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5章 谁是谁非

第二百零五章 谁是谁非

听了此话,高氏眼前不由一亮,顿时像要抓住了救命稻草艋,忙笑着对郑氏道:“可不是?!难不成,柯妹妹被人换了孩子,柯家太太不作反应,还来作伪证不成?此事到哪里说,都不会有人相信的。”

说着,高氏故作轻松地扫了一眼刚才做假证的人,心里无比庆幸,之前自己准备工夫到位,还有胜算。

舒眉知道迟早会绕到这里,忙走到柯太太跟前,一脸郑重地询问:“如刚才优昙所讲的,您抱住孩子想说而未说的。现在太夫人在这儿了,您就大胆讲出来吧?!您也不希望,姨娘替别人养孩子吧?!”

柯太太顿时愣住了,心里顿时踌躇起来。

当时把芳儿安抚得睡下后,高氏忙让人把她到旁边耳房,单独交待了几句。

无非是宁国公若无子嗣,将来不仅爵位会被夺,就是高氏自己,也找不到由头呆在夫家了。齐府上下极可能获罪,流放还是轻的。搞不好,还要满门抄斩。若是她不肯配合,齐府自己不会再管了,任由一家子自生自灭。

她起先不明所以,程婆子忙将高太尉的决定,告知了她。

柯太太心里不由发怵。前段时间儿子来京里报信,听说当地官员极卖高氏的账,对她派去的人,像是接待钦差大臣一样。

她前思后想了一番,觉得她们的话,说得并不是完全骗她的。

在齐府住了大半年,两房妯娌关系如何她自是心知肚明。就算齐府逃过一劫,最终四房继承爵位,怕是高氏也不会善罢甘休。若她真的离开夫家了,高家整治齐氏来自然毫无顾忌,更不必说柯家了。

一想到全家老小,柯太太心里便开始埋怨自己,早知如此,当初不该贪图齐府富贵,把一家人放到火上烤想抽身现在也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柯太太不再犹豫,略一思忖,抬眸望向舒眉答道:“我初一见到孩子,以为他额头低,就多了句嘴,说怎么像姐儿的额头?!”

说着,她转身跟郑氏解释,“芳儿在家里当闺女时,兄弟姐妹几人中就数她发际生得低,额头长得不好。国公爷和四爷民妇都曾见过,均是高亮光洁的额头。屋里光线暗,民妇开头把乌血痕迹看成了胎发,以为小世子发际生得低,遗憾他没随了父亲,长个齐家子弟的高额宽顶……”

郑氏听了这话,眸子里满是狐惑。

舒眉也没料到,她会用这理由搪塞,不由一愣。

见她们婆媳没了主张高氏忙接过话头,说道:“这下清楚了吧!当时柯太太就在屋内,她外孙有没被人调包谁人还有她心里清楚!”

舒眉望向优昙:“怎么回事?柯太太····`·”

优昙不停将头颅磕在地上,须臾额间就渗出血痕,替自己辩解道:“奴婢没有说谎,后来有几人到旁边耳房商量去了。我怕孩子有失,还偷偷出来瞧过,**确有两孩子……没一会儿,她们回来后,就吩咐人送出去一位……”

毕竟口说无凭高氏哪里容她再继续说下去忙喝令别的仆妇,找了块抹布要将优昙的嘴给塞住。

舒眉在旁边道:“着什么急?此事还有诸多疑点还没问清楚,大嫂这样做就不怕被人说成此事无银吗?”

高氏哈哈大笑,指着妯娌嘲讽道:“弟妹都不怕被人说,嫂子我怕什么?此事从头到尾不就是你搞出来的吗?明眼人一看便知。长房姨娘生出的庶子,也是国公爷的孩子,齐府将来自然得由这孩子继承。你搞七捻三,不就是想为四房谋私利吗?就算小叔将来继承爵位又如何,你指望他坐得稳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几句话说得郑氏心惊肉跳,让她顿时犹豫起来。

是啊,若真是调了包,又能如何?此事最后只能作罢,若是被捅出去,高氏自是没脸呆在齐府了。说不定到时高家少了顾忌,推波助澜之下,齐府上下谁还能有活路?!

舒眉却不这样想。

据她从暗卫那儿得到的情报,虽然四皇子不在了,朝里原先林派的势力,并未削弱多少。高家虽然暂时取优势,可也并不是一手遮天之势。

“怎么就坐不稳了?”既然高氏都敢撕破脸皮了,舒眉也不再跟她客气,针锋相对驳斥道,“相公离府前曾有过交待,说是此番前去困难重重,但为了齐府名声着想,只得抛妻弃子赶去查探。大伯污名洗清了,齐府之危也就解了。有时,弟妹觉得很是奇怪,大嫂你口口声声要为大伯守节,却任由别人污他身后名,派人换他亲生骨肉。你真的敬重伯吗?还是心心念念只惦记着自己权势?”

