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44章 山盟虽在

第二百四十四章 山盟虽在

边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齐淑{摇了摇头,顿了好一会儿,才悲戚道:“听说,是那姓高的贼子逼的!”

“啊?”舒眉颇感意外,“他谋权篡位,姨父何必还要听命于他?”

齐淑{觑了表妹一眼,幽幽道:“还不是他拿了四哥和全族人相挟。说什么四哥在丹露苑纵火,企图烧死他的女儿······要将齐氏一族满门抄斩。”

听到这话,舒眉顿时紧张起来,忙问道:“真是他的放的火?”

齐淑{点了点头,将旁边侍立的番莲一把推上前来,对着舒眉道:“她回京后,见过四哥的,不信,你问问她吧!”

舒眉连忙将目光转了过来。

番莲扑嗵一声跪倒在地,跟四夫人请罪。

“夫人,奴婢该死,自从小少爷安置妥当后,本来打算回去寻您的,谁知刚到京城,就被人发现了行踪,奴婢只得藏身起来,等待时机。四爷回京被抓之后,奴婢四处奔走,不仅见到太夫人和沧州那边的齐氏族人,也见到了四爷……”

说着,她心虚地觑了舒眉一声,生怕对方让她讲述,齐峻怎样娶秦姑娘的事。

可是,她多虑了,舒眉现在压根儿不在乎,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最后到底是姨父救了他们,还是先生救了他们呢?”

番莲暗中吁了一口气,答道:“都有吧!我后来听看守四爷的人说,那女人带人治好了五姑奶奶,接着就带人要去治竹述先生,后来不知怎地,先生摔过一跤后,脑子反而清醒过来。听说四爷被抓,全族的人都要问斩,他忙出了撷趣园,进宫去替齐家求情······”

原来如此·舒眉点了点头,含着笑意问道:“他们放出来后,你回到四爷身边侍候了?!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么多内情。”

番莲摇了摇头·继续道:“因着优昙的关系,奴婢不敢在爷跟前露面,怕那女人惦记上,只在暗中替爷联络。”

“哦?!”舒眉几乎可以猜出背后的内幕了。

齐峻靠着番莲四处打听消息,知道他的师妹身陷囹圄。

想到竹述先生舅甥因他之故,惹上了麻烦,顿时忘了自己身上的责任·来了一出英雄救美,进了高氏设的圈套,主动要娶他师妹了。

对于他的猎艳史,舒眉如今兴趣缺缺。

他肯定以不知她还活着为由,毫无愧疚地娶了他师妹。

一来彰显他知恩图报的仁义形象,二来化解了高家出的招术。

想到这里,舒眉眼前闪过那天,齐峻在自己面前发的毒誓。

是了·她如今还记得,当时追问过一句,说若是自己死了·他该如何办?

齐峻当时拿别的话搪塞过去。

呵呵,男人嘴上的山盟海誓,又岂是可信的。

用生理学解释,就是荷尔蒙刺激,精虫上脑;从人性方面来解读,他们发过的每次誓言,在当时都是真挚的,只不过一时**抵不过光阴流逝,岁月的侵蚀,誓言成慌言。

突然想到一种不大可能的情况·舒眉眯着眼睛,语带调侃地问道:“他是以齐四公子的名义,跟秦姑娘拜堂的?”

番莲听了这话,像见了鬼一般,吃惊地望着舒眉:“夫人您怎么知道,爷是换了名字的……”

“哈?!”舒眉不由打趣道·“他还真改名换姓了,这还真是巧了,他儿子刚改了姓,没想到他也改了,像商量好了似的······”

番莲不知她话中之意,忙解释道:“爷说当初在老国公爷临终有起过誓,不娶文氏以外的女人为妻,只能改名换姓了。”

舒眉嗤笑一声:“有人信他吗?”

番莲面露困惑:“这本就是事实,当然信了。老国公爷去世时,太夫人就在旁边,她可以作证的。”

舒眉没有接话。

心里却道:这哪是遵先人遗命,分明是想逃避天谴。小样儿,以为改了名字,阎王殿那儿的判官,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送你入阿鼻地狱了?!

可他进阿鼻地狱,又关自己何干?小葡萄照样没父亲,她在看笑话的人眼里,还不一样是弃妇。

舒眉突然觉得,跟齐峻纠缠很没意思。

明明知道这人不可能专情、守着她一人,为何还抱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罢了,罢了,以后不操这门心,也不会有什么怨怼。人家为了娶师妹都改名了,还跟他纠缠做甚?!

