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43章 怒而改姓

第二百四十三章 怒而改姓

原先只道她怨齐峻薄幸荒堂,文曙辉怎么也没料想到,舒眉会说出有违妇德的话来举鞍齐眉。啟天小說

看来,在女儿小的时候,太过放纵她了。

念及此处,文曙辉从石凳站了起来,对旁边跟来的雨润一挥手,将人遣了下去。接着,便开始对女儿训诫起来。

“什么叫‘要男人作甚,?自古以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此乃三纲五常,人人都要遵守,更何况咱们文氏一族?!打从你曾祖父开始,咱们家族就是大楚朝的清流,此话莫要让爹爹再从你口里听到”他劈里叭啦开始教训起女儿来。

自从有了异世记忆,舒眉便觉得小时候听的那些教诲,糟粕者甚多。面对此时父亲口沫横飞的训诫更觉刺耳,腹内不禁嘀咕起来。

还三纲五常呢!权臣都敢弑君篡位了,这“三纲五常”还在拎出来说,有什么意思?举鞍齐眉!

不过,这层想法她只敢放心底。

毕竟此时她所处的社会背景,要真敢宣传女权,铁定会被视为叛逆和异端。就如同她不甚理解,父亲及齐家她的大伯兄。先帝都那样对待两家人了,他们还能愚忠到底,甚至不惜丢掉性命。

爹爹若不是被贬多年,对政事早歇了心思,她又哪里敢在对方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呢?!

毕竟是从小被圣贤书洗过脑的士大夫,舒眉没有多作解释。

到时遇到具体情况再说,她若想单独带着孩子过,难不成爹爹还迫她第二次不成?!

望着女儿犹不甘心的表情,文曙辉沉重地叹了口气,自责地跟舒眉道歉:“是爹爹害了你,原想着那小子若是能到南边,为父再帮扶他一把,让他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不说封妻荫子就算糊个口也是没问题,只是,没想到最后竟成这样了……”

不欲跟他再提起齐峻,舒眉忙岔开话题:“爹爹听蒋妈妈讲,您原本打算拜会舅舅的?离开金陵后,不如咱们一起去?”

文曙辉不疑有它,扫了女儿一眼,说道:“此事不忙,等爹爹替你讨回公道,咱们再从长计议。”

舒眉倏然一惊讶然地望着父亲:“您打算怎么讨回来?他都抛妻弃子,不往南边来了,难不成冒着风险北上,打上门去?”

这句话听在文曙辉耳中,对于一个父亲来讲,不啻为莫大的讽刺。

只见他面色黯沉,沉思了片刻,才跟舒眉说道:“本来你林世叔一直邀我出仕,为父还在犹豫。这下,齐家那小子倒让我定下决心了他千不该万不该为虎作伥。虽然你嫁给他,是先辈人定下的。既然他背信弃义,罔顾先人遗愿。作为长辈,少得替他尊长教训教训他了。”

舒眉不由迟疑:“您的意思,莫不是……”

文曙辉望着女儿,郑重地承诺:“今日你所受的羞辱,为父定会加倍为你讨回来。”

见父亲神情肃穆,不像是随便说说的,舒眉心里一紧,望着父亲道:“就算爹爹不替女儿出头我会想办法讨回来的。”

这话让文曙辉颇感意外,只见他讶然地望着舒眉:“你打算怎么讨回来?”

想起先前那个梦境,舒眉眸光一沉:“他母亲为了富贵,宁愿舍弃亲孙子嘛!女儿想恳请爹爹,为您外孙赐名,今后从母姓文。而且此事最好找人公证,从今往后,齐府之人休想把您外孙从我身边夺走。此事一了,女儿不想跟他们再有任何瓜葛。”

没想到她会如此绝决,文曙辉有些恍惚,他不禁想起,从雨润那儿打听来的情况。

“舒儿,你的意思是…”他原先只知道女儿这几年,过得颇为艰难,没想北边来的消息,会刺激她做出这样的决定。

舒眉的决绝,让文曙辉反而有些为难。

天底下没有哪位做父亲,真的愿意拆了女儿姻缘的,更何况还有多出了一外孙。

但此时说什么都没用,还是看事态的发展吧!

