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59章 沸反盈天

第一百五十九章 沸反盈天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高氏这话可谓是含义深刻。

让旁边的郑氏和舒眉心头都是一紧。

话虽是对着齐淑娉说的,事实上威胁的可不仅仅是她小姑子。

要知道,如今在齐府出了这事,要说责任肯定是高氏承担大部分。只可惜,高氏是宁国府御赐的媳妇,儿子不在京中的情形,郑氏虽为长辈,也没办法惩罚儿媳。

这责任也只有齐府给抗着,加之齐淑娉是庶女,当初她能嫁去端王府,就是高氏的功劳。齐府的立场就有些微妙了。

对此事装聋作哑,不闻不问吧?事情是在齐府发生的!

可若是插手管吧!

一边是自家的姑爷,一头又是掌家媳妇娘家的亲戚,高氏跟齐淑娉说的这句话,不啻给郑氏提了醒——若不好生安抚吕家,耽误她大儿子的边关的事,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高氏的话明摆着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是在暗示齐淑娉自请下堂,好给吕若兰让位吧!这不是在欺负人嘛!

舒眉只觉一口气提不上来,郁结在心。

她想了又想,最后在高氏的话语中,找了个破绽,开始反驳高氏:“大嫂这话弟妹赞成,此事是得尽快解决。给吕姑娘一个说法。不过呢!灯会是大嫂邀请来的,姑爷和姑奶奶都是受你所邀。水榭边伺候的,还有画舫那儿撑船的船娘,想来都是大嫂一手安排的。大嫂作为宁国府里掌家主母。又咱们宁国府的国公夫人,受了朝廷的诰封。此事若不查个水落石出,想来端王爷也是不肯依的……”

齐淑娉听了她的提醒,猛然抬起头来。神情古怪地望着舒眉,不明白对方的立场。

之前,在妙峰山上。相公不是得罪过她的吗?怎地这会儿,又维护起她两口子来了。

以为妯娌洞悉了自己的想法,高氏忙呵斥道:“我跟小姑说叨,这哪儿有你外人插嘴的余地?”

见她说的比唱得都好听,舒眉不由反唇相讥道:“娉妹妹也是我的小姑,见着她被人欺负,自然要帮着她说几句。”

见舒眉面对高氏的发难。没有丝毫发怵的怯意,心头一喜,忙跟着喝斥大儿媳:“怎么说话的呢?她也是关心娉儿……若是老身没记错,早在四年前,吕姑娘母亲也来过这么一回。还上门要逼峻儿娶她呢!怎么?如今又逼起咱们齐府的姑爷来了?吕家姑娘怎地就这么难嫁?非得要用这种手段?”

郑氏见屋里没外人,说起刻薄的话语来,跟高氏相比,毫不逊色。

这言外之意,但凡懂得自尊自爱的姑娘,哪会整日有事没事里往人家府里跑的?

齐淑娉见嫡母和小嫂都在偏着她,遂鼓起勇气嗫嚅道:“都是娉儿的错!我不该带着相公经常回府的。可相公说,上次宁国府因疫病被封闭月余,咱们虽住在隔壁也是无能为力。就想着过年过节多回娘家走动走动……没曾想……”

她没说是慑于高氏的雌威。自己不敢不来,也算是给高氏留一点颜面。

舒眉眼前一亮,心里对齐淑娉暗赞一声,心想,这女人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怯弱。知道此时不奋起反抗,就要被高氏卖了。也在旁边递起梯子来了。

郑氏也反应过来,说道:“唉……上回府里因她被封月余,这会儿又出了此事。若吕姑娘是郑家的晚辈,老身定会劝她父母,留在府中别到处晃了,没得耽误了终身……若是屹儿媳妇觉得为难不好出面,不若咱们婆媳,上门跟端王府掌家的王妃说合说合,早日把人从后院抬进门去……没得让人说三道四的……”

从后院抬进门?

高氏猛然一惊,突然醒悟过来,中了她们婆媳母女的圈套。

这算什么,当一婢生子的妾室,还要到庶女齐淑娉跟前立规矩?

高氏想到这里,不由咬紧后槽牙,在心里头将那调包之人咒骂了百千遍。

郑氏见她不再作声了,决定再加一把火,说道:“你不能光顾着娘家,不管婆家人的死活。要说起来,府里出了这种事,你作为当家主母,人家会怎么看咱们?虽然你跟屹儿不合拍,没诞下子嗣。事已至此也没办法。百年之后,终究是要进齐氏祖庙的。难道你希望百年之后,晚辈跟你上香时,指着你的牌位说,就是这位,连累咱们族中出过下堂妇?”

