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64章 一波未平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波未平

那两位于说私房的当事人,见到是府里地位尊崇的太夫人,顿时吓得瘫软在地。

还是那年长的仆妇见识颇丰,知道被抓到现场时,求饶才是唯五出路。她立刻见风使舵,拽着自己侄女,“扑嗵”一声跪到郑氏跟前,将头磕在石板上,不停在那儿恳求原谅。

早在那两人过来时,亭子外边守候的丫鬟媳妇们,见到这边有动静,转瞬间便全都赶过来了。尤其是范嬷嬷,见到那两人是从假山后头转过来,她心里顿时一紧,知道坏大事了,她最后几乎跌跌撞撞地奔过来的。

“怎么啦?这两人犯了什么事?”范嬷嬷扶着正要起身的郑氏,望着地上跪着的人,朝旁边侍候的丫鬟媳妇们问道。

那几位丫鬟媳妇之前被她带离亭子,哪里知道其中内情,纷纷摇头表示不知。

郑氏在旁边冷哼一声,朝地下两人厉声喝斥道:“把这两不守规矩,乱嚼舌根的贱人,给老身撵出去。”

范嬷嬷这才反应过来,命旁边的丫鬟媳妇,把跪在地上的两人给拉了出去。

而郑氏这边,自打她听到大儿子的传闻,就再没有什么心思晒太阳了,嘱咐了范嬷嬷一声,就打道回院了。

等舒眉被人叫来,匆匆赶到霁月堂的时候,内堂里的地面上一片狼籍。茶盏、花樽的碎片铺了一地。连罗汉**的小炕桌,也被掀翻倒在了地板上。

饶是再镇定自若的人,也难免被眼前见到的场面给吓住。

舒眉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只见她忙抬起头来朝婆母那边望去。

郑氏闭着双眼,半躺在罗汉**,双唇抿得紧紧地,脸色发青。一副隐忍怒气的模样。

屋里的其他仆妇丫鬟则跪了一地,都垂着脑袋,谁也不敢发出半分声响。

这场面极像狂风暴雨后的战场。让舒眉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

就在她打算上前询问的空当,只见对面跪着的范嬷嬷微微抬起头来,朝她若有所指地摇了摇头。

舒眉不明就里,直愣愣地望着范嬷嬷。

后者见她脸上一片茫然,遂伸出右手的大拇指,朝西北方向指了指,又拿手掌在耳廓边。作了个倾听的动作。

舒眉立即就猜到了她这手势是何意思,心里不由暗暗着急起来。

这些天,齐峻不在府里,她除了主持中馈外,其余时间不是出府走亲访友。就是安排暗卫到处打听西北边的确切消息。关于京中传言,她只好叮嘱府里知道内情的几位,先好生瞒着婆婆郑氏,生怕刺激到她,引发了旧疾。到时,府里的情况恐怕只会雪上加霜。

难道,此时东窗事发,让婆母知道了?

舒眉在脑海里,迅速罗列起各种宽慰的话语。还没等她准备好说辞。郑氏倏地睁开了眼睛。

“你还舍得过来?”郑氏劈头盖脸,毫不客气地质问起小儿媳来。

舒眉上前行礼后,来到郑氏身边,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地样子,扫了众仆妇一眼,问道:“母亲。这是怎么了?是谁惹您生气了?”

郑氏哼了一声,从罗汉**爬了起来,对范嬷嬷跪着的地方扫了一眼,嘱咐道:“还不赶紧让人把屋里收拾干净,还让她们杵在这里干嘛!”

老仆妇闻言,一咕噜地爬了起来,把手一招,指挥众人收拾起地面来。

郑氏下了床,扫了小儿媳一眼:“你跟我过来!”说着,她便把舒眉带进寝卧。

两人刚一走进屋里,郑氏就转过身来,对舒眉喝道:“还不给我跪下……”

舒眉早就明白,今日此事难以善了,遂没有半句解释地照做了。

见对方一句说法都没有就照着做了,郑氏心里越发认定,舒眉故意那样做的。她心里的怒气再也抑制不住,开始对儿媳数落起来:“好大胆子,竟敢对母亲撒谎。打算联手仆妇们,欺上瞒下到几时。难不成你以为,交权给你管事,就能将消息瞒得一丝不露?”

