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19章 稀世古玉

第二百一十九章稀世古玉

等舒眉坐完月子,京城那边传来了消息。

朱能不敢对她再有所隐瞒,将自从她们离开宁国府后的情形,大致地讲了一遍。

“而今也只有表姐,才会如此不计个人得失,来帮我讨个公道了……”听到齐淑婳替她出头,舒眉眼神黯然,感触颇深的样子。

朱护卫心有戚戚焉。

随后他想到此番前来的目的,遂将给他们示警的那位老者,一并也讲了出来。

舒眉显然很是意外。撤离齐府的那天晚上,在半道上能“偶遇”林夫人,本就让她隐隐觉得不太寻常了。没想到,她们能脱险顺利出京,背后竟然还有其他贵人相助。

“弄清老先生的身份没,他到底为何要帮咱们?”如今舒眉不是一个人了,不得不将那人的来历打听得清楚些。

朱护卫摇了摇头:“小的问过好几次,老人家只说,是老国公爷的故交。之前爷似乎对他言听计从的。”

舒眉点了点头。朱能有些不放心,用商量的口吻请示道:“夫人,咱们到底该不该按他的忠告行动?”

舒眉神情一凛,思忖了半晌,道:“相公既然信得过他,之前又救过咱们性命,应该是可靠的人。之前你是怎么做的,后面还是遵照执行吧!总归他的目标很清晰,是针对高家来的,跟咱们目的一致。”

朱能连忙点头应喏。

舒眉沉思了片刻,又问道:“太夫人如今是什么想法?不会真要替那女人作伪供吧?!”

朱能摇了摇头,一副茫茫然的样子。

将前后事情琢磨了一番,舒眉最后说道:“其实,他们要扭转朝中颓势,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既然高家女儿能在齐府干出偷龙转凤的动作,何不借着纵火一案。将上次‘滴血认亲’的事给闹开了。当众直接揭穿他们伎俩,再引导朝臣去质疑五皇子的血统。到时,即便是高家实力再强大,只怕难以堵住天下有识之士的悠悠众口。”

接着,她将如何戳穿“滴血认亲”的法子,亲口说与了对方知晓。

朱能听明白里面的机窍后,不由惊得目瞪口呆,待到弄懂她话中完整的意思后,眼前不由一亮,过了半晌。才提出自己的顾虑:“先帝爷只余下五皇子这点血脉,若是今上被人从龙椅上拉下来,那位置谁还能坐上去?”

舒眉摇了摇头。道:“这就不是你我该操心的事了。皇族这么多宗亲,到时还怕没人跳出来挑大梁?我看你只管将此事,说与那位老先生听。保管他有别的想法!林霍几家如今不少别的优势,亏就亏在‘名正言顺’四个字上。哪儿又不能找出,能代替五皇子的人选……他们现在想要的。只不过新目标罢了。有标杆树旗帜,还怕聚不拢人心?”

听她分析得头头是道,朱能忍不住连声赞叹。

到最后他将前后联系起来一思忖,对舒眉更是佩服不已:这四夫人确实大胆,对他面授机宜,讨论如何拉小皇帝下马的事。还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丝毫没觉得不妥的样子。

他的后背不由冷汗涔涔。

仿佛头次认识舒眉一般,朱能抬起头来。望了她好几眼,心想,不愧是曦裕先生的女儿,几句话之间,就点出反制高家的法子。

朱能表情不由严肃起来。不由想到,还是国公爷目光独到。临走前将暗卫交到四夫人手里。

他不敢有片刻耽误,天色刚黑下来,就潜出了庄子,将四夫人教给他的,如何当众揭穿“滴血认亲”骗局的法子,告诉藏身在行宫里的那位老者。

朱护卫走后,舒眉开始哄小葡萄睡觉。

那天柳黄摘来新鲜的瓜果,雨润无意的一句“小公子的眼睛亮得好像葡萄,滴溜溜的”,舒眉望了望儿子墨黑如曜石的眸子,心头一动,就给他取了这个乳名。

小葡萄这孩子并不难带,许是在肚子里跟着母亲颠沛流离,出来后倒很是乖巧听话,吃睡拉都挺有规律。每晚都是她亲自拥着入眠。跟现代许多亲自喂养的孩子一样,小葡萄每晚听到母亲心跳声才能睡着,换个人来陪他,没几下就会发现。

真是个黏人的孩子……

半夜,舒眉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小葡萄扯着嗓子哭开了。她以为孩子肚子饿了,忙给他喂奶。可小家伙将**含到嘴里,吮吸了几下,又吐了出来,仍旧大声哭嚎。舒眉又摸了摸他小屁股下面——干的!

