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7章 掩耳盗铃

第二百零七章 掩耳盗铃

舒眉忍不住哂笑。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贼喊捉贼”?

高氏也不管别人异样的目光,带着程婆子等仆从,目不斜视地进了霁月堂。

郑氏只听到了她说的前半句,后面由于前头消息过于震惊,让她忽略了过去。此时见高氏前来行礼,忙盯着她问道:“你刚才话中是何意思?什么榴善堂不认识她,到底怎么回事?”

高氏慢慢转过脸来,望后面进来的舒眉:“那就要问您的好儿媳,端在看她是从哪儿请来的稳婆?”

舒眉没有作声,只是死死盯着高氏,过了良久才莞尔一笑,回击道:“我哪里去知道,再厉害的稳婆,不也被人害了性命。不知大嫂晚上入睡时,会不会做噩梦?!”

提起噩梦,郑氏耐不住了,喝斥了舒眉一声:“别吓唬人,娆儿最听不得这个……”

舒眉错愕地转向齐淑娆,想起上回在红螺寺,好像谁曾经告诉过她,眼前这位五姑奶奶,小时候被人吓过,成年后胆子都还十分小。

她不由翘起嘴角,若有所指悟地扫了眼高氏。

郑氏哪里不知她们底下有暗潮涌动,摆了摆手,道:“你们不要操心,等芳儿醒了让她自己辨认决定。”

舒眉不由一愣。

这也太儿戏了,哪有让没见过一眼的产妇辨的?

不过,她这是将责任转移到柯氏母女身上吧!毕竟柯太太口口声声强调孩子没有被调换。

今日睡醒过来后,舒眉整件事情重新审视了一番,觉得柯太太这做法倒可理解,就像那一世的某些重男轻女的家庭,为了有传宗接代的儿子,不一样跑到人贩子手里买回男孩。

更何况柯家把女儿送齐府作妾,现在齐屹不在了,若再没有的子嗣,她下半辈子指望谁去。

只是那女婴刚生下来就被生母的亲娘放弃,命运也够苦的。

几人都各怀心思,屋里顿时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就有丫鬟在门帘外禀报,说柯姨娘醒了,她想见见孩子。

郑氏扫了媳妇女儿们一眼,道:“想知道答案的,咱们一起去瞧瞧吧!”跟着,她吩咐范嬷嬷带着两孩子和那名前段时日精挑细选请来的奶娘。

舒眉只得起身,由雨润搀着跟着众人出了院子,朝碧波园的方向走去。

进到柯氏住的厢房,迎面就传来柯氏的哭泣声。

“芳儿,月子里是不能哭的,你怎么不听话,怎么劝都不听?”是柯太太的声音。

接着,就听到柯氏的回答:“怎么会这样?原以为夫人容不了孩子,没想到最先跳出来的她。母亲你说,咱们都隔了房头,作甚跟孩子过不去?!”

屋里子顿时沉默下来没有人再接话。

齐淑娆转过头来,恨恨地望了她四嫂一眼,眸子里满是鄙异愤恨的神色。

舒眉脚下一滞,有些不想再进去了。旁边施嬷嬷搀着她的手,安慰地按了她胳膊几下,暗示她先沉住气。

舒眉扯了扯嘴角,挺起脊背就跨过了门槛。

久了吃饱睡足了,柯氏的脸上虽还有痕,气色却很是不错。跟舒眉的憔悴脸色,形成鲜明的对。

见众位尊长都来了柯氏忙在起身相迎,就被前面的郑氏一把按住:“你身子还没复原,先不要乱动。”

柯氏听话停止了动作,跟坐在**跟来客一一问了安。

随后,郑氏安慰了她几句,就将昨日之事简单介绍了一遍:“……所以,老身命人将两孩子都留在了我那儿,派人精心照顾。”说到这里,她特意顿了顿,瞅着柯氏脸上的表情,将话头转入正题,“当时,你可亲眼看过自己孩子?”

柯氏一愣,想起母亲的交待,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她仿佛意识到什么,忙补充道:“芳儿相信我娘,她老人家不会骗我的。再说,之前太医诊过好几次脉,不是认定是‘小世子,吗?”

郑氏叹了口气,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如今此事成了悬案,她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芳儿生的若真是女婴,将来上奏折请求袭爵时,难免会留下把柄。若让峻儿袭位,外面人肯定会说,他当叔叔的,欺负长房的孤儿寡母,更为关键的是,屹儿几年前已经承爵了,临走前又没留下话。按正常程序走,只会选他的子嗣承爵。就是她有让小儿子继位的想法,高氏这恶妇怕也会不依不饶。

见郑氏不做声了,柯氏心里慌张起来。她醒来后,听母亲讲述,知道昨晚她睡下后,碧波园里曾闹过一场。

郑氏吩咐奶娘过来,将两孩子递给柯氏,让她挨过抱抱试试。

柯氏两个都抱了一番,脸上没出现任何特别之处。郑氏见了,脸上难免落出失望的情绪。

众人跟着郑氏,在里面陪柯氏说了说话儿,没多久就被打发回去了。

郑氏却留了下来要单独跟柯太太谈一谈。

等屋里的人走干净了,郑氏沉下脸来,喝问道:“你干的好事!以为跟她同进退,就讨得了好的!她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

柯太太神色微僵,过了片刻缓过劲头来,垂下头闷声反问:“难道到如今,太夫人都不相信咱们娘俩?”

