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二百一如十三章 如此取舍

第二百一十三章 如此取舍

齐淑{转过头来,见到那是位身材高大的男子,脸部、手皆扭曲得十分模糊了。不过,还是能看出,之前出是骨骼精壮的青年男子。

她胸口顿时被绝望情绪布满了,忙跟上前到其他人中间查找。

望着齐淑{险些瘫软在地背影,高氏担心自己之余多了几分快意

可她还没得意多久,身后就响起一阵求饶声。

“你们凭什么带走我女儿?”

是郑氏的声音。

高氏转过来,起身迎了上去。

“这是作甚?她疯疯癫癫,你们为何将她带走?”她挡在官差跟前。

“衙门收到举报,说宁国府有人纵火,顺天府尹刘大人,让兄弟们来捉舀人犯。”那官差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

高氏不露声色,望向旁边的婆母,郑氏一脸震惊的样子:“怎么可能?前几天我女儿就被吓得痴痴傻傻,哪里会去纵火?”

那差人斜乜了她一眼,说出来的话凉嗖嗖的:“是不是真疯,还要带到衙门里拷问查探才知。”说着,他手一挥就将人带走了。

郑氏抢救不及,险些跌倒,等回过神来,就扑向高氏,揪住她胸前的衣襟,问道:“是不是你……是不是做下的?你这扫把星···…还想栽到娆儿身上,你要害得齐府家破人亡,才甘心吗?”

高氏拼命挣脱开她的钳制,理了理领口说道:“若是我要她的命,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母亲可别忘了,人是您关进去思过的,五妹留在府里养病,是您亲自作的决定……”

听得大儿媳这些话,郑氏瘫软地跌坐在地上。

见目的达到,高氏装模作样的安慰起郑氏:“母亲您放心,我回娘家请大哥出来作证,顺天府衙门不敢给五妹上刑的。”

大儿媳这句话,让郑氏面如死灰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生气。

且说舒眉这头,自打搬进庄子后,还没怎么收拾,就让人把朱护卫请来,吩咐道:“······给母亲和表姐她们送信吧!不用说咱们的具体位置,只要报个平安就行了……”

朱护卫点了点头:“您就放心吧!”说完,安排余下的几名暗卫,好生护着她们就离开了。

舒眉所不知道的是朱能离开庄子后,没有直接回宁国府,而是拐到了北面行宫某个不打眼的密室里。

“安置得怎么样了?”黑暗里传出一老者的声音。

朱能一抱卷:“在下幸不辱使命!”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先生这边的人,既然事先查到她要纵火,何不当场将人擒获,何必等房子都烧起来了,再去让小的们转移,过后弃尸混淆视听,岂不是帮了他们?”

那位老者叹了口气沉吟了半晌才解释:“时机不对,查到又如何?到时栽到齐五小姐身上,她还不一样可以逃脱!”

朱能眸光一黯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又过了几个瞬息,那老者重新叮嘱道:“你且记住,这两三个月里莫要在外四处走动,也不要进城。恐怕明天,京城上下都会传开的。四夫人被人反锁,活活烧死在自己院里,也许未来一段日子,京里会起大风浪若是让人知道四夫人行踪就糟了。上前段时间‘滴血认亲,的闹剧此次高家想置身事外,怕是有些难了。”

朱能朝地下一跪恭敬地谢道:“此番遭遇,幸亏先生派人提早几日给信。不然咱们夫人和小主子怕都得藏身火海了。”

那老者摆了摆手:“不必谢老夫,我也受人所托。对了,齐家那四小子,可曾有消息传来?”

朱能摇了摇头:“不曾!小的正要把京里的情况,派人送信给他。”

那人指节敲了敲桌面:“不可!这样做只会误事,还是等他回来后,咱们再亲口跟他讲明白。”

朱能点了点头,接受了这提议。

他兀地想起头次见到眼前此人,就是扶着受伤的齐峻,从密道出来到山上静养的那回。四爷对好像对这老人颇为尊敬,言听计从的。想到这次要不是他报信,自己怕是再没颜面在齐府呆下去,朱能心里对他只有感激。

也没细想瞒着四夫人未死的消息,到底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

宁国府这边,自从衙役将女儿带走后,郑氏就回了霁月堂。她还未从失去嫡孙子的悲痛中醒过神来,又开始蘀齐淑娆操上心,一时有些彷徨无计。最后还是蔡婆子提议,派人给五姑奶奶的夫家报信。

郑氏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他们早看娆儿不顺眼了,如今恐怕撇清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往前面凑?他们正缺一个由头将娆儿赶出府呢!”说着,她长长叹了口气,“唉,峻儿不在京里,连个蘀娆儿出头的亲兄弟都没有。”

蔡嬷嬷却提出不同的看法:“太夫人,咱们不去试一试,哪里就说得准呢?他们为了名声,怕是不能袖手旁观吧?!”

