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二百二十九章 舔犊情深

二百二十九章 舔犊情深

走穿得圆鼓鼓的。齐峻抱着儿子,忍不住把手伸到他的袖要想摸摸他的手里的温度。

谁知,他才刚仲出食指,就被儿子的小手牢牢抓住了。

顿时,一种柔软、细嫩、还带着丁点潮湿的触觉传来。

这种感觉许是太过陌生,齐峻顿时怔住了,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他发呆的当口,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家伙将他爹爹的手指,抓住了直接往嘴里放,喉咙里还不时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齐峻一时没反应过来,待明白怎么回事后,想把手指收缩回来,可惜已经迟了。小葡萄已经食指送进嘴里啃上了。

待他抽回来时,只见上面有两道浅浅牙印,虽不疼痛却有点痒痒麻麻的感觉。上面还沾糊着小家伙亮晶晶口水痕迹。

初为人父的齐峻不由一愣,只觉得又好气又有趣,忍不住瞅着露出粉红牙床咧嘴的儿子骂道:你这小子,也不看看是什么物件,就知道往嘴里送。”

旁边守着的乳娘,跟着附和道:“小公子从快长牙的时候起,就喜欢把什么都往嘴里放,还啃过他自己的脚丫子。”

齐峻听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许是他笑得太过恣意,胸腔的振动,惊到了正贴着他的小葡萄。

小家伙一时不知发生何事,仰起浑圆小脑袋,朝后面的人望去。

刚刚啃爪失败,随之又受了惊吓,他的黑溜溜的眸子里,尽是无辜和惊慌。

这小表情把齐峻彻底给逗乐了,他心里一动,将儿子高高地举了起来。没一会儿,父子俩就玩起了在半空中飞飞的游戏。

从未玩过如此刺激的游戏,小葡萄被逗得咯咯直笑。

一时间,屋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父子俩疯了一阵子,直到小家伙哈欠连连,齐峻这才作罢。

旁边乳娘道是困了,忙要抱回去歇息。

将儿子递了过去,齐峻恋恋不舍地目送他们离开。

来到林府安排的下榻住所,齐峻派人取来笔墨。

进入冬月后大雪开始封山,舒眉知道开春前她都没机会出去,索性跟木蓝木莲师兄弟一道,跟老神医认起草药来。

这几人当中,如今算她最忙了。不仅要教他们两位识字,还要督促他俩背记草药的名称和药性。不过,好在两人现在对她甚是服气,教起来没花太多精力。

见到她亲自出马,比自己苦口婆心去教效果还要来得好,邓神医从此将此重担委托给她了。不仅如此,还想要收她为徒。

舒眉一琢磨,自己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将来还要照顾小葡萄,学医恐怕是来不及了,最多只能跟着耳濡目染,学些粗浅的基本药理和中医常识。

不过,一想到将来要带孩子独立生活,她少不得要备一门谋生的手段。这种动机下,舒眉跟阝神医请教起一些养生药膳的方子,以及草药美容效用方面的知识。

听到她要将医术用在女人打扮方面,老神医气得不由乐了,指着舒眉笑骂道:“神农、华佗知道了,恐怕也要从地底下爬出来找你算账。”

没好言明她相中的其实是经济价值,将来用以谋生的。舒眉只得以女子学医无用来搪塞。

“很少有女子能抛头露面替人问诊的。学学养生,育儿方面的知识尚可,还不如把精力放在药理和提炼法子上,无论将来是研制药膳内在调理,还是外敷改善容貌,总归是为百姓生活谋福利。”

为了就此说服阝神医,舒眉只好强辞夺理,临时胡编乱造了个理由:“既然《神农本草经》都提出‘主养性以应人,。我琢磨出这外养身的方子,只不过是舍内就外,充分发挥那些药材其他方面的功效。外在容貌变美了,心情跟着舒畅,里面不郁结了,生病自然就少。说不定能起到药石难以达到的效果。”

她这番歪理,将老神医险些绕晕。

不过,看在她一向勤勉,对他两弟子也算是尽心。对舒眉的做法,开始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有时还在旁边指点一二。在他的把关下,舒眉的试验初见成效,还真让捣鼓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了。

诸如祛疤膏、美白养颜胶,生眉露等稀奇古怪的方子。初始弄出来的时候,虽然看来不大美观,效用好似还不错。慢慢地,邓神医见她有这方面的慧根,就放手让她捣鼓去了。

光阴如流水,转眼间就到了腊月。

困在深山里面的舒眉,原先以为不到开春化雪,她是没指望出去的了,没想山外面进来一拔人,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跟问完她们南下的经历,齐峻就到前面去找林将军。

对方在内院的小书房接待了他。

“坐下来的说话。”将人按在桌边的扶手椅上,林隆道把侍者都遣了出去。

齐峻刚一坐下,想起雨润先前的话,旋即又起了身,朝林隆道郑重地旌'了一礼。

“多谢世叔对侄儿媳妇和犬子的照顾。”语气甚为恭敬。

林隆道摆了摆手:“贤侄不必多谢,当初你去关外,也是受在下所托。怎么样?在那里可曾有什么发现?”

