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2章 临盆变故

第二百零二章 临盆变故

不仅高氏收到消息,与此同时,在竹韵苑那边,也是第时间得到优昙派人给她的禀报。

如今府里没有成年当家男人,柯氏腹中孩儿,关系到宁国府的未来,大家没办法不重视。

等舒眉那赶到碧波园时,郑氏在范婆子的搀扶下,早已守在那边。

“怎样了?柯姨娘情况怎样了?”行礼完毕后,舒眉跟婆婆问道。

郑氏见她大着个肚子,一脸行色匆匆的样子,忍不住埋怨起来:“你身子不方便,还过来作甚?这里本来就闹得人仰马翻的,你这不是添乱吗?”说着,她嘱咐贴身丫鬟翠玟,将四夫人扶到旁边椅子上坐下。

见舒眉脸上的焦色不似作伪,范婆子忙蘀郑氏解答道:“稳婆进去了,不会那么快的,从发动到出来,运气好得好几个时辰,有人甚至一天一夜都还生不下来。”

舒眉抬起头来,望向用作临时产房的内室,帘子后头似乎有人头不停攒动。

郑氏扫了眼小儿媳脸上的急色,脸上表情稍稍好了些。

这孩子自小没了亲娘,想来她心里也是惧怕的。毕竟不久后自己也会生的,是来提前练练胆子的吧?!

想通这些,郑氏开始问起对方最近的身体状况。

舒眉将视线收了回来,敛目地答道:“劳烦母亲挂心了。自打墙头那儿没野猫叫唤后,媳妇睡得安稳多了。月娘又是位极有经验的,母亲不用担心了。”

听到她一切顺利·郑氏叹了口气,道:“你男人不在身边,自个要注意将养。你肚里的虽说生得迟一步,为娘是一样看待的。想来,你也知道的,屹儿如今不在了,将来若是府里遭遇什么变故,还是得有嫡出子嗣撑门面。”

没料到她会跟自己提起这个,舒眉微微一怔·忙解释齐屹齐屹兄弟俩,临行前,跟她都有过交待,让她看顾着点柯氏。郑氏正待再说些什么,柯太太此时从产房里头出来了。

只见她走到郑氏跟前,说起女儿在里面的情形:“······说是前些日子忧思过重,后头的日子养的不算太好。胎位有些不正,恐怕到时要费些周折。”

郑氏听了,脸色即刻大变,忙捉住她的手问道:“要不要紧?到时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柯太太一脸愁苦地抿了抿嘴·末了才建议道:“不若将马太医请来,有他坐阵,就是临时有什么变故,也好有个准备,及时救治。”

郑氏想了想认为有理,忙打发管家派仆役去太医院请人。

其实,她早料到这个问题,早已备下了其他名医,万一马太医请不来,也好及时补上。

柯太太见目的已然达到·陪着郑氏说起闲话来,说着说着,一抬眼看到了舒眉也坐在对方·忙跟她打招呼:“四夫人怎么也来了?您身子重,哪还能这样熬着,若是有个闪失,咱们怎么对得住四爷?”

郑氏扭过头来,指着舒眉跟她道:“刚才我也是这样劝她的。这孩子执拗,担心她大哥的唯一的骨血有闪失。唉,峻儿临走前,也跟她交待过的。”

这句话旁人听了·只会心生感激·可此时柯太太听了,面上却有些僵硬。

自从高氏在灵堂·对她女儿示好后,柯太太就开始心惊肉跳。后来·老家的儿子赶来,暗地里告诉她一些内情,更加让她心神不宁。

从儿子的话里,她才得知府台大人之所以责令县令重审,蘀她夫婿翻案,根本不是卖齐四爷的面子,而是高氏派人给府台大人递了话。

那时正当五皇子登位,高家蒸蒸日上,地位稳如泰山。高太后亲妹子的一句话,当然比齐家人有用。

自那以后,柯太太母女心里开始感激高氏。这些日子以来,在府里她们跟丹露苑仆妇暗中也有了些往来,听说了关于高氏和文氏的些许传闻。

那天程婆子无意中提到,说这位四夫人不简单,隐藏功夫极深。本来她是嫁不到宁国府这类公卿世家的。四爷要娶的人是吏部吕侍郎的千金,没想到被她插了一杆子。自从被三太夫人接进宁国府后,她贯会讨好长辈,还没及笄就嫁进了齐府,生生拆散了一对鸳鸯。

当时,柯太太有些不明白,反问道:“怎么我听说,亲事乃过世的晏老太君生前定下的。她一丧母的小姑娘,哪里能做主自己的亲事?”

