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30章 机缘巧合

第二百三十章机缘巧合

这天,捧着老神医屋里的藏书,舒眉在那儿猛啃,想找到改良药膏的法子,就见小药童木莲跑了进来。

“文姐姐,你不是一直想见救命恩人,跟那位将军当面道谢吗?他正好带一拔人进山了,你要不要见见他?” 他一面说着,一面喘着粗气。

见他满头大汗,舒眉忙掏出手绢,在他额头上擦拭起来:“瞧你!做甚这般着急?大雪封山,他们进来作甚?”

木莲眼睛一翻,答道:“莲儿着急赶来,还不是为了姐姐你!”随后他解释道,“听说是他们营中药材不够用了,将军进来是来找药材的!”

舒眉讶然:“寻什么药材?你师傅采的药材,都是为他准备的吗?”

木莲一屁股坐到她对面的凳子上,摇了摇头:“他只需伤药,其他的用不上。”

舒眉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筹集军需用品的。

可就他们师徒三人的能量,哪里够用啊!

木莲见她面露疑惑之色,忙在一旁解释道:“以前他们要药材,都是到药铺寻的。自从上次,师傅他老人家替葛将军疗过伤后,两人便有了些交情。此次打战,前线亟需能迅速止血伤药。他不光是寻药,更是来打听,哪里还可以找到。”

舒眉恍然大悟。

这时代没创可贴,更没有云南白药,恐怕还是得采集大量草药为主。

木莲继续道:“以前师傅并不操心这块。自打大师兄随军当了大夫,慢慢地咱们采的药材也供往营地了。”

“大师兄?”舒眉头一次听说这人。

“大师兄是师傅的孙子,从小跟师傅学医。救了葛将军后,他便跟着出山了。师傅说,是时候让他出去练练手了。”木莲耐心地解释道。

他话音刚落,屋子外头传来一阵喧阗声,似是有人过来了。

木莲见状。忙迎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他重新进门时,身旁多了一人。

重新见到葛五时,舒眉颇感意外。谁也料想不到,她还会见到此人,而且是这等的情形下。

原来,这回轮到他救自己了。

舒眉不觉哑然失笑。

“夫人伤势如何了?”见她一脸错愕地望着自己,葛五忙过来问询。

舒眉忙起身过去施礼:“托将军的福,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正想着要当面答谢救命恩人呢!”

葛五嘴角微扬。摆了摆手:“此前你也曾搭救过本将军,这次不过是碰巧遇上了。”他顿了顿,抬头望向她。“说起来,功劳也不是我一人的,是夫人护卫舍命相护,保了你的周全。不然,怕是不到咱们赶到就……”

听他提起朱能。舒眉眸光一黯。

刚听到陪伴在身边的那人不在了,舒眉难受了好些天。她的脚腿刚能行走,就让木莲领着,到朱能坟前亲自拜祭过。

此番听他提起,舒眉又神伤起来,忙跟葛五打听起。自己当初被救时的情景。

对方跟她详尽描述了一遍,末了,问起他们到底遭何人追杀。

舒眉跟他讲起当初潜出京城后。到大兴庄子路上的遭遇。

“……当时只想着早点见着孩子,没曾想那里早被人攻破。若不是护卫们、嬷嬷他们誓死相救,恐怕……”想到施嬷嬷将她塞进暗道后,自己又返回上去,为他们拖住凶手。舒眉声音哽咽,便说不下去了。

见到她这副样子。葛五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忠心为主,总算护得夫人周全,想来心里也是无憾的。”他忙安慰她。

舒眉倏地抬起头,跟葛五打听起山外的情况:“将军从何处来?可知晓京城和南边如今的情况?可曾有齐府什么消息?”

抬头睃了她一眼,葛五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舒眉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将军不妨直说,此番妾身出去,总得知道向南,还是往北找去吧?!”

葛五一想,确实是这道理,遂不敢瞒她,将他在军中得知的消息,挑了几条跟她有些干系,一并说了出来。

“宁国府的人,听说已经离京了,回到了沧州。听说没过多久,齐四公子就南下了。林唐霍几家,在金陵拥立了陈王幼子登了位。如今南方八省,已归附在他们的势力范围。”

听说林家已经在南边建立了新政权,舒眉心里大感宽慰。

仿佛看出她所想,葛五又补充道:“照夫人所言,尊夫应该是去寻孩子的。”

舒眉点了点头,又问道:“将军可知,他是一人前往,还是举家搬迁?”

