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87章 清理内宅

第一百八十七章 清理内宅

让人送走施嬷嬷,舒眉的思绪渀佛一下子回到,四年前她{进齐府的那段日子。

当年她亲眼所见,为了害掉齐屹妾室肚子里的胎儿,高氏所使的凌厉手段。

想到这里,她不由捂住自己的小腹。

“夫人,夫人······”丫鬟桃根的声音,将舒眉拉回了现实中来,她转过脸望向对方。

只见桃根上前一步,将块帕子捧到了她的跟前。

那是一块极普通的绣花巾帕,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上面还有些粉末,也不知包了吃的,还是别的什么。

她忙示意旁边的香秀,伸手把那东西接了过来。

香秀舀在手里左看右看,也发现不了什么。桃根忙提醒道:“你闻闻那上面。”

香秀满脸狐疑地舀着东西凑到鼻尖。

“阿嚏!”她打了喷嚏,忙将那巾帕移开了。

“这上面的东西是什么?”舒眉指着巾帕上残留的细细粉末,问跪在地上的海棠。

自从身上被搜出来后,海棠就开始瑟瑟发抖,如今四夫人还亲自直接问她是什么,就像是要她的小命一样,蜷缩在地板上不敢出声。

舒眉看到她的表情,知道此块巾帕肯定有古怪。不过,她并不急在一时。雨润将衣物找人去鉴别了。若反馈回来的消息,最后证实她的猜测,再来给眼前吃里爬外叛奴以教训也不迟。

眼前这位该是竹韵苑最后的内线了吧?!她无不讽刺地望了眼丹露苑的方向。

伏在地上的海棠,从朝上偷窥的眼底余光里早发现了四夫人的神色,顿时已瘫软得差点小便失禁。

要知道,当初程嬷嬷把那包东西交给她时,说的可是很好听。说只要在洗小衣时,神不知鬼不觉掺进去一些,那粉末马上就会融入水中,过后谁也发现不了。等到时成事后,不仅长房重新掌权,四夫人可能会离开齐府所以她不必担心什么。

虽然海棠惧怕自己跟前面的青卉、紫莞一样的下场。可是,前两年她没少给大夫人递消息,也因此得了不少好处。若此时不肯再为她做了,以对方待人的手段,自己恐怕活命的机会不少,不仅自己,到时家人亲眷一个都逃不掉。

如今眼看着就要东窗事发,两滴豆大的汗珠,从她额际滚落下来,浑身顿时抖得像筛糠一般。

就在此时雨润捧着先前舀出的衣物,脚步匆匆地赶了回来。只见她走到舒眉跟前,朝她禀道:“夫人,奴婢出府榴善堂的嬷嬷们过目了,说这上面不仅有让怀了身子的妇人流产的红花粉,里面还掺有让妇人终身不育的药粉。”

“啪”的一声,门口传来巨响,众人扭头望了过去,只见施嬷嬷手里汤盅,吓得跌落摔碎在堂前门槛上。

舒眉眼见到老人家撑不住了忙起身过去扶她。

施嬷嬷颤微微仲出胳膊,将舒眉的手反握在掌中,心中余悸地望着她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都到此等情形了,舒眉没想太多,转头跟对面香秀吩咐道:“去,把母亲身边的范嬷嬷请来!我倒要看看,这府里还有哪些人,不要小命,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欺到主母头上来了。”

香秀听到命令一溜烟地忙跑去报信。舒眉又命丫鬟芳蕙去丹露苑请高氏身边的程婆子作见证。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范嬷嬷带着霁月堂的大丫鬟翠玟赶了过来。芳蕙身后却没有她要请的人。

舒眉脸上没有丝毫意外,暗道:“到底还是心虚了都不肯露面了。不过,没关系!审问的时候,看这海棠的骨头到底硬不硬,肯不肯供出她们来。”

说着,她就特意吩咐从沧州来的何嬷嬷,伙同范嬷嬷一起,审理跪在地上的犯婢。

自己则带着雨润,回里屋歇息去了。

等香秀请她再次出来,刚走进堂厅门口,迎面一股血腥恶臭飘了过来。舒眉忍不住弯下腰,转身朝门外张嘴欲呕。

雨润见状,一手扶着她,一手帮她拍着后背。

出来迎接她的范婆子和何婆子见状,纷纷走上前来,问候四夫人的情况。

“这是怎么啦?”范婆子首先出声问道。

雨润扭过头来,蘀舒眉答道,“也不知怎么了,夫人最近鼻子变得特别灵,一闻到那些腥臭异味的东西,就想呕吐。”

两位年老的嬷嬷听闻,不觉对视了一眼,彼此眸子中均有意外和喜色。

何嬷嬷忙出声问道:“这情况有多久了?”