郑氏垂头不语。

这话也不■全错,文臣讲究面上的气节,若是此时趁机休妻,就不有人说他们落井下石?之前,他们想改弦更张投靠高家,不都一直遮遮掩掩的,还特意派娆儿到高氏跟前试探,此次哪会公然授人以柄?

高家?郑氏脑海里灵光一闪,渀佛抓住了什么。

果然,齐家把话递过去后,宋阁老就将以儿媳被吓得迷失本性,要求顺天府衙门放人。

随后,高氏还特意请太医出面,到狱中给齐淑娆看病,还找了百日宴那日,在场的几位证人。尤其是她娘家兄长的证词最为有用。

最后,顺天府尹没法子只得将人放了出来。其实,这桩案子确实有让人很棘手。没有原告,连苦主也在火中被烧死。就连她唯一的血亲,远在岭南,相公离京千里,疑犯还是她小姑子。虽然他们接到匿名报案,把人带了过来,可几天过去了,没苦主家属前来申冤这案子没法开堂办理。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

再加上,前段日子嫌犯受了惊吓,神志失常是众所周知的。只是火星抛到跨院里,为何会引起那么大的火,当晚一院子的人为何逃不出来,因涉及了国丈爷的女儿,太后娘娘的亲妹妹,顺天府尹就选择装聋作哑了。

与此同时,回到孟府的三姑奶奶,这两天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

“碧玺怎么会是你?”望着地上跪着年轻妇人,齐淑{有些神情恍惚。

“小姐,夫人听说表小姐快生了,就拨了奴婢回京侍候她的。说是主仆一场,此时正是她需要人手照顾的时候。”说到这里,碧玺语气一滞,抹着眼泪哭道,“奴婢刚来京里,就听说,听说······表小姐她……”后面的话她再不能说下去了。

猛地从椅上坐了起来,齐淑{问道:“你回宁国府没有?”

碧玺连连点头。

齐淑{眸子骤冷,厉声问道:“现在宁国府怎么说?她们可愿意蘀表妹出头,还是说……想早日下葬了?”

碧玺目光一黯,答道:“奴婢进霁月堂求见太夫人时,她好似在给学士府来的仆妇交待什么。世子夫人,哦,国公夫人当时也在屋里。”

齐淑{眉头一跳,不动声色问道:“进去时,大伯娘跟你说了些什么?”

碧玺撇了撇嘴角道:“旁边的范嬷嬷将噩耗详情告诉了奴婢。说四夫人如今不在,您这边小公子出生没多久可能更需要奴婢。”

齐淑{抬起眼眸:“难道她就没说点别的?当时表情如何?”

碧玺觑了她一眼,道:“奴婢不敢多呆赶紧就出来了。”

齐淑{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碧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忙补充道:“奴婢在院门口等待接见时,倒是听到有人在底下议论,说表小姐可怜,要发丧了,亲人都不在身边。

且身后还无子,连个摔盆捧灵的人都没有;另一名婆子还说,要采用火葬,连个尸骨都不给表小姐留。”

齐淑{大惊,忙站起身来,问道:“怎地?她们真打算就这么把人葬了?”

碧玺点点头,说道:“听她们提到,前两天府里来了位风水先生,掐指一算,说小公子怀在肚子还没出世就没了,形同产厄,只怕是冤魂投胎。建议府里早日下葬,省得对活着的人,造成更大的妨害。”

啪嗒一声,案桌的茶盏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齐淑{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她顾不得擦干眼泪,厉声骂起高氏来:“什么不吉,分明是有人想毁尸灭迹!肯定又是那恶妇在作怪,欺人太甚,简直太欺负人了!四哥都没回来,就急着下葬,是怕他见到表妹惨状后,找人报仇或是查出什么来吧?!”

从来没见过小姐发这么大的火,碧玺顿时被吓得噤若寒蝉。

齐淑{扫了她一眼,然后命人到宁国府去打探。

到天黑的时候,派去婆子回来禀报,说是太夫人确有这意思,头七过了就发丧下葬。郑氏还交待,若她身子不好,就莫要来参加了,省得到时出了什么事。还说,请来的法师说,竹韵苑此次之所以出事,就是犯了重丧,优昙死后三天内,就又出了这么多条人命,此事确实有些古怪。

不知怎么地,齐淑{想起表妹来京的那年,宁国府接二连三遇到一些怪事。还有,堂妹齐淑娆玩火的事,让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齐淑{找管事到顺天府衙门打听,想知道这桩案子的进展。

谁知,孟府人带来的消息更让她更加怒不可遏。

大家还记得碧玺这个人物吗?第四章出现的,在女主醒来后,打了次酱油。下一章《击鼓鸣冤》将由她唱主角。后面的戏份,将把前面布的线都要连起来了。

ps:感谢大口大口▲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