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92章 波谲云诡

第一百九十二章 波谲云诡

半夜偷偷送走夫婿,舒眉觉得心里某个地方空落落的。

虽然上完伤药后,朱护卫再三向她保证,给齐峻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可她还是不太放心他。

一会儿担心他被人抓住,被人诬陷,圣上遇刺跟他有关;一会儿又怕四皇子果真出了意外,那就没有扳回来的机会了。

若是那样的话,不说文林家,齐府到时也跑不掉。

若是高家占了上风,五皇子直接继位,皇后以晋升为太后“辅佐”幼主,而高太尉以国丈的身份摄政。

到时落败的那一派,还不得由取胜的那方任意搓捏。

这一晚上,舒眉再也没能睡着。

一大清早时,她就吩咐雨润将优昙找来,想从齐府暗卫那里,探听一些昨夜宫里的情况。

可是,优昙还没过来,香秀就传来个消息,说高氏又返回宁国府了。而且,婆母郑氏还让她马上赶到霁月堂去。

“舒娘,你来了?”丫鬟刚一撩起帘子,她走进内堂时,屋里的几人匆忙从位上站起来。

舒眉扫了屋内众人一眼:柯氏母女都在,连五姑奶奶齐淑娆也赶来了。婆母郑氏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急色。

“舒娘,听说峻儿昨晚出门了,你知不知他上哪儿去了?”郑氏盯着小儿媳的眼睛,生怕漏掉一点可能的信息。

被当面质问行踪,昨晚齐峻离府时·舒眉跟他对好了口径。

“相公说,府里没什么要忙的了,他亲自赶往邯郸,去亲自过问柯家之事了。怕是此时已赶去那边的道上了。”舒眉尽量让面部表情保持平淡。

郑氏却急得团团转,对女儿齐淑娆道:“真不凑巧,你四哥怎会这时出门的?这可怎么办?”说着,她把目光又转向小儿媳。

不知她们知道了多少,舒眉忙打听:“怎么了?是不是昨日宫中的事?”

听了她的问话,郑氏有些诧异·望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舒眉敛了敛脸上神色,答道:“昨晚御林军都搜到咱们竹韵苑了,非就有逃犯进了咱们府,这不,媳妇正要找人打听呢?”

“还有这事?”郑氏好像头次听说似的。

旁边的丫鬟翠玟忙接口道:“可不是?!听说是从端王爷那边墙头过来的。搜了好几个院子,奴婢昨晚怕惊扰了您老人家,没好告诉您。”

郑氏眉头拧得更紧了,嘴里喃喃念道:“端王府不是跟咱们府一样在守制吗?怎地会惹到官兵搜查的?”

她的疑问也让舒眉大为不解。

若是四皇子昨晚失踪或出事,行刺之人十有是高家那边的人。追捕的人八成是要被人当蘀罪羔羊的。

也不知齐峻昨晚为何会受伤。

不过,这些事她操心不上·还要赶紧为府里的提前准备几条后路。

见小儿媳不再作声了,郑氏忙朝小女儿问道:“亲家老爷怎么说?四皇子真的没找到?”

齐淑娆摇了摇头,回答道:“公爹让我回来探听消息,就是想打听打听,看府里有没有线索。”

郑氏长叹了一声,道:“你大哥的事出来后,咱们府里守孝,又不能进宫,上哪儿打听消息去。舒娘怕是许久没见过四殿下了吧?!唉……”

舒眉点了点头,突然有个念头闪过脑海。

自从林太后出事·她就没进宫走动了,也不知那位老人家如今怎么样了。

陛下若是驾崩,被高皇后掌控了后宫·恐怕太后娘娘此生苏醒无望了。也不知林霍几家作何应对。

还没等探听出朝中形势,高氏就带着一群人,施施然来到霁月堂。

“媳妇来给母亲请安!”她脸上满是得胜者的微笑,扫了妯娌一眼,朝郑氏福了一礼。

屋内顿时静了下来。

齐淑娆怔忡地望着她,张了张嘴巴,想说起什么,最后终是没有开口。柯氏母女垂下头·不敢看向其他人。郑氏脸上半是疑惑·半是嫌恶。

“这是怎么啦?如何又回来了?”郑氏一副“你还回来作甚的表情”,望着她问道。

高氏轻笑一声·道:“这是我的府宅,当然要回来。忘了跟母亲说一声·儿媳此番到妙-峰山,特意给相公做了七天的道场。虽然省得他的魂魄,找不到归家的路。”

郑氏怔怔地望向大儿媳,不知话锋里,藏的何种意思。

高氏没有立刻解释,而是自己坐到对面的椅子,吩咐带来的丫鬟斟来清茶后,好整以暇地说道:“妙-峰山的圆通禅师说,客死异乡的魂魄,不太容易找到归家的路。若再不葬到祖坟里,怕是■会成孤魂野鬼。不如,等柯妹妹肚里的孩儿生下来了再去沧州入祖坟进宗祠吧!”

