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17章 初为人母

第二百一十七章 初为人母

舒眉虚弱地笑了笑,没将这番恭维的吉祥话,太放在心上

如今她是有子万事足,什么也没有亲眼看看儿子更重要的事了。

只见她强撑起上半身,将脑袋伸过去,望向那小东西。

果然,弱得老鼠似的,全身红通通一片,双眼紧闭,看不出长得怎样,一张小嘴唇湿濡濡的。脆弱得好似吹口气就像化了一般。

片刻间,舒眉被某种情绪感染,虽觉肩上多了些负重,却让她无端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仿佛自己生命一下子就厚重起来,不似以前那样孤独和迷惘。

这种体验让她既感到陌生又特别兴奋,齐家再多烦忧和相公不在身边的怨念,被她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

见她神色憔悴至极,旁边施嬷嬷忙劝慰她:“小姐想来累了,还是先睡睡吧?!”

舒眉霍然抬起头来,问道:“什么时候可以喂奶,还是先把他喂饱了再休息吧!”

在一边围观的雷嬷嬷有些不解:“吴妈妈都准备好了,夫人您就放心歇息吧!”

舒眉摆了摆手,道:“还是我自己来,以后喝我的母乳为主,不够了再请她接上吧!”

“哪里用得着夫人您亲自喂?”雷嬷嬷一惊,失声出来,见一屋子人都在望着她,又讪笑道,“我家夫人送吴妈妈来,就是为解决小公子口粮的。”

说完,她困顿地望向施嬷嬷,目光中不乏求助的意思。

后者忙跟她解释:“老妹子不必多心!没出那件事之前,咱们夫人就跟多次提过,说等孩子出世了,她要亲自喂养。说是在一本书上看到,婴儿喝亲娘的初乳将来身体会更加壮实,以后得病的机会也少许多。老奴不知劝过多少回了,都没打消她这念头。”

“这······”她扫了一眼立在旁边的吴妈妈·后者眉眼间的神色颇为尴尬。

舒眉抬起头,对上吴妈妈的眼睛,认真地解释道:“我没喂孩子的经验,到时还是得劳烦吴妈妈的。说不定·这小子食量大,我一个人的量,根本不够他吃……”

吴妈妈望了望雷嬷嬷,又看了看施嬷嬷,无奈地点了点头:“小的愿听从夫人的安排。”

事情就这样解释了,舒眉多撑了半个时辰,等小家伙终于被她喂饱了·才安心地睡了过去。

她躺下没多久,安排了月娘和吴妈妈,在屋里轮流守着孩子,施嬷嬷就带着众人退出了产房。

“怎么样了?夫人还好吧?”她们刚一出来,朱护卫便迎了过来。

其他人还未出声,雨润便抢着笑嘻嘻地答道:“母子平安,你可以跟姑爷交差了。”

他长长松了口气,施嬷嬷见他这副样子·连忙朝他道谢:“前些日子,让朱护卫辛苦了。此番夫人能化险为夷,得亏了你临危不难。不然·咱们都得葬身火海了……”

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额头,朱能不敢居功:“这是小的应该做的。可惜那日大小姐出世时,小的没能出把力,害得优昙无辜枉死,还连累夫人遭遇危险。”

“那件事哪能怪你呢!大夫人早有算计,就是不在那次,她也会另找机会出手的。这又不是第一回了。”雨润心直口快,忙出声替朱能开脱。

施嬷嬷点了点头,想起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跟朱能问道:“小公子出生的事·现在是不是该通知宁国府那边了?洗三虽说赶不及了,可满月宴、百日宴,都可回齐府张罗吧?!还有,小公子尚未取名呢!”

听到老人家的提醒,朱能眸光不觉黯淡下来,心想·京里现在恐怕都以为四夫人葬身火海了呢!哪里能就回去?!

他左思右想,决定还是应该跟那位躲在行宫里老先生,再商量一番。如今这情势,恐怕一时半会还不能贸然回京。

安排好了庄子周围的暗卫,朱能趁着天光未亮,悄然潜进了行宫北面那道密室。

“怎么样?孩子出世了吧?!”听到他的脚步声,那老者还未转过身来,就出声问起舒眉她们的情况。

“托先生的福,小公子出世了。母子平安!”朱能说完,朝他的背影深深地揖了一礼,恭敬地答道。

老者这才转过来,捋了捋颌下稀落落的胡须。

“那就好!你再陪她们捱到年底。高家如今快动起来了,现在你们暂时还不能曝光,还是等局势稳当一些了,再去给他们最后一击。”他的语气虽然平缓,而声音却是冷冽而严肃的,仿佛在行军打仗前的战略布置。

