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6章 相持不下

第二百零六章 相持不下

(昨天有两更,别忘了看昨晚的一章)

高氏说完,有意朝柯太太使了眼神。后者忙凑了过来,望了一眼婴儿,没有立刻表态。

当初高氏给她承诺,会为这孩子找户好的人家,等过了八岁,就让她跟抱来的孩子定亲,将来一样嫁回宁国府,让芳儿下半辈子跟女儿生活在一起。这样算来,远比当一位没了亲爹的庶女,前途更加有保障。

要不要搏上一搏呢?!

若是承认了,除了对不住芳儿,将来未必能见容于郑氏和齐家未来的当家。若是不认,她家芳儿就是宁国府的有功之臣,儿子虽是养在嫡母身边,可有郑氏这位嫡祖母在,芳儿不会见不到孩子的。看看郑氏的年纪,起码还可以活够二十年。二十年后,芳儿亲生孩儿早嫁进来了,以高氏的年纪,到时估计也没精力管家了。家里的中馈自然会交给媳妇打理,那时不仅一家子会团圆,齐府的大小事务,还是自己女儿说了算?!

毕竟都走到这一步了,半途而废,岂不是里外不是人?

柯太太目光闪烁,良心在巨大的诱惑和血肉亲情中摇摆不定。

她抬起头来,视线在空中跟郑氏意外相交,立刻又收了回来。

罢了,罢了,当初她答应郑氏,把女儿送进齐府,就是为了传承子嗣来的。若是此时承认生的是姐儿,她家芳儿在齐府下半辈子还怎么过下去?遇到高氏这样一位主母?

况且,芳儿刚圆房就失去了丈夫·清清白白一闺女,还没享受两天好日子,紧接着就守了寡。论起来,是齐府对不住芳儿,为自己谋算有什么错?!

柯太太想到这里,把心一横,对郑氏睁着眼胡诌道:“芳儿本来生的就是哥儿,哪来什么抱换之说。若是太夫人不信咱们娘俩,大不了等她出了月子·咱们带孩子回到邯郸去。可怜芳儿,才刚抬进门就失去了男人,为娘对不住你,不该把你送进火坑的······”说着,她往厅堂地上一坐,兀自哭诉女儿的命苦起来。

没到了她竟然不顾形象,当场撒起泼儿,舒眉只觉眼皮直跳,郑氏却是一脸愧色。

高氏见两人的反应,忙朝郑氏笑了笑·道:“母亲,您看,谁是谁非不是很明显了吗?她先是安排下丫鬟藏起来听壁角,再指使府里的护卫从外头抱来孩子,装着被截住的。想来为了今日之事,早就作好了万全准备。临时抱来一女婴,就敢冒充勋贵府里的小姐。弟妹怕不是以为,堂堂宁国府,跟你们岭南乡下一样,天高皇帝远·任由人一手遮天吧?”

舒眉听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喃喃重复道:“如今京里百姓知道·是哪家人在一手遮天。说起皇上,此番就是偷梁换柱让孩子袭了爵位,将来被人抖出来,齐府也逃不过‘欺君,的罪名。”

小儿媳这话,倒是让郑氏顿时清楚过来。

是啊,此事疑点重重,若真让高氏糊弄过去,将来形势一旦有变·“欺君”的罪名·只怕到时全府上下谁也逃不过。

算了,还是先稳住双方·等峻儿从边关回来了再说。

郑氏刚想出声打圆场,就听到舒眉朝裴稳婆问道:“那位你们声称‘小世子,的孩子呢?敢不敢拿来让人查查。

众人都扭头望向这边·裴稳婆再不敢跟高氏交换眼神,只得进屋去抱孩子。

郑氏不解地瞅了眼小儿媳,问道:“这是作甚?”

舒眉摇了摇头,说道:“等朱护卫带来的魏稳婆看过那孩子就知道了。”

她刚才听那婆子婴儿出生多久,说得头头是道,让她再辨辨西贝货,或许能找了更有力的证据。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那头稳婆已经查验完毕,把孩子还给了她的同行。

“跟太夫人照实说吧!刚才那孩子,到底生下来有多久了?”舒眉一脸焦色。

只见魏婆子走到郑氏跟前,欠了欠身子,答道:“以老婆子祖祖辈辈替人接生的家传手艺,四十年的经验来看,这孩子应该出生了十来天了。”

高氏听了这里,嗤声一笑,讥讽道:“十来天还这么瘦弱,老妈妈是来说笑话儿的吧?!”

