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20章 明哲保身

第一百二十章 明哲保身

■既然下定了决心,齐峻便不再迟疑,随后就将该消息告铎母亲。

郑氏以为他只是说说,原打算等舒眉分娩后,用稚儿娇妻再绊住儿子。她怎么没想到,齐峻的决定,先得到媳妇的支持。

理所当然的,她将一腔怒火,撒到了舒眉身上。先是说对方心肠狠硬,为了自家父亲安危,不管齐峻的死活。随后指责她善妒,定是听说齐峻孝期一过,自己要为四房抬妾开枝散叶。

舒眉听后一脸愕然——这都是哪儿跟哪儿?!

她父亲远在岭南,齐峻去不去西北,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后来,还是被齐峻请来劝架的齐淑{,替她答释了郑氏背后的含

“大伯娘的意思——”齐淑{顿了顿,解释道,“四哥若是此去洗清了大哥的污名,不仅爹爹危机解除,宁国府也不会被夺爵了。朝中大臣们有所顾忌,自然也不会为难南边的姨父了。”

此言一出,舒眉顿时哭笑不得。

“就是有人发难,爹爹想来也是不在乎的。记得进京之前,他曾跟妹妹提过,若不是堂姐当时在宫里处境艰难,他早不耐烦做那个劳什子七品芝麻官了。说是不放心让我远行,单独进京为公公贺寿···…”

齐淑{点了点头,这话她信的。

母亲离京之前,嘱托她照`顾表妹时,也曾提过南边的姨父。说他对二姨用情至深,自打姨母离世后早没了出仕为官的兴趣。要不,当初罢黜之后,他半点遗憾都无,甚至懒得回北方老家和京师,带着表妹在岭南一游历就是好几年。

听说,姨父后来之所以续弦,就是因文昭容诞下龙嗣,眼看着表妹没几年就要嫁人了,为了她将来嫁户好人家。娘家有兄弟帮衬他在当地新娶了一位填房。

“大伯娘也是担心四哥,你莫要放在心里。谁叫你没劝住他的,老人家嘛,一时怒火攻心,口不择言也是难免的。”齐淑{忙上前劝说,生怕舒眉心里存了疙瘩,将来婆媳间再难和平相处。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家表妹。

舒眉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心里却暗想:比起婆母扬言要替齐峻纳妾,关于她顾着娘家人的诛心之论就算不得什么了。

还善妒?!她倒是想看看,对于他母亲塞屋里的姨娘,齐峻倒是何种态度?!

若是他真是收房留用了,正好让自己掐掉念想,重新过回先前心如止水的日子。

此话她当然不好付诸于口。

对于这时空的女子,即便心里这样想的,也没人傻到让其他人知道。毕竟此想法在这里,显得犹为离经叛道,恐怕到时连表姐都不会支持她的。

据舒眉所知,孟姐夫跟表姐蜜里调油的感情屋里还有两通房丫头呢!若不是绍哥儿出生没多久,姐夫就离京戍边了,说不定庶子庶女不久后就出来了。

想到将来的烦心事对郑氏此时的口不择言,舒眉倒有些感激,起码让她提前知晓了,将会也好做些应对。

虽然该来的终究会来,她宁愿掌握先机和主动权。

而霁月堂的那边,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儿子说走马上就要走,郑氏实在气忿不过,却一时无计可施。于是派人将女儿齐淑娆从宋家叫来企图对齐峻故伎重施,让从小跟他关系不错的亲妹妹劝导儿子留下来不走。

而齐淑娆急急赶回娘家,有着自己的打算。

她向宋家老祖宗请辞时太婆婆和婆母把她单独留下来,说了好一阵子的话。

虽然没有明说,可结合平日妯娌私下里的闲话,齐淑娆哪能不知家里长辈的意图?!

不就是自诩书香世家,抹不开面子,让她这当小辈的,有机会为夫家奔走奔走。

从夫家女眷的谈论中,齐淑娆多少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自从五殿下顺利登位后,朝堂的格局骤然间发生了变化。高太尉一方面暗箱操作,让齐淑娆的夫婿宋祺星顺利进了头二甲,借此对宋家抛出了橄榄枝。同时,派人弹劾身为内阁大臣的宋浦源——也就是她公爹,做出副逼他致仕的姿态。随后,又暗中派与宋家交好的工部黄侍郎从中拉拢。

宋阁老年纪不小,可六位阁臣中,他入阁时间最晚。在他们当中,资历算是最浅的。以前,他跟在霍首辅身后,加之跟宁国府是姻亲,十多年前又跟四嫂的祖父鸿修先生交好,是以一直被人当作文林党。