朱能点了点头,又摸了摸鼻子,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四爷那边,恐怕要派人送信过去。省得他误听传言,以为……若是丢下国爷的事,急忙赶回来,到时就糟了。”

老者点了点头,赞成他的提议:“可是可以,不过千万要小心。若是让人发现了找到了这里,到时,恐怕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朱能微微颔首,其实,他心里并不怎么担心。

头次他来到庄上时,四爷就曾带着他,将整个庄子里里外外都走了一遍。

当时齐峻对他说起过,这庄子下面有地窖,与别家的不同之处在于,那里面有条通道,可以直接通到靠近永定河附近的棋盘村。若是到时出了什么紧急状况,可以从地底下逃生。

从老先生那儿出来后,朱能当即立断派了名暗人,动身赶去西北边给齐峻送信,还遣一名未曾在宁国府露过面的暗卫,打算派他回京,验证一下那位老先生所说的情况。

宁国府丹露苑的正屋内室,对着跪在地方的仆妇,高氏厉声喝问道:“真没什么人跟孟大奶奶接触?那些证据到底是谁拿来给她的呢?”

那婆子摇了摇头,解释道:“奴婢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过,听人提起,说是那个时候,好像府里不算太平,或是有人扔进府里的。自打齐府走水一事出来后,这些日子,大奶奶只出过两趟门,一趟是去到潭拓寺烧香,另一回是到秦侍郎府里寻秦姑娘。”

高氏知道再问下去,也得不出什么结果,遂朝她摆了摆手,命人将她给带了下去。

屋里只剩下她一人时,高氏开始思忖起来。

那群人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她大着个肚皮,想来是走不远的,应该不在京里就在京郊。

可是,现在还未起事,到处风声鹤戾的,她不敢借用娘家的势力,去大范围地搜查。

不过,无论如何,要赶在齐峻回京城前,再给给那黑妇补上一刀

算算日子,她应该已经临盆了。决不能让他们夫妻团圆,将孩子抱来宁国府。不然,前面所做的功夫全都要白费了。

高氏十分郁闷,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京城都闹得这么大了,对方竟然还沉得住气。连在这里唯一的亲人齐淑{也不联系。难道,她就甘愿孩子出世了,没人上门道贺,甚至无人知晓?

高氏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被各方人马不时惦记的齐峻,此时正对着荒漠上的一轮孤月,思念远在京城的妻儿老小。

“爷,碧玺想来应该已经到了京城,您就不必担心了。有她在小公子身边守着,夫人不会有事的。她毕竟生过孩子,有不少经验,还对夫人感恩戴德的,肯定会尽心尽力照顾小主子的。”

齐峻摇了摇头:“我倒不怕碧玺不尽心,怕就怕高家那女人再生事端。”

尚武神情一凛,深以为然。不知如何安慰对方才好,他只得老调重弹:“朱能的本事,别人不知道,爷您还不清楚吗?再说,平日里夫人也颇为警醒,那女人没一次顺利得手过。”

齐峻转过身来,摇了摇头,反驳道:“谁说没得手过?两年前,娘子从马背上摔下来,险些就丢了一条命。”

见他自揭创口,尚武倒不好再怎么劝他了。

忙想方设法转移话题:“国公爷临走前,为何随身带着大姑奶奶打的络子。会不会是他想到草原上去联络她?”

果然,这话题一起,齐峻顿时被牵引了全部心神。只见他想一会儿,喃喃道:“听娘子的口气,当年大姐代替公主和亲,好似真的另有隐情。莫不是大哥也听说了,所要要顺道见见大姐,亲口问一问,关于此事的来龙去脉?”

听见他不再坚持提前回京了,尚武心里一喜,接过话头跟他讨论了起来:“小的觉得似乎不像。要说此事都过去十多年了,就算证实又有何用?昭容娘娘如今都不在了,连四皇子也······知道前尘往事,除了徒增伤感,半点用处都没有。如今,谁还有本事来撼动高家的根基不成?”

拧起眉头,齐峻垂头想了一会,试着猜测道:“若是他能证实,当年跟大姐订亲的薛大哥,染上疫病是人为所至,你说,昭勇将军府到时会不会站在高家那边?”

尚武顿时傻了眼,他怎么也想不到,四爷会猜出这种可能来。

感谢塑料袋1、宠萌、桑榆晚情三位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