魏婆子摇了摇头,道:“确实出生这么久了。他之所以瘦弱,只因本来就是早产儿。”

“早产儿?”屋里众人都吃了惊。

魏婆子点了点头,解释道:“若是老婆子没料错,那孩子应该七星子。”

“七星子?”郑氏失声喊出了声,她生了三个孩子,早觉得那孩子看上去有些不同寻常,似乎瘦得出奇,这下倒有了些答案。

魏稳婆没有否认,继续补充道:“那孩子应该快到八个月下来的,出生后照顾得很好,咱们榴堂至今还养着不少这样婴儿。”

郑氏不由一怔,问道:“你是榴善堂的嬷嬷?”

魏婆子点头承认:“老婆子以榴善堂百年声誉担保,今日所说的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让咱们榴善堂倒闭关门,婆子不得善终。”

这句毒誓让堂内人精神一凛,就连舒眉也颇觉得意外。

她在醒来后的没多久,就听说过“榴善堂”这个名字。前段时间海棠下药时,她还派雨润拿衣物去请她们分辨药味。

说是开国的虞皇后,当年跟随夫君四处征战,不巧在行军途中怀了身孕,只得留在某地养胎。后来发生变故,被一群流离失所的姑子所救。太祖爷称帝不久,封了育有长子的虞氏为后。为感念那群尼姑的救命之恩,虞后兑现当初许下的诺言,在大楚朝积极推行佛法,广修寺庙,还开设了旷古铄今的榴善堂,收留一些失去亲人的女子,从事医疗之责,并定期派太医给`她们传授妇科专业的医疗知识。专门为天下女子服务。

照舒眉的理解,就相当于这个时代的慈善机构。虽有官方背景,服务的却是广大的劳苦大众,在民间颇有威望。是以百年来,那里的嬷嬷积攒的妇科经验知识一脉相承,见过病例众多,在生育方面可谓是颇具权威,比起宫里的太医稳婆,竟然毫不逊色。

想不到朱能他们,挺有门路的,请来了榴善堂的嬷嬷到场。

这下子,高氏恐怕没办法了,她应该想不到,朱能根本不请知名稳婆,她们收买都没用!

舒眉不由朝对面的妯娌望去。

只见高氏脸色发青,嘴唇紧抿,不用想也知道,她的盘算落空了。

这种局面,倒让郑氏始料未及,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长长叹了口气,朝舒眉摆了摆手,交待道:“两孩子先都留在府里吧!由范嬷嬷带到霁月堂,安排人手照顾,你们也累了,都回去吧!”

说着,她带头起身,带着一众仆从就离开了碧波园。

见事情揭穿了,舒眉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带了众人也回了竹韵苑。

丹露苑那边,高氏自回院后,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长这么大,她还没尝试过遇到这种羞辱和惨败。明明准备得漏水不漏,怎会还是功亏一篑的?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

那黑妇真是自己的克星,看来不除掉她不行了。

她怎会如此厉害?难不成,齐屹那短命的临走前,安排了什么人暗中听命于她不成?他不该全带到边关去了吗?

不对,应该留了不少下来,上次兰妹妹中招,肯定就是她安排的。

也不对,五年前那次沉船事情后,自己把那名动手的护卫交给了大哥,后来供出不少齐府亲兵组织内的事。应该早在大哥掌握之中了,齐府怎地还有这样一股力量?

那名叛变的护卫,在上个月时,还出来作证,指正齐屹通敌的事。

林霍几家脚步乱了好一阵子。

看来,那黑妇不能小觑,身怀六甲还能谋算至此。

此局该如何翻盘呢?

这天晚上,高氏又失眠了。

第二天,舒眉睡到中午才起来。用过午膳后,她前往霁月堂去跟郑氏请安。

没想到人还没进院子,就听得里面闹哄哄吵成一片,她只觉心头发紧,加快步伐,忙赶了进去。

“母亲,哪能听两女人的片面之词,就不信太医的话了?都过去了三个时辰,她随便从哪里抱来一刚生的婴儿,都可以说是宁国府的小姐。还不如等孩子大些了,跟柯姨娘点血认亲,再看看谁才是亲生的。”是齐淑娆的声音在劝郑氏。

舒眉正要进去阻止,身后便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不必了,昨晚那姓魏的婆子,已经畏罪自尽了。我已叫人将她的尸体拿到榴善堂让人辨认了,那里的人都说根本不识她。我倒是想问问弟妹,她派朱护卫,到底从哪里找来的那人?人家榴善堂的嬷嬷讲,根本没有办法分辨是早产十多天还是足月刚生的。”

舒眉不由一怔,难不成,她连夜派人对魏嬷嬷下了毒手?

郑氏也在想同样的问题。心里不由对高氏暗生警惕。以前她只对胎儿动手,如今都发展到杀人放火了?

高氏却毫不理睬她,对齐淑娆道:“五姑奶奶请放心,有你大嫂在,谁也休想用外头抱的孩子,来混淆你大哥的血脉。”

说完,她“正气凛然”地扫了舒眉一眼。

感谢不懂变通和宠萌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晚九点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