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63章 秋风乍起

第一百六十三章 秋风乍起

高氏的话,犹如一柄铁锤,刺激得吕若兰顿时坐了起来。

这些天她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仿佛一个不愿醒来的蚕茧,躲在自己臆想中,拒绝想以后的日子。

表姐提起文舒眉,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对!就是那女人,若不是她的出现,自己早跟峻郎双宿双栖了。不说四年前,就是一年之前,她被对方从沧州救回来时,就能抬入齐府了。

没想到,那女人好生厉害,也不知用的什么手段,这半年来,她连峻郎的影子都见不到。

想当初,她回京的那两月,峻郎不管多忙,他都会隔三差五住的地方去探望她。

当时若把自己交给他就好了……到如今不仅“名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就连自己想当他的女人,怕是也不能了。

那黑妇何德何能,能冠上他的姓,名正言顺地跟在他身后,一起见客,一起生儿育女?

自从吕若兰坐起来后,高氏一直在观察她脸上的表情。后来看到表妹脸上闪过一丝狠戾之色,她心中一喜,暗道:这丫头还不算无可救药,知道事到如今,木已成舟,不必再指望她小叔子了。

高氏趁机安慰她道:“你也不必过于伤心,她如今就是得到他的人,也要看有没有福气,坐稳那个位置。”

她的这句话,不啻给处于绝望中的吕若兰打了一针强心针。

“姐姐,你想怎么做,兰儿……兰儿定当以你马首是瞻……”虽然两天没进补。她此刻听了高氏的话,仿佛找到了精神食粮,忙向对方表态。

高氏见她重新振作起来,嘴角微微弯起弧度。说道:“不忙,到时自然有你上场发挥的时候。现下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身子养好。”

吕若兰点点头。一把握住高氏的手掌,说道:“姐姐请放心,兰儿知道怎么做了……决不会让害我之人好过。”

见她终于开窍了,高氏心底长吁了一口气。

表妹这颗棋子,代孕生子的事是不能指望了。只盼着能扮好安排给她的角色,到时给那黑妇狠狠的一击。

凭什么她们一个二个都能将齐家男人迷得七荤八素,自己姐妹就只能当弃妇?

从客院回到丹露苑。高氏忙吩咐程嬷嬷,将姜元家的赶紧找来。

就在齐峻离府的第三日,宁国府的下人中间,突然流传出一个说法。就是国公爷在边关吃了败战,还带着一支队伍不见了。

京城的秋季到来时。显得额外隆重。不说满园飘黄,枝头挂满果实。就是四季常青的树木,也显得犹为与寻常不同。

满园的落叶,给这座后花园染上一抹奇幻的色彩。尤其是地面上,仿佛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毡。花圃里面还摆放着各式的菊花,黄的雍容华贵,红的热情奔放,白的淡妆素裹,墨紫的端雅庄重。把园子点缀得姹紫嫣红。

院子里草木萧瑟。一阵凉风袭来。树影婆娑,枝枝随风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枫树枝头,两三片残叶在风中打着旋儿。

瘦竹窈窕的影子倒映在地上,仿佛是身姿颀长的少女在翩翩起舞。

这日,郑氏难得出来在园子里走走。

自从进入秋季。她的老毛病仿佛有复发的迹象。

以前过秋冬,大儿子在自己身边,她心里虽不能说畅快,好歹主心骨还在。这个秋天,长子远赴战场,大儿媳不贤,小儿媳身上至今还没消息。府里还住着一位丧门星,赶都赶不走。她心里头搁着的事情,别说有畅快开心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长子的侧室肚子开始显怀了。

为了让柯姨娘将来生产之时,不至于出什么意外。最近一段时间,她经常催促柯太太,带着她女儿到园子里走走。

自然,她到园子里溜达的时候也多了起来。

宁国府是太祖当初封赏功臣时赐下的宅子,是前朝庆王爷的府邸。作为太祖身边功勋卓著的大将兼宠臣,第一任宁国公当仁不让地被赐与了这座府宅。这玉鸣坊所居的,虽说多为王公贵族,可也只有宁国府有此殊荣,跟端王府比邻而居。

范嬷嬷跟翠玟一左一右搀着郑氏,徜徉在后花园的小径上。

“边关天气应该冷下来了。也不知屹儿还受不受得住冻……”郑氏朝着西北的方向眺望了一眼,无不感伤地连连叹息。

旁边的翠玟紧张地跟范嬷嬷对视一眼,两人颇为默契地互换了个眼色。翠玟忙在一旁劝慰道:“国公爷又不是头一回到边关过冬,哪里就受不得冻了?”