自从宁国府和四皇子相继传来不好的消息,宋阁老便有些心灰意冷,顿感前途渺茫。派大臣对他的攻讦,让宋阁老心灰意冷,本打算效仿先前的陈阁老,从阁臣位置上借机退下来。

没想到此时三子中了进士,家里女眷包括宋阁老的母亲都不甘心就此离开京城,回老家重新过那种平头老百姓的日子。这才把主意打到最晚进门的齐淑娆身上。

上次她回娘家,冲着四嫂发了一顿火,就是刚被妯娌们讥讽过一顿。说她有当进士娘子的命,却没有封诰命的运气。因为公爹那时刚要退下来,打算带着全家老小辞官回乡,包括她的夫君宋祺星。

“娘亲,四哥想去就让他去吧!反正他又不会上战场,有咱们府兵护着,难不成他还会出什么事不成?”齐淑娆听了母亲的诉苦,忙好言劝解她。

郑氏紧拧眉头,诧异望着小女儿,仿佛不认识了她般:“这是什么话?你大哥的遗腹子马上要出世了,你四嫂几个月后也要临盆了。难道咱们等着那女人下手,到时让她过继旁支子嗣承爵不成?”

齐淑娆一听,当即明白了母亲担心的为何物,忙安慰她道:“大嫂不会那样做的,她若是还想替大哥守节,哪里出手害他的子嗣?百年之后,她也得要后人供奉香火不是?!”

郑氏叹了口气,忙将她二哥齐岿仆妇来送年礼,告之得儿子的喜讯时,高氏当场所说的那番话,一股脑儿全告诉了女儿。

齐淑娆摇了摇头,替高氏辩解道:“不会的!那是她一时气话。母亲您想想,她就是跟大哥再不和,哪能做那么绝?!就不怕将来二房的人,在她过世后再来登堂入室?当嗣母哪有当嫡母让人安心?!”

此等浅显的道理,郑氏当然是懂的。只是她想到那些年来,高氏为了跟她长子呕气,毫不留情地让那些刚怀上的孩子消失,她就不敢确信。再加上之前自己借柯氏,打过儿媳这正室的脸面,对方哪里就肯收手。即便不害婴儿的性命,芳儿那丫头想安稳留下来,怕是难上加上。诚儿之前的生母就是前车之鉴。

可这话,她哪敢跟女儿说出口?!

郑氏摇了摇头,道:“她留下来守节,怕只不过是障眼法,报完仇后她再以无子嗣为由,正好不用守节了。现在就是离开齐府,就不怕人家戳太后娘娘和高太尉的脊梁骨?!”说到这里,她停了停,随后仿佛顿悟了一般,紧紧地抓住女儿的手掌,“对!一定是这样!不然,高太尉哪里肯让她抱着别人的孩子守节?若是那样,他就不会派人在朝堂上,对咱们宁国府步步紧逼,任由外人朝屹儿身上泼赃水了······”

这样一说,让齐淑娆也糊涂了。

母亲这分析不无道理。

自高家上位后,大嫂的一些行为,着实让人琢磨不透。

“娘亲,要不,让娆儿到丹露苑探探大嫂的意思。若她并非这样想的,您就放四哥离开吧!若是咱们齐府倒了,女儿怕是只能跟着宋家,回陕北老家了。您是不知道,那地方不仅缺衣少食,连喝的干净水都缺……”说到后面,齐淑娆声音开始颤动,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见了女儿的异状,郑氏愕然地抬起头,问道:“怎么回事?你为何要回西北?”

齐淑娆遂将公公最近的动作,还有她在宋府听到的传言,以及夫家长辈的态度,都一一说与了母亲知晓。

郑氏听罢,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沉默地垂下脑袋,琢磨起高家此番动作背后的玄机。

过了良久,她徐徐地抬起头,仿佛想通了些什么。突然,她倏地想起高氏那日在霁月堂,在她面前中伤小儿媳时,曾经提到过芳儿娘俩。还说她们可以作证什么的。

某个念头仿佛一道闪电,在她脑中闪过。

难不成她们……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郑氏蹙起眉头,沉思了半天,才敛容对女儿嘱咐道:“姑且让你跟那女人先打探打探。记住,提起芳儿时,注意她的表情和态度。若她对柯家母女真没什么恶意……那么,咱们再核计核计······”

见母亲态度不仅松动了,还允许她跟高氏接触,齐淑娆不由喜出望外。

要知道,她现在缺的就是跟丹露苑那边,光明正大走动的借口。自从她听说高氏派人给四嫂下绝育药,就知道大房跟四房水火难容了。她想为自己未来生活早作筹谋,又不想因此得罪齐峻。毕竟,现在她只剩一位亲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