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96章 借题发挥

第一百九十六章 借题发挥

舒眉不解其意,接着又问道:“宋阁老致仕?怎么可能现在今上年幼,如何……”

她猛然间想起,或许宋家跟林家霍首辅是一派的?!不然,齐屹当初不会将嫡亲妹子做主嫁给他儿子。

可齐淑娆怎能怪到别人身上?

作为政治世家,本就有承担风险的自觉,四皇子失踪后,她也是度日如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怎能迁怒于人?

难不成……

想到这里,她不禁皱起眉头。

范婆子以为对方似乎明白了,忙在一边安慰道:“四夫人不要多虑,太夫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虽然四皇子如今不在了,可您毕竟怀着齐府的嫡孙,宋家也不会将五姑奶奶怎么样的!”

舒眉霍然抬头,满脸困惑地问道:“这关五姑奶奶何事?难不成宋家还迁怒于她?”

范嬷嬷讶然地抬起头,然后朝舒眉身后的施嬷嬷觑了一眼,顿时发现犯了个错误,知道自己失言了,忙摆了摆手,道:“不是的,是奴婢瞎猜的,五姑奶奶是在婆家受了气······”

接着,就向她们福了一礼,就要迈步离开。

哪能让她就这样离开,舒眉忙抓住她问清来龙去脉。

当一行人回到竹韵苑的时候,舒眉还未从刚才得来的信息中回过神来。

见她神情恍惚,施嬷嬷怕出什么意外,忙遣了众人就要来开解她。

“小姐,您莫要怪姑爷他也是怕你多思多想,影响了腹中的胎儿。”心虚地睨了她一眼,施嬷嬷小心翼翼地说道。

舒眉摆了摆手,道:“知道他是为我好,我不怪你们。嬷嬷你说说看,外头到底都传了些什么?”

施嬷嬷见她语气平和,索性也不瞒她了,将这些天来,外头的风风雨雨一股脑儿全都倒了出来。

“这么说来,今天五姑奶奶之所以迁怒,就是她婆家想改弦更张?”舒眉说完,不由嗤笑了一声。

这宋家号称书香门第,气节也不过尔尔,先帝刚一过世,就弯下腰来了。

哦,还是国丈大人这招比较高騀,先用二甲进士吊着你。宋阁老就是本来无意屈服,架不住家里小辈、家眷怨声载道。

四皇子罹难的消息怕是促使众多大臣倒戈的主要缘由吧?!

舒眉顾不得猜度郑氏的态度,开始打算自己的将来。

就在这时,齐峻走了进来,盯着她问道:“娘子都知道了?”

舒眉抬起头,神色复杂望着他。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说到这里,齐峻的声音顿了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望着她认真地说道,“为夫既然回来了,没有再让你担心受怕的道理。娘子安心养胎其余的事都交由我。”

他虽然神色憔悴,表情却是无比的郑重,说完就紧抿双唇无坦诚望着舒眉,眸子深处有种透出一股让无法忽略的坚毅。

怔怔地望着他,舒眉心底顷刻间渀佛被某种东西击中。

齐峻见她神情犹豫,忙用大掌覆住的她手背,将舒眉的左手包裹在掌心。

“娘子难道忘了,当初在大哥面前,我是怎样承诺的?”他接着提醒道。

从未见过他这种表情,舒眉只觉眉心跳动沉吟片刻才哑着嗓子回应道:“若是忘了,听到四皇子遇害的消息后我就不会平静地等你回来了。”

齐峻了一怔:“怎么?娘子的意思是?”

舒眉嘴角撇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大哥不在了,四皇子如今也……齐文两族联姻的基础早就不在了。若不信任你······我早就······”

她讲得断断续续可齐峻还是听明白了。眸子倏地亮了起来,渀佛黑夜升起的星子。接着,一股被信任引发的激动,顿时溢满于心间。

随后,舒眉就感知来自手骨的异样触觉。

“哎哟!你握疼我了……”

齐峻慌慌张张敞开手掌,连声致歉道:“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舒眉脸上恢复平静,扭过头不再去看他。

齐峻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又挪到她的面前,正色道:“娘子,你放心,为夫从来不是由于两族联姻,才把你当妻子看的。”

这话一出,他们同时怔住了。

两人脑海里都浮现齐峻当初守孝回来,对妻子的嫌弃和抗拒。

氛围开始变得有些尴尬,屋里顿时陷入一片沉寂之中,只有案桌上的烛焰,随着纱窗外头吹来的暖风,在黑暗中孤独地狂欢。

两人经历过的是是非非,舒眉思绪万千。

不知怎地,她又想起白天施嬷嬷劝她的话:“姑爷也是怕您多心,再者也顾惜您腹里的孩儿。您是不知道,府里如今人心惶惶,大夫人那边的仆妇又得瑟起来。就是府里的世仆,也不敢随便往咱们这边跑了……唉,那位姐姐将那些话讲与您知晓,也不知是无意的,还是有心之·…”