葛五摇了摇头:“这就不知了,末将跟将军一直在山东战场。这些情况,还是邵将军接见西北的齐三将军来使时,我无意间听到的。”

舒眉感激地朝他福了一礼:“多谢将军坦言相告。”

葛五摇了摇头:“夫人不必多礼,不过是举手之劳。”

舒眉还想问问南楚那边的情况,又怕太过突兀,正在犹豫间,就见邓神医领着木蓝进来了,后者手里还提着一筐药材。

邓神医瞅了他俩一眼,对葛五道:“只剩这些了,老朽将家底都给那小子了。让他以后缺了到别处寻去。别搞得像是别人欠他的……”

葛五走过去,朝药筐里一瞧,不由摇了摇头:“这点哪里够,最多只能撑过今年冬天。”

木蓝见状解释道:“这些是师傅带着我们,翻山越岭采摘来的。”

邓太医点了点头,补充道:“最有效的白及,三七主要产地在南方。老朽手头上这点,还是前几年弄了些种子,在蒙山精心栽培出来的。若将军想要更多的,恐怕还得多到几处地方找。”

听了他的话,葛五苦笑摇头:“若是外头寻得到,末将何必还劳烦神医?外头打了近一年的仗,耗费得差不多了。北边的运不过来,南边的道路不通。若是再寻不到,这点人马耗费起来撑不了多久……最多只能到明年开春。”

邓神医哪能不知他们的难处?!可这药材不是说有就有的,就种下了也得过段时间才能采摘。

屋里的几人顿时沉默下来。

舒眉在旁边听到,不免为他们着急。

这葛五是追随邵将军,对高家的作战的,自己理应助他们一臂之力。可她一无所长,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

刚才他们所说的白及、三七,她小时候在粤北山区倒见过不少。而且,那里的百姓靠山吃山,几乎家家户户都以采药为生。岭南无战事,那里想必储存了不少。

只可惜邵将军的势力范围,差不多成了“孤岛”,如何才能突破防线,到南边去呢?

舒眉不由抿唇沉思。

见她愁眉苦脸的,木莲过来扯她的袍摆:“文姐姐,你不也是南方人吗?那白及和三七,效用真的比艾叶好?”

舒眉笑道:“那是当然,三七可是名贵的药材,不仅止血,还能补血。我小时候磕到膝盖,爹爹就拿来帮我敷过。”

他俩的对话,不期然被葛五听了去,忙问起她家乡在哪里。

舒眉说是在岭南,并把从小见到的情况,告诉了众人。随后,她长长叹了口气:“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出不去一切都是枉然。”

听了她的描述,葛五眼睛不由一亮:“谁说出不去?邵将军已经打到了安东卫,若是从海上走,应该也不是难事。”

得到可以出去的消息,让舒眉喜出望外。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忙跟葛五问道:“真的……真的可以出去?葛将军莫不……莫不是骗我的吧?!”声音里掩饰不住的颤抖。

盼了近一年,有机会能见到儿子了,她不禁百感交集。

之前就听邓神医在替她打听外头的情况,葛五理解她思子心切,急欲离开的心情。

此刻见到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激动,哪里不明白对方心思的?!

只见葛五微微一笑,答道:“骗你作甚?在下正打算到南边收药。如若不嫌弃,在下可以护着夫人一同前往。不过,夫人得先答应,要将你家乡情况,还有地形路线,告之于我。”

舒眉连连点头:“没问题,若是寻到犬子,妾身带你去都行,反正我正打算带他去见外公。”

两人一拍即合,马上便行动起来了。

一个出去安排船只和召集人马,一个开始准备路上所需的东西。

木蓝木莲两小家伙,听到舒眉要走了,有些依依不舍。

毕竟相处了大半年,舒眉也有些舍不得他们,忙许诺道:“姐姐若是安置妥当了,再接你们去玩。”

说到这里,她抬头望向邓神医:“等仗打完,老先生您孙子回来了,不妨到岭南等地方走走看看,那里草药种类繁多。还有滇南一带,不仅山清水秀,珍稀草本更多,我都想搬到那里居住了。”

邓神医捋了捋胡须,颔首应承:“这主意不错,老朽早就想去南边走一遭了。这兵荒马乱的,恐怕一时半会难以止戈。”

舒眉不觉黯然。

难怪人们常说,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战乱一起,该有多少骨肉被迫分离。像她这种遭世仇追杀的,还可以理解。那些安份守纪的普通百姓,无辜受到牵连,妻离子丧的,冤情更是无处诉说。

想到这里,她不由想起齐峻来。

不知他寻到小葡萄没,若是他不知内情,将孩子带回郑氏身边,那可就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