻成其好事,能尽早嫁进府里。

她怎地这般不懂事?

想到这里,高氏暗暗后悔,埋怨自己跟对方过早露了底牌。

也是造化弄人——若是计划顺利,那黑妇被人当场捉住,跟项季宇睡在一起,那她就是不去上吊,也只有出家一条道了。

只是没想到,表妹比她还急。不仅不听劝,还在私下里布什么“桃花阵”,将好好的府第给烧了,惹来左邻右舍的嘲笑。

原本,她计划借兰表妹到府里过中秋,好生刺激一下妯娌。让舒眉这天晚上乱了分寸,跟小叔子齐峻闹别扭。再以齐峻做诱饵,引得她到府里四周乱走。到时,诱她进入圈套……没想到,还是功亏一馈……

见事已至此,程婆子怕她气坏了身子,在旁边劝道:“夫人,您莫要慌张,此时可不能乱了阵脚,得赶紧拿出补救措施才行……”

听了她的劝,高氏心头不由一惊,顿时清醒过来,觉得程嬷嬷的提醒,很是及时且颇有道理,遂打算暂时按下此事。

赶过来先安抚兰妹妹。

自从被人惊醒过来,吕若兰就一直斜倚在船舷上方的栏杆上,傻傻地望着湖面发呆。那样子,让人担心她一时想不开,要跳进水里一了百了。

谁知,还没等高氏采取行动,竹韵苑那黑妇闻风赶了过来,还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她正在思忖该怎么应付对方,就瞧见婆母郑氏,带着一群人也赶到了。

高氏便是想瞒下来,都回天无力了。

跟在郑氏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霁月堂。

刚一进屋,舒眉就朝范嬷嬷使了个眼色。

范嬷嬷心领神会,把院子闲杂人等都带着退了出去。偌大一个厅堂,顿时撤得干干净净。

高氏朝屋里四下扫了一圈,知道此番定是逃不过了。

虽然,她能嫁进齐府,是皇上亲自下旨赐的婚。如今她娘家的势力,让宁国府也没办法拿她怎么办。

可是,若郑氏硬是要拿出家法来,把祖训这根鸡毛当令箭,她到时少不得还得受些责难。

想到这里,高氏额边不觉冷汗涔涔,忍不住朝四姑奶奶齐淑娉,不停地使眼色。

而齐淑娉仿佛还未从刚才的“捉奸”场面中回过神来,表情木讷的,神色恹恹,根本没有望向她的意思。

高氏知道,这小姑子是指望不上了,只得退到一旁,等着郑氏的发作。

在舒眉的搀扶下,郑氏坐回平日常坐的罗汉**。

安顿下来后,她给刚进门的范嬷嬷吩咐:“里面有舒娘伺候,你到院子里守着,不准任何人闯入……”

范嬷嬷得令,朝屋里的众位主子福了一礼,就退出了内室。

亲眼瞅着老仆妇的背影消失在帘子后头,郑太夫人这才缓缓转过身来,扫了高氏一眼,朝齐淑娉问道:“四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姑爷怎会……你把事情从头到尾,老老实实说出来。”

听到自己被点名,齐淑娉猛然间好似从梦中惊醒,扑嗵一声朝郑太夫人跪下,说道:“母亲,相公是被人害了,他不是品行不端的人,决计没那胆子,要去冒犯大嫂的娘家表妹……”

这句诉冤一喊出来,把屋里的其他几人都震住了。(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