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74章 喜耶?忧耶?

第一百七十四章 喜耶?忧耶?

帘子被撩开,舒眉在丫鬟的搀扶下,进到了公主府的车厢里。

就着车壁灯盏微弱的光芒,她见到一盛妆的贵妇,三十出头的年纪。在满头珠翠,周身华贵衣饰的衬托下,那端凝的神态,显得很是自然。舒眉忙垂下眼睛,按照宫礼,给对方恭敬行礼。

待她起身时,长宁公主招呼道:“抬起头来,让本公主瞧瞧?”

她依言仰起头来,一双水亮的眸子直愣愣地望向对面。

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长宁公主沉吟了片刻,随后又望着舒眉的面容望了几眼,嘴里念道:“原来如此,难怪……”说完,她不停地兀自点头,好似什么东西被证实了一般。

这番举动让舒眉心生狐疑,难怪什么?!

她脸上长了什么吗?

舒眉不动声色地静坐一旁,等着眼前这贵妇发话。

“刚才听说,竹述先生收你为徒了,端的是好造化。”终于,长宁公主的声音重新响起,舒眉没料到,她提的竟然是这桩事。

舒眉忙作了个简易的福礼动作,谦逊道:“蒙先生不弃,不嫌弃小妇人愚钝,愿意指点一二,妾身感激涕零。”

长宁公主见她进退得当,不由点了点头,道:“你年纪尚小,不知这意味着什么。先生早年是平王府潜邸时的幕僚,后来皇兄登位后,曾有意封先生为太傅,引为帝师,没料到竟给他辞了。虽然如今他不在庙堂。一般人即便入得了文渊书院,也算不得先生的嫡传弟子。没想到你一小丫头竟然有这样的机缘……”

听了这番话,舒眉没法不动容。

如今宁国府风雨飘摇,竹述先生此举。无疑是给她撑了一把保护伞。难怪齐峻会如此热衷此事。

想到这里,她不觉心头一暖,当下对那人又有了些许不同的认识。

上到齐府的马车上。舒眉找回原位坐定,刚打算嘱咐赶车的纪师傅启程,只见前面的帘子被人撩开,齐峻钻了进来。

“你到外面守着去!”他冲陪着妻子的丫鬟嘱咐道。

待雨润帮他们关于车门,齐峻凑到舒眉耳边,压低声音问道:“长宁公主跟你说了些什么?”

舒眉抬头望去,见他绷着个脸。一脸肃穆的表情,不由面上微怔。

“也没什么,就是问了今天拜师的事,还提醒妾身,说这个机会难得?”她不解望着男人。不知他为什么如此紧张。

齐峻点了点头,然后就陷入了沉思。

舒眉正问起,当初他怂恿先生收自己为待的动机时,齐峻重新开了口:“回去后没事不要轻易出府。刚才长宁公主示警,说是最近一段时日,京里恐怕不会太平,还特意提到了……”说着,他伸出右掌,比了个“四”的动作。

舒眉见状。急得直起身体,朝齐峻靠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宫里边安排得怎样了?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齐峻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她。

舒眉心里暗急,不知这是表示“没问题”,还是意味着“不妥”。

回府后。到郑氏的霁月堂点了个卯,舒眉迫不及待地示意她相公早些回院。

命尚武守在门口后,齐峻就拉着她的手,两人进了寝卧内室。竹韵苑一众丫鬟媳妇,见他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由面面相觑,随即便会过意来,均相视一笑。

把房门刚一关严,齐峻就跟妻子提议:“从今日起,暗卫就交到为夫手里吧!你每日只需陪着母亲即可,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保住大哥的孩子。”

舒眉微感不妙,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外头又出何事了?”

齐峻摇了摇头,然后抬起眼眸,望着她一脸郑重地说道:“外头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当初把暗卫交到你手里,想来是怕我跟你又闹别扭,娘子这边疏于保护,被人乘虚而入。如今情势严峻,咱们把府里的安排好的了,其余的人手,正好可以发挥更多的作用。”

舒眉听他说的在理,从善如流地应了他的要求。

“我本就不擅长管这摊子事,交到相公手里正好,我身边派一名暗卫就成了。还是大局要紧!”

反正大冬天的,她也懒得出门,呆在府里未尝不可。

吕若兰现已出局,想来高氏就是要故伎重施,一时半会儿也不到合适的替代人选。这府里还真没啥值得担心的。

跟妻子谈妥后,齐峻就出了竹韵苑,朝湖边的听风阁走去。

第二日,舒眉起床的时候,在寝卧里检查了一番,没有看到齐峻的身影,她忙叫来桃叶前来询问。

“四爷连夜出门去了,并没有回府歇息。”丫鬟一脸诧异地望着主母,恭敬地答道。

舒眉蹙起眉头,问:“几时出府的?”

