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93章 各有软肋

第一百九十三章 各有软肋

就在舒眉猜测丹露苑动静的时候,高氏这边急得如同热锅的蚂蚁

“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叫诊错了?”女子的声音,在内堂里响

守在院子里望风的管事媳妇姜元家的,头皮一阵发麻,远远瞅着院落门口,面上崩得紧紧地,生怕一个不小心,引来别人的注意。

屋内,程婆子也意识到这点,忙凑到高氏跟前,在她耳边悄声提醒:“夫人,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别让人发觉您跟马太医······”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

高氏目光转向她,随后便敛起了声音,气极败坏地坐回软榻上,犹不解恨地望着伏在地板上的婆子。

那报信的婆子浑身哆嗦,将头埋在双臂间,不敢抬头承受高氏的怒气。

“你起来吧!”程婆子见高氏不再言语,便叫起地上跪着的媳妇。

高氏怒目扫了眼那媳妇,问道:“这事,马太医没跟别人提起吧?!”

那婆子连连磕头,答道:“他哪里敢啊?就是贵府太夫人问起,他说的也是男婴,没有国公夫人您的吩咐,老爷他是万般不敢将内情说与其它人听的。一确定消息后,他就派奴婢过来传信,生怕误了您的大事。”

高氏点了点头,嘱咐道:“你跟马太医说,对所有人仍旧说是男婴,就是太尉大人问起,要也一口咬定是男嗣。”

那媳妇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交待完毕,高氏给程婆子使了个眼色后者收到示意后,忙把人领了出去。

程嬷嬷返回内室后,默不做声地立在旁边,愣愣地望着高氏,心里的思绪如同翻江倒海。

夫人原计划孩子一出世,就对柯家人动手。此时听说是女婴,会不会放了那一家人呢?

想来也对,即便是遗腹留下的血脉,终究不能继承香火怕是她不会抱来了。她暗暗蘀姓柯的一家人庆幸。

高氏思前想后,再一抬头,更看见自己心腹之人,眼神复杂地站在旁边,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她沉吟半晌,朝程婆子招了招手,让她近身过来。

竹韵苑这边,也在接待从外面来的客人。

望着一身妇人打扮的女子,舒眉笑道:“几个月不见,燕玲都嫁人了?你们三奶奶最近可还好?”

那女子起身福了一礼恭敬地答道:“托四夫人的福,我家小姐一切还好。想着贵府如今不方便,小姐没好上门。她时常惦记着你呢!”

舒眉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姑爷调离京城,是自己请去的,还是……”

那媳妇子听了,忙答道:“小姐想说的话,都写在信上呢!”说着,她从衣襟里掏出一封折叠起来的信封,双手把它递给主人家。

舒眉展开信笺当场就阅读起来。

越看到后头,就眉头就锁得越紧。

林秀涵告诉她,是几家长辈非让她夫婿主动走了吏部的关系要远离京城这纷乱的局面。

在信上,她还提起,千万别小看了高家的势力,让她当心一点,多多保重。

这也算是封示警信了。

舒眉折起信笺,深吸一口气,又吩咐何嬷嬷,将她早已准备好的送人的礼物交给林秀涵的贴身仆妇带上。

送走袁家的仆妇舒眉只觉心里空落落的。虽然这件事情早在她的预料之中,可是一想到林秀涵嫁的是高门大门,对于林国舅家只能算是出嫁女没想到也要受到牵连,避得远远的。

舒眉似乎想起什么,忙起身叫人把朱能喊来。

等朱护卫来后,雨润知道她有密事要谈,主动带着一屋里人退了出

“你若还记得国公爷临走前的交待,跟我说老实话,最近相公到底上哪儿去了?”舒眉盯着对方的眼睛,逼着他没法子回避。

朱能先是一怔,最后没法子,踌躇了好一会儿,才瞅着舒眉答道:“爷出门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属下实在没别的法子,只得让他躲出了京。”

“他的伤势怎么样了?”听到这话,舒眉的心一直往下沉,生怕他因条件艰苦,得不到及时的治疗。

朱能怕她担心,忙答道:“没什么大碍,恢复得差不多了。因怕人跟踪,属下一直单线联系。怕是早有人盯着咱们宁国府。”

舒眉心头一凛,忙追问道:“他们真的怀疑相公行刺了皇上?”