郑氏兀自摇了摇头,喃喃道:今时不同往日。他如今也是三十有余的人了,哪里比得了十多年前的血气方刚……”

范嬷嬷侍候郑氏多年,对她的性子了解得最为透彻,忙上前宽慰道:“三十岁也是壮年,老国公爷近五十岁时还能上战场。大爷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半小时之后将更新正确版本,请谅解————

她再一次想起,在扬州府的瓜洲渡口时,那次与死亡如此接近的情景。

被搀回荷风苑的时候,舒眉的小腿还在瑟瑟发抖。她坐在窗前,望着外头的水面发呆,已足足有了半个时辰。

施嬷嬷见她回来后,就是这副颓然的样子,忙拉了跟在小姐身边贴身伺候的雨润和碧玺,来询问情况。

两人将丹露苑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好可怕,那只狗跳到秋姨娘身上,躲都躲不开。”雨润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唉,她也是个可怜人!刚出三个月,跟看着要怀稳了,没想到她的福气这样薄。真是天意弄人!”听完她们的描述,施嬷嬷感叹道。

“不是天意,是人为的。”听她们感慨,一直坐在角落沉默不语的舒眉,突然出声说道。

施嬷嬷吓了一跳,急忙给雨润使了眼色。后者见状,把碧玺连忙带了下去。

“小姐,您如何得知的?”屋里没其他人后,施嬷嬷方才问了出来。

“秋姨娘身上,我闻到一股香味。前几年,跟爹爹到桂平壮族的寨子里,那里的驯兽人手里就拿着那种香药。”舒眉急急地说道。

施嬷嬷目露诧异地望着她。

舒眉蹙了蹙眉头,详细解释道:“那种药物能刺激动物发狂,寨子里的人利用这些东西,来控制猛兽的。”

施嬷嬷微张嘴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对舒眉嘱咐道:“您当时没露出端倪吧?!”

“嬷嬷想到哪里去了?!舒儿虽不活泛,也不是完全不解世事的。这种话我哪能当众说出口的?!”舒眉嘴角垂下,一脸苦笑。

“小姐做得对,如今咱们在人家府里做客,这些事少沾惹为妙。京里的大户人家,后宅差不多都有这等阴私的事,您一未嫁的姑娘,再遇到这种事,还是避开一点的好。”施嬷嬷苦口婆心地劝道。

舒眉微微怔愣,喃喃道:“难道任由恶人逍遥法外?”

施嬷嬷抬头睃了她一眼,反问道:“那依姑娘之意,该当如何?”

“咱们住在齐府里,受恩于国公爷,即便不能伸张正义,也该将此事告诉国公爷他老人家,或者世子爷,最不济也该悄悄告诉姨母。”舒眉神情凛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望着一腔热血的舒眉,施嬷嬷心里暗暗叹息——小姐跟二老爷这几年来,结识一些江湖义士,倒沾染了些快意恩仇的脾性。她哪里知道,在大宅门里生存,讲究的是“难得糊涂”这四个字。

若三四年后,小姐真嫁入齐府,少不得还要跟高氏当妯娌。客居身份时,就掺和主人家后院的事,怎么看都是举止失当,不知分寸的表现。更何况,秋姨娘此番出的意外,直接受益者怕就是高氏。哪能在这当口做那只出头的鸟?!

施嬷嬷劝说了一阵,舒眉勉强答应守口如瓶,不将内情说与第三人知晓。她这才放心地离去了。

这天夜里,舒眉从睡梦中惊醒,再怎么也睡不着了。穿戴整齐后,她悄悄溜到屋外。把旁边守夜的碧玺给惊醒了,拿着一件斗篷就追了出来。

夜色沉凝,清光凉沁,几颗黯淡星光倒映在湖水里。一抹流云,随着微风飘浮,时而追月,时而遮星。

湖那边靠水有一排屋子,几点乐声隐隐传来,稀稀疏疏的。舒眉有些好奇,回头不禁向碧玺问道:“那边住的是什么人?!怎地这么晚上还有人吹拉弹唱?”

“禀告小姐,那里安置的是伶人,世子爷安排人在编演节目。

吧?!”将斗篷披在她的身上,碧玺耐心地解释道。

“是什么时候的事?!国公爷寿诞那日,没见他们出来过啊?”舒眉又问道。

“小姐您有所不知,那戏班是从徽州请来的,已排练大半年了。说是为圣上万寿节准备的,自然不能轻易见人了。没人能提前见到!”

舒眉点了点头,正在回去,就听到湖那边,传来流畅的箫声。她脚下不由滞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