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41章 午夜惊梦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午夜惊梦

见到对方脸色倏地变得煞白,吕若兰脸上不掩幸灾乐祸的表,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收起笑容,面上表情变幻莫测起来。

“娘,娘……”突然一声稚嫩的喊声,打破两人之间的僵持,让舒眉片刻间清醒过来。

她扫了一眼跟前这女子。自从她六七年前进京以来,对方就一直纠缠于她跟齐峻之间。起先舒眉以为,齐峻真的对吕若兰动过心。

后来瞧着又有些不象。

再后来发生的事,已经多次证明,那完全是高氏的意图,当然加上吕若兰的主动。

那么,此刻对方说的话,到底能信几分呢?!

舒眉不由隐入沉思。

从种种迹象看来,吕若兰说这番话,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不挑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想通这点,舒眉直起身子,扫了一眼吕若兰,满不在乎说道:“吕夫人可真是操多了心,相公为了寻回妾身,特意涉险回到北边。不过是回来得迟了些,就被有心人说成抛妻弃子。要这么喜欢替别人操心,不若接管大梁的榴善堂,多替百姓做些善事吧!到时,老天爷自会让你心想事成的……”

说罢,她弯身抱起儿子,绕开吕若兰,就朝前面赶去。

呆呆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还有她怀中冲着自己吐舌头的小子,吕若兰眼前一片恍惚。

他们凭什么?

一个移情别恋,一个抢人丈夫,两个贱人竟然还至死不渝了?!

想到齐峻在狱里,宁愿遭受鞭刑,也不肯接受表姐的提议,吕若兰只觉她的心仿佛正在被毒蛇噬咬一般。

凭什么?!

跟峻郎生儿育女不是自己?这黑妇哪一点够格,还端出这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望着那孩子,吕若兰不由想起她的诺儿,心里涌出的恨意恨不得此时追上去,把他们母子推进放生池里。

舒眉却不知道这些,她回到大殿门口时,见到父亲跨坐在马背上等她心里稍稍回复了一点平静。

“怎么去了那么久?”见女儿神色不大好,文曙辉关切地问道。

舒眉一惊,忙挤出笑容,答道:“没什么,碰到一熟人,便多说了两句。”

文曙辉不疑有它,便没再多作过问了。

坐回林府马车上舒眉左思右想,总觉不太对劲儿。

齐峻的师妹?他的师妹,自己只认识一位,那便是秦芷茹。

可是,她几时成了公主的?

不是竹述先生外甥女吗?难道先生也向高家投诚了?

舒眉想了想,随即就掐掉了这念头。

不会的,爹爹引为知已的大儒,怎会如此没有气节。不是说竹述先生是先帝潜邸时期的幕僚吗?还有人说,差一点就拜为帝师了,怎会做出如此行径?!

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见姐姐自打回车厢后就开始垂头沉思默,文执初敏感地觉得出有些不妥,忙摇了摇她:“姐姐,你怎么啦?”

舒眉摆了摆手:“没事,许是有些倦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执初听话地点了点头。

回到府里,用过晚膳大家便各自回了房。

文曙辉也觉察出女儿的不对劲来,忙问儿子:“你姐怎么啦?刚才为父跟她说话时,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执初忙摇头:“初儿也不知道……”

文曙辉眸光一沉,又问:“她在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执初想了想:“好像从那什么池子回来后,姐姐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这是怎么了?”

文曙辉还是有些不放心,追问道:“她当时可有说什么没有?”

执初摇了摇头:“她只说当时遇到一熟人。”

文曙辉没有再追问下去,打算自己亲口问问女儿。

夜半时分,舒眉从噩梦中惊醒时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在梦里头,她见到齐峻被抓了起来,还让人打得遍体鳞伤。她正要奔过去询问情况,只见画面一转,她的小葡萄长到了七八岁这么大了,整日里缠着她问自己爹爹哪儿去了,她支吾不知怎样作答。

没一会儿,场景再次变化,小葡萄转眼到了成亲年纪。新媳妇进门的第二天,小两口跪下来敬茶,小媳妇把茶盏捧给她,谁知儿子猛然站起身,冲了过过来将托盘掀翻在地,双眼愤恨地望着她,指责道:“你不用敬她,她不配当我母亲,若不因为她冷情冷性,爹爹才不会不回来。现在好了,当了大梁朝的驸马,成了别人的爹,让我从小就遭人白眼,被人笑话是杂种……

听了儿子这话,舒眉不由肝肠寸断,正要去争辩几句,谁知嗓子眼像被什么堵住了,怎么也出不了声。就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身边突然有动静,把她从无助中拽了过来。

舒眉张开眼睛,只见小家伙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正望着她呜里哇拉叫喊。她霍然一惊,垂下头望了过去,才发现是自己手臂压着他了。

