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99章 夺爵危机

第一百九十九章夺爵危机

转身,齐峻就又离开了。而舒眉这边,将心底担忧说与他听后,暂时放下心事。

接下来的日子,她安排月娘四处打听联系稳婆,为的是府里两孕妇。除了她自己,还有柯姨娘。她有个不好的预感,等对方临盆的时候,碧波园那边可能要出事,她得提前找一两人候着,以备到时之需。即便碧波园那边顺利,自己到时也好留着备用。

日子转眼来到了四月中旬,宁国府内一片繁忙,尤其是郑氏的霁月堂这边。

这虽然不是她头次得孙子,可相比十年前的情形,却是大为不同。

那时老国公爷和婆婆都在世,长子成亲不过三四年,年纪还小,小儿子和女儿都养在自己身边。丹露苑那边院子里的事,她根本没精力操心。总归是长媳高氏生不出孩子,被迫点头让当了通房的陪嫁丫鬟怀上了,她是半点不担心孩子生产时,会出什么意外。

而此次情形完全不同。高氏上次提起,要过继庶出的齐岿之子到长房承嗣,这句话让郑氏一直寝食难安。可能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郑氏哪里不知,自从她作主抬了芳儿进府,大儿媳心里有多么不痛快。

后来,因柯氏是娘家人的关系,她处处给对方体面,由此惹恼了高氏。闹得婆媳俩关系,几乎濒临冰点。

谁也没料到,她一向视为依靠的大儿子,到边关后一去不回。后来因宫里一场大火引发变故,高家迅速上位,京里情势陡转。

“太夫人,裴大娘来了!”郑氏正在发愣间,心腹婆子范嬷嬷带着一中年妇人进了厅堂。

郑氏忙抬起头,望向朝她请安的妇人。

一身半新不旧的灰蓝色的襦裙。头上梳着低髻,半垂着眼睑,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抬起头来!”郑氏盯着那妇人,声音平静中带一点冷肃。

那妇人闻声仰头,对着罗汉床那边。

“听说,你为不少人家做过,唐家长孙就是你亲手接生的?”郑氏双眼死死地盯着她。

那妇人不敢轻慢,忙上前福了一礼,答道:“回封君的话,不仅他们府里的长孙。小二少爷也是民妇接生的。”

“哦?!”郑氏眸光一轮,跟范婆子对视一眼,又问道:“那你还在哪些人家侍候过?”

裴稳婆忙答道:“定国公外孙女出世。岑尚书家中四爷的长子,都是民妇操持的。”

郑氏听闻后,点了点头,给范婆子使了个眼色。

后者忙将裴稳婆领了出去。

霁月堂的动静,不到半个时辰。就传到了丹露苑那边。

听到程婆子的报告,高氏望了她一眼,道:“你该知道怎么做了?”

老仆妇点了点头,应道:“夫人请放心,保准到时她不敢违背咱们的意思。”

高氏右手支起下巴,眉头微蹙。提醒道:“关键不在她当时怎么讲,而是此事过后,不能让人找到翻盘的机会。你可不要小瞧了那黑妇……我至今都没弄明白。去年中秋那晚上,她到底使了什么妖法,逃过一劫,还把齐峻那小子给接走了,反而将了兰妹妹一军。”

提起那次失误。程婆子面露愧疚,忙自我检讨:“都是老婆子疏忽。被人击晕了,没防着他们动手脚。”

高氏摇了摇头:“怪不得你,那次他们早有准备。或许齐峻那夜是自己装醉也不稀奇。”

“不过,”突然她语气一变,声音顿时冷厉起来,“这次想来那边也会有防备。不行,还是让老四早日离京为好。”

程婆子不由错愕,忙问道:“竹韵苑那位还没生,他如何肯离京?”

高氏轻笑一声,喃喃道:“他不肯离京,是因为火候不够。若是千夫所指,看他还顾不顾惜自己大哥的身后名。”

程婆子脸上微僵,试探道:“您的意思是——”

高氏语气一转,恨恨道:“此次不能再失误了。若是不能顺利,不说齐府咱们呆不呆得住,就是爹爹那儿,我也没法子蒙混过去。”

程婆子赞同地点了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别人是不知道,作为高氏的心腹,她是再清楚不过了。自从姑爷的遗体运回京后,太尉府那边,就坚持要接她回去,说什么也不让小姐守寡。是以,上次海棠那小贱蹄子下药之事败露后,她们只能退到高家陪嫁的庄子上去,小姐是怕进太尉府后,再也回不了宁国府了。

程婆子正在那儿思忖,只听见高氏在旁边嘱咐道:“明天你派人给大哥送给信,务必让老四尽快离开京城。”

