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60章 还施彼身

第一百六十章 还施彼身

舒眉带着雨润走进了屋内。正在跟桃根打探的齐峻兀地住了嘴,抬起头来望着门口。

“相公醒了?脑袋有没有还觉得眩晕?”她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直接坐在床缘边上,满脸关切地问道。

或许刚才背着她提及吕若兰,齐峻的脸上,倏忽有些发红,撑起身来,嗫嚅道:“没……还好,酒都大部分都醒了……”说着,他朝在旁边伺候的桃根使了使眼色。后者心领神会,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内间。

舒眉仔细打量了一番齐峻,只见他脸上虽然还有些潮红,眼眸里好似清明了不少,知道他是彻底醒过来了,遂朝身后的雨润摆了摆手。

见屋里空无一人后,齐峻从床榻上跳下来,一把握住舒眉的手,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我刚才听桃根提起,你先前昏过去了,是被人背回来的?有没有哪里不适的?”

舒眉见他开口并没提及吕若兰,而是关注自己的遭遇,她的脸色微霁,说道:“没什么要紧的,不过是有些累了晕倒在路边。幸亏朱护卫及时赶到,把人来把妾身背了回去。”

“怎么会这样?你不要紧吧?!”他脸上不掩忧虑之色。

舒眉愣了一下,想着他迟早是要知道的,遂决心将今晚的事,跟他商讨商讨。毕竟府里出了这种事,他作为如今家中唯一的成年男人,有权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舒眉将她回院子半途中,如何被荷风苑的丫鬟截住。如何跟何嬷嬷栽倒在草丛中等等,都告诉了齐峻,最后还反问道:“妾身听闻,夫君酒量一向不错。怎地今日也会醉得不省人事的?”

齐峻听到这问话,神色凝重,盯着舒眉的眼睛。说道:“若我说,那酒水里掺有让人昏迷的药物,娘子,你相不相信?”

舒眉噌地站了起来,望着齐峻颤声问道:“果真如此?相公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齐峻甩了甩脑袋,瞥了她一眼解释道:“刚才桃根提及,说是吕姑娘跟项……我想。或许她本来的目标是我,当时我跟他在一块饮酒。”

舒眉扫了他一眼,认真对他说道:“不仅是针对你,更应该是针对妾身的。”

“怎么会?”齐峻从惊诧地**跳了下来,“她们为何要针对你?”

舒眉苦笑道:“让位啊!大哥如今不在府里。若是妾身失贞了,你倒说说看,我还有脸面呆在京里吗?

齐峻顿时呆若木鸡。

舒眉讽刺地一笑,说道:“若是针对你,充其量也就一妾室的位置,之前你难道不能给她吗?若她真愿意,先前就抬进府里来了……”

齐峻恍然大悟,脸色刹时间变得惨白。

舒眉很满意他表情的变化,忍不住腹诽:果然是祸水。想想看吧,都被你牵连过几回了?

她决定给时间让对方消化,敛起脸上的怒容,怏怏地回到软榻边,自顾自地躺下休息了。

后来,齐峻是何时躺下的。舒眉自是不知道。只是,翌日她起床时,对方睡得正酣。

天刚一亮,有丫鬟前来禀报,说是朱护卫有要事求见。想到该让齐峻也来受受教育,舒眉来到他的床边,推搡了两把,把他给摇醒了。

“你不是很想知道昨晚的真相吗?朱护卫来了,不如,咱俩一道去问问他……”

齐峻蹙起他那英挺的眉头,从**一跃而起。

竹韵苑的内堂,舒眉嘱咐雨润,带着一帮人守在屋子外头,谁也不准靠近。随后,就便进到了里面。

屋里,朱护卫正跟男主子说起,他昨晚喝醉后见到的情形。

“你是说,她们并未将我送回这里,安置在水榭旁边的院子里,后来吕姑娘进去了?”齐峻猛地坐直身子,死死盯着朱能的眼睛,仿佛对方是在开玩笑了。

朱能点了点头,毫不避讳于他,将齐峻当时醉后发生细枝末节,全都讲述了一遍。

齐峻目光晦涩,哑着嗓子逼问道:“为什么?为何要这样做?毁掉一女子的清白,于齐府有何好处?”

显然,朱能没料到他会做此一问,不由惊讶地抬起头,望了望齐峻,又朝旁边的舒眉投去求助的一瞥,没有立刻回答。

见到他的反应,齐峻讶然地转向妻子,目光里满是不信。

见他频频望过来,脸上似有异色,舒眉心里不忿,轻咳了一声,然后故作平静地质问朱护卫:“将吕姑娘送进画舫,是你们谁的主意?!”

