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65章 守望相顾

第一百六十五章 守望相顾

谁也没想到,在前面等着齐家女人们的考验,还远远不止这些。

项季宇扬言休妻的话传出来后,没过两日王府派人报信,说是齐淑娉病重,盼娘家人前去探望。自画舫之事发生后,高氏早卸了管家之责,躺在丹露苑里装病。那么,同样作为娘家嫂子,这种差事舒眉自当推脱不掉,她少不得要前往隔壁一探究竟。

踏上端王府面前高高的台阶,舒眉不由抬起头来,望向门楣上金碧辉煌的匾额。

她之前早就听人说过,端王爷乃延庆帝生前最钟爱的孙子,跟今上打小情义深厚。仅从王府门口的匾额和石狮的气派,她就能知道这府里的主人,深得几代君主圣眷的传言不虚。

虽然现在朝廷皇权旁落,可若此事背后真正操纵之人是高家,那他们还真没啥顾忌的。难怪四姑爷会仗势欺人,放出如此狠话。

只是不知,这府里当家之人是哪位?知不知道项季宇在齐府做下的错事。

想到这里,舒眉心如鼓捣,不觉埋怨起自甘堕落的吕若兰来。

若不是对方痴心妄想,何至于走这一遭

。长到这么大,舒眉还没遇到如此尴尬的处境。虽说她只是替人收拾烂摊子。

在迎接出来婆子引导下,舒眉坐在软轿上,穿过一道幽深的长巷,没多大会儿的工夫,她们就来到了垂花门口。刚下了轿子,就有齐淑娉的奶娘史嬷嬷迎了出来。

“四姑奶奶如今怎样了?大夫怎么说的?”之前在府里认得这位嬷嬷,舒眉见到小姑子的陪房。自然先问起齐淑娉的病情。

听到她的问话,史嬷嬷满是愁苦的脸上,更是冰霜铺面,说道:“禀四夫人。姑娘已经两天没进食了。”

见她这种神情,舒眉心里哪能没有数?于是,她抬起头朝前面院落走去。心里却在暗自琢磨这件棘手的事。

照说,项季宇应该不敢跟家人,提及前次在齐府发生的事。之所以逼齐淑娉,怕是他暗地里跟高氏达成什么协议了。此番前来,得小心应付才是。一个不留神,可能会让齐淑娉吃亏,恐怕连着齐府女眷的名声也得搭进去。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当舒眉重新见到齐淑娉时,还是吓了一跳。

不过短短一个多月,她这小姑子就被折腾得形容憔悴。

见到她的惨状,舒眉眼底闪过一丝内疚。心想,若是那天晚上她提前知道。暗卫们要执行齐屹临行的何种命令的话,她会不会去阻止他们?

现在,吕若兰虽是没脸缠着她的夫婿了,可到底还是伤害了另一个无辜的女子。虽说齐淑娉之前跟在高氏身边为虎作伥,可她到底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此番无疑是替人受过,多少有些冤枉。

齐淑娉眼睛本来是闭着的,后来仿佛感知有人进来了,她徐徐地睁开眼帘。

舒眉这时才发觉,对方不仅仅只是憔悴。

她的眸子里没半分神采。瞳孔望过来的时候,仿佛是灰败的枯井。

舒眉心里不由一紧,更加怜惜起她来。

从小嫂脸上露出的神色,齐淑娉似乎找到救命稻草,她朝旁边的乳母吩咐道:“奶娘,您能到外头替娉儿给客人倒盏茶来吗?”

史嬷嬷会过意来

。向她俩福了一礼,就带上门出去了。

见屋里没人了,齐淑娉从**挣扎着起来,扑嗵一声跪在踏板朝舒眉求道:“请嫂子救救我。”说着,也不顾身子虚弱,朝她连连磕头。

倒把舒眉骇了一跳,忙上前扶起她,安慰道:“咱们自家人,何必行此大礼。你快快躺着,本来身子骨就弱,没得又雪上加霜了。”

听了她这番贴心的话语,齐淑娉眼眶里的泪水,扑簌簌地直接往下落。

舒眉见状,忙上前劝道:“就是你不相求,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母亲也是这个意思。四妹要时刻记住,你是宁国府正儿八经的小姐,当初名媒正娶进门的。除非你犯了七出之条,王府哪能说休就休。”

她越是这样说,齐淑娉眼泪掉得越快,过了好半晌,她才嗫嚅道:“碧莲被她们抓到,还反咬一口说是我指使的……现在我是百口莫辩。”

碧莲?

