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妯娌斗法

妯娌斗法

屋里众人神色一凛,知道案情到了关键点,皆屏气凝抻来。

舒眉抿了抿唇角,讪笑着打趣道:“程嬷嬷真是送子观音,她一进来,姨娘就生了……”

说完,就朝高氏和裴稳婆那边望了望,两人一位不动如风,另一位不自在挪了挪步子。

舒眉心里多了几分了悟。

自四夫人过来后,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优昙心里便有了几分底气,她继续讲述:“稳婆给姨娘灌药后,生得非常之快。没多大一会儿,婴儿哭声就响了起来。随后,柯太太许是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奴婢听到她惊呼一声,嚷道:‘怎么是姐儿······,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她就被大夫人出言打断了。姨娘一听这话怕是着急了,要人帮她将孩子抱来,大夫人这时安慰她:‘是位小世子,你产后身子虚弱,要注意将养,安心躺下来休息便是!,旁边稳婆跟着劝道:‘今晚失血过多,若不好生养着,将来身子亏损了,熬不了几年。

,柯太太在旁边附和:‘有为娘守着,你就放心地睡下吧!,直到听到程嬷嬷的声音在吩咐:‘快快将这孩子跑走!,奴婢这才明白过来,孩子竟然被人换了。”

优昙越说到后面,声音越低。她描述得绘声绘色,把当时屋里几人的语气学了个十成十,旁人听来,好似身临其境,亲耳听过一般。

舒眉不由朝这丫头抬眸望了一眼,心里暗暗佩服她的心思细密。

众人凝神静气·屋内顿时静得可怕,气氛没来由紧张起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舒眉垂下头来,脑中开始飞速旋转,想尽快找出破解今日之局的法子。

没想到高氏抢先反应过来,望了一眼郑氏,对优昙质问道:“这倒稀奇了,既然知道不对劲儿,为何你不当场戳穿·正好抓个现形,何必要待母亲来了,再跳出来放马后炮呢?”

此话一出,别人倒没什么,郑氏眉头拧得更紧了。只见她双拳攥紧,望了望柯太太,又盯了裴稳婆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优昙身上,厉声喝问道:“你这贱婢,信口雌黄!屋外有老身安排的嬷嬷·你觉得不对劲儿,为何不当场大声喊出来?!”

郑氏目眦尽裂的样子,再配上嘶声竭力的声音,让屋里众人只觉头皮发麻。

似乎被她的威势镇住,优昙顿时慌了,艰难地爬了起来,跪行到太夫人跟前,朝她连连磕头,解释起自己的苦衷:“奴婢当时也想过来着,还准备跑出来制止·留住国公爷的骨肉。只是,屋里的人渀佛都默认了此事,连柯太太后来都被大夫人劝服了·孩子迅速被转移,奴婢怕空说无凭,况且,屋里屋外全是丹露苑的人······”

“胡说!蔡嬷嬷就是老身的人,她带着丫鬟一直守在屋外,若是换了孩子,哪能这么容易带走?”郑氏不肯信她,当场便咆哮起来。

番莲见势头不好·此时忙上前蘀妹妹作证:“奴婢被大夫人安排去烧水时·出来时就没见到蔡嬷嬷,后来婢子提热水过来·才见到嬷嬷在我后面匆匆赶来的。”

郑氏一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忙把目光转向旁边侍立的蔡婆子。

后者当即跪了下来,呵呵干笑了几声,解释道:“昨晚老奴吃坏了肚子,之前听人说还有半个时辰才生,老奴就方便去了······”

郑氏脸上顿时气成猪肝色。

优昙趁机歇了口气,思忖后头该如何表述。

突然,高氏厉声喝斥:“满口胡言!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你是亲眼见过了?!那么,抱走孩子的是哪位?你可能当场指出来?”

优昙一直躲在暗处,只听到声音,哪里认得出抱走孩子的人。况且那丫鬟声音陌生得很,好似以前也没听过。

此时要她当场指出那人,自己哪里能够办到?