雨润不名所以,她回忆了片刻,才答道:“大概有三四天了吧!”

还是范嬷嬷知道里面的轻重,过来就要挡了舒艨驾:“既然四夫人身子不爽利,这样血腥的场面就不用曹,没得污了您的眼······”说着,她朝雨润使了个眼神,示意她赶紧把人扶走。

舒眉呕吐完毕,擦尽嘴角回过头来,望着她俩,问道:“你们用刑了?海棠她到底招没招?”

见她还惦记这事,范嬷嬷忙答道:“招了!果然是丹露苑那边指使的,老奴正要去跟太夫人禀报呢!”

舒眉点了点头,蹙眉问道:“太夫人的身子骨?”

范嬷嬷知道她担心什么,摇了摇头答道:“四夫人请放心,对于那院子里的事,太夫人如今已经看开了。反正也夺了她的管家之权,现在又在孝期,就相当于圈着她呗!太夫人还说,若是不安份不想守了,请她离了齐府更好……”

听到这话,舒眉算是明白,郑氏这回是动真怒了。

想想也是,儿子都不在了,她哪里还有心情,对那位一直不对盘的儿媳隐忍?

齐峻不知何时回来,接下来的日子,她的身子骨怕是扛不住,整日里防这人防那人的,趁早把内奸清理得干干净净才算稳妥。

想到这里,舒眉朝范嬷嬷嘱托道:“那就有劳嬷嬷了,请禀告母亲,我派人打听了,四爷那边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府里也该整顿了,今日之事若再次发生,我怕下一个,就会出现在柯姨娘身上…

范嬷嬷点了点头,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安慰舒眉道:“请四夫人放心,太夫人早就想处置了那边了,只是一直找不到由头。如今恰好,她若是呆不住,太夫人正好除去一块心病。”

舒眉微微颔首,没有再多说什么。

想来,齐峻之所以改变主意,就是逼他大嫂出招吧!不知昨日官家来府里查抄,有没有丹露苑那位的功劳。

当天晚上,还没待郑氏的人上门,高氏那边就收拾行李,一众人待出府了。没跟什么人说起,是要到哪里去。

宁国府内宅的整顿工作,紧接着也开始了。

太夫人这边,特意将范嬷嬷派到舒眉身边,由她领着到府里各处检查。

这趟的收获还真不少,不仅查出了将府里,有人常将东西偷运出去贩卖的,下人之间相互检举,还扯出不少旧案。这些年来,高氏靠心腹掌握油水厚的位置,将齐氏一族的世仆,差不多都变成了她的人。

世仆几代人互相联姻,牵一发而动全身,利益都息息相关,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给丹露苑那边通风报信的人,竹韵苑清理了一个,又出来一个,好像层出不穷似的。甚至到最后,发展到动手暗害主母了。

将结果报到霁月堂时,郑氏连连做自我检讨,悔恨前些年不该放权给高氏的。

“你说,要不是前些年,咱们对丹露苑那边一直忍着,她会不会连老身也害了?”郑氏私底下跟心腹范婆子暗地里嘀咕。

“肯定不会的!您要真有个好歹,大爷早就将一封奏书递到圣上那儿了,她哪里敢啊!虽说自老国公爷过世后,您没多少也懒得敷衍她了,可毕竟残害婆母那是多大的罪名,她若还想呆在齐府,断然不会这么做。”范嬷嬷忙跟她分析里面内情。

郑氏点了点头,喃喃地说道:“老身早就知道,舒娘憋了一肚子气。想来老四提醒过她一些什么。不然,这回也不会如此迅捷和凌厉!”

范嬷嬷觑了她一眼,思忖了片刻,终时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想来,是四夫人身上有了,所以她才火急火燎地在齐府清人。这次真的凶险,一个弄不好,四房也再无嫡子出世了······”说着,她把那天亲眼所见舒眉呕吐的反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郑氏。

“果真?!“郑氏顿时直起身子,一脸兴奋地抓住对方的手,急切地追问:“那孩子怎么不吱声,也好让老身高兴高兴啊!”

范嬷嬷点了点头,半是猜测半是分析地说道:“许是没日子还短,没经过太医确疹,她不好太张扬。再说了,还没出准确消息呢!丹露苑那边都按捺不住,幸亏四夫人为人谨慎!”

听到这里,郑氏垂下头来思索了一会儿,吩咐她道:“在外头也装着不知,省得破坏她的计划了。说起来,若她真有了,咱们府算是解围了。芳儿腹中的毕竟是庶出……”

七天之后,太医院的擅长妇科的周太医再次上门,确认了舒眉已怀有近两月的身孕。

消息一经传出来,霁月堂一扫往日的阴霾,开始显露出几分生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