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75章 歪打正着

第一百七十五章 歪打正着

原来是这回事,是庶出的二伯兄齐岿有了好消息,难怪婆母心里不痛快。

舒眉忍不住朝郑氏望去。

只见她紧抿双唇,愤恨地盯着高氏,眼眶好似要喷出火来。

高氏好似还觉得不过瘾,又接着兴灾乐祸道:“哎呀!我这当人家伯母的,可得好好备一份礼物,说不定将来还要过继到咱们大房里承嗣。毕竟,他是咱们府里长孙不是?!”

直到此时,舒眉才总算彻底明白过来——原来,除服过后,到南边就任的二伯兄齐岿得了儿子,拔得了头筹。

难怪郑氏今日对自己也是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态度。

高氏的刺激当下就有了效果,郑氏一听明白儿媳话中的意思,怒得从炕上直起身来,朝她喝斥道:“出去!若不是你,屹儿何至到今日还无后嗣?你有脸面在这屋大声嚷嚷?这就是你们太尉府教的规矩?”

提到规矩,高氏似乎更来劲了,只见她把手里帕子一甩,开始掩面低泣,嘴中还念叨:“母亲怎能这样说?!儿媳知道错了,忘了在长辈跟前的规矩。”

说着说着,她自顾自地坐到暖炕旁边的扶手椅上。

一边抽泣还一边冲着郑氏道:“……其实媳妇也着实为难……前段日子,柯姨娘招呼都没打,公然越过儿媳,将住到了碧波园,被人单独安排了院子,而且还不到儿媳跟前立规矩,如今连见她一面都难。儿媳这儿哪还有规矩在?前些日子。儿媳回娘家,街坊们还问起,那柯太太怎么住到咱们宁国府来了,她不是妾室母亲吗?重规矩的齐府。怎么能容她登堂入室的?臊得媳妇当场就哑口无言……还是嫂嫂替我解了围,化解了这段尴尬。儿媳没想到宁国府,如今还得要讲规矩了。儿媳有错。望母亲轻些责罚……”

这番唱作俱佳的表演,高氏信手拈来,没把她婆婆气得当场跳脚,也差不多了。可即便如此,郑氏却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舒眉在旁边听了,也觉得冷汗涔涔。

心里暗道:高氏原来埋伏在这儿了。果然将柯太太留在府中,就要被人抓住把柄。还不如让柯姨娘到庄子里养胎,由柯太太近身照顾,更为妥帖一些。

只过那时,她劝说了好几次。郑氏都不予采纳。以庄子上不好延请太医为由,给驳回了。仿佛她一日不?见到柯氏圆鼓鼓的肚皮,就一日睡不安稳似的。

郑氏虽被气得险些闭过气去,但她早年跟姨娘们斗法,好歹曾是胜出者。如今在儿媳面前,哪里肯落于下乘?

只见她尽力压下怒火,换了副和颜悦色的面孔,也不再理睬高氏,转过头来跟舒眉聊起冬祭之事。

“先前你说得对。那就派巍儿到沧州走一趟吧!毕竟齐家根基还在祖宅那边,咱们不可轻忽了本家。”

初一听闻这话,舒眉不由错愕,随即她便反应过来——是怕气势上被高氏压过,是以改口想借她的力量,扳回一局吧?!

她忍不住扭头望向高氏。突然留意到,在听到郑氏提本家时,对方明显地瑟缩了一下。

高氏这动作,像一道闪电,在舒眉脑中炸开。

有一个快得险些抓不住念头,让她眼前一亮。

不知怎么地,她联想起婆母上次提到祖坟时,高氏明显气弱的那一回。

是了,作为开国之初太祖皇帝分封的十大功勋之一,宁国府乃延绵百年的世家,大房仅立嗣一项,关乎齐氏一族的生存大计。将来承爵也好,立嗣也罢,岂能简简单单的事?

宁国公齐屹这辈有兄弟四人,上一代有兄弟三人,沧州老家还有众多同根同源的本家。哪里是一位没有生养的妇人说了算的。那些宗族长老们,到底干什么吃的?

高家即便再权倾朝野,能干预朝政,也不能对百年世家宗族的内务指手划脚。况且,沧州老家那边的长老们,显然不怎么卖对高家人的账。

这延续千年的宗法制度,乃为整个社会的根基。就是有人想达成目的来动摇,社会上也有一股强大势力,阻止此事发生。毕竟,齐家不是蓬门小户,只不过这代兄弟子嗣稀薄了一点,但高氏想让她一介女流说了算,岂不是有些过于乐观?

