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8章 婆媳开火

第一百五十八章 婆媳开火

被人害了?

这种事吃亏的无疑是女人,齐淑娉为了维护自己的夫君,竟然声称被人害了。

高氏脸色顿时气成猪肝色。

若跟项季宇在一起女子,涉及的是其他跟她不相关的人。小姑子这声喊冤,她铁定会支持到底。如今涉及到她表妹,情势急转直下到如今,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了。她若不出来稳住局势,到时自己也会被人拖下水的。

高氏紧绷着下颌,一脸肃穆地死死盯着齐淑娉,想她会出什么样的妖蛾子。

郑氏的视线,扫了扫身旁的大儿媳,问跪在地上的:“这话说得好笑?难不成咱们宁国府有人害他不成?”

齐淑娉正要出声,据理力争为项季宇当时的状况解释,高氏冷不防说道:“姑奶奶也真是,都到娘家来了,还怕他作甚?难不成咱们宁国府,就是任人践踏的地方?”

一句话就把她的话挡了回去。

屋里的其他两人俱是一愣。

尤其是舒眉。

在她的观念里,丈夫被人当场捉奸,作为正经妻子,她是应当首先站出来,第一时间主张自己的权益,怎会还来为项季宇辩白?

是不是搞反了?难道怕她相公怕成这样?

高氏本来也是纳闷,但看到齐淑娉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心里马上就回过味来了。

齐淑娉这是做,恐怕在怕吕家若在追究她夫君的责任,要让端王府为吕若兰负责。到时,她的相公没别的办法,只会把责任推到岳家这里。

如今宁国公齐屹不在京里,齐峻还没多大影响力,齐家说得起话的人,也就只有自己了。

可一边是娘家表妹,一边是婆家小姑子,这事还是由她邀表妹来府里暂住引发。这要偏帮谁。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如今最是为难的,恐怕就齐淑娉了。

弄清楚里面的干系后,高氏嘴角微翘,心里早已有初步轮廓。找到事情解决的方向。

若是找人到项季宇跟前暗示一番,这事倒也好解决,不过,还是得一步一步来。

他不是一直苦于将来分家,背后没有实在助力吗?若是项季宇一口咬定,是陪她回娘家惹出来的麻烦……到时给齐淑娉施压,让她主动揽下这责任。自请下堂。总好过项季宇怒而休妻,到时双方面子上都不好看。

只要项季宇日后肯迎娶兰表妹,这件事情才有可能压下去……

而且,兰妹妹若真能嫁进端王府,对于高家的将来,更加添上一层助力。

虽说对齐淑娉不怎么地道,可事到如今,也只能委屈这小姑子了。

不过。这小蹄子当初能嫁进端王府,若不是靠她从中牵线搭桥,这门亲事本就不该是她的……想通这些。高氏仿佛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舒眉见事情偏离了发展方向,忙在旁边鼓励齐淑娉:“四妹,别怕!当时是个怎样的情形,你好生跟母亲说说……”

齐淑娉望了高氏一眼,不知她句话,是给自己鼓气还是设陷阱。

见到这等状况,舒眉还哪有不明白的。

可她不能出来越俎代庖,还是得对方亲口讲出来才行。念及此处,她又补充道:“姑爷和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说出来。母亲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说着,她朝婆母那边投去一眼。

郑氏点了点头,表态道:“咱们宁国府百年世家,哪能由人任意糟蹋声誉?今后不三不四的人,少往府里带。不然,为娘百年过到地底下。哪有面目见老国公爷和你们的祖母?咱们府里将来的女儿,还要不要嫁人的?”

说着,她若有所指地瞥了一眼高氏。

见嫡母难得这么强硬,齐淑娉抛开顾忌,将先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

“你是说,本来要扶姑爷进菊香苑的,被你姨娘身边的丫鬟缠枝叫开的?”郑氏听到庶女的表述,不由拧起眉头。

舒眉见状,心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她顺着这思路,开始猜度高氏当初的目的。

这样说来,高氏这次行动,可谓是计划周详了。由齐淑娉生母身边的丫鬟叫开她,然后把醉酒的四姑爷扶到画舫。

就是出了什么事,跟他拼酒的齐峻也脱不了干系。

从上次致命蜡烛的手法来看,今晚的目标很显然在她的身上,吕若兰只是阴差阳错,替她顶包而已。若此时失贞的是自己,怕是再难以在京中呆下去了吧?!

