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78章 再次相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再次相遇

当舒眉赶到霁月堂的时候,郑氏对女儿的训诫已经告一段落。

齐淑婳有两月没见到她了,见到表妹来了,少不得跟她说些体已话。郑氏正好也有些私事,要交待给齐淑娆,遂将手一挥,:“你们姐妹若要单独聊聊,就不用在身边伺候了。”

舒眉如获大赦,忙拉了齐淑婳往旁边的耳房走去。

“怎么回事?”一避开了人,齐淑婳望着舒眉问道,脸上还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舒眉也不知表姐知道了些什么,她本也没打算瞒着对方,便把中秋节那晚的变故,以及后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齐淑婳。

直把她听得冷汗直直地往下淌。

“那女人怎能那样龌龊?”果不其然,齐淑婳听到后,气得浑身发抖,为表妹打抱不平。

作为那一晚原本的受害者,舒眉反过来劝道:“表姐莫气坏了身子,反正现在她算是自食其果,得到了报应。除了四妹处境艰难一些,对咱们府里也没多大损失。这还多亏了大哥临走前的决断。”

虽然能理解齐淑婳现在心境,舒眉现在反倒平静了。

从事发到如今,已经三个多月过去了,虽然中间的过程十分难捱,可毕竟让齐峻甩掉一个长久以来的包袱,她心里还是挺感恩上天眷顾的。

见她一脸泰然的表情,齐淑婳哪里还不知对方心中所想的,遂附掌叹道:“你说对!这现世报来得可真及时,她当初不是用‘愿意’为妾来挑拨你们两口子之间的关系吗?这下她连妾室都当不上了。只能当见不得光的外室。”

舒眉可没她那么乐观,忙提醒道:“妹妹可没那么乐观,若三年过后,他们府里的事不好说。到时应该会分家。上面没人管束了,你看四姑爷会不会将她迎娶进门?”

齐淑婳顿时一惊,想到有这可能。脸上便又阴了下来。她想了想,望着舒眉说道:“确实是这样。不过,那要看高氏最终是否取得最终胜利。刚才你也听到了,亲高家的陈阁老借丁忧遁了。想来他早明白宫中那位的心思,为了保一世清名,不再趟这摊浑水了。”

“陈阁老是高家一派的?”舒眉倒是头是听说。

“可不是嘛!陈家有一位嫡女,嫁给了高太尉的侄儿。只可惜那位女子薄命。成亲后不到两年就难产去了,连孩子也没活下来。”齐淑婳怕她听不懂,忙把朝中的局势,简单地剖析给了她听。

“虽然慈宁宫的那位没醒,可圣上对林太后的孝举任谁都看在眼里。五皇子虽养在中宫。可毕竟出身太低,而且高家操纵朝堂二十多载,早引得朝臣们怨声载道。她家要想成事,圣上在位一日,怕是很难被立为储君。”

舒眉点了点头,她不由想起那日在撷趣园,前来拜祭祖父的那帮儒仕。虽然个个身着便服,她难以从着装上判断,他们各身居几品。可从先生待他们的态度看来。定是大楚朝颇具影响力的人物。

第二日,舒眉刚收拾妥当,郑氏就派身边的人来告诉她跟齐峻。

“太夫人说她身子不爽利,就不去了。大夫人还在昌平,也没法赶回来。太夫人她老人家的意思,让您代表齐府前去吊唁。”范嬷嬷将话转达完毕。就垂首恭立在旁边,等着他们发话。

舒眉让雨润停下帮她整理的动作,走出来对范嬷嬷道:“母亲不要紧吧!要不要请太医回来瞧瞧?”

范婆子摇了摇头,说道:“还是老毛病,就是不能在外面多加走动。太夫人还说,不必去看望她了,到端王爷早去早回去。”

舒眉听了一怔,心里就琢磨开了。

别人不知道郑氏的情况,她还是清楚的。郑氏虽说素有宿疾,可端王府毕竟不远,作为儿女亲家,她都不出席,虽然是对项季宇之前动了休弃发妻的心思有所不满。

舒眉不由朝她夫婿望去。

齐峻听了也是一愣,沉吟片刻对她道:“为夫到霁月堂去一趟,你收拾好了直接到垂花门在马车上等我。”

舒眉点了点头。

范嬷嬷见状,心头一喜,脸上却没有露出分毫来。只见她朝四夫人福了一礼,跟在四爷身后,就往霁月堂去了。

等她回来时,舒眉忙掀开车帘,询问婆母的情况。

齐峻朝她摆了摆手,道:“无碍,母亲只是交待些话,要你见到四妹时,跟她说说。端王爷至今也没有主母,只怕守制期间会出一些状况,嘱咐四妹留意一些。还告诫我,别掺和到王府几房相争中,凭白惹一身不痛快。”

