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40章 情敌相遇

第二百四十章 情敌相遇

舒眉刚一走进院子,就听到小葡萄的哭闹声,雨润和乳娘在边劝阻举鞍齐眉。啟天小說

“夫人回来了!”小丫鬟话音刚落,小家伙就朝门口冲了过来。

由于年纪太小,他步伐不是太稳,还没跨出门槛,小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上。

舒眉忙俯下身子去扶,没想到有人比她更快。文执初飞快冲了过来,一把将小团子撑住,想把他抱起来。只可惜,他个子小,力有不逮,加之小家伙膘肥肉厚的,抱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

见到一陌生的哥哥,小葡萄墨黑的眼珠,滴溜溜地望着对方,嘴里含混不停还在咕哝着什么。

此情此景,让舒眉一时愣住了。

“大姐,他叫什么名字?”文执初终于反应过来,将小胖墩放回地上,蹲下身子捏着他左颊上那团肥嘟嘟的肉,开口问他姐姐。

舒眉敛起笑纹,跟着蹲了下来,摸着小家伙另一侧脸颊,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他叫小葡萄……”

小家伙见母亲念他的名字,连忙纠正道:“是小葡葡”念到后面两字时,他嘟起嘴唇,做出吐葡萄皮的样子,发出“噗噗”的声音举鞍齐眉。

这动作和表情实在太可爱了,惹得在场众人哄堂大笑。

小家伙不知什么事发作了,睁着无辜地大眼睛,一会儿看向他母亲,一会儿瞅了瞅文执初。

接着,舒眉将儿子一抱揽进怀里,指着小弟对儿子道:“他是你小舅,赶紧叫‘舅舅,!”

前些天,小家伙被舒眉带出去走亲访友,见过不少陌生人,此时见到跟林家二哥差不多大的文执初,倍感亲切,遂顺从了母亲的意思没任何犹豫地叫上了:“揪揪……”

见他吐词不清,文执初忍不住纠正他:“是舅舅,不是‘揪揪,……”说着,便揪起小家伙的冲天辫示范让他看:“这才是揪揪……”

小葡萄被人揪了小辫子,本能地伸出小胖爪,就朝他舅舅挥舞过来。幸亏旁边的舒眉書蛧,一把挡住了他的爪子。

待文执初反应过来时,小家伙因母亲的阻止,“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见把小外甥惹哭了,刚晋升为长辈的小舅一时慌了神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安慰他道:“莫哭,莫哭,看舅舅为你准备了什么”说着,转身就吩咐旁边跟来的丫鬟。

没一会儿,小丫鬟拿来了一只空竹,他拿在手里,就开始表演给小家伙看。

“这叫‘地铃,!来舅舅教你玩……”像变戏法一样,文执初跟他小外甥示范起玩法。

小葡萄立刻被吸引,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对方的动作。

看到他们这么快就熟了舒眉甚感欣慰,吩咐乳娘在旁边好生守着后,自己便回了里屋。临走之前,还把文小弟的乳娘——蒋妈妈,和雨润一起叫了进去。

这位蒋妈妈不是别人,乃是后来派到京城,到她身边侍候的月娘她婆家大姑姐,蒋荣的亲姐姐。嫁给了施嬷嬷的儿子,也是文家的世+t。

“你到少爷身边侍候,有几年时间了?”让雨润搬来一张杌子舒眉请对方坐了下来。

“禀姑奶奶,新太太快生产时,老爷就把奴婢拔到她身边了。”觑了眼这位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姑奶奶,蒋妈妈眼里尽是柔和的光芒。

接着,两人回忆她们共同的亲人——施氏和施嬷嬷。最后,舒眉忍不住叹道:“想不到她们都离开我了,连施嬷嬷也”说到这里,想起那位慈祥的老人,舒眉声音有些哽咽。

“有机会,这笔血账我一定会替她们,跟高家讨回来。”她攥紧拳手,对蒋妈妈承诺道。

蒋氏欣慰地点了点头,望着她激动地说道:“奴婢知道,小姐您一直对咱们下人都贴心贴肺。能替您挡灾,母亲想来在地底下,也能含笑九泉了”

舒眉低下头来,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跟蒋妈妈道:“施嬷嬷走了一年多了,过些日子,我想到龙泉寺,给她顺便做场法事。不如,到时你跟着一同来吧!”