好狠毒的计谋,上次设局不成,此次又来了一招。若不是齐屹临走前,将府里的暗卫,交由她手里掌管,险些要着她的道了。

舒眉心里觉得有些蹊跷——高氏为何这样迫不急待?难不成她不怕齐屹回来后,将此事闹大,让高家声名扫地?还是说,她断定了齐屹近期内回不来?

郑氏却没有她想得远,忙喊了门口守着的范嬷嬷,要她派人去把贺姨娘身边的丫鬟缠枝找来。

谁知吩咐下去没多久,翠玟便回来禀报,说是那名叫缠枝的丫鬟,就在刚才半个时辰之前,失足掉进湖里淹死了。

郑氏听闻这个消息,若有所思地望了高氏一眼,脸色愈发阴沉。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承受不住,朝高氏质问道:“屹儿媳妇,这整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直接问到自己头上了,高氏倒没觉得如何意外。

试想想看,开灯会的主意是也出的,客人也是她邀请来的,兰表妹也是她做主借进府里来的……本来,若按原先的计划,中招是文舒眉的话,那就是齐峻两口子觉得委屈,木已成舟,他们不得不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如今这局面,让她们白看笑话不打紧,还曝露了自己。

高氏硬着头皮,朝郑氏福了一礼,歉意地说道:“是我疏失了……原想着相公远赴边关,母亲病了多日,平日里老念唠几位姑奶奶。媳妇想着,正好趁着中秋佳节月圆之夜。把几位姑奶奶接回府里过节,反正都嫁的不远,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当然,儿媳也有一些私心,想着姨父姨母不在京中,兰妹妹孤身一女子又遭了灾,就邀请一起出来,赏赏灯……”

高氏一番巧言令色,改口把责任全推到了别人身上。

郑氏听闻后勃然大怒,盯着高氏一眼,凉凉地对道:“多谢你替为娘操心了。灯会之事,老身记得早就反对过的,而且,你五妹妹夫家规矩甚严,这种日子哪里是能出来的?找理由也要挑一些说得过去的,别把不相关的人捎上了……可曾把齐府的名声,放在心上了?”

一阵抢白把她儿媳险些逼到墙角,还顺道暗示高氏忤逆长辈,不守府里的规矩。

高氏哪是肯示弱的人,反唇相讥道:“儿媳倒也想守祖上的规矩,只可惜这府里,正室不像正室,姨娘不守姨娘的本分。把妾室娘家人当成正经亲戚。名声嘛……早就上不得台面了。”

终于,她把柯太太住进齐府的事,拎出来说事了。

舒眉虽早有预感,可在这件事上,本就是郑氏做得理亏,她倒不好偏帮婆婆,只得在旁边好言相劝:“母亲也是怕以往姨娘小产的事再度发生,才留有丰富生育经验的柯太太坐镇……毕竟,你我都没有妊娠的经历……”

见舒眉也掺和进来,高氏心底冷笑一声,讥讽道:“姨娘小产是谁的错?就是二叔至今也只生两闺女。再说,早有算命先生说过,杀戮太重之人,本就载不住……”

“住嘴!”听到儿媳越发肆无忌惮,口无遮拦,郑氏怒从心中起,厉声斥道,“那些姨娘怎么小产的,你自己心知肚明,怎么着?还想咒咱们齐府断子绝生不成?”

见她们有争端升级的意思,一旁的舒眉不由急了,忙劝道:“事已至此,大嫂还是不要忙着翻旧帐,把此次事件掩饰过去才好。若是传了出去,咱们齐府女眷的名声不保不说,将来府里若有什么宴请,怕是没有人再敢上门来做客了……”

高氏听到这话,不由把目光转向妯娌,心里暗道:这里倒还有个识时务的,想着此事要尽快想法子遮丑……

想到这里,她嘴角撇出一抹冷笑,把目光转向齐淑娉。

见高氏只顾着望向小姑子,舒眉心里甚觉好奇,也跟着看了过去。

见识了她们婆媳激烈的唇枪舌剑,躲在一旁齐淑娉吓得瑟瑟发抖了。此时见她们的目光都朝自己扫过来,她更是觉得藏无可藏。

对这小姑子的表现,高氏心里很是满意,说道:“回头你跟四姑爷问一声,兰妹妹如今是她的人了,让端王爷看着办……别忘了,吕大人如今远赴边关,为朝廷筹备粮草去了……可不能不负责任,寒了朝中肱股大臣的心……”

齐淑娉听了这话,只觉大事不妙,不由吓得瘫软在地板上

——————

晚些时候还有一章,有些迟,明天还看吧!错字等下章出来后一起改。

.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