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32章 稚儿认生

第二百三十二章 稚儿认生

“喵喵,喵喵……”

听到那声音,舒眉直觉感到,那便是她的孩子。

虽然离开时,只不过是整日咿咿呀呀的小胖墩,什么话也不会讲,更不会走路。

可她就是知道,那声音一定是从她的小葡萄口中发出来的。

想到此处,舒眉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脚上加快了步伐。

帘子刚刚掀开,就有一阵暖意袭来,她抬头望了过去,只见林夫人跟她妯娌和媳妇坐在内堂中间。

舒眉四周寻找儿子,没料到脚上却被件什么东西给拌住了,让人迈不开步伐。

待她低下头看时,赫然发现刚才险些踩到一只小猫。

于是,舒眉弯下身子,打算将那只猫拎开。谁知,她刚一伸手,还没触到猫毛,就有更大一只肉团团,朝她身上扑了过来。

“喵喵,葡葡的······”小家伙鼓着个腮帮,用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瞪向她,一副怒气冲冲的萌样,让舒眉见到,不觉心都化了。

是怕自己将他的小宠物抢走吧!

舒眉忍俊不禁,嘴角当即翘了起来,接住撞过来的小团子,蹲下身子将他一把搂进怀里。

这种见面方式虽然有些让人猝不及防,却让舒眉备感暖意。

好似没发现她唇边的笑意,小家伙抽出小胖胳膊,要从她怀抱中挣扎出去。

舒眉不禁一怔,低下头望着儿子,只见他看着那只小猫,心里顿时澄明,不觉哑然失笑——还在惦记他那宠物。

雨润见她来了,早两步并成一步,迅速地走到门边。

“小姐,佻总算来了?”她话音刚落,豆大的泪珠便滴了下来。

舒眉将将小葡萄一把抱了起来·走进去跟屋里长辈请安。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林夫人一把扶起她,忙拉她跟屋里几人认识。

“这是你二婶子。”

舒眉把孩子递给雨润,忙上前行礼。

“这是你泽大嫂子·以后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只管找她。”林夫人把长媳介绍给客人。

跟着舒眉又朝林大奶奶福了一礼。

待将屋里众人认遍了,门口有人来报,说是酒席早已摆好。

林夫人瞅着舒眉“那就移步花厅吧!全作为你洗尘······”

舒眉抱着小葡萄,在林家大嫂身后便跟进去了。

“正巧今儿个是小年,弟妹也跟咱们团年了!”林大奶奶丁氏回头,亲亲热热过来搀住她。

跟着斜后边的三小姐林秀沁·见到小葡萄扑在母亲怀里,傻愣愣一脸无措的表情,犹觉可爱,便上前来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笑着打趣道:“怎么啦?你亲娘都不认识了?”

舒眉闻声,低头望了儿子一眼,笑着解释道:“时间太久了,难怪他认不得。”

说着·她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

侍候在旁侧的雨润见状,忙教小家伙喊舒眉:“小少爷,这是你母亲·叫娘亲,快叫娘亲……”

回过神来的小葡萄,见到雨润的熟面孔,朝她伸开双臂,想从母亲身上挣脱出来。

这番举动,让在场之人都愣住了。

林夫人心里犹觉奇怪:家里平日来个客人,这孩子被抱出来时,可是一丁点儿都不认生的。怎地遇到他亲娘,反倒还······

舒眉见状,不由摇头苦笑。

近一年没见·孩子认不出她的气味,排斥陌生面孔是应该的。

她多希望时光能倒转,回到当初没有离开他之前。白白错过了孩子最宝贵的成长阶段,是她此生最为追悔之事。

察觉到舒眉表情里的痛楚,雨润忙将小葡萄接到手里,指着舒眉轻声教导于他:“叫娘亲·你小时候睡觉觉,都要吵着挨她睡的···…”

抬眸扫了舒眉一眼后,小葡萄直往雨润怀里钻。

舒眉神色随即就黯淡下来。

一旁林大奶奶见状,过来打圆场:“南方冬天湿冷,最近两月出门得少,来客也不多,孩子养得有些认生了。我家聪儿在这么大时,也是认生得很,一月不见他爹,就认不出来了······”

舒眉释然一笑,摆手道:“没关系,过几天就好了。”

林二夫人忙将她拉了过去,一把按在林夫人的左首坐下:“你家这东西天生性子好,等下逗他一会儿,晚上保准就离不开你了。”

舒眉点头笑道:“可不就这个理儿,他刚出生没几天,便开始见人就笑了。”

说着,她朝儿子望了过去,目光里的自豪和爱怜,满得仿佛可以溢出来。

那头的小葡萄,进屋后被乳娘抱在怀里了。雨润过来请示后,便拿着一只瓷碟,在旁边喂起孩子来。不料大雪封山,外头又在打仗,多亏遇到邵将军麾下副将·

听到她巧遇邵家人,林夫人不由来了兴致,朝她打听道:“是东平伯府的那家邵家吗?”