第四日的时候,大楚朝堂就有人出来奏请新皇——年仅四岁的嘉建帝,道是查到已故宁国公齐屹有负先帝圣恩,在元熙十八年的战役中,涉嫌通敌卖国云云。该对宁国府予以夺爵毁券,以慰边关阵亡将士的在天之灵。

这封折子一出来,立刻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霍首辅、威远伯林隆道、唐三将军以及几家跟齐府关系不错的文臣武将,纷纷出来反驳。

两派自是争论不休,最后妥协的结果,就是派人到边关,就地查访去收集证据。

高太尉这边,自然派出精兵强将,誓要将宁国公齐氏一族彻底打入尘埃。而林霍这边讨论了半天,均觉得只有齐峻亲自前往,才好跟他三叔齐敬熹商量对策,好保住宁国府这一脉。

下朝后,威远伯林将军忙派人寻到齐峻,给他陈述利害关系,又把他派到西北的良苦用心,分析给他听。末了,还安慰他道:“你就放心去吧!家里的事,你林婶婶帮忙留意着,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再说,高氏不是想留在齐府守节吗?谅她不敢对宁国公的遗腹子动什么心思的。”

齐峻面露难色,过了好半晌,吞吞吐吐地表露出,他对妻子舒眉处境的担忧。

林伯爷捋了捋胡子,说道:“听小女秀儿提起过她,不过好似听说,侄媳妇为人机敏,高家那位几次想害她,都没有得手。四皇子如今不在了,想来那边不会再动手了吧?!”

齐峻不好跟长辈提及,自家后院女人们间那点阴私之事,只得苦笑以对。

林伯爷见他的担心不似在作伪,沉吟半晌才安慰他道:“要不这样,林叔父将两位身怀绝技的丫鬟借到侄媳妇身边侍候,一直等你回京为止。”

齐峻原打算,万一不成,安排舒眉提前进大兴庄子里藏着,见林家长辈如此慷慨,一时倒也犹豫起来。

只见他朝威远伯揖了一礼,谢道:“待小侄回去跟拙荆商量商量,再给您答复。毕竟涉及她和孩子的安危,小侄想听听她的看法。”

林隆道点头答应:“这是应该的,有什么咱们帮得到的地方,你们不妨派人送信到林府,叔父尽量助你一臂之力。”

齐峻朝他连连致谢,揖了一礼就离开了。

待他回府跟妻子道出此事,却得到个完全出乎意料的反应。

舒眉摇了摇头,安慰他道:“相公就放心去吧!不用担心我了。有暗卫护着,她暂时还动不了我。”

齐峻哪里肯依,忙说道:“你临盆时,暗卫也护不到里面去。还是得要女护卫在身边,那样为夫才放心。”

舒眉又想了想,提醒他道:“宁国府的密道,想来是你们齐氏一族的祖传辛秘。难道相公就放心,将这百年家传的秘密,让外人知晓?!”

此语一出,将齐峻顿时问得哑口无言。

舒眉忙安慰他:“你就放心去吧!万一有些变故,番莲和优昙姐妹就会拳脚功夫。等柯姨娘生产完毕,想来妾身就能调她们到身边保护。毕竟在碧波园侍候过孕妇,没人比她们更合适了。”

齐峻一想也对,当初大哥离京前,本就有意将这两位有功夫的婢女,安排在她身边贴身侍候的。后来小嫂子有了身子,才被妻子作主,留她们在碧波园的。

“我还是不大放心,若是……”齐峻总觉哪里不妥,一时之间,他又想不到拿什么话来反驳。

舒眉眼珠一转,建议道:“要不这样,你把大兴庄子的事,安排给朱护卫,只要情形不对,咱们就往京郊撤离。在此之前,你让表姐常来府里看望我,可好?”

此提议一出,齐峻目光骤亮。

这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主意。若是他在边关搜寻证据失败,回京之后头个动作,也是安排全家人退隐。如果能将舒娘提前安排妥当,倒不失为个稳妥的法子。

想到这里,齐峻点了点头,道:“就这样说好了,为夫得去先安排安排。”

见说通了他,舒眉长长吁了口气。

若此番齐峻因她而耽误,错过替大伯兄洗清污名的最好时机,她将一辈子不得安宁。

不仅如此,若是齐府被夺爵,有人肯定会兴风作浪。

高氏没准会站出来,用她的方式来维持宁国府的地位。到时,她跟齐峻不仅在齐家抬不头,可能在边关的姨父姨母都要被他们牵连,更惶论从此高氏,将以宁国府的恩人自居,牢牢控制住齐氏一族。

恐怕这一幕,是已故的大伯兄最不愿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