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79章 迷雾重重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迷雾重重

那人撞到史嬷嬷后,忙给她道声“对不住”,然后就弹跳开了。朝湖边围墙那头逃窜开去。

舒眉主仆几人被骇得连连后退。尤其是雨润,觉得那人好似曾经在哪里见过,望着那男人的背影,不由发起呆来。

被那男人撞得快跌倒的史嬷嬷,双脚抖得站立不稳,她正要出声喊人来抓贼,就被旁侧的施嬷嬷一把给捂住了嘴巴。

“我说大妹子,人都跑开了,你这时再来喊,岂不是凭白给你家姑娘招惹来闲话?”她及时地劝阻住了那老仆妇。

舒眉目光倏亮,若有沉思望着史婆子。

不知怎地,她想起了齐淑娉身边那卖主的丫鬟碧莲。

“后院怎会有陌生男人?嬷嬷你……”舒眉死死盯着对方,想从她的表情中寻出一丝端倪来。

史嬷嬷扑嗵一声,跪到四夫人跟前,朝她申辩道:“奴婢真的不知,刚才那人像是从茜枫园里逃出来的。那地方自上回姑娘寻短见被救回来,王爷就下令封了园子,哪里还让随便进出。那人定是见着府里办丧事,乘机来顺手牵羊的……”

舒眉拧起眉头,想起上回在幽岚山遇见端王爷后,朱护卫跟她提起过的,端王府的守卫森严,他还想着去取经呢!

难不成王爷一去世,府里就乱成这样了?

不过,她今日是来吊唁的,看望过齐淑娉后,才算完成了任务。这鬼气森森的王府,还是早些离开才好。

舒眉望了史婆子一眼,然后转身跟施嬷嬷和雨润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快些去看望四姑奶奶吧!”

施嬷嬷点了点头,朝跪在地方的老仆妇道:“起来带路吧!别忘了,你的卖身契还捏在齐府太夫人手里。”

史嬷嬷神情一僵,讪然地站立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到前面带路去了。

到齐淑娉所住的小院后。舒眉总算才见识到。先前史婆子口中的破旧小院,是怎样一副情景了。

从昏暗的堂屋走进去,是简陋的寝间。里面的陈设灰旧,户窗破败,若不是知道齐淑娉住在里面养病,舒眉还以为。这里是放废弃物的柴房。

果然,后来齐淑娉回答施嬷嬷的询问,就证实了她这一猜测。

“杜母妃说,这里离湖边近。空气好又僻静,适合我养病。就把堆放旧物的院子收拾出来了……”说到后面,她的声音抖得都有些不稳。

施嬷嬷拧起眉头,问道:“你们府里听说还一老王妃,怎地,她就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吗?”

齐淑娉缓缓抬起头,望着她嫂子:“祖母早在十年前。就道观里出家了。如今都快成仙了,哪里还会管这等俗事。娉儿知道,不就是嫌弃我坏了他的好姻缘……”

舒眉终是心有不忍,跟着问道:“上回我见过你们府里的冯侧妃,她还是个通情达理的,难道她就不管你吗?”

齐淑娉没有立刻接话,捂着嘴巴重重地咳了两声,有气无力地答道:“她倒不希望我有事。只不过王爷以前定下了规矩,各王妃管束自己名下子女的事。她也插不上嘴。”

舒眉扫了屋内一圈,望着她小姑子道:“这事还是得你把病养好,身子骨没问题了,多到灵堂那儿尽孝,难道她们还撵你不成?”

齐淑娉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怔怔望着她。

舒眉盯着对方的眼睛,郑重地提醒她:“你这病,听咱们府里请来的大夫说,是忧思过重才致总也好不了。妹妹你不觉得。此次守孝。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吗?等这两三年熬过去了,就是有这心思。怕也不敢轻易采取行动。宗人府那边,还有人管束那些皇亲贵戚行为的官员在。”

这几句仿佛是道闪电,一句惊醒梦中人。

舒眉见她明白过来了,忙补充道:“你再为难,还有我当初艰难?总归你还有娘家在隔壁,他不敢真的乱来的……”

齐淑娉彻底清醒——是啊,四嫂当初进门后就守孝,既没圆房,后来娘家人也不在身边,还不讨母亲郑氏的喜欢。想她小小年纪都撑过来了,没道理自己还比不过她……

舒眉见她脸上渐次露出喜色,知道她想通了,说道:“你若缺什么药材,尽管让人递信回宁国府,家里这点补给还是有的。千万不自己泄了底气!说起来,你也是公府千金,出身也不比别人差。若是你自个撑不住了,娘家人再为你出头,到时也无处着力了。”

齐淑娉挣扎着爬起身,握住四嫂的手:“多谢嫂子提醒,娉儿知道自己没用,给你们添麻烦了。但为了姨娘安度晚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给齐家人丢了脸面。”

舒眉拍了拍两人交握的手掌,道:“这才像齐家女儿,你大哥四哥其实都挺关心你的。对了,那个碧莲最后怎么样了?”

