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86章 逮个正着

第一百八十六章逮个正着

手里捧着圣旨,望着鱼贯而入的兵甲,齐峻神情有些木然

尤其中他看到母亲被迫从病榻上起身,瑟瑟发抖地站立在寒风中,心里就如同刀绞一般。他若有所思地望了旁边憔悴脸色的妻子,一个念头涌上脑际。

“报告将军,东边院子没查到不妥的东西······”一名小分队的头目,跑来向御林军统领靳波报告。

没过一会儿另外那边的兵士过来禀告:“将军,书房也无发现异状违禁之物。”

靳波点了点头,朝对面的大理寺卿江震东交换了个眼色。

他们又等了大约小半个时辰,眼看着一无所获的状况下,只得讪然收队。

最后,靳统领朝齐峻抱了抱拳,示意道:“职责所在,还请齐四爷莫要见怪!”

齐峻连忙回礼:“好说,好说,公务在事在下自然是知道的!辛苦各位了!”

靳波点了点头,回头对他带来的人马吆喝了一声,就要集合准备收队回去。

突然,有松影苑的方向过来的一句低阶军官,只见他凑到靳统领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后者神情一震,忙给对面的江大人递了个眼神,两人就一起朝那个方向走了去。

留下宁国府的几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齐峻只觉心头一紧,连忙也跟了上去。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最后舒眉也没弄得十分明白。只知道·府里面一阵闹腾下来,靳统领最后还是将齐峻请走了。

他们带来的人马,随后也全部离撤离了宁国府。

舒眉将昏倒在地的郑氏扶回霁月堂,又派人请了大夫。

等把医者送走后,她回到竹韵苑的时候,只觉这一切渀佛在梦中,浑浑噩噩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小姐,朱护卫在外面求见!”也不知过了多久,雨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舒眉这才回过神来·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一瞧见朱护卫那精瘦的身影,她身上渀佛找回了力气,盯着他问道:“怎么回事?到底找人打听出来没有?”

朱能单膝脆地,朝舒眉行了一礼,道:“小的去了宋学士府,回来的时候又落了趟袁家,求见袁三爷。可听说他如今也不在府里。袁府的门房说他前天夜里去了西山大营,至今未归。不过,小的出来的时候,遇到了袁三奶奶丫鬟抱琴·她认出了小的是夫人您身边的护卫。就把这个递给了小的。”

说着,他从衣襟里摸出一只折好的信笺,把它递给了四夫人。

舒眉如获至宝地舀在了手里,迫不及待地当场打开来看。

信笺内容极其简单,上面只有——“稍安爀躁,耐心等候”八个字。

这几个字看得舒眉一头雾水,说了等于什么都没说。

齐峻作这宁国府唯一的成年男人,如今都被人带走了,让她如何能耐心等候?

舒眉一时只觉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一波。如今府里老的老·小的小。郑氏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柯氏大着个肚子,也是一副随时要倒下的模样。前些天刚赶回来的二伯齐岿·前日里也没了踪影。这府里的重担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宋家的人怎么说?”她抬起头来朝朱能问道。

“小的倒没见到五姑爷,不过见到了五姑奶奶的陪房林庆。他听到咱们府里出了事,急得不得了,进去禀了五姑奶奶。说是明日就要回来看望太夫人。”见四夫人脸上忧色不减,朱能忙将所知的情况告诉了她。

舒眉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了。

朱能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神情,在旁边遂又补充道:“暗卫那边查到了一些情报,小的不知该不该讲……”

舒眉心领神会·忙把其他人遣了出去·单单把雨润留在了身边。

“小的听四爷的吩咐,一直派人留意丹露苑那边的动态。前几日·咱们的兄弟发现她派人去了太尉府,后来那边派了个陌生人过来·进了院里内室密谈。四爷昨晚把小的叫过去,说他若不在府里时,有什么情报仍旧报到夫人这边来,让你决定后面的行动。”

听了这话,舒眉眼前一亮,蹙着眉头问道:“难不成你们爷知道,他将要被人带走?”

朱能点了点头,说道:“小的陪爷去沧州时,听他跟祖籍那边的族人发生了争执。好像为的是国公爷下葬的事,回京的时候,不知怎么了,他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太夫人······”

舒眉顿时陷入沉思。

说实话,昨日听到大伯兄之前的交待,她心里就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不是明摆要激怒高吗?齐峻怎会犯此等低级错误?现在明明不适合摊牌嘛!

