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20章 是人是鬼

第二百二十章是人是鬼

日子转眼就到了冬至。

舒眉原先以为,齐峻再迟也会在年前赶回。毕竟,作为百年世家,冬祭对齐氏一族来讲,是个非常重要的仪式。尤其是,宁国府今年还添了丁。

可是,十一月都快过完了,还是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倒是朱护卫派出去送信的人,中途折返回来过一次,说是到居庸关的时候,听到有人提到四爷在往回赶。可最后事实证明,是有人听岔了误传的。

过了冬至,京郊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雪。跟京城宁国府一样,庄子里她住的暖阁烧了地龙,可这里毕竟偏僻,人烟稀少,比在竹韵苑要冷上许多。

舒眉越发不想出门,整日窝在屋里,舍不得孩子受丁点寒冻。

上回闹过一阵子后,小葡萄的身体慢慢好转起来。打那次以后,这孩子倒是能吃能睡。

所幸先天底子不错,加上不缺口粮,小家伙上的肉膘,像吹气球似的,越发厚实起来。胖嘟嘟的脸蛋,将嘴巴挤得险些没了地方。

握着儿子看不到指骨的小胖手,舒眉有时常想,这孩子别的福气不好说,单就口福来讲,倒是真应了雷嬷嬷的那话。

有时,她恨不得干脆叫他作“米其林”了。

反倒是舒眉自己很快就瘦了下来。因为亲自喂养,她晚上睡得不算安稳,总惦记孩子饿了或者尿了,担心自己睡得太死耽误了孩子的吃喝拉撒。

这天夜里,她闭上眼睛没多久,倏地就从梦中惊醒过来。习惯性朝孩子屁月殳 后宫小说网 下面摸了一把。

果然,又尿湿了。

她忙起身将守夜的丫鬟叫了进来。

雨润进来后,一脸惶惶之色。

舒眉心里一咯噔,有种不祥的预感。

等帮孩子换完干净尿布,她放下小葡萄,轻手轻脚地下床,穿好衣服就跟雨润出了里间。

“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吧?!”刚一到外面舒眉盯着对方的眼睛,直截了当地问道。

雨润本没打算瞒她,忙禀报道:“大事不好了!小姐,您歇下后不久,朱护卫派人传了个消息,说是宁国府那边出事了。”一脸急色地说道。

舒眉险些有些站不稳,一把攫住她的胳膊:“出什么事了?”

“太夫人半夜作噩梦,惊得从榻上摔了下来,情况恐怕有些不太妙-!”雨润一脸急色。

“朱护卫人呢?”朝门口左右张望了几眼,舒眉问道。

“他怕传闻有误趁着黑夜赶回了京城,怕是此刻已经在宁国府了。”偷偷觑了对方一眼,雨润接着解释道,“怕小姐知道后担心,朱护卫再三叮嘱,说他未回庄之前,千万别贸然离开这里。说是京中最近换防频繁,恐怕不太安宁。”

舒眉点头,又问道:“送信的人还说了些什么?她身边没人侍候吗?怎会摔下来的?”

雨润摇了摇头,一无所知的样子。

到傍晚时分朱能终于赶了回来,舒眉主仆这才知道其中详情。

“不是噩梦摔的,说是五姑奶奶夜里发了病太夫人起来太急,踩空了脚榻板。太医看过了,没什么大的妨碍。”

舒眉放下心来,又提起齐淑娆的病情:“能不能再安排人去给她瞧瞧,总这样病着也不是个事儿。时间久了若是真疯了,你也难以跟爷交待。”

朱能摇了摇头,解释道:“小的后来安排人过去瞧过了,说是扎针的部位颇为隐蔽若不是花大气力检查怕是难以找得出来。”

舒眉不由陷入沉思。看来对方为了设局成功,是请来不少高手前来助阵。只是不知她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很快她们就知道,高氏接下的行动了。

进入腊月后有一日,朱能刚回到庄上,就开始催促她们,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

“京城恐怕要变天了?”朱能来不擦拭额头的汗珠,一脸急色地赶了过来。

舒眉微感意外:“到底怎么回事?”

朱能摆了摆手:“夫人就别问那么多了。高家可能会发动兵变,有消息说,宫里的小陛下,连禅位诏书都准备好了。”

“兵变?现在?”舒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们不怕群臣继续罢朝?”