朱能见她还没明白,忙解释道:“不是,行刺皇上只是一个籍口。属下打听出来了,宫里失火的那天晚上,高家一派的人本不打算动圣上的。只是四皇子失踪了,他们铂情有变,最后控制不住京里的形势,顺道潜进了圣上歇的寝殿。,陛下遇刺的消息传来,他们的人当场就控制了整个后宫。后来才借陛下的由头,展开全城大搜捕……”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舒眉只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后背一片冰凉。

见四夫人神色凝重,朱能接着安慰道:“夫人不必担心爷,等他伤口愈合,他就往邯郸走一趟。然后再回京里,到时不及嫌疑洗清了,这段时日他在外头,也方便后面的行事。”

舒眉有些不解,追问道:“方便行什么事?”

朱能怔了怔,望了一眼舒眉的腹部,解道:“爷怕最后高家对齐家人使坏,所以这几天派咱们兄弟在大兴四找陷蔽一点的庄子,就是怕到时情况有变,想把您和府里几位姨娘,还有七爷一起接到外边去躲躲。”

舒眉听了,不由站起身来,急急地问道:“咱们府里还在守孝,大哥他刚为国捐躯,难不成,还要公然对咱们府里下手?”

朱能知道她听不懂,但想到送四爷养伤的途中,齐峻对他的交待,还是忍了下来。

四爷讲的对,如今四夫人怀的可是嫡系血脉,可不能让她操再多心了。

如此思忖,朱能又不能不解释。这让他有些犯难,只得又寻了个籍口,对舒眉说道:“四爷怕沧州那边的人,到时舀国公爷的遗言出来,惹怒了国公夫人,所以……”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会更换,十分抱歉———

我不信,刚才听青卉说,看见雨润从四哥房里端水出来,里面还有说话的声音。定是她醒来了……大夫都说没事了,干嘛不让咱们探望?”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

“娆妹妹,要不,咱们再换个时辰来吧?!毕竟姐姐刚从鬼门关回来,身子骨还很虚弱······”另一道柔弱的声音跟在后头劝道。

“吕姑娘,这姐姐、妹妹可不能随便乱叫!你与文家非亲非故,比表妹年纪大。让人听到,不是太好吧?!”好像第三名女子插了进来。

“三姐,你莫要处处针对若兰姐,这‘四嫂,的位置,本来该由她来坐的。”最开始出声的那女子争辩道。

舒眉在里面听到,不由吃了一惊。

难不成是原主抢了人家相公,才遭丈夫嫌弃的?下面的对话,让她否定了这一猜想。

“是吗?两姓结亲,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吕姑娘尚未出阁,五妹这样说,岂不是要坏了人家名声?!”被称作“三姐”的女子轻嗤一声,接着说道,“不过,提起‘四嫂,这位置,我倒想起件往事。唉…···若当初被某人算计成了,齐府兴许还能给她避避风头,现在还提这碴儿,不是打你好姐妹的脸吗?吕大人贪墨之事在先,莫要颠倒黑白了……”

“陛下已经大赦天下,若兰姐的爹爹已经被释放回来。只待查探清楚,就会恢复官职的。提那些老黄历作甚?!”五姑奶奶继续为她同伴辩护。

“放出来就没事了?!莫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犯官女眷被流放……还好意思站到这里,真是……啧啧……”三姑奶奶当即驳了回

“那又怎样?”停顿了片刻,五姑奶奶渀若才回过味来,出声问道,“三姐这话是何意思?”

“亏得你还是高门出身,以后‘四嫂,位置该谁坐,这种话还是莫要随便说出口,没得让人以为,咱们国公府的人没见识。”三姑奶奶出声相劝。

“你……”五姑奶奶的声音哽住了。

“两位姑奶奶,奴婢求求你们,莫在这儿争论不休了。从阎王爷那儿捡回命后,咱家小姐什么都记不得了,莫要再刺激她。”施嬷嬷再次哀声相求。

“什么都不记得了?”柔弱的声音渀佛在自言自语,“兰儿还打算向她道歉呢!”

听到这句话,舒眉的心没来由地,渀佛被什么东西狠扎了一下,她脑中顿时警铃大作。

接着,三姑奶奶说道:“道歉就不必了,以后表妹怕也不想见到你了。莫要再缠着四哥就成,好歹以前你也是官宦家的小姐······”

“都在这儿呢?!是来看四弟妹的吗?怎么不进去?”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大嫂”、“表姐”、“国公夫人”刚才还吵成一团的人,顿时停了下来,忙向来人打起招呼。

随后,就传来一阵相互问候寒暄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