舒眉记起来了,好像是齐淑娉的陪嫁丫鬟,前几次回府见到过。

“她们污蔑你,有没有说你为何要害杜侧妃?”她不由问起这至关重要的。

齐淑娉犹豫了几瞬,最后答道:“杜母妃是扶养相公长大的人,半个月之前,她以娉儿嫁进王府一年无所出为由,要把她身边的丫鬟送给相公作通房。她们诬我借那丫鬟之手害杜母妃……”

舒眉听得瞪目结舌,暗想:好嘛!这现成的害人动机找到了。难怪项季宇敢扬言休妻。这从头到尾都是为吕若兰进门在铺路嘛!

十有八九是他们母子合谋的。

舒眉不想浪费时间,忙抓住核心点问道:“府里如今是谁人当家,她又是何种态度?”

齐淑娉明白过来,忙答道:“是冯侧妃!她是二伯兄的亲娘。”

舒眉紧接着追问道:“她对此事是何看法?”

齐淑娉摇了摇头,说道:“娉儿不甚清楚,只听说杜母妃之前被王爷专宠时,她们曾经结下过梁子

。”

舒眉微微颔首,接着追问道:“妹妹可知,你公爹端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对这类后院女人争风之事,他向来是怎么处置的?”

不知她为何问起这个,齐淑娉摇了摇头。见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舒眉把郑氏安慰她的话,跟对方说了一遍。临走的时候,告诉她不要着急,且耐心等着齐府为她讨回公道。

齐淑娉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最后让她乳母史嬷嬷,将小嫂子送出了端王府。

坐在回到宁国府的马车上,舒眉心里暗自筹谋,该如何着手摸清端王爷的态度,又怎样将那些女人背后小动作,捅到端王爷那里,解决齐淑娉的危机。

等被人扶出车厢,她才惊觉已到了齐府的垂花门口。

舒眉刚从二门的台阶走下来,只见院门口不远有个人影一闪而过。没到片刻的功夫,小丫鬟的身影一溜烟地跑了。

雨润见到此景,不解地问道:“那是哪座院子的小丫头,竟然在这里探头探脑?”

舒眉虽觉有些纳闷,但她急于将探望四姑奶奶的情况,赶紧回去告之郑氏,也就没有多作理会。

等她们从霁月堂出来的时候,留守竹韵苑的丫鬟香秀,匆匆赶到这里。

见四夫人出来了,香秀敛起面上的焦急神色,朝夫人福了一礼,然后凑到舒眉跟前,嘀嘀咕咕禀报了一道。

舒眉惊诧地望向她,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香秀压低声音道:“您出门没多久,爷就回府了。过了一会儿,枕月湖边有人闹了起来。不知是谁多了一句嘴,将爷引到那边,此时恐怕……”

舒眉忍不住扬了扬眉头,怔怔地望着眼前这来报信的丫鬟。

见自家小姐怔忡在那儿,雨润急得快要跳脚,在一旁给香秀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行回到院子去

香秀心领神会,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见没人在跟前了,雨润开始找理由替齐峻开脱:“姑爷一向心慈,定是他不忍见到一条人命在面前消失,所以才会……小姐,你不必放在心里。他哪能那样糊涂,明知道大夫人把那女人接进府里,没有安好心……”

舒眉回过神来,朝雨润微微一笑,朝她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担心,我只是思量她们到底又在玩什么花样。若是到如今我还不能信任他,岂不是真要中了她们的奸计?!”

听到她信心满满的话语,雨润放下心来,提议道:“现下,您打算怎么做?”

舒眉蹙着眉头思忖了半晌,朗声说道:“走……咱们也去看热闹去!”

雨润一时没弄懂她的意思,喃喃地重复道:“看热闹?”

想到高氏姐妹到时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情况,舒眉不由眉开眼笑,脚上加快步伐的同时,不忘记调侃道:“若不快点跟上,小心戏已散场,连谢幕演出都看不上了……”

雨润不解其意,半信半疑地跟着她,抬脚就往枕月湖畔走去。

快到湖边的时候,舒眉嘱咐跟在后面的丫鬟婆子候在外边,她只带了雨润,朝湖边林子挪近。

在她初次跟齐峻相遇的那座掬月亭里,果然站着一男一女两抹身影。女子在垂头拭着泪,男子则站在半丈远的地方,双手拢进袖中,面无表情地听对方在说些什么。

为了就近观赏,舒眉放轻了脚步,来到亭子旁边的巨石后面站定。

刚一站稳,她静下心来仔细聆听,耳朵里便传来吕若兰凄凄切切的哽咽声。

“……峻郎,兰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般对我?”

只听得齐峻叹息了一声,幽幽地说道:“吕姑娘并没做错什么,是我错了……当初,我年幼不懂事,让吕姑娘误会了……也让自己被人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