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49章 宫宴遇变

第二百四十九章 宫宴遇变

不仅舒眉对雨润的亲事犯难,就连远在燕京的齐峻,如今也一筹莫展。

起因是那日宫宴上,母亲郑氏遭遇意外。

那日御花园摆家宴,跟高家有关联的皇亲国戚,自然少不得进宫赴宴。

酒过三巡,殿中歌舞将歇,丝竹顿停,皇后觑了姨甥女一眼,带着笑意问道:“你这趟去江南,没被人识**份吧?!费将军的老家,还有什么人?”

吕若兰忙起身作答:“禀娘娘的话,咱们去的时候,精心乔装打扮过,认是没人认出。过在金陵城郊的龙泉寺,为婆母捐长明灯时,倒遇到一熟人。”

说完,她似笑非笑地望向齐家这对婆媳。

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秦芷茹忙侧头,瞥了眼身旁的婆母。

郑氏面上不动如山,跟没事人一样,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

将双方的举止瞧在眼底,皇后心里虽跟明镜似的,但此种场合她有意纵容姨甥女,并没有出声阻止她。

倒是高氏了解吕若兰的性情,应景地问了一句:“你东张丁望作甚?你到底都遇上谁了?”

吕若兰掩嘴一笑,说道:“若非在寺庙里,有神灵护寺,邪魅莫不敢入,臣妾还以为遇上了先前的……”她没有说出来,而是朝郑太夫人望了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此话一出,不仅郑氏猜出来了,就连秦芷茹和齐淑娆,脸上纷纷变了颜色。

仿佛没有留意她们的异状,吕若兰自顾自地她姨母,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

“更为奇特的是,那女子手里还抱着孩童,大约两岁左右的样子,长得白白胖胖的,样子可是喜人了。眉眼好似······”说着她别怀深意地朝秦芷茹望过来,似是无意地摇了摇头,一副不必多说的样子。

若是外人听到,自是琢磨不透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是眉眼俊俏可人,还是长得跟谁想似?那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在坐的齐家女眷,心里早都猜出了她话中所指,不说胆小的齐淑娆,就郑氏脸上有了微动。

高氏听闻后,心里暗自发笑,朝她表妹嘉许地扫了一眼然后,便扭头对秦芷茹道:“皇妹在江南也曾呆过几年,可有听说过,那里的龙泉寺有什么奇特的吗?”

秦芷茹见她把话题岔开,心下稍稍安定,忙朝尊位上的皇后欠了欠身,接口便回道:“说到奇特,倒还真是有件事那里建自唐朝,寺里有一株老梅,传说此树颇为神奇寺兴则枝繁叶茂,花香浓郁;寺衰则落叶飘零,枝枯花残。当年在金陵时,我们姐妹们也是经常去的。”

高氏听了,便回头跟吕若兰问道:“现在那梅花定然是枝残叶败了。等来年大军挥师南下,本公主定要去看看,到时那棵成什么样了,是不是真有那么灵验。”

吕若兰忙不迭地附和道:“可不是怎么地,我去的时候,寺里都没多少香火气寺里的知客僧提都未提,想来那棵树的情况不大好,等着陛下赶紧渡江,解救天下的苍呢!”说着,她对姨父兼大梁的皇帝,一阵歌功颂德。

高氏突然像想起什么问妹妹道:“既然香火不旺,你遇见的女子跑到那里作甚,难不是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吕若兰望了表姐一眼,按着之前套好的词,接口说道:“可不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起初我还没怎么留意她。后来听她口中的诅咒,这才多瞧了她几眼。端的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竟然诅咒自己婆婆不得善终,骂她小姑是白痴,她男人新娶进门的媳妇,一辈子生不出孩子,让她男人家断子绝生……”

高氏听闻,忙用手捂住嘴巴,做出一副惊讶状:“那不是把她的儿子也咒进去了?”

吕若兰点了点头:“臣妾起先听了,也觉得颇为奇怪。后来走出山道时,你们说,我又瞧见什么?”