齐峻忙将西北找到的线索,跟对方禀明。

林隆道端起茶盅,啜了一口然后放下:“你真发现那东西了?”

齐峻点了点头,补充道:“大哥当时十有八九,就是想穿过黑山,到土默川去。从小侄找到的证物看来,可能是想跟大姐联系上。”

捻了捻颌下的胡须,林隆道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问道:“你返回时,可有照我的吩咐,派人手继续查探下去?”

齐峻点头:“小侄回来的时候,将带去的府兵留在了那里,说不定,过段时间就会有消息传来。

林隆道颔首赞赏,又跟他提起另外一桩事:“你也知道,南朝建立才不到一个月。陛下有意请曦裕先生出山,招徕天下仕子。此事可能还得有人从中撮合,才能够成事。贤侄可否给先生去封信,咱们这边马上派人去请。”

“岳父大人?”齐峻不由愣住了。

林隆道点点头:“这几十年来,能让天下仕生趋之若鹜的,也只有鸿修先生和竹述先生。尊师多年前隐退,如今留在北边。余下的也只剩你岳父,他是鸿修先生仅存的衣钵传人。若是他肯出仕,对南楚朝廷来讲,等于如虎添翼,到时必定会引得天下读书人·纷纷前来投靠

齐峻有些摸不着头脑:“当初南迁时,为何世叔不将家师也接出来?”

林隆道沉重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他哪里肯出来?!说是要替先帝守着太庙,还想亲眼看乱臣贼子的下场。”

“那他的安危······继续呆在伪梁·会不会有危险?”齐峻担忧起他的先生来。

林隆道顿了顿,摇头宽慰他道:“不妨!高家如今根基未稳,还在四处镇压起义的势力。尚未腾出手来,清理文臣这边。再说,尊师这样名望的大儒,他们是不敢怎么样的,最多不过拉拢讨好罢了!”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定定地盯向齐峻,语气严肃地说道,“若是你想返京回去寻妻,有机会见到竹述先生的话,不若再去劝劝,或许他能听你一劝也说不定。”

齐峻没有半分迟疑,当即就应承下来了。

想到自己身上的责任·他只觉焦头烂额。

如今舒眉下落不明,连丁点音信甚至都没有,齐府一家老小分隔两地。当务之急·是把妻子和母亲妹妹都接到南边来。

想刚刚才找回儿子,又要跟他分开,齐峻情绪顿时变得低落起来。

能否带着孩子一同回沧州?

听雨润所讲的,母亲还没能见过这孩子,连名字也没能取上。要不,干脆带着他回去祭祖上祖谱?!

林隆道看出齐峻的犹豫,以为他在担心孩子,遂跟他提议道:“给曦裕先生的信中,你不妨禀明实情,以便他能早日启程。侄孙有他外祖父照料·想来你也能安心四处寻人了。”

听到这话,齐峻只觉眼前一亮,急忙问道:“不知岳父大人还在海康否?”

林隆道点点头,解释道:“你岳父未来得及变动,咱们这边就起事了,应该还在那里。”

齐峻点了点头·想到上次见对方的情形,他眼神又黯淡下来。

他只见过曦裕先生一回,还是舒眉嫁进门的时候。

想到这几年,妻子在宁国府吃的苦,他不敢面对岳父大人。

林隆道哪里知道齐峻心底的顾忌,只道他是舍不得孩子,遂没有多作强求。

从小书房出来,齐峻让人把他领到儿子的住所。

还没进院门,就听到小家伙跟着仆妇,在咿咿呀呀学说话。

他心头一喜,即刻便跨了进去。

“呀呀······”小胖墩眼睛尖,一眼就见到了他爹爹,朝着门口的方向手舞足蹈起来。

抱着他的乳娘闻声扭头望过来,见到是齐峻,忙把孩子抱过来请安。

一靠近他爹爹,好像有感应似的,小葡萄就朝来人伸出小胳膊要抱,全然忘了刚才是谁把他箍疼的。

齐峻嘴角微弯,将儿子从乳母手中一把接过,坐到旁边的软榻上。

时至冬月,跟北边比外面虽然没那么冷,可室内却并不暖和。炭盆、手炉、脚炉一堆,还是能感到阵阵寒意袭来。

小家伙年纪小,不常下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