朱能顿了顿,无奈地点了点头:“前两天,太夫人亲自上了金銮殿,力证宁国府大火,是吓傻了的五姑奶奶作为,跟大夫人无关。还说,当初‘滴血认亲,是她的主意。同时还恳请殿下,能体恤齐府世代忠烈,府里没有成年男子,开恩蘀五姑奶奶延请良医。”

舒眉顿时沉默下来。

原来,高氏还没放弃,借齐淑娆的病情,刺激逼迫郑氏出来为她洗

“朝中大臣们都是什么反应?不会真人信了她的话吧?!”舒眉急于弄清这一点。

朱能摇了摇头:“听那位郦老先生讲,现在他们只需要个由头,真假并不重要。这不,眼看着局势控制不住了,他们一不作二不休,借着人家对陛下血统的怀疑,干脆来个废主自立。”

舒眉暗中嘀咕,自己那主意,岂不是给高家送了个现成的理由。

从四夫人脸上黯然的神色,朱能渀佛猜到她的心思,忙安慰道:“郦先生说了,高家迟早会走到这步的。他们等了好些年头了。”

“啊?!”这话倒出乎舒眉意料之外。

朱能忙解释道:“郦先生讲,高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废主自立,倚仗不过是手中兵权。可他忘了,有这小心思的,朝中可不是他一人,到时就得瞧了。无管他们成败与否,夫人跟小公子,都不宜继续呆在京里,一旦被他们抓住,恐怕会让他们舀出做文章。或者要挟定远将军。”

舒眉点了点头,赞成那位郦老先生的判断。

不过,齐峻至今未归,她哪自己带着儿子跑了,要走也要带上郑氏、柯氏母女还有芙姨娘一起走。不然,岂不是扔下他的家人,只顾自己逃命?!

待她将这层意思,说与朱能时,他并不认可:“太夫人恐怕不会走的。不然,前段时间她也不会出来为大夫人作伪证了。

“她还不知其中利害,若是咱们再将五姑奶奶发病的真相,说与她知晓,说不定婆母会随咱们一起离开。”不想就这样放弃,舒眉还是坚持要把人带走。

朱能不置可否,见他面带犹豫再次,舒眉哪里不知,他是担心自己母子安危,忙争取道:“朱护卫不必担心我。咱们可以化妆了,从密道里进府。老人家一般喜欢孩子,婆母听到小葡萄顺利生下来了,肯定想抱抱孙子的。再说,咱们把五妹一并运出来,到时蘀她延请良医,不一样可以去掉婆母心病?!”

听到用孩子说服太夫人的办法,朱护卫不由眼前一亮。

只见他跟舒眉抱拳:“小的先找林家借些人手,务必保证夫人您和小公子,两边都万无一失才好。”

舒眉点头,放手让他去做安排。

霁月堂通往的密道,跟竹韵苑的不同。

几个月前的大火,虽然焚毁了木制结构的门窗,所幸主要的墙梁还在。加上后来有人进去救回来一些。是以,宁国府地下的密道布局,并未让人发觉。

当舒眉站在郑氏寝卧的外间时,朱护卫给她打了手势,意思即为院子里的众人,他派人都制住了,让她赶紧行动,速战速决,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烛光摇曳,舒眉缓缓走近床榻。

此番她冒险前来,与其说将来对齐峻有个交待,倒不如说是为了小葡萄。

毕竟,儿子身上有四分之一郑氏的血统。

“母亲,母亲!您醒醒……”舒眉跨过倒在床边脚榻板上的翠玟,轻声呼唤着婆母。

过了片刻,只听得郑氏睁开眼睛,觑了她一眼,脸上并有惊异的神色。

“你来了?!”

舒眉一怔,心里暗暗称异,想道,难不成自己没死的情况,被郑氏猜到了?她一直在等着自己来?

可是,郑氏的下一句话,就打破了她的假设。

“为娘知道你死的冤,不是让范婆子到庙里,给你点过长明灯了吗?莫要再缠着娆儿了!”接着,她激动起来,“不信任你的人是我,关你进去的也是我,跟娆儿半点关系都没有。要不是你冲动,会把她吓傻吗?”

原来还在纠结这个,舒眉心里不觉五味杂陈。

对于郑氏这位婆婆,她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舒眉瞧不上她势利眼,惯会见风使舵。另一方面,对她维护儿女的心情,倒是能够理解。

舒眉摇了摇头,对她说道:“媳妇没有怪您,怪我当时没把话说清楚,让您受了那女人的蒙蔽……”

听了这话,郑氏一跃而起,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没怪老身,为何你每晚都来?想来,每晚你都到娆儿这样吓她吧?!不然,前些日子,她的病情如何加重了?”

还在以为是在梦中,舒眉不由苦笑,伸出胳膊,就要去握郑氏的手:“母亲,你摸摸,我有体温,您既不是在做梦,也并非撞到鬼了。我没有死,当时逃出来了……”

郑氏一直心怀警惕的防着她,等到她发现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时,这才醒悟过来想抽回时,发现已经迟了。

不过,手里的温度倒让她吓了一跳:“你到底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