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14章 击 击鼓鸣冤

第二百一十四章 击 击鼓鸣冤

bf齐淑{的婆婆赵氏,听下人提起媳妇昨儿下午砸了茶盏,第二日请安时,特意把她留下来问起此事。

“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想开一些。为娘知道,你们姐妹俩感情不错,可也要顾惜自个身子,绍哥儿毕竟还小。”见儿媳表情悲戚,眼角似有干的泪痕,赵氏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道。

齐淑{心生感激,跟她讲起那天晚上的经过。

赵氏叹了口气,说道:“唉,这就是命!上回见到那孩子,不像是个命薄之相,怎会……”

府里上次为绍儿摆百日宴,她婆婆跟舒眉多聊了几句,遂有此感叹。

齐淑{面露戚然之色。

表妹头次来府上道贺时,婆母就十分喜欢。私下评价说她一般士绅家出来的孩子,识大体懂得感恩,将来必是个福气大的。

婆媳俩神情均黯然起来。齐淑{此刻肠子都快悔绿,想到当初该多努把力,将表妹接到府里来待产的。

赵氏感叹道:“还是遇的人不好,若是嫁到像咱们府,哪个有舍得给气她受?况且还怀着孩子。”

齐淑{深以为然,宁国府的内宅,自那女人嫁进来就开始乱了起来,尤其是祖母过世之后。

“前些年大伯母不是这样的,自从大哥的噩耗传来,她就好似没了主心骨……”她下意识地地为郑氏开脱。

赵氏了然一笑,拍了拍她的手,解释道:“为娘跟她认识几十年了,哪里还会不晓得她?!只不过,儿女不在身边,做法有些过急了……”

齐淑{点了点头,深有同感:“照说,四哥最大伯母疼爱的,可当初定下媳妇全是祖母和大伯父的主张。起先几年也不太待见表妹,在诺哥儿的百日宴上,经人一挑唆,就彻底爆发了。”

她说完之后突然捂住了嘴巴,意识到非议长辈不妥。

赵氏呵呵一笑,不以为意,说道:“唉,天下做母亲的都是那样,媳妇到底不上自个生的。说起来,你表妹各方面都不错就是娘家……唉,没想到四皇子一去,郑太夫人就······”

齐淑{深以为然,原先祖母在时,她和母亲还没觉察出什么,等两位长辈一去世,她就明显感到郑氏的变化。要不,母亲当初也不会送她一出嫁就匆忙分了家,说是到边关跟父亲团聚。可弟妹们毕竟还小,西北那荒漠之地哪里得得上京城水土养人?!

人情薄如纸,在小家小户出身,没甚大见识的郑氏身上,显得犹为明显。

也就是表妹那傻丫头,之前总想着顾全大局,为大哥尚未出世的孩子,哪里也不去,一门心思守在府里。没想到最后,长房还不一样没了后,把自己和孩子的命给搭上了…···

从婆母那回来后齐淑{总觉得胸间那股郁气,让人吐不出也咽不下,整日里心绪不宁的。

第二日,她跟赵氏请示了一番,就到潭柘寺上香去了。

晚上掌灯时分才回到府里,刚收拾妥当就让人把碧玺叫来,在她耳边交待了几句。

就在齐府准备举行葬礼的前一天,顺天府衙的大堂门口,来了位年轻的妇人,敲响了堂前那面大鼓。

说是她主子死得冤,要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

起先,顺天府衙役没怎么注意,待见到收上的状纸,一众等人都慌了神。

不为别的,那妇人状告是权倾朝野的高太尉之女,当今太后娘娘的亲妹妹,已故宁国公的遗孀齐高氏。

这番举动就像捅了马蜂窝,把顺天府尹秦大人,从小妾**里吓得险起滚下来了。

“此案不是已经结了吗?是哪位这么大胆,竟然敢老虎头上的拔毛?不知道高家女如今公主都尊贵,她不想要自己的小命,本老爷还不想就此去见阎王呢!”从官衙背面的后院里赶了出来,秦德明还在扎着身上腰带。

接过师爷递来的卷宗,他迅速浏览了那张扰他清梦的状纸。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秦德明抬起头来时,朝旁边的杜师爷问道:“不是说,齐府四房的主仆都在火里丧身了吗?哪里又冒出一位奴婢来的?”

杜师爷忙上前解释道:“大人,这话您是听谁说的?事实上当时还救起了几人。不过,都是齐府的世仆。既然郑太夫人都不愿大人再追究此事,自然没人为死者出头。”

秦德明脚步一滞,扭头问道:“那这妇人是打哪儿来的?”

