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61章 忧心忡忡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忧心忡忡

这天午后郑氏刚憩起来,齐淑娉的生母贺姨娘,就来到了霁月堂里屋,跪在郑氏跟前,哭诉着这几天四姑奶奶回端王府后,被姑爷奚落薄待的情形。

“……听她的陪嫁丫鬟春香回来说,四姑爷回府之后,对咱们的姑奶奶冷言冷语,只差没拳脚相加了。到第三天早上,她就躺在**起来了。府里竟也没派个人去请大夫瞧瞧,这才求到咱们府这边来了……”贺姨娘一边讲述女儿的遭遇,一边拿了帕子抹着眼泪。

郑氏不胜其烦,望了贺姨娘一眼,淡淡地说道:“这事老身知道了,明日派范婆子带人到隔壁去瞧瞧她。姑奶奶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上头总两嫂子不会扔下她不管的。”

说完,她朝守在屋门口扫了一眼,心里有些纳闷。刚才,她仿佛见到有人急匆匆地来找翠玟,一转身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后来,院子里的仆妇丫鬟们,似乎都聚在一起唧唧咕咕。郑氏心想,会不会前几日府里发生的事?,外头都传开了?心里不由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起来。

贺姨娘见主母此刻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再说下去,只会讨太夫人的嫌,遂自顾自地爬起来,朝郑氏福了一礼:“婢妾替四姑奶奶谢过夫人……”说完,她就退在一旁,侍立在郑氏的罗汉床旁边。

郑氏抬眸扫了她一眼,嘱咐道:“你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回去歇着吧!不用在这儿守着了。回头待有人看望娉儿回来,再让她们到你跨院里跟你说说……”

说完,她摆了摆手,示意贺姨娘赶紧退下去。

待屋里没其他闲人了,郑氏朝门口吩咐了一声:“翠玟人呢?刚才还看见她在门口……”

屋里侍候的二等丫鬟蕙香听闻,撩着帘子匆匆赶了进来,朝太夫人行了一礼,禀报道:“翠玟刚才被四夫人的人叫去了。听说是要请她帮个小忙……”

郑氏半信半疑,又问道:“她们在院子里嘀嘀咕咕的,都在讨论一些什么?”

蕙香从窗外望了一眼,为难地顿了顿。说道:“都在议论,说四夫人会调教人,竹韵苑派出的婆子,三两下子就把前几天的事情,调查了个水落石出。”

郑氏点了点头,放下了心中的疑窦。

府里出事的那天夜里,不仅霁月堂贺姨娘身边的丫鬟出了意外。后来听说,荷风苑芙姨娘身边的贴身丫鬟采莲也落了水。

因皆是高氏执意要办赏灯宴引起的,事后她命小儿媳接管了府里的掌家之权,责成她尽快查清那天晚上出事的前因后果。

没想到舒眉动作利索,带着她院子里那帮仆妇丫鬟,没几下就找出了不安份的黑手。今天上午就把人给撵了出去。

看到小儿媳练得如此利索,郑氏心里老怀宽慰。

而竹韵苑那边,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今日早上。舒眉派人给袁家三奶奶林秀涵送东西,谁知竟从她那儿,听到了关于边关的一些传闻。

随后。她赶紧派暗卫四处去打探。没想到得到了那个让她坐立难安的消息。

为了怕刺激到郑氏,她特意把遣人把翠玟请了过去,给对方交待了一番。

刚让人送走翠玟,竹韵苑的二等丫鬟芳蕙,便领了门房那儿袁妈妈的小孙女秋儿,来后院报信,说是唐家三奶奶亲自上门,说是她家太夫人月底七十大寿,特意来府里发贴子的,顺道要来见见四夫人。

舒眉暗叫一声不好。心知定是镇国将军唐府有了更准确的信,过来跟齐府通气的。

她不由想起,上回林秀涵跟她说起吕若兰的八卦时,好似曾经提及过,吕大人派往边关,就是协助唐将军筹集粮草的。

舒眉心头揪了起来。忙跟身边的雨润吩咐道:“早来帮我收拾掇拾掇,咱们这就到垂花门那里,把岑姐姐接进来……”

当见到唐家三奶奶岑氏的时候,舒眉忍不住吓了一跳。

她记上回见对方,不过了几个月之前的事,怎地短短的时间里,她就憔悴至厮?