舒眉心里颇为纳闷,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原因。

最后她没办法,只得下了床,抱着他一边哼着摇篮曲,一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想把他哄得睡着。

可是,事与愿违,小家伙的哭声越发大了。

小葡萄的哭声,惊动了在外头守着的仆妇们。吴妈妈和月娘她们,跟着就醒来了,见四夫人过了半炷香的功夫,还没将小公子哄得睡着,便自请进来为她哄孩子。

“今儿是怎么啦?小公子是不是被什么惊着了?”施嬷嬷也起来了,一进门见几个人轮流哄着小主子,不由问了起来。

舒眉摇了摇头,一副茫然的表情。

月娘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庄子外头的犬吠声?”

此话一出,屋里众人纷纷摇头:“每天晚上都有狗叫,要吵早就吵醒了。”

月娘皱着眉头,道:“你们不觉得,今晚狗的数量特别多吗?”

舒眉一怔,仔细地听了听,摇头否定:“还好吧!没觉得跟往日有什么不同。”

月娘倾耳静候了一会儿,狗叫声渐渐小了下去,遂不再提起这碴儿了。

又过了半个来月,舒眉从朱能口中得知,那位老者听了她的提醒,赞不绝口。

果然,接下的日子。朝堂上一片大乱,质疑高家的声音越来越多。

甚至重新牵扯出,当初宫中大火的疑案。有传言说,元宵节四皇子不是乱中被劫,而是有人策划那场大火。目标是除掉了元熙帝唯一正统的血脉,给冒牌的五皇子登位扫清障碍。

还有人说,先帝生前中了慢性毒药,他早知不久于人世,曾留下了一封遗诏,指定了皇位继承人为四皇子。那一晚凶犯找不到那份诏书。索性刺杀了先帝,让他来不及亲待身后事,就驾崩了。

总之。各种版本的传言不少,几乎都是针对高家来的。此番浪潮加上前段日子,齐府的纵火案,太尉府的声望,跌到了历史的最低点。

每日听朱能从外头带进来消息。舒眉一心只盼望着,反高势力早日定下扶持对象,迅速稳定朝中局势,让她们能够赶紧回京,一家子尽快团聚。

没想到,就在她们焦灼的等待中。快满百日的小葡萄病了。

林夫人听说此事后,暗中为她们,请来一位老郎中。几副药吃下去后。还是不见好,舒眉一下子慌了手脚。

“小姐,莫不是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百种方法都试过了,就是找不到治疗的法子,施嬷嬷忍不住朝灵异道上引。

舒眉不太懂这方面。不由问道:“这小家伙自出生后,一入夜就睡下。从来没出过庄子。上哪里撞邪去?”

吴妈妈跟着解释道:“也许这庄上有不干净什么东西,或者季节变化,风邪入侵。婴儿体弱,最是经受不住那些东西了。”

听了这话,舒眉不由傻了眼:“如今不比在京城,既不能请风水先生来看看,也不能出去敬香拜佛,就是有什么东西,也驱不走它们啊!”

施嬷嬷想了想,提议道:“若是戴上什么给压压,或许能镇一镇那些不干净的。”

“出来时,只带了值钱的几样首饰和银票,其他玩意儿当时哪里想得到?”舒眉不禁犯了难。

雨润想起前年,郑太夫人好像给过一盒祖传首饰,不由上前提醒道:“小姐,您不记得了?前年您从马背上摔下来没多久,太夫人给过您一盒年代久远的珠宝。或许能找到有用的东西镇镇。”

经她一提醒,舒眉似乎想起来了,忙问道:“你带出来了?”

雨润笑道:“小姐,您不是常说奴婢是守财奴吗?这种值钱的东西,我怎会不带在身边呢!”

这番自嘲的话语,立马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等雨润将首饰盒取来时,舒眉赞赏地望了她好几眼:“守财奴好啊!一样东西都没落下。要不是你抢救出来,怕是都要被大火焚化了。”言毕,她让大家帮着挑些年份久远的。

施嬷嬷挑了半天,选中了一块玉:“这块玉怕是有些来头。看质地、纹路还有上面的刻工,怕是传了几百上千年了……”

说着,便将东西递了过来。

舒眉瞧了半天,记不起在哪里见过这玉。

还是雨润记性好,忙在旁边提醒她:“上回小姐住在红螺寺祈福时,救起那位老人家,后来他不是给您这谢礼吗?”

舒眉低头想了想,想起确实为端王爷所赠。

念及那位老人家如今不在了,她便有些犹豫,跟见多识广的老人家请教:“过世的人所赠之物,他戴上会不会有些妨害。”

拿起那块古玉,施嬷嬷正反端详了好几遍,随后问道:“是在寺院里得到的?”

舒眉微微颔首,雨润便将当初她们巧遇端王爷的事,告诉了对方。

施嬷嬷沉吟片刻,说道:“既然是做善事得来的,端王爷生前又是信佛之人。这块古玉,想来已被法师们开过光的,应该能镇住一些邪魅。”

舒眉闻之大喜,将那块古玉在怀中捂热后,就挂到儿子的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