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18章 称骨论命

第二百一十八章 称骨论命

八月的京郊,秋高气爽。昨晚突如其来的大雨,将空气中的浮尘洗涤一空。

舒眉暂时寄居的农庄,更是瓜果飘香,秋色怡人,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坐着**听着窗口的叽叽喳喳的鸟鸣,舒眉十分庆幸自己坐月子的季节,恰巧遇到这种不冷不热的天气。

虽说月子里不能出房门,在她再三要求下,施嬷嬷终于开了一扇窗户,让她透透气。

怕她吹风损了元气,一众仆妇硬是不肯将门窗全部打开。

孩子洗三过后,完成任务的雷嬷嬷,特意跑来跟她们告辞,说是要回威远伯府覆命,让林夫人也早些安心。舒眉本想留她住几日,等庄子上瓜果熟了,带一些回去林府的人尝尝鲜,雷嬷嬷百般推辞。舒眉只好作罢。

齐府的众仆对雷嬷嬷自然再三道谢。

施嬷嬷将人送出庄子时,塞给她一个厚厚的红封:“······请林夫人放心,等我们家小公子满月了,再抱着他上门去答谢恩人······”

笑着接过了红包,雷嬷嬷应承道:“请放心,我一定转达到!或许过不了多久,齐四爷就回京了,到时大家可以串门了。”

施嬷嬷想起宁国府一堆糟心事,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雷嬷嬷忙宽慰她:“老姐姐莫要担心!我瞧着四夫人的面相,不像是个福薄之人,倒像是有晚福的。四夫人年纪轻,许是没听过。老婆子接生过好些娃儿,很少没见过像贵府小公子生得那般整齐的!还有八字,啧啧······丙子年辛酉月辛巳日子时,足足有六两四钱重,你听听,相书上说的,‘此格威权不可挡,紫袍金带坐高堂。

荣华富贵谁能及?积玉堆金满储仓。,将来怕是入朝拜相的命格

算命称骨的口诀背那么熟·施嬷嬷显然是没料到,听到这话,不由喜上眉梢。

对她说道:“承妹子吉言,哥儿将来有出息了·少不得请你接生嬷嬷过来吃酒。”

听了这话,雷婆子喜得嘴巴都险些合不拢来。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互相道了珍重,就分庄子门口开了手。

回到院子里,施嬷嬷将雷婆子这番话,在舒眉跟前学了一遍。

从未听过此番好玩的歌谣,舒眉不禁哑然失笑·接着,她垂下头来,盯着小家伙的眉眼,寻找传说中有福气的部位。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抬起头跟屋里众人感叹道:“额头生得倒好,是齐氏祖上传下来的,高额广颐不乏饱满。不过,鼻子就有些塌了。”

月娘在旁边忙提醒道:“一听小姐说这话·就知没怎么见过刚出世宝宝。哪有哥儿一生下,鼻子能不塌的?!一般得长到十六岁,骨头才会成形。以后有机会·您多瞧瞧别人家的孩子,保准都是这般塌鼻子,不信,您去问问吴妈妈……”

舒眉抬起眸子,望向侍立在旁边的乳娘。

见问到自己身上了,吴妈妈嘴角一弯,面向舒眉福了一礼,附和道:“可不就是这样?林府的三位孙少爷,两位孙小姐出生时,都是您口中的‘塌鼻子,·越长大鼻梁就越发高了。夫人,您还真不必担心这个!”

舒眉听了,恍然大悟,跟着也弯起了嘴角,问道:“林府的哥儿姐儿出生时,都是谁人接生的?听雷嬷嬷歌诀背那般熟·想来她该辛苦过很多次了吧?!”

吴妈妈捂嘴笑着答道:“可不是?!府里第三代的哥儿姐儿,全是她接生的,夫人只信得过她。每回洗三时,府里都要请算命先生来算算避忌,日子久了,雷婶婶就记住了那些口诀。”

众人听了这话,不禁七嘴八舌说起八卦来。

雨润道:“要我说,雷嬷嬷才是最有福气的,有了接生这门手艺,洗三时红包都收不完。奴婢都有些羡慕她了!”

舒眉一听也乐了,开始打趣起她贴身丫鬟来:“那好办!月娘跟榴善堂的嬷嬷学过一段时日,不如,你将来跟着她学这门手艺吧!”