这一话可谓戳住高氏的软肋。

她原先把吕若兰请进府里,就是为了保住国公夫人位置来的。此刻虽然事有不顺,但她的最终目的,还是留在齐府,过世后跟齐屹享受后辈的香火。

高氏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舒眉见状,心里不由暗暗称奇。

难不成高氏真的那么在乎大伯兄齐屹?一说起进祖庙的事,她的脸上好似有些松动。

明白她的软肋在哪里便好。

看来,高氏原打算是拱吕若兰到端王府上位的。

舒眉想通这些,也不再做声了。她早就知道,作为情敌的堂妹,高氏早恨不得啖她的肉,喝她的血。自己若上前相劝,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

齐淑娉见大嫂不再坚持了,跪行至高氏身边,抱住她的腿脚苦苦哀求道:“大嫂,求您可怜可怜娉儿,留一条活路给我和相公。若是告诉父王,他肯定会恳请宗人府,将相公除族的,您当初好心为娉儿张罗亲事,娉儿一直五感铭内,您大发慈悲,不要追究了行不行?”

高氏听了齐淑娉的哀求,心里不禁犹豫起来,心里对这小姑子有些刮目相看。

原来,她是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意图,可又不想认命地退出。

听她的语气,好似项季宇并不受宠。端王爷这十多年来,不常出来走动,连爹爹都不知他是个什么脾性。

虽然她成功将齐淑娉嫁进王爷了,可打交道的,多为府里的王妃、侧妃等女眷。听她们的口气,下面几名庶子,王爷没心思管他们的亲事。

不过,早年她是听人提过,端王府自打嫡长子赶出家门后,就一直深恶痛绝嫡庶不分,小妾上位和品行不端……

若是齐淑娉最后鱼死网破,将事情闹将出来,失了王府的颜面。传到他的耳朵里,会不会将端王爷逼到高家对头那个阵营中去?

若是端王爷真的对项季宇不上心,如齐淑娉所言,出了家丑端王爷有可能将他除族。事情一旦闹大,高家、吕家到时可能都也脱不了干系。

看来,齐淑娉这小蹄子学精了,知道借用外力,为自己打护身符……

高氏想到这里,决定先观望一阵子,等明日跟大哥大嫂商量,还有去探探项季宇的口风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想到这里,她把手一摊,对郑氏说道:“兰妹妹今晚受了刺激,怕是会想不开。母亲若没有别的什么事,儿媳就先行告退,去客院里善后一番。”

郑氏见她态度软和下来,正好求之不得。虽然她没指望今日此事不给传扬出去。但是若是高氏能劝服吕若兰,将此事低调处理,于宁国府的名声,倒是有些好处的。

她别的可以不管不顾,可若齐淑娉真下了堂,自己的亲生女儿娆儿,将来在夫家如何做人?

毕竟,亲姐妹成了下堂妇,与其他出嫁女来说,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郑氏朝高氏摆了摆手,说道:“你忙去吧!若你真为吕姑娘着想,就派人好生管住那帮仆妇丫鬟的嘴巴。不然,吕姑娘万一真想不开,也辜负了你好意收留她来府上暂住一回,不是?!”

高氏没的接口,只是朝婆母福了一礼,就出了郑氏的寝卧,带着赶到院门口守着的仆妇丫鬟,朝吕若兰客居的院落走去。

见高氏回去了,舒眉也不敢耽误,也朝婆母告了别,匆匆地朝竹韵苑赶回。

路过枕月湖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今晚发生的事,还有许多不甚明的地方,遂让跟在她身后的桃叶叫过来,吩咐道:“去!到碧波园里跟优昙姑娘说一声,叫她明早有空来竹韵苑一趟,我有些事情想问问她……”

桃叶得令,朝她福了一礼,然后离了队伍,朝碧波园的方向走去。

舒眉一身疲惫回到院子里,感觉身上像散了架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在雨润的搀扶下,她艰难地迈着步伐,跨进了寝间的大门。

因为她是偷偷遛出来的,原以为屋里此时应该是漆黑一片,没想到里面传来有人交谈的声音。

“……你是说,吕姑娘跟四姑爷被人发现在一起?”那是齐峻的声音,“怎么会这样?是谁干的?”

他的语气里不掩惊惶失措,好似听说他的女人出墙一般。

舒眉听闻后,不觉在心里冷笑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