朱能哪能没听出她声音里的情绪,忙单膝跪在他们跟前,抱拳朝齐峻解释:“国公爷离府之前,特意跟小的们,谈起过对府里女眷们的保护问题。鉴于上次四夫人在松影苑的教训,国公爷当时只说了十个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齐峻倏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朱能,质问道:“她们怎么算计夫人的?”

朱能忙将这几日,高氏在府里四下的布置,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还补充道:“小的据所方情报猜测,若不是要请四姑爷前来,大夫人恐怕不会开什么赏灯宴……”

齐峻颓然地坐回椅子上,满脸的震惊。他犹不死心,追着朱能问道:“你们说这话,可有什么凭证留下没有?”

朱能拱了拱手,答道:“夫人在草丛边昏倒时,咱们抓住了大夫人的陪房丰庚。小的怕闹出动静来,于夫人的名节有损,偷偷关押了起来。四爷若是想审问,小的这就安排。”

此言一出,不仅齐峻感到意外,就是舒眉也感到颇为震动——没想到,暗卫此次收获颇丰,还捉住了人证。

不过,既然是高家的陪房,妻儿老小定是捏在高氏手中,就是交到官府里上堂,保不齐到时当场翻供,来个死不承认。

本来舒眉早就觉察出,高氏执意要弄灯会有些古怪,她前几日特意叮嘱朱能他们,注意丹露苑仆妇的动态。没想到八月十五这日果然有了成果。

想到这里,她觉得此次是个极佳教育齐峻的机会,而且还可乘机培养他的责任意识,便在旁边怂恿他:“相公,不若你跟着朱护卫去审问一番,或许还能找一些其他的线索。我想,那女人现在有持无恐,或许是高家有什么行动,相公你得好生查探一番……”

齐峻不解地望了妻子一眼,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朱能见舒眉极力推举四爷出来主事,心里也是颇为赞成,跟着附和道:“四爷,容小的说一句,此事事关重大,您真该亲自审问一番。做到心中有数后,才不至于被人挑拨成功。”

舒眉听了朱能这句话,嘴角忍不住露出浅浅的笑容,心道:“这朱能果真是齐屹亲自调教出来的,闻弦意而知雅意。想来,齐屹临走前应该也有过交待,要陪养他四弟的主事能力吧!

想到此次事情,高氏万一算计成功,后果将不可设想。齐峻心里头就掠起一阵冷汗。遂他点头接受了妻子的建议,打算亲自查探此事。

派人将朱护卫送出院门后,舒眉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半。

此次借暗卫之力,破坏了高氏的计划,又成功地解决了吕若兰这大麻烦,都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把齐峻推到了前台,让他从此自觉地承担起保护家中妇孺的责任,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了当家人的责任感,看他还会不会到处乱同情别人。

其实她早想得很清楚了,高氏之所以还能在齐府兴风作浪。一来是她娘家的势力。二来是她对齐府众人的影响力。毕竟那女人在府里经营十多年,她几乎是看着齐峻兄妹们长大的,之前高氏装得挺好,他们叔嫂、姑嫂之间的关系也不算差。

四房两口子达成共识,高氏跟她表妹那头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昨晚众人离开前,高氏怕吕若兰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特意把贴身的婆子程嬷嬷留下来照顾她表妹。

今日直到中午,她才见到那仆妇老打着呵欠地回了丹露苑。

见程嬷嬷进了门,高氏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朝她问道:“怎么样?她还好吧?!”

程婆子摇了摇头,一脸的担忧之色,答道:“快天亮才躺下,之前一直闹要绞了头发,到庙里当姑子去。”

高氏眉头微皱,问道:“你没跟她说,我这边正在想办法,让她嫁进端王府吗?”

程嬷嬷摇了摇头,说道:“老婆子哪能没说,只是表姑娘不愿跟那人,夫人您是知道,从她十二三岁进京时起,就指望嫁与四爷,唉……若不是痴心一片,她哪里会出此下策。”

高氏略略动容,自我检讨道:“是我一时失察了。前些日子,她自请甘愿进府为妾时,我好说歹说,以为把她劝住了,没想到还是那个死心眼……”

程嬷嬷陪着她叹息了一声,郁郁地说道:“这下怎么办?不说没指望进宁国府为妾了,就是塞进端王府,还要首先保证昨晚的事,不会走露风声……”

高氏何尝不知此事难办,一愁莫展,不过她向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自我安慰道:“不怕,端王府如今没正经王妃,近十年宗室力量孱弱,或许此事还有可为。”

还没等高氏为吕若兰安排出路,边关就传来消息,说是齐屹粮尽兵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