见优昙被问得哑口无言,高氏有些得意。

既缺人证,又没物证,想这样就坏了她的大事,未勉也太自不量力了。她面带讽刺地扫了对面妯娌一眼,眼角眉梢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碰触到高氏的目光,舒眉心头一凛,跟着着急起来。她也知道优昙一人的供词太没说服力,心里不由埋怨婆母来。明知道高氏一定会有所动作,也不多派两人守着。

郑氏是长辈,柯氏又是她一力主张纳进门来的,这等紧要关头,竟然不多派几人。哪里像自己,毕竟是隔房妯娌,月份还有些大了,就是跟着熬夜,也没个合适的理由。

她们今日看来准备十分周全,希望过一会儿,事情还有转寰的余

高氏也没含糊,随后就扭过头去,堋在地上的优昙道:“答不上来了吧?!你胡诌这一切,剿底是何居

优昙一怔,脸上闪过几分慌张。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摇头,坦陈道:“奴婢当时躲在衣柜里,并未亲眼看到,刚才所讲的,句句都是奴婢亲耳听到的。”

渀佛揪住把柄了,高氏愤怒起身,跨到了优昙跟前,厉声喝问她:“主子生产,大家手忙脚乱,你一人躲在柜子有何企图?难不成你是故意的,好过后混淆齐家血脉,朝别人身上泼赃水?还是说,背后有人指使?今日不交待清楚,休想出这道门。”

优昙顿时愣住了,她犹豫地望了舒眉这边一眼,不知该不该把齐屹临走前的交待,跟屋里的众人表明。

舒眉也没料到,事情急转直下,这么快优昙就让人揪住小辫子,脱不了身了。

生怕那丫头泄露暗人身份,将齐屹交到她手里的隐实力给曝露了。

她略一沉吟,忙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是我让她躲起来,暗地里保护柯姨娘生产的。”

终于逮到机会了,高氏神色一松,上来就是嗤笑:“文翰林府里真是好教养,隔房姨娘临盆生孩子,弟妹操哪子的心,教唆丫鬟藏起来听壁角,不知所为何事?”

舒眉轻咳一声,眼睛转向郑氏,解释道:“刚才媳妇不是说了,保护柯姨娘嘛!还多亏提前防范,不然,大哥在天之灵,怕是不能安息了。”

听她提起英年早逝的长子,郑氏不禁悲从中来,想起齐屹离京前的嘱咐,她本能地帮舒眉打起圆场:“舒娘这样安排,为娘知道她的用意。前些年,丹露苑失去太多孩子,她这样做,也是为了齐府子嗣着想。”

高氏听闻后,轻哼一声,刚想到什么话,要接口反驳回去,岂料就被妯娌的声音打断了:“正是如此!弟妹这样安排,就是为了齐家血脉着想,没想到今天还真逮了个正着。”说着,她将头扭过去朝向郑氏,“同时,媳妇也是防止有人借机生事,朝咱们四房身上栽赃。”

屋内众人还明白过来,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她话中所涵含之意,就听得舒眉自顾自地解释起来:“前年,我从马背是摔下来后,便失去了部分记忆。有次在荷风苑遇到了秋姨娘,听她提起过一桩往事。说的是当年她孩子被只发了狂的狮毛狗吓得小产,从此再也不能生育了。我向施嬷嬷问起过此事,她老人家闪烁其辞,我还是感觉得到,此事定跟自己有些关系,后来,找了个机会向大哥问了起来。这才弄清来龙去脉。原来五年前,有人见我年幼好欺,竟然想来次一箭两雕,既毁掉别人名声,又除去看不顺眼的孩子······我今日作如此安排,不过报大哥这些年来的眷顾之恩,再者,也是自清自保而已……”

这段旧事,屋内的人不少亲身经历过。舒眉一讲出来,她们当即就恍然大悟了——当年的流言总算有了个说法。

再结合近几年,高氏针对四夫人的举动,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虽非人人能听懂,可郑氏的态度当即就软和下来,对舒眉安慰道:“过去的事,就莫要再提了。母亲知道当年委屈你了······”

舒眉摇了摇头,望一眼柯太太,道:“既然媳妇嫁进了齐府大门,自然要同舟共济,处处为大局着想。只怕有人仗着娘家势力,强迫人家骨肉分离,还装为宁国府着想的样子。蒙骗了不知情的局外人。”

这通话一经讲出,柯太太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

见到此情此景,高氏暗叫一声:“不好!”

她处心积虑,步步布疑,好不容易将众人思路,引到妯娌无中生有,怂恿优昙胡乱指正,背后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四房的利益,想为她相公和儿子抢夺爵位上面来。

没想到对方四两拨千斤,片刻间就把局势扭转过来,她心里不禁暗暗叫苦。

不仅如此,还在众人面前倒打一耙,拎出了自己的黑历史。高氏胸口那个气闷啊……

场面眼看着一触即发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郑氏不由急了。此刻她最关心的,里间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她亲孙子。

她忙将话题方向扭回眼前最急迫的事情上来。

“舒娘安排得很好!只不过,优昙说的那套,根本找不到证人,也找不到证物。让为娘如何肯信?柯家太太没道理也会跟着说谎。

今天还有一章,争取在晚九点出来。剩下四天每天双更,大家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