郑氏一怔,一时半会儿,还不知此话她说出来是何用意。

等到没过多久,朝堂上局势稳定,宁国府上下才知道,高氏在第一时间赶来,到底所为何事。此乃后话。

就在元熙帝遇刺的次日下午,宫里就传来消息,皇帝陛下崩逝。同时传来的,养在安嫔娘娘身边抚养的四皇子,在那场大火中失了踪。

据说那天晚上的大火,烧了好几个宫室,起因是嫔妃为太后娘娘早日康复祈福,点了不少孔明灯。可惜不凑巧的是,有两盏灯不知为何掉了下来,恰巧掉到了四皇子所居的咸福宫,引起大灾。而陛下那时歇在后宫,听到那消息,指挥人去救火,兵慌马乱之际守卫就松懈了。

元熙帝生前虽未立储,而他生前有三子,其中皇长子早夭,皇次子生下来后不太健壮,有残疾。而皇三子在六岁时,跌到太液池掉了性命,最后只剩下尚在冲龄的四皇子和五皇子。

原先四皇子养在太后身边,而五皇子由高皇后抚养。本来问鼎皇位的机会各半的,没想到一场变故,年纪最幼的五皇子,成了硕果仅存的一根独苗。

由于元熙帝未留下遗诏,四皇子失了踪,而五皇子顺理成章成了第一顺位继承人。以嫡皇子的身份,被人抱着登了基。

高太尉的人马动作十分迅捷,以天下臣民不可一日无主为由,没七八天的功夫,就扶持年仅四年的五殿下登了位。

朝堂尘埃落定的消息,还是舒眉的表姐齐淑{,回宁国府探望她时,悄悄告诉她的。

齐峻自那日离府后,就再也没有音信。舒眉追着朱护卫打探,也问不出半点消息。倒是高氏整日在府里耀武扬威,让她能从对方的傲慢的态度中,得知如今林家、霍家以及她文家的处境不妙。

齐淑礻^底下告诉她:“公爹告诉我,去年年底时,京中的一些武将纷纷换防,似乎有些苗头,没想到他们竟然借元宵节的机会····…”

舒眉不由想起那日,到撷趣园跟竹述先生拜师返回的路上,长宁长公主跟她和齐峻的示警,到没有多少意外。

只不过,舒眉至今对林太后病倒一事,心存疑惑。

她不由向表姐问起好友林秀涵的近况来。

“她啊?!”齐淑{觑了舒眉一眼,说道,“新帝登基后,她的夫婿袁三公子被派到福建就任去了,听说就这几天启程。想来齐府正在守孝,她不好上门跟你告别。”

“她也走了?那林府的人呢?”舒眉有种不好预感,觉得接下来将会两派势力最后殊死的争斗。

“林府、霍府暂时还没什么动静。”齐淑{知道表妹在担心什么,忙安慰她道,“姨父本来就是边远地区任职,你不用担心。”

舒眉微微一笑,接着她的话自嘲道:“爹爹我还真不担心,他老人家又不是没罢过官,反正是一个芝麻小官,做与不做都是一回事。只是,小弟年纪尚幼,怕经不起什么奔波。”

齐淑{见她想得开,忙把心底藏了许多的掏心话,悄悄地跟她说了:“相比姨父,姐姐更担心的是你……如今你怀有身子,不能随便动弹,四哥又不在府里。若是高家那女人发难,怕是首当其冲要针对你……”

舒眉了然一笑,答道:“这个姐姐倒不用担心。以前我也着急来着,后来宫中变故一发现,那女人就重回齐府了。想来,她是真的在乎那个名份。就算要动手,也得等柯姨娘的孩子生下来,她堂而皇之入了宗祠才会动作。还有三月呢!这段时间,只要婆母还在府里,我又怀了齐家的子嗣,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听到她的分析,齐淑{点了点头,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我听说,前段时间我听人说,她使阴招想害你终生怀上孩子?防人之心不可无。”

舒眉扯了扯嘴角,安慰她道:“姐姐请放心,大哥当初离京时,对府里的各人的安全,都做过周密的安排。万一不行了,我早找好了退路。惹不是担心那女人在柯姨娘生产时做手脚,说不定我早就躲到外面去了。”

齐淑{觑了她一眼,道:“你知道就好,万一不成,你住到咱们孟府来吧!咱们姐妹正好做个伴。

感谢“不懂变通”朋友投的两张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