齐淑娉听她提起那背主的小蹄子,一股怒意往胸口涌来。

“出嫁的时候,姨娘就将她的卖身契给我了。她疯傻后,妹妹让人把她卖到人伢子那儿,听说,她们要一拔人到山西矿上做苦力,疯的傻的都不忌讳,只要有一股苕力气便成……”

舒眉见她自信满满,遂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问道:“其他人还安份吧!杀鸡骇猴的效果怎么样?”

齐淑娉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眼睛里顿时多了几分神采,轻声道:“嫂嫂请放心,她们现在不不敢动弹了。以前,或许卖过我的消息给丹露苑那女人……”

见她能有把握这样说,舒眉欣慰地点了点头,鼓励她道:“好好照顾自己,两三年一晃就过去了。说不定四姑爷到时会改邪归正呢?只要宁国府不倒,终归他不敢对你怎么样,毕竟不是蓬门小户出身的……你娘家还有兄嫂在。”

齐淑娉听了这话,怔怔地望着舒眉,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以前,高氏给她什么好处,从来事后都有利用的需要等在后头。如今,小嫂子这样对她……齐淑娉自认为,她如今落魄到此等田地,没一丁点价值让人惦记着利用了。那她为何不计前嫌,愿意这样善待自己?

她二十年不到的人生,从来都是在众人的算计中长大,为何四嫂……

舒眉哪里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见把她的求生意志,激得旺盛起来了,觉得对得住齐屹的临走前的交待了。便觉一桩心事了结了。

要不要派名护卫守着齐淑娉呢?

回去的马车上,舒眉正考虑着这问题时,雨润凑到跟前,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小姐,先前在端王府,撞到史嬷嬷的人,您记起是谁了吗?”

舒眉惊讶地回过头来,怔怔地望着自己丫鬟:“是谁?难不成你认识?”

雨润撩开车帘,朝前后望了望,然后对她跟施嬷嬷道:“小姐您真记不起来了?那人就是去年你跟姑爷到沧州祭祖,在道路上遇到的那位葛壮士,他后来还……”她觑了施嬷嬷一眼,怕被对方责骂,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

“哦,原来是他!“经雨润这样一提起,舒眉仿佛记起来了。

“他怎么会在端王府?上回在山上,他好像跟四姑爷是有过节的……”她喃喃自语道。

见她记起来了,雨润忙不迭地提醒道:“所以,奴婢认出了他,遂后来留了意。怕他因怨恨四姑爷,借机报复在别人身上。先前小姐在里屋跟四姑奶奶诉说体已话时,奴婢特意跟史嬷嬷提起那人……”

舒眉将头一扬,抬眸盯着她问道:“怎么样?套出什么话来没有?”

雨润撇了撇嘴,答道:“史嬷嬷也没见过他,不过,她倒是提起一件事来。说是端王爷去世前,一直呆在茜枫园。四姑奶奶住得离得近,因病情晚上睡得不安稳,她半夜起来侍候时,曾听见过茜枫园里面,有两男人争执的声音,连着好些晚上。因王爷下令不准人靠近,她只得将此疑问藏在心里。没想到,有一天早上,王爷身边的老仆福伯,跑到冯王妃的院子里,说他主子快不行了。后来才上报给宗人府,派太医过来……”

如此曲折,倒在舒眉意料之外了。

难不成,端王爷突然离世,其中另有乾坤不成?

不过,这好似不关自己的事。一想到端王爷,她就有种奇怪感觉,觉得那老头儿挺神秘的,当初还莫名其妙塞一块古玉给自己。

舒眉决定,回去后将雨润提及的情况,跟齐峻告知一声。

毕竟当初朱能提及的,手臂上有宁国府暗卫标记的人,至今还未找出来。在红螺寺后山上,守着那位替身太监的护卫,朱护卫还没查出底细来。

还没等舒眉来得及将今日遇到的情况,跟齐峻交待明白。她们一回府,就有尚武过来跟她禀报。

“四爷派奴婢来告诉夫人,他在端王爷府前院时,被宫里来的使者,一纸旨谕召进了宫里……”

“被召进宫了?”舒眉喃喃地重复道,在她的印象中,圣上好似不太找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