舒眉将这几月来,爹爹为了替她出头,对齐峻采取的行动,全数告诉了表姐。

此言一出,将在场的两人吓了一跳。

舒眉接着解释道:“爹爹专门促成南朝的礼部尚书,起草了一部法典,规定咱们南朝的女子,有七条正当理由的,可以主动提出和离。■缺勿滥,坚决不当那娥皇女英,玩什么与人共侍一夫的戏码爹爹派出送休书的人马,现在应该抵达京城了。”

“休书?什么休书?不是已经烧毁了吗?”齐淑{慌忙问道。

舒眉将这几月来,爹爹为了替她出头,对齐峻采取的行动,全数告诉了表姐。

此言一出,将在场的两人吓了一跳。

舒眉接着解释道:“爹爹专门促成南朝的礼部尚书,起草了一部法典,规定咱们南朝的女子,有七条正当理由的,可以主动提出和离。男人可以休妻,咱们南朝女人一样可以‘休夫,!”

过了好半晌,齐淑{咽了咽口水,艰涩地试探道:“那么,我四哥便是首位被休的丈夫了?!”

舒眉莞尔一笑:“没错,以后姐姐若是见到,替我跟他说一句,好好跟他的秦师妹过下去,不必有心里负担,是我休了他······”

齐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那孩子呢!你让孩子怎么办?”

舒眉眼皮一跳:“孩子自然是我带着了,当初他祖母遗弃他,难不成送还齐家?”

齐淑{不由急了:“怎会遗弃呢?大伯母不是一直盼着这孩子出世吗?”

舒眉见她不明白,忙将那晚她冒着生命危险,回宁国府去接郑氏的前前后后,全告诉了表姐,最后还拉人出来作证。

“不信,你问问番莲!”舒眉顿了顿,接着道,“若不是那次,我也不会跟孩子分开近一年时间。”

番莲点了点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都到这地步了,齐淑{也没什么好说的。两边都是她血亲,让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劝说。

“想不到,你们还是走到这一步。”她郁郁地说道,望着角落里一个人在玩图片的小葡萄,心底暗暗埋怨她堂哥来:“喜欢四处留情是吧!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谁知还没等她倒戈,番莲突然出声:“爷心里定是有苦衷的,奴婢南下之前,爷悄悄塞了一样东西给奴婢,让我见到夫人时,向您带几句话。”

见事情有了转机,齐淑{顿时兴奋起来,跟舒眉一起盯着番莲,静候她的答案。

“爷要奴婢将这支钗还给夫人,还说是他对不住您。不过,他说了一句,什么‘当日的誓言从来没有忘记,·`····”

“忘没忘记有差别吗?他都这样做了,难不成他还真想左拥右抱?”舒眉愤然地打断她的话。

果然,男人借口跟的誓言一样,是当真不得的。

仿佛洞察出她的想法,齐淑{忙打圆场:“四哥这样做,也是有苦衷的,从北边过来,我在路上听人提起,高家开始逼秦姑娘入东宫,当太子良娣。被封为公主后,整日关在宫中,还有传言,说要把她指婚给靖南侯世子。兴许你不知道,那靖南侯世子从小······唉······”齐淑{说不下去了,沉重地叹息了一声。

见表姐为她的事,平添了不少烦恼,忙忿开话题,跟着她讲自己在东市开的铺子:“······你是不知,那个美白养颜露,一出来都抢空了。原本以为,在江南不好销,我打算拿到岭南卖的,没想到销路这么好……”

两个女人接着就聊起妆扮来。

旁边的番莲眸光一黯,暗恨自己的笨嘴拙舌。

“姐姐是打算到南边定居,还是过段时间跟姐夫汇合?”好不容易亲人相聚了,舒眉万般舍不得她走。

齐淑阝里不知她的依恋,忙保证道:“是夫君安排我来先探探路的,辽东毕竟不太安全,等这边安置妥当了,还托人回京,将家里的接出来……”

舒眉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他们还在燕京吗?”

齐淑{点了点头:“还在的,高家人不敢动公爹的,绍儿如今不知怎样了……”她不由念起自己儿子。

想到对方离京的原因,舒眉心里十分愧疚:“都是我的事连累了你……”

齐淑{抚了一下她的肩膀:“你傻啊!爹爹在西北手持重兵,便是没有替你出头的事,我也不敢留在京里。好让他们抓住我威胁爹爹啊?”

舒眉这才放下心结。

两人正在里屋说话,便听到外头丫鬟来报:“姑奶奶,刚才秋菊递信过来,说是唐家二奶奶到访,正在前厅等着您呢!”

舒眉望着表姐道:“唐家二奶奶,姐姐该认识她吧!走,咱们一起去会会她!”

齐淑{神色一松:“她你都应付得来,想样子你到南边后,过得如鱼得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