程婆子扫了她一眼,随后告诉她:“只是面上看起来如此。当初,她父亲可是不愿结这门亲的,还不是她自己贪恋富贵,又痴念着四爷。恐怕你也曾听说过,文家跟府的渊源。自从宫里那位娘娘过世后,咱们姑爷心里对她堂妹心怀愧疚。姑爷若是如今还健在,恐怕不会抬举庶子承爵,而是直接过继四房的子嗣……”

说到这里,程婆子舀眼底余光,偷偷窥探对方面上的表情——果然,脸色有些发白。

眼前妇人情绪上的变化,让程婆子十分满意效果。

虽然得知此等内情,柯太太心里十分介怀。可她如今毕竟寄人离下,不敢太失了规矩,忙维护四夫人:“不会吧?!我看她丝毫没点这方面的意思。”

程婆子不置可否,临走前只提醒一句:“大妹子别太早下结论,不信等着瞧,姨娘临盆时再来看看。她肯定比谁都关心你女儿生的是男是女……”

柯太太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狐疑起来。

看来真被那婆子猜中了,四夫人似乎超比寻常地关心芳儿的临盆。

到底是担心别人抢先生了子嗣,自己腹中的孩子将来前途无望,还是根本就是她自己想当国公夫人?

是了,若是她相夫接过宁国公的位置,不就顺理成章当了国公夫人了?有这身份在,即便四皇子不在了,别人想来动她,怕是也难上加难。

或许为了她将来的安危和生活,四夫人真的盼着芳儿出事,或者这胎生姐儿。

“柯太太,柯太太······”一阵叫唤声将她从遐思中拉了回来,柯太太一抬头,对上了范婆子的眼睛。

“刚才太夫人说,既然孩子一时半会儿不能出来,您还是趁这机会先歇歇,她在这儿看着。晚上您再过来换人。”对方好心提醒她。

柯太太正要回答,目光一扫瞥见了高氏两妯娌,顿时她犹豫起来。

虽然程婆子的话,她还没彻底验证过。有一点她是清楚的——那就是长房和四房这对妯娌不和。别的不打紧,若是她们舀正要临盆的芳儿斗法,到时出了事,她向谁喊冤去?!

故此。柯太太忙声称昨晚睡得好,撑一两个晚上完全没问题,仍旧守在女儿产房外不肯挪动。

她们这头精神好,舒眉可是早熬不住。一想到柯氏身边还有番莲、优昙两姐妹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就放下心来。

当打第三个哈欠时,舒眉听从婆婆的安排,回竹韵苑歇着去了。

没想到半夜的时候,她尚在半睡梦中,就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舒眉掀开被衾,起身下床问在外间值夜的丫鬟:“来人!怎么回事?外面是谁?是不是碧波园那边,已经生下来了?”

听到里面的动静,雨润马不停蹄地赶了进来:“禀夫人,是番莲姑娘来报信了。碧波园那边确实顺利生了,可出了点状况······”

根本没听清后半句说的是什么,舒眉就连忙打断她:“你来帮我梳妆,现在咱们马上赶过去。”

雨润一愣,立马扶住她,劝道:“碧波园现在乱着呢!您自个身子要紧,不要着急跑去这摊浑水了。”

舒眉错愕,忙问道:“到底出了何事?怎么成浑水了?快快说与我听……”

雨润把外头的番莲叫了进来,让对方亲口告诉她。

那丫鬟见到舒眉起来了,“扑嗵”一声跪在她跟前,将脑袋磕得在地板上:“四夫人,求求您,赶紧去趟碧波园吧!迟了,优昙就要被她们打死了……”

舒眉眼皮一跳,顿时慌了神:“怎么回事?不是安排你们在旁边护着柯姨娘吗?刚才听雨润说,不是顺利生产了吗?”

番莲忙将碧波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眼前这位,唯一能蘀她们姐妹作主的四夫人。

原来,优昙姐妹俩按着舒眉之前的安排,一位在明里守着屋里,另一位在暗中保护。半夜里,柯氏发动起来时,高氏进来把番莲给支了出去,病房仅留了柯太太、高氏自己和稳婆裴氏。

等番莲端着热水过来时,屋里已经传出婴儿的啼哭声。跟着她就跨了进去。

只见到高氏和柯氏母女在议论,小公子长得像国公爷,稳婆在旁边跟她们道贺。

后来,在霁月堂睡不着的郑氏,得了喜讯也赶了过来。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番莲的亲妹子优昙,跑出来朝高氏跪下,求她开恩,将把国公爷的骨肉还回来……

“难不成是孪生?一男一女?”舒眉一下子惊住了,只见她半张着嘴巴,急忙打断对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