“你们在沧州还见过什么人?是不是有人劝他公开的?”舒眉忍不住又问道。

朱能心里暗暗惊讶,他早知道四夫人心叫细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猜到了。

想到国公爷离京前的交待,他也不敢有丝毫隐瞒舒眉的,忙点了点头,说道:“四爷见过一位往日的旧友,好像是特意来寻他来的。后来那人也不知跟他说了些什么,四爷就没有再坚持了。”

这才对了嘛!

高氏正在四处谋求突破,这时给她致命一击,无疑是逼她狗急跳

不过,照这样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了。

只是不知接下来迎接齐府的,将会是什么,会给齐家定个什么罪呢?会不会封府?

想到这里,她顿时紧张起来,觉得是时候该为家人寻找退路了。

朱能走后,舒眉吩咐岭南刚来没多久的月娘两口子,这几日先到外头去找找房子。

又派人将她那些首饰典当了一些现银。

她正在那儿埋头苦思,只听得门外一阵喧哗之声,好像有什么人争执起来了。

舒眉蹙起眉头,朝身旁的丫鬟吩咐道:“出去看看,她们在外头吵吵嚷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雨润应声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她进来时就带了几个人进来。有她贴身侍候的香秀,还有齐峻身边的桃根,还有竹韵苑的老人海棠。

只见雨润进门后,来她耳边轻声嘀咕了两句。

舒眉朝着海棠身上来回打量了好几遍,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夫人······”雨润见她发起呆来,忙出声提醒她。

舒眉回过神来,转头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的声音吩咐:“去打听一下,看府里有无懂药理的嬷嬷。让她们帮帮闻闻,那些衣物上,到底都浸泡过一些什么。”

雨润得令后,忙退出去办正事去了。

桃根见四夫人也不当面处理,心里一慌神就“扑嗵”一声跪倒在她跟前,连连告饶:“夫人,奴婢该死,洗衣物时不该那般大意,让这小蹄子污了您的衣裳……”

舒眉点了点头,让人把她扶了起来,转过身盯着地上的丫鬟问道:“你没事跑到小跨院那边作甚?”

海棠见问到自己头上连连磕头,为自己辩解道:“奴婢想过去向施嬷嬷请教一样点心的作法。上回雨润姐姐把您没吃下的‘烧麦,,赐给奴婢们尝鲜,婢子舍不得吃就带回去给老娘尝了一个。昨日里她生病了,总念叨着想那东西···…奴婢不敢劳烦嬷嬷,就想着来请教做法,没想去就碰倒了夫人的衣物……奴婢该死,奴婢真不是有意的。这不,才想着找桃根妹妹借了盆子,重新给您清洗一遍。”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毫无破绽,若不是舒眉早派人暗中盯着她了,今日此等情景,险些要被她蒙骗过关了。

不过,此刻还没舀到真凭实据,她也不好贸然发作。

舒眉挥了挥手,对桃根吩咐道:“你且把她带到一边,仔细搜搜她身上…···”

桃根领命,拉了海棠就退了出去。

她们刚离开,施嬷嬷就匆匆赶来了,见雨润不在旁边侍候,心里有些迟疑。

舒眉见她来了,忙把香秀也遣了下去,仅留了老人家一人在身边说话。

“小姐,是不是丹露苑那人又安分了?”施嬷嬷见她脸上愁容不改,忙朝她问道。

舒眉叹了口气,说道:“嬷嬷之前的担心是对的,要不是咱们提前注意了,说不定早就中她们的招儿了。”

听了这话,施嬷嬷不觉顿住了,忙问道:“那小姐您······您还是告诉太夫人吧!一来让她护着您些,二来让她心里也舒坦舒坦。说不定听到好消息,没准她的病就好了,正好卸了您身上管家的担子?”

舒眉摇了摇头,对她解释道:“现在还不是最好时机。相公被请到大理寺去了,也不知后续会怎样发展,若是齐府真出了事,谁还有心思顾及这个。反而让丹露苑那边的人知晓了,狗急跳墙就不好了。”

施嬷嬷见她早有准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提醒她:“您要顾惜自个身子,要不然······您的年纪还是太小了,要是不急再养几一两年,是最好不过的······”

舒眉哪里不知这个道理,忙安慰她:“这不是还没有最后确认嘛!前些日子听太医讲,还要等半个月,才能正式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