原来是为了这事?!舒眉放下心来。

若是以前没出吕若兰那件事,项季宇若求到齐峻身上,他倒不好推脱。如今干出那等事来,还指望岳家帮他,怕是难上回难。

不过,话又说回来,项季宇执意将吕若兰抬进家,肯定是在高氏那得到过一些承诺。不然,他也没那么大的胆子,跟宁国府为难。

还是到时随机应变吧!估计,项季宇不乐意看到他们夫妻俩。

那位冯侧妃,倒是可以跟她搭上话,打探一下齐淑娉如今的处境。

端王府门口白茫茫一片,车水马龙的。皇亲国戚,高阶官员府里青帷黑漆齐头平顶马车停了一大排,差点延绵到宁国府那里。

以下内容是防盗所设,请半小时后再刷新再看,敬请谅解

两人在屋里感叹着,没料到这番话,被尚未走远的漕帮少帮主——萧庆卿听到耳朵里。

把雨润打发离开补眠去了,舒眉便又躺进了被窝,望着床顶的帐子,开始发呆。

眼前不停闪现昨晚落水时,那惊心动魂的一幕来。直到现在,她都还心有余悸。思来想去,一个疑窦升上脑海。

到底是谁暗中做的手脚?

是冲着文家来的,还是宁国府的仇家?

她曾听爹爹提过,祖父是在狱中自尽的,生前他曾任过国子监祭酒长达十余年。在地方上时,当过好几省的学政,门生故吏遍布朝堂。爹爹最后留得性命,远离京师这是非之地,也多亏那年进京参加春闱的学子,联名请命的结果。

难不成有人尚未死心,还要赶尽杀绝?

她一个弱质女流,既不能替家族传宗接代,也没能耐考取功名,光耀门楣。取她的性命作甚?!

舒眉想得脑仁发疼,最后只得放弃。

午憩起来后,雨润过来陪她说话,无意提起一件事。

说宁国府派来护送她们进京的两府兵,其中一人昨晚上失了踪。不知是沉入江底葬身鱼腹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不见的。

说当时莫管事安排众人堵舱底洞口时,就没了那人的身影。

舒眉的神色肃穆起来。

她的性子虽然一向乐观,昨日逢此大变,也由不得她不去多想。得寻次机会,跟莫管事打探一番。雨润是不行的,她那藏不住心事的性子,太容易被人看穿了,还是得施嬷嬷来。

直到掌灯时分,莫管事才回来。他到镇子上跑了一天,去张罗回京的车马去了。顺道还请来了几名武师,是当地长风镖局的师傅。

瞥见莫管事的身影,施嬷嬷来到外面的堂屋,跟他商量起何时动身的事。

“我家小姐身上没什么大碍了,她怕齐府夫人们担心。说是若能尽快启程,莫管事不用考虑我们。”说到这里,施嬷嬷顿了顿,随后欲言又止地瞟了对方一眼。

莫管事是何等人物?给主子办差久了,早就练出察言观色的本事。只见他双手抱拳,朝对方作揖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妥,您尽管请讲出来!”

施嬷嬷也没跟再客气,将舒眉欲当面答谢萧少当家的想法,告诉了齐府这位大管家。

翌日午正时分,莫管事在瓜洲古渡边的望江楼顶层,置办了一桌席面,以答谢萧公子的仗义相助。酒过三巡,他派人请出文家的小姑娘。

萧庆卿闻声站立起身,抬眼朝门口望了过去。

只见一位半大的少女,在那名姓施的老妇搀扶下,进到了这座雅间。

那小姑娘肤色虽然不白,生得倒也明眸皓齿,脸上带着三分稚气。跟他家小妹一般大的年纪,让这位少当家心里顿生亲近之感。

“萧少当家不顾自身安危下水,小女子在这儿谢过恩公援手相救!”舒眉缓缓而来,走到桌前向对方施了一礼。

“小妹妹客气了!当时的情景,任是谁在那里,都会下水相救的。”萧庆卿忙站起身,虚扶了她一把,回礼道,“咱们水里讨生活的,不是救人便是被人救,早被阎王爷厌弃了。不值当这样郑重其事的。”他随口调侃起来,颇有点自嘲的味道。

望着他脸上愉悦的表情,还有这俏皮的话语,舒眉心头一暖。

是怕自己难为情吧?!才故意作此轻松之语。

舒眉心里不由松快了许多,朝他感激地望了过去。

她的眼疏朗起来,萧庆卿的嘴角也跟着弯成了弧线。几句话下来,两人就有了几分熟络。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