舒眉点了点头:“听葛将军提及,公主驸马都没放过,所以邵家后来才逃出京城的。

原先他们以为,以东平伯府百年来不参与派系争斗,全家老小会逃过一劫,没曾想到……”

林夫人叹了口气,不由感叹道:“所以古语有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当年长宁长公主若和亲去了,说不定还能平安到老,可惜你那大姑姐了。”

舒眉神情不由黯然,暗道:何止是她大姑姐?!因为高氏,整个齐府十几年来,哪一位有安生日子过了?

这算不算传说中的孽缘,生前害亲族,死后累街坊?!

当初若是堂姐没能入宫,而是顺利嫁进宁国府,齐屹、文家、高家,还有如今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若是早有另一股势力在朝中跟高家相衡,大楚朝的项氏一族,哪里会败得这么惨。

林家姑祖奶奶贵为太后,可毕竟没生下子嗣,孙辈里也无一林氏血脉。

她正在那浮想联翩,只听得“啪”的一响,像是碗碟打翻在地的动静。

舒眉忙朝声音来处望了望。

罪魁祸首,原来是她家那个小讨债的。

舒眉急忙从席上站起身,来到了事发现场,问询发生了何事?!

雨润停下来擦衣的动作,哭丧着脸,矮身过来跟众人请罪:“奴婢该死,昨天小公子都喜欢吃这糊糊,今天不知怎么地,就不爱吃了,一伸手将瓷碟摔地上了。”

舒眉听了,不觉愕然。

刚刚大伙还在夸这小子脾气好,半刻钟时间不到,就打她这娘亲的脸了。

舒眉脸上倏地红了起来。

大奶奶跟着下了桌,见到此种情况,忙笑着吩咐道:“去跟厨下吩咐一声,将白日里赶出来的水晶糕,给小公子拿些出来。那个他爱吃

歉然地跟林家大嫂福了福,舒眉起身把小胖墩抱在怀里,连连责备他:“不爱吃也不该闹脾气,如今你在别人家里做客,还挑三拣四的,真不是个乖娃娃!”

从她语气中小家伙似乎听出不是好话,嘴巴一撇,瘪了嘴巴便哭了起来,一边哭,嘴里还一边喊道:“碟碟······”

“碟碟都被你这坏家伙打破了,还哪有‘碟碟,······”舒眉忍不住埋怨起来。

雨润见状,起身挪到他们母子,在她耳边轻轻提醒道:“小少爷是要喊‘爹爹,,前些天,小少爷总不爱吃正餐,中途要是饿了,都是由姑爷亲自喂的……”

见到是齐峻惯的,舒眉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此地不是教训儿子的场合,她抱起小葡萄,放软声音哄他道:“葡葡乖,先不要哭,咱们先吃几口,等晚上娘亲再给你弄好吃的……”一边说,还一边拿手轻拍他的后背。

小家伙噙着眼泪,怔忡地望了她一眼,哭声渐渐小了下来。

没一会儿,厨房里拿来了他爱吃的点心。

舒眉长长地松了口气,让人把点心碟子放到她的席位上,自己一边喂孩子,一边跟在座各位,讨教起育儿经。

“这是南方小儿断奶时吃的,前些日子小葡萄糊糊吃腻了,这段时间才新换的口味,前两天他喜欢这玩意来着。难道厨房是妈妈们,东西没弄好就送来了?”林大奶奶解释道。

舒眉笑了笑,忙向她致歉:“不怪她们,是被他爹惯的。”接着,她将雨润刚才说的事,一并讲了出来。

林家女眷恍然大悟,纷纷交流起如何喂养孩子来。

舒眉听了她们的高见,忙不迭地跟她们打听:“北方游牧民族,他们打小都是喝牛奶、羊奶长大的。不知燕京地区,有没有人家是这样喂养的?”

林大奶奶一听,摇头表示闻所未闻:“…···那得家里有草场,养奶牛还可以。不过,只怕还是太腥,大人都喝不惯,更何况孩子?”

舒眉点头赞同,解释道:“直接喝当然腥了,若是加热,加一些去腥的东西,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等有机会我试出来了,再拿来让婶子嫂嫂们把关……””

这边她们育儿经聊得热火朝天,远在燕京的齐府里,此时却是另外一番象。

外面的更鼓已敲过两下,此时的松影苑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若是在往日,里面的人早就歇下了。今夜却犹为不同,就连高氏的屋里也还亮着,而从东厢房传来的哭声,一刻也没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