“姐姐这是怎么了?脸色为何这般苍白?”上前从对方丫鬟手里,扶过岑氏,舒眉把人请到上位落了座。遣人下去给客人斟茶的当口,不禁关切地问候起对方的身体。

岑氏敛起愁容,朝舒眉摆了摆手,一脸不自在在解释道:“最近阿怿比较闹人,都是被那小东西折腾的……”

舒眉听了她这话,顿时了然于心,对她说笑道:“我说呢……原来是令公子闹的。不愧是将门虎子,身子骨就是比一般孩童来得壮实。小时候爱动爱闹是好事,以后长大怕也是爱舞枪弄棒的性子。将来怕不是跟他祖父、爹爹一样,成是国之栋梁。”

岑氏听了这番恭维话,本该欣喜谦虚一番的,可让舒眉感到意外的,对方只是目光一沉,面露晦涩地说道:“唉,当人娘亲的,只希望孩子身强体壮,又不想把他们送到战场上。此事在咱们武将府里,更加为难。哪一位当母亲的,愿意把亲骨肉送到战场那种危险的地方去……唉,希望他祖父和父亲此次没出什么事才好……”

唐老将军和唐小将军?

舒眉刹时间就怔住了,随即她又想起,京里最近关于齐屹的传闻,不由跟唐三奶奶问起边关的局势。

“姐姐可是知道边关战败的内情?”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岑氏听了她的问话,诧异地抬头望向舒眉,一副愁容满面的表情,几次想张口说些什么,可话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见了她这副讳莫如深的表情,舒眉心里没来由头更加紧张。她哪里会不知道,军国大事哪里是能由后院妇人传来传去的。

可是,现在外头各种流言被传得纷纷扬扬,她若不找人打听一些准确的消息。若是婆母郑氏知晓了,她都不知该什么话,去安慰那位婆母。

想到这里,她觉得不能再犹豫了,遂把旁边的使女都遣了下去。

唐三奶奶见状,面上松了一口气,望着舒眉说道:“说起来,我家相公跟齐四爷从小一起玩大,妹妹也不是外人。就在这儿,我跟你透透风声吧!”

说着,她凑到舒眉耳边,轻声说道:“听府里派去的人回来禀报,说是在边关将士跟吕大人闹了起来,说是粮草短缺的问题。咱们这边连吃了好几次败战……就是宁国公赶赴过去,也没能挽救战局。前次更上是吃了一次大败战……”

舒眉听到确切情报,还不是什么让人乐观的消息,她心里顿时仿佛有几面鼓在那儿不停在擂。

她忍不住喃喃道:“那传闻就是真的了?”说着,她目光一凛,转过头来望着岑氏,急切地问道:“姐姐可知晓,我大伯兄他……没什么危险吧!当初出发前,婆婆就死命想拉着他,不让他前往。”

见她一副魂不由舍的样子状,唐三奶奶叹了一口气,踌躇了半晌,才低声说道:“听咱们府里派去亲兵回来禀报,说是齐将军带一支队伍去探道,已经有七八天没消息了,也不知是凶是吉。若是他的运气好,速战速决,我也不用担心,我家夫君也在队伍里跟着去探路了……”

原来唐三爷也跟齐屹在一起,难怪她要上门来拜访。定是想从宁国府这边探听探消息,看齐家有没消息渠道,可以互通有无的。

齐峻脸色端凝,见妻子满是关切的神态,忙朝她招了招手,把人往屋子里带。

舒眉见他这副表情,哪里还不知出了大事?只见她转过身去,对跟在身后的雨润嘱咐了一句,让她在门口好生守着,便随着齐峻进了内堂里屋。

刚一坐下来,齐峻就逼不及待望着她问道:“这两天,你可听到外面的传闻?”

舒眉扬起眉头,问道:“夫君,你也听说了?”

齐峻见她一副早已知情的模样,也不想瞒着她,说道:“这回,齐府可能有大麻烦了……”

舒眉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听说有大麻烦,她紧张地攥紧拳头,不解问道:“不就是败战吗?派上战场,谁能保证不打败战的?能有什么大麻烦?”

见她一脸乐观的样子,齐峻把刚要出口的话忍了忍。

“什么麻烦?你倒是说啊!大哥临行前,可是再三交待过,有大事互相商量着办的!”

听她提起兄长之前的安排,齐峻怔了一下,想到接下来,还要借用暗卫的力量,为府里安排一些事情,遂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为夫从兵部交情不错的知交那儿得知,西北军营有传言,说大哥带的那支人马,探路只是幌子,说是对监军不和,带领一群人投敌了……”

投敌?

舒眉一听到这个词,吓得手里的杯盏直接掉落在地上。

不知怎地,她脑海中兀地想起,至今还躺在慈宁宫昏迷不醒的林太后。心里有种预感,两者之间定然不可分割的联系。

难道,高家此次乘乱要破釜沉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