将女儿安抚下来后,第二天文曙辉便去找了林隆道。

没过多久,文曙辉正式出仕,被封为南楚朝的吏部尚书,负责张罗组阁事宜。随后,父女搬出林府,住进朝廷专门赐给文曙辉的府邸。

自从得到齐峻准确的消息,舒眉心情反而平复下来,有种靴子落地的感觉。而她将跟北梁宁国府交涉的事,全权委托给父亲,自己一门心思抚养儿子。

日子不知不觉进入了五月,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小葡葡由于身上长得胖,加之是秋天生的,不太适宜南方的热天,有些苦夏。舒眉没别的法子,只得请人在后花园修了一个池子。没事的时候,舒眉将他泡在水里,一边教他凫水,一边消暑,母子俩的小日子,过得惬意而舒适。

齐峻这位父亲,在小葡萄生命中,就像是一颗飞驰而过的流星,短暂的光芒闪耀过后,就被小家伙彻底地抛到了脑后。再也记不起他是谁了。

舒眉有时在想,若是齐峻从此不再出现,这样对儿子是最好的。

反正三岁之前,他也没记忆。记住他又如何,徒惹伤心罢了!

后来,在小葡葡两周岁的生辰宴上,文曙辉宣布了他专门给小葡萄取的名字,叫作“文念祖”。

虽然遭到舒眉强烈抗议,可却得到周围一众人等的高度赞扬。

“就得像他曾祖父鸿修先生一样,成为一代大儒,光宗耀祖。让人记起他的祖上”林夫人听说后,忙不迭地赞扬起来。

旁边的唐夫人听了,也跟着附和:“可不是?!文家人才辈出,不管文太傅还是鸿修先生,以及他祖父曦裕先生,都是引领我朝文坛近百载,可以称得上风头无贰。这个名字不错”

舒眉哭笑不得,她哪会不道,父亲给外孙取这名字,背后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还不是含沙射影,指责齐峻数典忘祖,不仅违背父亲遗愿,连亲儿子都抛诸脑后。

其实,这名字除了让舒眉觉得俗套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她认为,大人之间的恩怨纠葛,不应让孩子来背负。

比起自己来,小葡萄更加无辜,一出生就遭遇众多变故。先是父亲不在身边,接着母亲离散了。经过一番颠沛流离,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又遭生父抛弃。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一样东西让她豁舍不下,便是儿子对她的依恋。

可是,世间事往往事与愿违,就在舒眉以为,齐峻以及齐家人不再出现,不会来打扰自己时,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像是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块石头,搅乱了母子俩宁静的生活。

那天午憩起来,她跟小葡萄正在玩藏东西找东西的游戏,说听到门外的雨润禀报,说是表姑奶奶上门拜访。

表姑奶奶?

这本该熟悉,却又异常陌生的称呼,让舒眉眼前一亮,忙放开儿子,从软榻上站起身来。

表姐找来了?

两年多时间不见,舒眉着实想念这位待她实心实意的表姐。

“快快有请……”

听到吩咐,雨润诧异地抬起头。

很久不见自家小姐这样激动了。

“表姑奶奶,里面有请……”外头的声音响起,接着便是雨润的惊诧之声,“番莲,你终于出现了,怎地也跟着一起来了?”

舒眉在里面听到,等不及自己撩帘一探究竟了。

只见齐淑{身后,可不就是一年多未见的番莲。

将众人请到屋里,分主宾坐了下来,舒眉跟齐淑{两人,经历生离死别,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对方了,说着说着两人眼眶里,都溢满了泪水。

“当时,我真以为你葬身火海了,还跑到顺天府衙门,告发了那毒妇。只可惜她家势力大,官官相护,那府尹一直拖着案子”望着表妹,齐淑{既伤感,又激动,说到后面鼻子一酸,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舒眉见状,忙掏了丝帕替她拭泪,颤声道:“舒儿知道,从庄子上出来时,正打算接你一起到南边的,没想到他们说,你早就离京了……当时离开宁国府,恰好碰到变天,连朱护卫都没敢出来走动。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那座庄子到底还是被人发现了”

齐淑{拍了拍她手背,安抚表妹道:“姐姐知道,你定是有苦难言。直到抵达辽东,过了半年后,我才得到你的消息,说是产下了一子,后来又失踪了。若不是你甥儿还小,我早就寻到南边来了……”

舒眉点点头:“这半年才算安宁下来,因隔着千山万水,我也找不到送信之人。上次林世叔说姐夫那边有人问起我,舒儿才知姐姐一直挂念着我……”

齐淑{收回双手,掏出绢帕,拭干眼角的泪水,叹了一口气,感慨道:“所幸,咱们都逃出来了,经历乱世,大家都能平安活着,便是最大的福气。”

舒眉颇为认同地颔首:“可不是这个话?!姨父和姨母在西北还好吧?!”

齐淑{一愣,奇怪地盯着表妹:“你还不知道?”

舒眉一脸莫名其妙-:“知道什么?”

齐淑{叹息了一声,道:“爹爹的人马前半年大漠中失踪了!”

“啊?!怎会这样的?”舒眉不由呼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