听到点自己头上了,月娘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小姐说得没错,若雨润妹子愿意学,我就将自己会的全都交出来。”

柳黄趁机跟着起哄:“将来你自己生产时,连请接生婆的红包银两都省了。”

雨润被众人打趣,面上涨得通红,忙追过去要去拧柳黄的嘴巴。

柳黄见状,避到了月娘身后。雨润不肯依,跑来跟舒眉告状:“小姐,您也不管一管她们,哪有这样打趣人家的······”

舒眉抿嘴一笑,跟着打趣道:“她们说的没错啊!多懂一门手艺,将来万一出现变故,也多个谋生的手段。就是自己临产时,心里也不会怎bk张。等你们姑爷回来了,赶紧让嬷嬷帮你把婚事给办了,再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尚武年纪似乎不小了。”

施嬷嬷在旁边听了,不由暗中叹气。

本来以为,小姐怀上了,地位稳固后将来日子好过些。起码能将心性定下来,会跟姑爷安稳度日。没想到,笑到最后竟然是高家。就拿此番变故来说,将来小姐在夫家的日子,恐怕更为艰难。

宁国公断了子嗣,郑太夫人在长房那边儿子靠不上,孙子也没得靠,肯定将来会将姑爷留在身边养老。

看郑太夫人如今那样子,都不可能撇下宁国府家业,跟小儿子单过的。

而太尉府如今鲜花著锦,高这副样子,像是铁了心要留在齐府的。如此一来,小姐要么回宁国府继续担惊受怕,要么跟姑爷析产分居另过。

说不定到时,为了解决这难题,有人会在四房两口子之间制造障碍。

冷清的中秋节过后,凛冽的寒风一日紧过一日。

天气一变,宁国府太夫人郑氏的苦难日子又开始了。

以往到了秋冬之季,她只是畏寒。可是今年,除了老毛病,她又添了新的毛病。

不知是不是冤魂作遂,自打了进了九月,郑氏晚上总是睡不安稳,常常半夜从噩梦中惊醒。

这日,天还没亮,郑氏惊得从**就坐了起来,伸手一摸后背,冷汗将她身上的寝衣浸了个湿漉漉。

“太夫人,您醒了,是不是要喝水?”守夜的丫鬟翠玟,撩起帐子忙问道。

郑氏摆了摆手:“不用!什么时辰了?”

翠玟出去看了一眼滴漏,回来禀道:“才卯时三刻,太夫人,您要不再睡一会儿?”

郑氏摇头拒绝:“不了,反正睡着也是恶梦连连。你去,派人把范嬷嬷叫来。”

翠玟福了一礼,出门就去安排了。

没过多大会儿,范嬷嬷趿着鞋子就赶了出来。

“你昨晚去问的,丹露苑那女人怎么说?给娆儿诊治的太医,到底怎么时候再到府里来?”

范嬷嬷面带难色,犹豫了半天,才如实告诉她:“大夫人说,这事还得您拿主意。说是您一日不肯替她做证,洗清污名,她哪里敢去请太医,治好了没得让人更加抓住了把柄。”

听了这话,郑氏怒得险些从**跳了起来。

“她还敢拿娆儿的病情作要挟?!若不是她兴风作浪,娆儿会吓傻吗?现在,见没人能治住她了,开始甩腔说起风凉话来。”

范嬷嬷怔了怔,低声劝解道:“夫人您息怒,别让人传到她耳中了。如今外头风言风语,五姑奶奶就是治好了,怕是真会如大夫人所说的,会有人说她装疯。您何必急在一时,再等等看看。四爷回来后,由他做主,将四夫人厚葬了。日子一久,大家就忘了这档事,到时再请名医来瞧,岂不是皆大欢喜?”

郑氏摇了摇头:“不成!日子久了,能不能救返过来还难说。先前宋家已经很嫌弃她了。”

范嬷嬷心里嘀咕:治好后未必不嫌弃?!大夫人意思很明显了。这哪里是要齐府为她正名,明摆着是要逼太夫人表态。这样一来,宁国府今后就只能站到高家那边了。

不过,她有些不明白,高家已经掌控大权了,控制破落的宁国府,还有多大意义?!

没过几天,丹露苑高氏派出去办事的,终于回来覆命了。

望着地上跪着的武士,高氏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说,消息还没出居庸关,就发现有人在打听?”

只见那名武士挺立身子,一抱拳:“是的,夫人!小的派人将齐四爷赶回来的消息,刚一散布出去,就听到有人在那儿暗中打听,四爷将从哪条道回来。扮成齐四爷亲兵的两位兄弟,把夫人交待的话,故意让人听了去。谁知,那人并没急着迎出关外,而是调转过回头来,朝京城南边方向奔过去了。小的派人一路跟着,发现并没跟进城跟其他人接触,而是直接去了大兴。在一座林子里七拐八拐,闪身就不见了。”

“你确定是回了大兴?”高氏不由抬起头来。

地上跪着的人,昂头挺胸答道:“小的以项上人头担保,确实是去了大兴。”

感谢厉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