这番话听在郑氏耳中,不啻给她当头一击。

真啊,小儿子出发前,跟她也是这样交待的,说有林霍两家在朝堂上撑着,他一日没查出真相,别人就不敢借大哥生事,对宁国府有所动作。要她一定替他照顾好舒娘母子,等自己回来。

大儿媳这番作为,定是怕被四房夺了权。

郑氏敛起郁色,对大儿媳道:“让人把孩子交出来吧!这事为娘就当没发生过。”

高氏见婆母根本不信她,也顾不得孝义礼节,回嘴道:“是她说调包了,母亲应该去找她要,没人证没物证,光任个贱婢的一面之词,就想混淆视听,这官司就是打到顺天府,儿媳也是不怕的。”

郑氏一想也对,没找到屹儿的孩子,是不好多作评判,还是先把人关押起来再说。

她扭过头,吩咐屋里的众仆妇:“来人,把优昙关进柴房,再查一查,昨晚府里各处门禁处,有没放过什么人出去,有哪些异状。”

众仆应了一声。郑氏起身正在打发众人离开,只听得门口有人禀报:“报告太夫人,朱护卫有要事求见。”

舒眉不由一喜,心知事情成了,忙对郑氏道:“既然母亲要查府里进出的情况,不如把他叫来问问。”

郑氏点了点头,重新坐下,嘱咐道:“让他进来吧!”

高氏脸色微变,朝角落里觑了一眼,程婆子忙给她回了个安慰的眼神。她们主仆的小动作,全都落入了旁边一个人的眼里。

帘子被掀开,进来的不仅有朱能,还有两位打扮朴素的老妇。只见其中一位妇人手里,还抱着一只襁褓。

舒眉不由喜出望外,心知今日之事算是可有定论了,忙挪到婆母身边,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郑氏脸色微变,朝小儿媳扫了一眼,激动地站起身来。

朱护卫进门后,忙带着那群人行礼。

“快别多礼,这么晚你求见,到底发生了何事?”她极力保持声音平稳,可是事与愿违,屋里众人还是可以听出,她微微发颤的语调。

朱能一抱拳,指着抱襁褓的老妇答道:“禀太夫人,小的受命护着宁国府四周,就在两个时辰前,这婆子在东南边角门处鬼鬼祟祟时,府里护卫就盯上了她。后来,还看见府里有人递了个包裹出来交给她,小的就派人把她逮了回来。谁知,那包裹里,竟是一名刚出生的婴儿。”

此言一出,堂上众人哗然。

刚才双方争执的焦点,聚集于没有人证、物证,这下子全都有了

众人的目光,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都朝高氏主仆和柯太太那边望去。

程婆子一个踉跄,脚下险起站立不稳,而柯太太更是像打摆子,浑身瑟瑟抖动起来。

高氏虽然脸色发白,却还在硬撑,强装镇静地死死盯着舒眉。

后者此时却没有功夫理睬她,忙带着施嬷嬷走过去,让人把婴儿接过来,检查那名婴儿的周身。

施嬷嬷轻手轻脚抱过孩子,查了她身上的各处,发现并无伤痕,遂跟舒眉点了点头。

郑氏一脸急色地问道:“是男是女?”

施嬷嬷转过身来,向前微倾作了个福礼的动作,答道:“是位姐儿!”

郑氏顿时瘫软在椅子上。

舒眉扭过头去,指着另一名妇人,问朱护卫:“这名婆子,又是何种来历。”

朱护卫将手一拱,恭声答道:“夫人昨天不是怕姨娘出事,特意让在下寻稳婆备着吗?没您的命令,小的不敢把人打发回去。”

舒眉点了点头,对那名稳婆嘱咐道:“你帮咱们看看,这孩子是何时生的,身上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那名稳婆走到施嬷嬷跟前,接过她手里的襁褓,重新检查了一遍,然后还给对方,跪下来跟舒眉禀报:“从这孩子的肤色、气味和皮肤的干湿程度,应该出生没超过三个时辰。”

舒眉微微颔首,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一脸期待地望着郑氏:“母亲不是要证据吗?这就是证据。”

在范婆子的搀扶下,郑氏颤颠颠地走了过来,张开怀抱,就把孩子接了过来。

“真的?这才是老身的孙女……”郑氏说着说着,不禁老泪纵横。

见婆母有认回这女婴的趋势,高氏哪肯善罢甘休,忙走到她们身边,瞟了襁褓里的女婴一眼,冷冷道:“母亲先别急,谁知道这孩子是哪里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