舒眉从**爬了起来,把小葡萄一把搂在怀里,轻声地拍打哄哼起来。

谁知屋里静闹撰太大,把在外间守夜的乳母和雨润引了过来。

“小少爷是不是要尿了?”乳母探过来望了他们母子一眼,作势将手伸向舒眉,要帮孩子把尿的动作。

舒眉低头看了眼小家伙,他还是那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可能吧!还是你来!”舒眉起身下床,吩咐雨润,“帮我找套换洗的衣服来,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

说着,她便往净室里走去。

沐浴出来,舒眉只觉睡意顿消。想着头发还是湿的,她怕吵着小葡萄,索性到院子里去吹风,打算干了再进去。

金陵的春夜,月凉如水,空气中的飘来一阵阵花的幽香。

被冷风一吹,舒眉才有了些许醒。

忆及刚才那诡异的梦境·她心里的余悸还没消散。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舒眉不由问自己。

或许,表面上她不在意齐峻,实质上在潜意识里·她还是念着那个人的。

都四个月了,是什么原因,让他音信全无呢?

若不是今日在龙泉寺碰到吕若兰,她还不知齐峻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不行,明天一定要找爹爹问问。

他整日跟林尚书下下棋饮酒,定然知道些北边来的消息。

她正这样思忖着,突然·院落西边传来悠扬的箫声。

舒眉让心情平复下来,开始闭眼冥想。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重新睁开眼睛时,扭头对身后跟来丫鬟道:“听出来没有,这是爹爹的箫声。”

雨润点了点头:“好久没听到老爹吹奏了。想不到有生之年,雨润还有耳福,可以听到。”

舒眉微微一笑,便打趣道:“只要你还嫁咱们府里·总有机会可以听到的…···”

雨润接口道:“小姐,老爷吹这么凄凉的曲子,会不会他有什么心机。”

想到今天在寺院里·对着她生母施氏的牌位,爹爹不同寻常的表情,舒眉点了点头。

“或许,他想念母亲了吧?!”

雨润不由“啊”了一声,像是记起了什么,忙跟她禀告道:“奴婢知道了,听蒋妈妈说,老爷在上路的时候,原本要先去浙南拜见舅老爷的。可是,路上遇到意外·马匹病了,又遇上葛将军,就没有再拐道。”

“还有这事?”舒眉不由蹙起眉头。

雨润点了点头,继续解释道:“说是去年夏天的时候,舅老爷给老爷寄过信,问起了小姐您的下落。那个时候·老爷还收到齐府送的消息,还不知怎么回复他,接着,林府就派人找上门了。”

原来如此,舒眉垂下头来沉思。

原来,竹韵苑那场大火,到底是被传到了江南。

只不过,郑氏想掩饰过失,没有给她父亲报信。岭南那边这才没有音信。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跟父亲好好谈谈。

舒眉扭过头来,朝雨润吩咐道:“你进屋帮我拿件披风,咱们沿着这萧声,去寻爹爹去。

雨润有些犹豫:“这么晚了…···”

舒眉摇了摇头,解释道:“有些事只能避着人,在夜深人静时谈。”

想到小姐从小由老爷亲手带大,雨润没有再加以劝阻。

主仆二人穿过游廊,来到院子西侧。

果然,不出她们所料,父亲坐在丁香树下的石桌边,正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身边也没个丫鬟小厮侍候。

望着父亲形单影只的背影,舒眉眼睛一酸,心里有些触动。

“舒儿,你来了?”文曙辉没有转身,望着丁香树的枝头幽幽地问道。

舒眉“嗯”了一声,走到她父亲跟前行了一礼:“这么晚了,爹爹怎么还不睡?”

文曙辉扭头抬了她一眼:“你不也没睡?”

舒眉笑道:“被小葡萄吵醒了,便睡不着了。”

听她提到小外孙,文曙辉嘴角微弯:“他现在还闹你?”

舒眉摇了摇头:“是我做噩梦,先压着他了······”

文曙辉听闻,皱起眉头:“怎么不交给乳母带着歇息,这样亲自操劳,总不是个事儿……”

舒眉忙解释道:“总归女儿现在没什么事。再说,只有我才能哄得了他。”

想起未归的女婿,文曙辉眸光一黯,没有还作声了。

空气里,顿时弥漫起一股压抑的情绪。

舒眉有些纳闷,为何一个多月了,除了刚到的时候,后面爹爹闭口不提齐峻,这里面有些蹊跷,是她不能知道的吗?

想到这里,舒眉觉得再也不能拖了,今夜定要知道一个答案。

“爹爹,您可否告诉女儿,您女婿到底如何了?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推荐好友作品:

《主神见大神》包包紫著重生智脑,勾搭大神,欠债还钱

《末世之开天辟地》包包紫著末日来临,空间在手,一切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