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31章 擦肩而过

第二百三十一章 擦肩而过

当着一小支队伍开拔时,山上的积雪,已经开始有融化的迹象了。

葛五颇为贴心,上回见到舒眉时,记得她身上穿的袍子,是由山里的兽皮制成的,知道她逃难途中缺衣少食。再次进山带她离开时,从外面集市上特意给她带了两套袄子。

为此,舒眉十分感激。

船上虽有伙夫、仆妇,舒眉的一切琐事,没有假手于人,都是自己打理的,身手还特别利索,一点不像手生的感觉。

葛五无意间瞧见了,心里暗暗吃惊。

他第一次见对方,是在京城往沧州的路上。那次她是跟夫君一起,似乎马车坏了遇到了麻烦。一副娇滴滴的模样,连马都不敢骑。第二次是在妙峰山上,当时做主救他时,也没一般闺秀的扭捏,当即立断替他遮掩下来,那种豪气让他印象深刻。

这回,为了早日见到她儿子,竟然不惧风险,答应独自跟他同行。

其实,她完全可以再等上个把来月,等他的船只路过崇明时,让派人上岸给林府送信,到时自然有人会去接她下山。

是思子心切吧?!

于是,葛五心里这样猜想。

船的桅杆上盘旋几只翻飞的海鸟,浪声一声一声拍打着船舷,他眼前不由一片恍惚。

“唰”的一声,一支羽箭从大雁身上斜穿而过。

“好啊!舅舅真捧,我也要学……”孩童稚嫩的欢呼传来。

“曜儿,快从上面下来,天气寒,回屋多穿些衣服,等出了太阳,再让舅舅教你骑……”女子温润声音响起,接着,从车帘后头,露出半张如春花般鲜妍的容颜。

“不嘛!好容易有人教我骑马射箭,曜儿一定要学会。等爹爹回京的时候,我就能骑给他看了。”刚跟马背一样高的他,依偎在表舅怀里,来到那辆华丽马车跟前。

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扫了表舅和他一眼,歉然对舅舅道:“麻烦你了,这孩子最皮,早念叨要学骑马了。是我怕他摔着,一直没敢让他学。”

男子呵呵一笑,道:“表姐说什么话?!曜儿悟性高,身手敏捷,我巴不得亲自教他呢!将来在秋围时御前夺冠,我这当师傅的面上也添些光彩。”

听了这话,母亲眸光一黯,没有再作声了。

他当时不明白,她为何终日愁眉不展。

直到那天的来临……

“将军,前面快到射阳了,大约再有三四天的航程,就能抵达崇明了。”亲兵禀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葛曜点了点头,扭头道:“地图有标注,前面暗礁甚多,吩咐下去,大家千万不能大意了。”

亲兵领命而去。

又过了几日,船平安抵达长江入海口。就数舒眉最为欣喜,她整理好行囊就跟葛五告别:“谢谢葛将军,祝此番前去你能一切顺利。”

葛曜一抱拳:“好说,好说!末将正巧要派一名亲兵上岸到江渐一带办些事,打听一下这边的药材的行情。让他护送你回金陵吧?!”

舒眉听闻,先是一怔,随后明白他此举的用意,忙跟他道谢:“多谢将军周全安排。大恩不言谢,将军以后若是有用得着小妇人的地方,请尽管开口。”说完,她也跟江湖女子一样,朝葛曜抱拳屈膝,作了副男人们揖礼的模样。

葛曜一怔,忙笑着受下了。

在崇明岛两人分道扬镳后,为了行动方便,舒眉在到当地成衣的铺子里买了套男人衣着穿上。葛曜派来的亲兵陆宏,听了舒眉的建议,到镇集上租了两匹马。

两人轻装赶路,没几日便到了金陵城门口。

待找到林尚书府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的时辰了。

这天恰逢小年,家家户户都在洗尘祭灶。

当舒眉满面风尘出现在林府门口时,把迎出来的雷嬷嬷和雨润,着实吓了一大跳。

“四夫人,你怎地这副打扮?”在大兴庄子上相处过一段日子的雷婆子,见到她一副男子打扮,不解地问道。

舒眉尴尬地一笑,解释道:“为了方便骑马赶路,特意装扮成这样的。”

雷嬷嬷释然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过来就要搀扶她。一回头瞧见她身后的陆宏,面上顿露疑惑。

舒眉也跟着停住脚步,跟她解释道:“在山东我被人救了,是位将军送我南下的。这位小哥是他的亲兵,在金陵城还要办些事,再等他的主子归来。嬷嬷帮他安排一下住处吧!”