舒眉垂下头来,脑袋里开始迅速组织词句,看怎样才能把她安抚下来。

郑氏见她低头不语,想着自己一人在唱戏也于事无补,遂走到了靠窗的软榻上坐了下来。

舒眉见到婆母的神色,没有之前那样激动了,心底也有了些底气。只见她抬起眸子,对郑氏请罪道:“母亲莫要听信外头那些谣言。儿媳之所以没告诉您,是担心您身体背不住。”

“哦?!”郑氏冷笑一声,将上身朝前斜倾,盯着舒眉问道,“那你打算什么告诉我?难道要宫里下旨,定了案才让我老婆子知道吗?这府里还有没有我说的地方?”

舒眉从没见过对方如此语气说话,心里暗暗吃惊。以前,郑氏给她的印象,是缺乏主见,立场不坚。没想到涉及到她儿子的安危,竟然像变了人似的。

难道这就是“女人本弱,为母则强”的道理?

她迅速理了理思路,重新开口时,换了一个角度来说服郑氏:“相公也怕母亲误信谣言,忧思过重反累了自个的身体。这不,他前几日就前往军营里打探去了。临行前特意嘱咐媳妇,先不要告诉母亲您……毕竟,这么大的事,咱们哪能不信自己亲人,而被有心人故意散布的流言牵着走的道理?”

郑氏听了她的话,不由怔住了,过了好半晌总算回过味来,朝她确认道:“你是说,这流言是有人故意散布出来的……你如何能确定?”

舒眉摇了摇头,老实答道:“媳妇不能确定。不过,大伯早年就驰骋沙场,少年成名,应该不会那般不济。媳妇是想到京中近来发生的几桩事,觉得或许这风声是为了达到某些目的,也说不定的。”

她没有将心底的怀疑挑明,而是半中间停了下来,想引导郑氏思量清楚了,自己再来发问。

果然,儿媳半遮半掩的回答,勾起郑氏的疑惑。她沉吟了一会儿,开口又试探道:“你是说,有人要对付屹儿?”

舒眉既不点头确认,也没摇头否认,而是顾左右而言它:“儿媳听说,慈宁宫的太后娘娘至今乃是昏迷不醒,朝堂之上两派势力此长彼消。此次带兵的统帅唐老将军,就是林家侯爷的老部下……”

听了这个暗示,郑氏从软榻上倏地站了起来,走到舒眉跟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扶起,急切地问道:“那又如何?难不成,他们把屹儿归为林党不成?他可是高家的女婿。”

郑氏虽为后宅妇人,但这些年行走于勋贵圈子里,多少听说过如今朝中分为两派,互相斗得你死我活的情况。

见她不是全然不知政事,舒眉忙上前安慰她道:“儿媳也不甚清楚。不过,此时乃多事之秋。咱们府里不能先自己乱了阵脚才行,况且,府里至今没个子嗣,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岂不是将来连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郑氏点了点头,知道儿媳所言不虚。她自嫁进齐府,跟京中诰命贵妇走得近了,也曾听说过,先前有两家勋贵子弟犯了事,被上面借故夺了爵位的。

不说如今还没确切的消息,就是万一真有其事,为了家族的长存,是得先紧着保住后嗣要紧。

郑氏想到这里,抬起头盯了舒眉好一会儿,说道:“你打算怎么办?得提前做些准备。京中局势说变就变,或许你不记得四年前的事了,那时也是全城封锁。你公爹就是那场纷乱中受的重伤,后来跟着就去了。”

舒眉微微颔首:“儿媳知晓了,等有了确切的消息。若是有什么不妥的,还请母亲允许,找个机会将柯姨娘转移出去才好……”

“她?!”郑氏有些意外,喃喃道,“若屹儿真出什么事了,那女人怕是不会对芳儿腹中的孩子做什么手脚吧?!毕竟孩子生出来,也是得记在她名下,认她这嫡母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喃喃自语道:“除非她不想留在齐府守着。”

舒眉摇了摇头,说道:“恐怕她到时也做不了主。”

郑氏不是很明白,但想到高氏前些年,对丹露苑那些怀有身子的姨娘下的狠手,她也不确定起来。

见暂时将她安抚了下来,舒眉把心放回原处,就离开了霁月堂。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齐峻中途回来过一次,舒眉则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暗里却安排人手在做一些准备。

谁知就在这个时间,一直在暗中监视高氏的护卫们,给她带来让人坐立难安的情报——种种迹象表明,吕若兰好像有了身孕。

果然,没几天齐淑娉便哭哭嘀嘀地回到了娘家。

没过几天,舒眉就听丫鬟们在私底下偷偷议论,说四姑奶奶的贴身丫鬟,被人收买给端王府的杜侧妃下药,被人逮了个正着。四姑爷觉得失了颜面,勃然大怒,嚷着妻子不贤,要把齐淑娉休回娘家。

一时间,宁国府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舒眉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