杜师爷摇了摇头,建议道:“大人何不到堂上,一并问过明白。”

秦德明没有再出声。

等他们从前面大堂的后面出来时,府衙门前的景观险让他们倒退回去。

短短半个时辰不到的时候,门口就聚满了围观的百

不知前几天轰动一时的宁国府大火,还是被告的身份让人侧目,府衙门口顿时就成了菜市场一般。有附近的百姓,还有儒生士子,更有关注齐府大火的那些世家派出的管事家丁。

秦大夫典吏衙役的簇拥下坐了下来。

“听说齐四夫人的陪嫁丫鬟和陪房,都一起葬身火海了,她哪来的奴仆?下跪的人莫不是受人指示冒充的?”

碧玺早有准备,只见她将头重重磕在地板上:“奴婢乃五年前,定远将军夫人送给齐府四夫人侍女,两年前,奴婢亲人随定远将军夫人去了西北,四夫人不忍奴婢离开家人,就约好让我先回将军夫人身边侍候,等给父母养老送终了,再回到她的身边来。”

秦大人眉头一皱:“你此番提前回京,为的又是何事?”

“定远将军人听到姨甥女有了身子,怕身边的人缺使唤,就将奴婢派了回来,做小公子的乳娘。”

“你自称齐府四夫人的奴婢,可有凭证?”秦德明出门之时,就已吩咐亲信,去给太尉府和高氏那边递信了,他在碧玺身份上此番纠缠,无非是想施延时间。

碧玺忙将当年转送之事,当众给说了出来。

“那现在卖身契呢?”

“齐府竹韵苑被火焚毁,怕是找不出来了。不过,齐府年纪大的奴仆想来有认识奴婢的。”碧玺忙解释道。

谁知这秦大人铁了心,不想接这桩案子,想先从碧玺身份做文章。只见他将惊堂木重重一拍:“大胆刁民,没有凭证就lll认主子,诬告公卿女眷,该当何罪?!”

顿时,场上响起嗡嗡之声。

碧玺没有办法,将齐淑{抬了出来:“还有人可以证明,奴婢的旧主子—定远将军夫人之女孟府大奶奶可以作证。”

秦德明扭过望向杜师爷问计,后者忙建议道:“大人不妨以无证人在场将此事押头再审。”

秦大人点了点头,正要吩咐下去。就听得碧玺抬起头,大声地说道:“当年奴婢旧主子将我送人时,卖身契可是在府衙过户的,老爷不妨查查旧案宗。”

秦德明一时傻了眼,杜师爷无奈地摇了摇头。

待书吏登记在册的奴籍证明找出来时,这位府尹没法子,只得宣布审问继续下去。

碧玺将中元节那日宁国府发生火灾的内情,一一在堂上道明。顿时,府衙门前的众人哗然,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太惨了!这是谁主使的?”

“早就听说宁国府后院不太平,想不到天子脚下,竟然有人公然放火。”

“关着门窗燃,那四夫人就是有九条命,怕是也不能逃脱,太狠了……”

“难道真是齐高氏派人干的?这妇人胆子也够肥,竟然敢状告高家的人。”

“听说,当时放火的,是疯疯癫癫的齐家五姑奶奶,怎地又扯到国公夫人身上了?”

“胡说,宋齐氏乃出嫁之女,何必烧妯嫂子和侄儿,肯定被的唆使的。”

“难道是郑太夫人,天底下哪有当祖母的,会算计怀有身孕的儿媳?难道她不想要孙子了?”

“这也难讲,文家早就败落了,四皇子不在后,她肚子里那块肉,于宁国府来说,是喜还是孽,一时之间还难以说得明白。”

霎时间,堂里堂外议论纷纷,有同情舒眉遭遇的,也有猜幕后黑手的,更有人佩服碧玺这忠仆的。

当莫管家带着人赶到时,见到的就是这种情形。

见场合不受控制,府尹秦大人一拍惊堂木:“肃静!肃静!”

接着,他眯起眼睛盯向碧玺:“你既然没经历那场大火,又何以指控朝庭的诰命夫人?还有,你提到的这些,可曾有什么证据?”

碧玺直起身子,对着堂上堂下一干人等答应:“奴婢来这儿之前,查找了一些证据,特意带给大人瞧的!”

说着,她手一招,就有两名男子跟了上来,送来了几样证物——有那天晚上的井水、木制房屋爆烧时的粉末,还有找屋顶找到不慎滴落的油滴…···

林林总总,有十样之多。这还不包括证人的证词。

堂上坐着几位,相互交换了眼色,瞳孔里尽是惧色。

看来,眼前这女子有备而来的,不可小觑了,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

秦德明只觉得脑仁发疼,此等案子哪里是他能沾染上的?!一个不小心,轻则丢乌纱帽,重的话说不定掉脑袋。

感谢wmugd点点油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