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3章 当堂对质

第二百零三章 当堂对质

番莲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急急地答道:“不是的听优昙当时讲,柯姨娘只生了一个,本来就是位姐儿,她躲在暗处看不见,都是听里面的几人对话,才发现端倪的。原来大夫人早就备好了要换的……那位稳婆似乎也有问题,一声也不吭,任由她们给换了···…”

舒眉抿紧嘴唇,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对于太过蹊跷的事,她向来谨慎。沉思了半晌,她忍不住又问道:“那名女婴呢?被她们扔哪里去了?当时可还活着?”

番莲怔了一下,摇了摇头,随即解释道:“奴婢不知道,妹妹提到是程婆子吩咐人带走了,所以出来找她要人。”

舒眉险些跌倒,忙抓住对方的手腕,问道:“她知道,那孩子被抱到哪儿去了吗?可曾有人截住?”

番莲摇了摇头,道:“屋里没其他人了。

咱们姐妹听夫人您的嘱咐,怕有人要害柯姨娘,没敢轻忽。优昙躲在柜里也不曾离开,一直守在产房里面。直到太夫人赶到,她才敢出来指正那名稳婆。”

舒眉紧拧眉头,顿时陷入了沉思。

看来高氏早就有准备了,不仅男婴都备好了,连稳婆都吩咐好了。

此局如今想要扳回来,只能尽快找到女婴,有证据了才能翻案把优昙救回来,揭露高氏一伙的阴谋。

想到这里,她踱到窗子旁边,焦急地朝院门口方向几番张望。

见四夫人不说话了·番莲以为她不相信所自己说的,忙跪行到舒眉跟前,朝地上连连磕头,哭求道:“夫人,您好歹说句话啊!再迟就救不回优昙了,那些人个个都在指证她。”

突然,一念头在舒眉脑际中闪过,她转过身来,朝番莲问道:“那柯姨娘呢?柯太太呢?优昙将事情抖出来时·难道太夫人难道没找人证实问,她们也没蘀优昙喊冤,帮她澄清?”

番莲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缀色。

舒眉神色片刻间就僵住了。

看来,柯氏母女要么是被人挟持了,要么知道女婴对她们意义不大,竟然狠下心来,跟高氏成了一伙。

不,不会这样的!再什么说,那孩子是柯氏身上掉下的肉·她哪些当场就倒戈了?

难道是高氏派人把女婴抱走,目的是为了威胁柯姨娘?

她在这样猜着,番莲在一旁补充道:“不过,奴婢进去时,柯姨娘好像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许是生完累极了,昏睡了过去。”

舒眉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忙吩咐雨润给自己梳妆。

想想也是,再狠心的母亲·听到自己刚拼了命生下的亲骨肉不见了,哪里能坐得住?或许柯氏以为本就生的是男婴呢!

还是到碧波园亲口问问柯氏,才能找出其中疑点。

只是高氏为何要这样做呢?她目的到底是什么?!

马太医明明早就诊断出怀的是男婴·怎会突然成了女婴?

若是开始就知是女婴,高氏何必大费周折,舀柯家的案子去舀捏柯氏母女?

她究竟想干什么?

等等,可不可以这样假设—齐屹离京前的留话,不让她入不了宗祠,高氏为了打击齐府,故意换走男婴,让长房一脉从此断掉嫡系子嗣·齐家自然会被朝廷夺爵。她想借机报复齐屹?!

不让高氏将来入宗祠·她就要断了齐氏的祖业世荫?!

想到这里,舒眉不禁想起了刚刚离京的丈夫。

高氏若本就打算鱼死网破的·那么齐峻此番前去,岂不是凶多吉少?!

舒眉垂头思忖着·没一会儿,她就摇头否认了自己。

若是那样的话,高家根本不会让齐峻成行。难道他们不怕查出什么,为他兄长正名,洗清齐府的污点?凭着这功劳,爵位到时自然只会落到齐峻身上。

还有种可能,便是丹露苑的人早跟马太医串通好了,知道柯氏这胎怀的是女婴,但为了找由头呆在齐府、控制柯氏母女,她临时抱了名男婴来“狸猫换太子”。

正好可以一箭双雕。

既可安稳地当她的嫡母,把未来的宁国公养在名下,又可牢牢控制住柯氏。

想到此种可能,舒眉只觉后背心直冒冷汗。

那样一来,齐府就在高氏一人掌控之下了。

念及此处,舒眉倏地抬起头来,目光投向番莲,一脸凝重地问道:“当时,柯太太脸上是何种表情?有无面含不甘,想插话支持优昙的

番莲歪着脑袋想了想,过了片刻,才答道:“奴婢留意那几人。夫人您这一提起,我倒是想起来了。她当时脸色发白,双腿还在颤抖,当时奴婢以为,她是吓的……”