既然是来送齐夫人的,雷嬷嬷没再多加查问,扭头吩咐跟出来的管事,将陆宏安置下来。随后,她便要雨润将舒眉扶进内院。

“我那孩子可还好?他平安被送来这里了吧?!”舒眉停住脚步,迫不及待地打听起小葡萄的近况。

雷嬷嬷抿嘴一笑,跟她念叨起来:“夫人不必担心,小公子现在好着呢!如今有这么高了。”她拿手在膝盖处比了一个高度,“长得白白胖胖的,人见人爱,我家夫人把他当宝贝疙瘩一样看待,林家几房大一点的哥儿姐儿,都喜爱逗他玩儿……”

雨润也在旁边附和:“小姐,您是不知道,姑爷还在金陵时,也常跟小公子玩耍,有时都舍不得放手。”

听到儿子的消息,舒眉嘴角微翘,随后心里一酸,泪水险些当场落下来。

雷嬷嬷人精似的人物,哪里体会不到她此刻的心情?!

只见她在旁边对舒眉宽慰道:“如今一家团聚了,这是好事,四夫人莫要再伤心。到南边就安生了,以后没谁再给您气受了。这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舒眉忙敛起戚容,含笑跟她附和道:“可不是?!想着以后可以安心了,高兴得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她顿了顿,想到自己这一身装扮,便又踌躇起来。

“我还是把这身先换了,再去跟林夫人请安吧!”舒眉停住了脚步。

雷嬷嬷点了点头,跟她交待道:“今日过小年,梳洗打扮好后,到夫人院子里来,还等着您开宴呢!”

随后雷嬷嬷就命人带她先去梳洗了。雨润要跟过来服侍,舒眉挡住她:“你还是先看着小葡萄去吧!”雨润止住了脚步。

舒眉正要跟着侍女离开,就听得雷嬷嬷“啊呀”一声。

不知发生了何事,舒眉回头怔怔地望向她。

雷嬷嬷走过来,向她不好意思地福了一礼:“重新见到夫人,老婆子一时高兴,倒忘了我家夫人的交待,真该死!”说着,她就拿手拍自己的脑袋。

舒眉伸手拦住了她。

“是什么重要事情,嬷嬷不妨直说……”

雷嬷嬷忙朝她请罪,随即便告诉她:“前日里,齐四爷刚刚离开金陵,说是要到北边去寻夫人您的。我家夫人要老婆子来问您,是不是要把他给追回来?若是快马加鞭,兴许还能赶得上……”

旁边雨润补充道:“是啊,前天刚走,如果现在骑快马追,应该还来得及。”

“他走了?”舒眉不由怔忡。

其实,她原先也没打算能在年前碰到他的。

毕竟,如今他是郑氏唯一的儿子了。府里遭遇如此大的变故,哪有光顾着寻找媳妇,不回家陪着老娘过年的?!

想到离京前自己跟郑氏不愉快的经历,她摇了摇头:“算了吧!由他去!追回来又能如何?难不成要让咱们母子,再次冒风险,跟他到北边去过年?”

雨润急了,忙说道:“不会的,就是现在往回赶,也来不及年前赶到了。”

舒眉摇了摇头:“我不想让他为难。大雪地奔来赶去……”

雷嬷嬷一怔,脸上随即露出悻然之色。

心里面暗道:“这四夫人还是挺了解她相公的。当时若不是林伯爷拦着,齐四爷没准真的带孩子上路了。”

这大半年来,她早听到雨润她们私底讲起过齐家的往事,知道眼前这女子,离府的前几个月,在她婆婆跟前很是吃了些苦头,发生过不小的龃龉。如今这等状况,想来对方确实不好作什么决定。

追回齐四爷,一家三口团圆吧?!将来郑氏太夫人听到,少不得对这媳妇更加怨恨。

不去追回吧?!这大过年的,孤孤零零,寄人离下,两头怕是都过不好年。

想通这些,雷嬷嬷也就释然了,引舒眉进了给她安排的院子,又亲口吩咐旁边的丫鬟仆妇,好生侍候好齐四夫人。

屋里的众人恭敬地应声领命。

送走雷嬷嬷,舒眉进了净室。

泡在浴桶里,此刻她只觉无比疲乏。脑中绷久了的神经,此刻一旦放松下来,倦意涌了上来。

她背在桶壁上打起瞌睡来。

在梦里,那个香香软软的孩子,拿口水糊上她的面颊。

接着,她的身子便向桶底滑了进去,水呛到口鼻时,让舒眉猛然间清醒过来。

待清洗完毕,穿上侍女早为她备好的衣饰,舒眉催促她们,带她去见林夫人。

刚到靠近林夫人所居住的院子,在围墙外头,一阵欢笑之声传来。

“慢点,慢点,别摔着了!”是雨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