接下来,屋子里陷入夜一般的死寂。

最后,还是郑氏打破沉默,只见她幽幽道:“那女人向来心狠手辣,你以为她是你们好?岂不是这是‘与虎谋皮,!知不知道,屹儿当年也曾有过子嗣的,那孩子叫‘诚儿,,刚一出世没多久,她就把人家生母给害在产房里。这么多年了?挡她道的,她曾放过谁?丹露苑剩下的三位姨娘,都是失去生育能力。其余的······我不说,想来你也猜得到……她许给你们什么了?”说着,郑氏抬起眼眸,盯着对面的老

柯太太有片刻闪神,末了,还是坚持没有调换婴儿。

郑氏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对方的肩头,没有再说什么,一言不发地扔下她出去了。

等人离开后,柯太太才回过神来·只觉心里“嘭嘭”直跳。

太夫人所提及高氏的为人,她自然是信的。

只不过,如今局面成了这种状况,自己母女反而安全了。

若真是哪天她们遭了意外,人家只会说高氏怕人泄密,被人杀人灭口了,将来死后还是进不了齐府宗祠。有她们母女作证·孩子的身份就谁也改变不了,不是吗?

可太夫人为何要她否认呢?

长子留有后嗣,不是她所期望的吗?一个没直系子孙的宁国府,如何能顺利袭爵?她如何安稳度过余生?

这个疑问在霁月堂,同样被郑氏的亲生女儿问起。

“母亲,你为何要横生枝节?大哥有后不是正好吗?难不成您真打算赶大嫂出门?现在她可是身价百倍!虽说年纪不轻了,只要她愿意改嫁,外头肯定攀龙附凤的大有人在。”齐淑娆一脸不解。

郑氏叹了口气·解释道:“若没优昙将事情抖露出来,在这节骨眼上,为娘哪里会惹那女人。最多以后有机会·再想法呗!”

齐淑娆愕然:“想什么办法?”

郑氏斜乜了她一眼:“你不会真的以为,那孩子是你大哥的吧?!为娘生了你们兄妹三人,刚出生的婴儿是怎样的,哪里瞒得过为娘眼睛。高氏自己没生过,不知里面道道,就想掩耳盗铃。”

嘴唇蠕动了几下,齐淑娆满脸震惊,说不出一句话来。

郑氏抿了抿嘴角,跟她交了底:“四哥如今出门在外,咱们不能多生事端·这事最好拖着。”

齐淑娆忙提醒她:“拖不了多久了,女儿先前从丹露苑出来时,大嫂逼着莫管家,派人去请沧州老家的族中长老们。说是洗三之日就取名上族谱了!”

郑氏倒是吃了一惊:“有这事?你没骗娘亲吧?!”

齐淑娆点点头:“千真万确!女儿还以为您默许了。”

郑氏当即垂下脑袋,开始思忖这事。

齐淑娆摇了摇她胳膊,道:“您快点拿定主意·女儿现在在宋家生不如死。反正胳膊扭不过大腿,咱们还是先认了吧!将来的事以后再说,那孩子不是早产的吗?说不定不好养····`·”

郑氏猛地抬起头,眯起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

齐淑娆扭捏了半天,解释道:“将来四哥还会有不少子嗣,若是那孩子出了什么意外,长房怕是不得不过继四房的。”

郑氏摇了摇头:“不成!高氏是不会答应的,她跟舒娘是死对头,而且曾经扬言过,要过继二房的。”

齐淑娆挠了挠头,提醒道:“四哥子嗣不定都是她生的,妾室所出还不一样是他儿子,您的亲孙子。”

郑氏责备她道:“胡说!过继哪能再挑妾室所出的?你让咱们宁国府的脸面,到时往哪里放?”

起身走到旁边,齐淑娆满脸委屈:“女儿也就这样一说,不是帮您想办法吗?”

见女儿可怜兮兮的样子,郑氏敛起怒容,安抚道:“娘家的事,你就不要瞎掺和了。要知道,回去好生孝顺公婆,哄好相公。明年争取早些怀上······”

齐淑娆嘟囔着嘴巴,不情不愿地应了。

女儿离府回婆家后,郑氏仔细琢磨起她刚才的话:“妾室所出身份毕竟不够,这可真是难办了……”

此刻,郑氏怎么也没料到,就是这个难题引发一念之差,不久的将来,让多人的命运随之而改变。

感谢桑榆晚情朋友打赏的礼物,手里的花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下一章标题“血溅华堂”命运之轮要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