这事还真是棘手

望着菱花镜里自己影子,舒眉发起呆来。

见到此等情景,番莲以为面对这难处,四夫人退缩,忙在后边发誓道:“奴婢以性命担保,优昙绝不会说谎的,国公爷于咱们姐妹有救命之恩。我们早就发过毒誓,宁愿丢掉自己一条命,也要保住小主子。”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本站正确网址

舒眉见她误会了,忙嘱咐雨润过去将人扶起来说话。

随后,番莲退到旁边,满脸愁苦地望向四夫人。

沉思了一会儿,舒眉不再等待了,忙吩咐雨润帮她换衣。

不管怎么样,先将优昙保出来要紧。

舒眉叫来管事媳妇月娘,在她耳边交待了几句,带着竹韵苑的众人,浩浩荡荡就出了院子。

当她们赶到碧波园时,一眼就瞧见优昙躺在地上,她双目紧闭,鬓发凌发,面如金纸,腮边还淌着血迹,想来刚才被人掌过嘴。

身上衣服破乱不甚,下身裤子上还留有血迹,显然被人打过板子。

舒眉不由深吸一口凉气。

番莲见状,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顺势就将妹妹扶了起来:“四夫人来了,你怎么样了?还撑不撑得住?”

听到姐姐的呼唤声,优昙半睁开眼睑,望向舒眉这边望过来,嘴角撇出一抹笑意,轻声道:“不要紧的,莫要管我了,你把事情都告诉四夫人了?”

番莲点了点头,抱住妹妹的头,帮她半撑着坐了起来。

见妯娌终于来了,高氏冷笑一声,道:“哟!想不到,你这贱婢还找来了帮手?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来人,把番莲拉开,给本夫人继续狠狠地打……”

旁边立着的婆子一听令下,整齐地应了声,随后就要去拉开她们姐妹俩。

舒眉忙出声制止:“慢着!”然后,她走到郑氏跟前,跟她福了一礼,解释道:“母亲可否叫人快快住手,再打就要出人命,到时再想弄清真相,那就困难了……”

郑氏点了点头,朝范婆子示意了一下。后者走到过去,喝止住了那几名婆子。

高氏却不干了,朝妯娌冷声讽道:“这三更半夜的,弟妹不好生养胎,到碧波园来搅和长房的事,不知为了什么!”

一开口出言不逊,舒眉倒并不太吃惊,只见她对郑氏道:“媳妇半夜被人叫醒,说是大哥的亲骨肉让人换走了,证人还被抓了起来。先前大伯和相公临行前,都曾有过交待,此刻媳妇就是少睡两时辰,也得过来问问,请母亲体谅……”

朝蜷缩在地上的优昙哼了一声,郑氏对皱眉道:“这婢子无中生有,想诬蔑屹儿的骨肉,此等背主的贱蹄子,打死算数,你又来掺和什么?”

舒眉没了答话,只是理了理思路,走到优昙跟前,让她把当时的情形再说一遍。

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本站正确网址

“…···姐姐出去后,大夫人跟着就进来了,在稳婆耳边说了几句。那稳婆接着就开始给姨娘灌药。之前柯太太先就催她灌药来着,那婆子一直搪塞,找各种理由拖时间。说什么要等吉时,将来孩子出世后,命才会金贵好养活……”

郑氏脸上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

这番话优昙刚才指正时,并没有说出来。她立刻抬眼望去,只见裴稳婆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被郑氏及时捕捉到了。

郑氏心里暗叫不好——想不到高氏现在如此神通广大,自己找来的人,都可法子收买过去。

谁知,情况立刻有了变化。只见裴婆子怒喝一声,朝着优昙骂道:“你撒谎!民妇是说过那样话,只不过是在安慰产妇。姨夫人胎位不正,我一直在等胎儿顺利入盆。”

郑氏点了点头,又扫了众人一圈,问向柯太太:“你说,到底谁在说谎?”

柯太太瞥向高氏,随后又望一眼舒眉这边。前者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后者则双唇紧抿,一脸凝重的表情。

她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指着裴稳婆,跟郑氏证实:“这位没说谎,之前您也曾听到她提过,芳儿胎位不稳。”

郑氏轻哼一声,转眸望向小儿媳,面色阴沉,神情紧绷,全然不似刚才的平静。

舒眉没有理睬裴氏,跟优昙继续问:“后来呢?孩子怎么换走的?”

见她不理睬自己,硬是要一意孤行,郑氏脸上神色转成青紫,正要打断对方的问话,只听得优昙说道:“后来程嬷嬷就进来了,没过一会儿,屋里传来婴孩的哭声……”

感谢不懂变通朋友的粉红支持,接下来的几天,会尽量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