蒋妈妈闻言,激动地向她连连道谢。

雨润送人回来时,见到舒眉斜躺软榻上,一副疲惫的样子,忙上来要帮她捏捏肩。

“还是你手法最好,轻重适宜……”说到后面,舒眉突然想起一桩事来,“施嬷嬷生前的愿望,就是想把你早日嫁出去。也不枉你喊她一声干娘。只是没想到,尚武跟你们姑爷,竟然还没有音信,没得还要耽误你花信之期。”两位亡母和施嬷嬷做法事。

听到这个提议,文曙辉上了心,要一同前往。

舒眉想到小弟文执初,便欣然答应了下来。

三月十七这日,文氏一家老小,祖孙三孙打算到寺庙里祈福。

之前,蒋妈妈特意找人查了这天的黄历,确认是宜祭祀和祈福的好日子,遂怂恿舒眉定了下来。

文家人坐满了一辆六人乘的大马车,由林府的护卫跟着,一路朝往城北行去。

一进车厢,两小家伙就没安静过,文执初更是兴奋不已,跟他姐姐问东问西。

“爹爹曾讲起过姐姐,说是你十岁时,就跟老法师斗起禅来,是不是真的?”他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一脸崇拜地望着他姐姐。

听他提及往事,舒眉不禁哂然:“什么真不真,假不假的,不过是闲得不无聊又听见老禅师说得有趣,便跟他绕舌了几句。”

不知是她谦虚,文执初当即跟她争辩起来:“连智常大师都说,姐姐这样机灵的,他也很少见到……”

见到提起这个,舒眉抿唇一笑,道:“你现在还小跟我那时自然不一样。等你长到十来岁,肯定会比姐姐厉害。”

文执初听闻,忙跟她打探起齐峻来:“听爹爹讲,姐夫十岁时就在宫宴上露脸,被竹述先生收为弟子。”

舒眉微微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是不是你不愿苦读,爹爹拿你姐夫教育你了?”

被姐姐一眼就拆穿了,小执初脸上有些不自在。

望着他的表情舒眉不禁想起另一个时空来。那里的小学生,家长总爱拿别家的孩子,去教训自家不听话的。

原来古今为人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

想到他去岁失去慈母,舒眉不由对他多怜惜了几分,遂摸着弟弟的口,语重心长地跟他道:“你应该听过‘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不少故事吧!关键不在于小时候多聪明,而是成长过程中,要能把持得住,做什么事之前思索周全,后面才不至后悔”

文执初听得似懂非懂,不明所以地望着姐姐。

不知怎地眼前突然浮现齐峻的样子,舒眉神色不由一凛,不再出声了。

到达山门口,太阳刚从树梢后面钻了出来。

由于此处偏僻,加之尚书之前打过招呼,他们进寺之后并没有遇到其他什么。寺里的明尘法师带着弟子准备妥当了。

几场法事做完,已到了黄昏时分。

舒眉想到,她还在蒙山被困的时候,就跟山神庙的神像许过愿,若是让她顺利见到儿子,将来定要天天放生。

所以,她跟文曙辉知会了一声,就带着小葡萄到后山的放生池,一了心愿去了。

刚走出林子,迎面便走了一群人,有男也有女,舒眉心里暗惊,忙侧身闪到一旁,等他们先过去。

谁知,那群人走过来后,却在她的身后停住了。

“哟,这不是齐府四夫人吗?怎会在这里?”一熟悉的女子声音在旁边响起。

舒眉以为遇到熟人,忙转过身来,没想到那人竟是吕若兰。

只见她一副妇人打扮,冷冷地瞅着她,唇边带挂着讥笑。而她身旁侍立的男子,是位孔武有力的壮汉,三十左右的年纪,长相甚为凶煞。

舒眉咽了咽口气,扭过望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护卫,稍稍平静了些。

心里暗想,这人怎会出现在南朝,她就不怕被人当奸细抓起来吗?

吕若兰似乎从她眼神中,读懂了她的意思,忙自嘲地笑道:“有些人勾引男人的本事再厉害又如何?没用途了还不一定被人弃了…还以为自己有多大魅力。”

说完,吕若兰朝她投来不怀好意的一眼。

舒眉心头一惊,不知她话中是何意思,以为她在嘲笑齐峻不回南边看望她,沉思了片刻,才回嘴道:“男儿本就该以家族责任为重,吕姑娘好不容易嫁了,还不忘操心别人两口子的事,跟令表姐真可谓是‘臭味相投,嘛!她定好好回报给你过……”

“你”这几句连讥带讽的话,吕若兰哪有听不出来的。

不过,此番她特意打听了舒眉的行踪,跟她在此地巧遇,不过就是想来特意刺激刺激对方。

当年若不是她,自己早嫁峻郎了,哪会最后跟身边这大老粗捆绑在一起,生儿育女折磨一生的?!

想到这里,吕若兰气不打一处来。她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怼怨,朝舒眉讥笑道:“本夫人如今能封为郡主,表姐自然待我不薄。到是你,给齐府生下儿子又如何?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连个名份都捞不上,明明活着,偏偏被人当成死了。”说到这里,她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不成,特意瞒下你们母子活着的消息,就是为了娶他的师妹—玉宁公主?”

舒眉听了这话,头顶仿佛炸过一道惊雷,犹如遭遇了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