桃叶垂头想了一会,抬起头时,颇为肯定地说道:“好似三更天……”

她俩正在这儿问答,只见到厨房张罗热水的雨润走了进来。

“姑爷临走前,好似有事跟您交待,不过,他见着您睡得正沉,不好叫醒您。就留了个便条交到奴婢手里。”说着,她把铜盆放在架子上,用巾帕试干手里的水滞后,就从身上荷包里,取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笺纸。

舒眉接过来一瞧,不由拧紧眉头,一脸困顿的模样。待她重新研读四五遍后,才恍然大悟。

随后,她心里不由埋怨起齐峻来:这人一不正经起来,就喜欢整日装神弄鬼的。那首七律诗,与其说是为了防止泄密,到不如说是他为了显摆自己的才华。

在心里腹诽过几句后,舒眉收起异色,梳洗一番后,就了房门,到花厅里处理家务去了。

显然,齐峻还是太乐观,虽然他不让妻子出门,可麻烦还是照样接踵而至。

入冬以来,因为天寒郑氏旧疾发作,每晚睡得不甚安稳,因此,往往第二日会起得有些迟。这样,连带着舒眉到她跟前晨昏定省的时间,也往后延迟了。

现在,她通常都是在竹韵苑处理完府中内务,然后再去给婆婆请安。

这日也不例外,她刚踏上霁月堂门外的台阶,就听得郑氏尖锐的声音回荡在院中。

“……难为他还惦记着这个家,眼里还有我这嫡母?只是不知,去年也怎地没见过他的年礼,如今找机会开始显摆起来了?”

舒眉心里一紧,迅速地跨上台阶,快步朝堂内走去。

待丫鬟将厚厚的棉帘掀起,她就见到地上跪着一中年仆妇。

舒眉脚步一滞,抬头望向朝窗边的暖炕。只见郑氏直着身子,死死地盯着地上的那人,面上涨得通红。

“这是怎么啦?谁又惹得太夫人生气了?”她一边说着,脚下不停地跨上前去。

郑氏见她来了,不好当着小辈的面失了分寸,遂收起脸色的怒色,也不搭理舒眉,兀自闭上了眼睛。

舒眉不明所以,忙朝地下那跪着的仆妇望去。

那妇人看着面生,四十左右的年纪,两鬓有数根花白的发丝,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不过,还是可以看得出,是齐府下人常见的样式。

舒眉百思不得其解,不由朝旁边的管事婆子望去。

谁知,一向跟范婆子也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见四夫人看了过来,若为无奈地对她摇了摇头。

又过了半晌功夫,郑氏重新争开眼睛,对范婆子嘱咐道:“?给她安排一个住处……”说完,也不理人,又闭上眼睛了。

范婆子应了一声,扶起地上跪着的老妇,就出门去了。

见婆婆心情似乎不大好,舒眉也不敢造次,忙拿冬至节祭祖的事,将话题引来了。

郑氏睁开眼睛,扫了小儿媳一眼,说道:“按去年的来吧!不过,今年屹儿不在京里,只能由峻儿带着大家参拜了。对了,找人给沧州老家带信儿,今年情况特殊,府里人少,你跟峻儿都有事在身,就不派人去沧州了。”

舒眉一怔,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她随齐峻回乡祭祖,临回京的前一晚上,叔祖太太携着她的手再三嘱托,便有了一些为难。

“要不,让七弟回去一趟吧!毕竟公公和祖母都埋在那儿。”她试着建议道。

不知媳妇这话,哪里触动了郑氏的神经,只见她猛地睁开眼睛,冲着舒眉怒斥道:“此事我自有主张,你把自己院子里的事管清楚再说!”

从来不知郑氏冲她发火是这样的,舒眉心里觉得异常委屈。可她凭直觉知道,今日自己是被人迁怒了。

对于脾气古怪的中老年妇女,她一向的策略,是以敬让为主。这世间讲究孝道,她有再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当场跟其争辩。

两人正在那儿僵持不下,就听得门外有人禀报:“大夫人前来跟太夫人请安……”

话音刚落,久未谋面的高氏,掀帘就进来了。

只见她走到郑氏跟前,朝对方福了一礼,随后便退到了旁边。

突然,她好像才发现舒眉也在场似的,一脸诧异地跟妯娌道:“弟妹怎地还忤在这儿?嫂子刚才听说,在徽州的二弟派人过来,给府里报喜了。怎地你还不去张罗回礼,好让人早些上路往回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