“她难道是故意的?”当时,舒眉说反问回去。

施嬷嬷为难顿了顿,过了好半晌才解释道:“跟她打交道好几年了,那婆子从来不说没用的废话。老奴看来,许是太夫人在五奶奶奶跟前表露出什么态度,所以,她才明知四爷下了封口令,还是将内幕告诉您……”

若是郑氏见文家大势已去,又拗不过亲生女儿,默许身旁的仆妇暗示出来,这个可能性舒眉倒是相信。

从梦中得来的记忆,以及这一两年多朝夕相处,郑氏的性子如何,舒眉心里自认早就清醒了。

她或许不算精明,可见风使舵的本事,比谁都厉害。当初隐忍高氏,后来又针锋相对,多多少少跟当时的处境有关。

想到这里,舒眉不再犹豫,只见她抬起头来,望着齐峻道:“若是哪天这个府里容不下妾身了,相公能答应我,咱们搬出去,好吗?”

“搬出去?”齐峻眉头微扬,一脸怔忡地望向她,“为何搬出去?”

“你看,柯姨娘快生了,若他直接承爵,咱们当叔叔婶婶的,还有脸皮懒得不走不成?”舒眉不失时机地提醒他。

想到郑氏,齐峻摇了摇头:“不会的,母亲还在。再说,大哥的孩子,养于那女人之手,我这当叔叔的,也不大放心。”

舒眉歪着头,反问一句:“若是那女人使计,逼咱们离开呢?”

齐峻将脑袋摇成泼郎鼓:“母亲绝不会允许的。”

舒眉暗地里腹诽一句:她是不允许你离开,若是到时万般无奈,有人要逼我出府,她怕是巴不得。

可这种敏感话题,怎能跟他讲得明白。男人们若真是理解,千百年来,婆媳关系也不会是成影响夫妻感情的主要因素之一了。

且先将这话题放放,等郑氏真的明确表达这意思,到时再见招拆招吧!

可是,世间事就喜欢跟人开玩笑,当郑氏明确表露出这层意思时,已物是人非。

这天晚上,齐峻懒在妻子这儿不走,两人相依相偎,就着明昧不定烛光,跟以前一样,硬是聊到舒眉合上眼皮。

第二日大清早,天还只有蒙蒙亮,齐峻就不知被外面的谁人给叫走了。

自从听说宋家的事后,舒眉决定多到霁月堂走走,就近打探郑氏的想法也是好的。

这天起来后,在雨润几位的侍候下,用过早膳,她就到郑氏那儿请安去了。

刚跨进霁月堂的大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妇人的哭声。

舒眉心里微怔,暗道:这大清早的,不怕触霉头,跑到婆婆跟前来哭泣?!

待雨润把她扶起去,跟郑氏问过安坐下来后,才发现眼前地上跪着的人,不是别人,仍是已经出了家的姑奶奶齐淑娉的奶娘史嬷嬷。

只见她一身僧袍,半白的头发被顶灰色的僧帽盖着,跪在地板上一抽一搭的,脸上的泪痕,渀佛还没有擦干净。

“起来回话吧!这样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府里,欺负了当家人。”郑氏一脸嫌恶地望着她说道。

她的话声刚落,屋的角落里又传了另一人的哭泣声。

舒眉心下骇然,忙转过身去。

原来,躲在角落里哭泣的,仍是齐淑娉的生母贺姨娘。

她正要猜想,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见门帘外传来通禀声:“大夫人您来了?”

话音刚落,高氏带着一群人就闯了进来。

贺姨娘见她来了,也顾不得哭泣,冲到高氏跟前,揪住她的袖子,死命地拽着她的衣袖,喊道:“都是你,都是你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妇……还我女儿来……”

这一切来得太快,屋里的人都没反应过来,那两人就扭打成一团。

贺姨娘渀佛豁出去,渀佛恶鬼附体,面目狰狞,不管不顾地掐住高氏脖子死命地掐。

丹露苑的众仆没料到这等状况,回过神来时,都跑过来死命拉开贺姨娘。

被两粗壮婆子架起,贺姨娘还不罢休,朝高氏身上唾了一口,恨恨地啐道:“你会遭报应的,害死这么多条人命,国公爷在天之灵,也不会放过你这害他亲妹子的恶妇……”

被救下来的高氏,扫了贺姨娘一眼,然后用手抚平被掐紫的指印,走到屋子中央,瞅着施暴者冷哼一声,道:“那本夫人等着他来找。也不想想,十多年来我守活寡,到底又是谁害的?齐府今天沦落到这一步,难道是我扯住他不放,让他鞍前马后卖命?”说着,她瞅了瞅舒眉站的方位,唇边不怀好意地撇出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