蚂蚁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舒眉清醒过来后,上前忙朝郑氏行了一礼,恭敬地答道:“母亲请放心,儿媳这就去安排。去年冬至,妾身跟夫君返乡祭祖时,叔祖太太还跟儿媳提起,说是当年先祖有遗训,每年冬祭时,后嗣子孙都要当着祖宗坟冢背诵一遍。”

说完,她朝妯娌若有所指地扫了一眼。

被她射过来的目光瞧得莫名其妙,高氏一时怔住了。

齐家祖训以前她似有耳闻。只不过当年她借助圣旨进的门,这些年没人敢提那碴儿,可她也少了跟沧州祖籍那边本家的互动。

甚至成婚这么久,夫婿齐屹从未带她回乡祭过祖。前些年,齐屹远在边关,后来府中又出了不少大事,没人顾及得上。就是每天冬祭,通常也齐峻代兄回乡,她倒没太过在意。

那么说来,别人称她一声宗妇,也不过让她过过干瘾了?

想到有这可能,高氏面上顿时就成了灰败一片。

这妯娌面上的变化,哪能逃过舒眉的眼睛?!

她忍不住暗自猜测,难不成到如今,高氏都没得到过宗祠那边的承认?!

此想法,让舒眉倏地兴奋起来,就像无意中在路边踩到金元宝似的。

如果是那样,只要稳住本家那帮人,凭高氏如何折腾,也伤不了齐府根基。除非她有本事,让其他女人生出有齐屹兄弟血脉的正宗嫡子来。

她有怕的东西便好,以后交手里,已方不至于处处被动挨打,舒眉心里思忖着。

她们婆媳眉来眼去,看在高氏眼里,让她有些心烦气躁。只见她突然起身,连声招呼都没郑氏打,便气呼呼地出去了。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舒眉有片刻怔忡。

她一直没弄明白,自从大伯兄离府后,高氏似乎对婆婆失去了耐性,就连面上的敷衍都赖得做了。

舒眉不禁纳罕——她倚仗的到底是什么呢?若元熙帝此刻真有个好歹,撒手西去了,齐府恐怕没谁愿维系这段联姻了。难道她真的在乎?!

她还在那儿瞎猜,刚才安置二房仆妇的范婆子回来了。

范婆子正要跟郑氏禀报什么,一抬头便发现,四夫人还在屋里头,面上便有了些犹豫。

郑氏扫了儿媳一眼,转身对老仆妇温声嘱咐:“舒娘不是外人,你就尽管说吧!让她听听也好。”

得到指令,范婆子面上松驰下来。她人精式的人物,哪能还不明白,刚才自己不在时,有人将事情告诉四夫人。

于是,她也不避忌舒眉,将她刚才从那人口中打探到消息,原原本本告诉了郑氏。

“那位哥儿,是二夫人嫡出的。说是刚到徽州时就怀上了。一直不知是哥儿还是姐儿,就没好往京城报信。还说了,去年本来准备了年礼,怎么山东一带有雪灾,再没到临沂就被难民哄抢一空。家仆在半途中被打死了……”

一番解释下来,郑氏脸色稍霁:“还有这事?怎地都没听人提过?街面上也没见过有流民啊?”

范婆子一拍巴掌,答道:“哎,我的夫人,即便有流民,也是山东江淮一带,定不会让他们进京的。依奴婢看,那洪婆子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二房一家子想来也过得不算太好,毕竟单独开府建宅,花费怕是小不了。偏偏他们又没现银。”

听了她的猜测,郑氏眉峰舒展开来,没有再出声询问了。

见她态度似有松动,范婆子忙为二房一家求情开脱:“虽说二老爷趁着外任分的家。可他毕竟文举出身,断没有不敬嫡母的胆子。他若做出那等事,都察院一帮御史,都把他骂得不敢继续为官了。”

听她分析利害,郑氏唇边露出些许笑意。只见她点了点头,朝范婆子挥了挥手:“由他们去吧!离得越远越好,眼不见心不烦,咱们自己府里的都操心不完。哪有功夫管他们?!你赶紧配合舒娘,给洪婆子准备些干粮,再安排一些回礼,让人家即刻赶回去。没得让她年节都在路上过吧?!”

范婆子见她被说通,心头一喜,忙应道:“那奴婢就代洪婆子谢过太夫人了。”

郑氏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

跟着范嬷嬷出来,舒眉问起二房的情况:“他们过得真的艰难吗?”

范婆子神色一滞,道:“差不多吧!当初分家时,他们分得的田产都在山东一带,恰好那里去年遭了灾。今年开春有些捉襟见肘。老婆子想来,可能是周转不灵吧!”

舒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下去。

晚上齐峻回府时,她特意将此事跟相公提起,末了,还建议道:“……不如咱们悄悄派人拿了银票,跟着洪嬷嬷一起去看望他们吧!毕竟是亲兄弟,能帮一点是一点。俗话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齐峻微微颔首,赞成她这主意:“就按娘子说的办!若大哥还在京里,他定然也会这样安排的。正好,为夫有一封信要托人带到在江南一带旧友那儿,不若派一名家丁,跟着那位仆妇一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