“什么啊?”这下连齐淑娆都出声想询了。

吕若兰顿了顿,然后说道:“她们出了寺庙,并有立刻下山,而是跟人接了头,将满了生辰八字的黄裱纸,递给了一老道······”

齐淑娆不解其意,忙问道:“这是做什么?”

郑氏听闻,脸色大变。

吕若兰似是同情地望了她们母女一眼,说道:“当时是请人做法!所以才避着人出来,到那穷乡僻壤的地方接头······”

“啊?!”齐淑娆似是此时才反应过来,不由叫了一声。

像没看见她惊恐万状的表情,吕若兰继续道:“起初我也奇怪,她请人作法诅咒夫家,岂不是连自己儿子都不管不顾了?后来,听她跟丫鬟唧唧咕咕,我才算是明白,她早帮孩子改名换生

齐淑娆听得是懂非懂,回头望了她母亲一眼,顿时被吓着,急忙呼喊出来:“娘亲,你这是什么了?谁吓唬我啊!”

她这声凄厉的尘叫,让在座的人莫不勃然作色。

只见郑氏的鼻孔、眼角处渗出血丝,仿佛被被惊吓过度,又更是遭遇什么不侧。

高氏忙让人去叫太医。

当齐峻赶到时,郑氏已处于昏迷状态。

他忙朝众人询问起因。

齐淑娆一见到四哥,忙凑上去扯住齐峻的袖臂。

“母亲刚刚都是好好的,此刻成这样了,定是被施法下了诅咒。”

齐峻哪里肯信她的话,以为妹妹病没有痊愈,忙拿目光询问秦芷茹。

后者将事发经过,简单跟夫君说了一遍。

齐峻沉下脸来,朝屋里扫视了一番,目光最后落在郑氏吃剩的碟子

见他如此动作,忙喊人封存残羹,对小叔子道:“嫂子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说着,便命人将郑氏扶进侧殿,等太医到来。

当齐府众人,从宫门出来时,秦芷茹吓出一声冷汗。

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她还未惊惧中回过神来。

齐峻将她送到院子门口,正打算转身离去时,就被秦芷茹的手紧紧攫住。

“师兄,我怕······”许是从未见过此等阵仗,她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

若不是抓住齐峻的胳膊,她可能马上就要倒下来。

齐峻眸光一沉,有些于心不忍,扶着她就进到屋里。

半夜从公主府出来,齐峻没的回宁国府,而是径直去了城南。

好不容易摆脱身后的尾巴,随事他闪身便进了井儿胡同。

对了切口后,里面的人打开一道门缝,把人迎了进去。

齐峻跟着那人在院子里七弯八拐,来到后院一座不起眼的屋子里面。

“郦先生在里面等着你呢!”说完,那人跟他一抱拳,跟着就转身离开了。

齐峻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里面出来两黑衣护卫,就把人迎了进去。

“怎么这么迟?是宫里有事耽误了吗?”

他刚一坐定,郦先生便开口问道。

齐峻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家母被人下毒了,恐怕是给在下一个警告……”

老先生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十分诧异地问道:“你最近又惹他们了?”

齐峻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将内情付诸于口。

老者定定地望了他一会儿,说道:“还是要尽快取得他们的信任,不然,前功尽弃……”

齐峻听后一哂,自嘲道:“如今都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信任我?早成他们的活耙子了。”

听他的口气似有怨怼,郦先生也不着急,啜了一口清茶,慢条斯理地重新开口:“即便是不能取得信任,能自由进入宫禁,也是好的。你母亲今日之事,正好是个机会……”

一听这话,齐峻立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他呆呆望着老者,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是您派人安排的?”

郦先生没有否认,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道:“想来,太医已跟你道明,此毒并不多重,但确实需要将养,还不能随意挪动。

接下来的日子,你让秦姑娘就留在宫中侍疾吧!我会派人暗中保护她的……”

齐峻当即表示反对:“让她留在宫里?!那岂不是又回到狼窝?早知如此,我何必做出娶她的动作!道明跟屋里

老先生觑了他一眼顿了顿,然后慢悠悠地踱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头:“当初你是不必去娶她。可那样他们会放过你们母子吗?还有,若不是那女人要塞人到你屋里,查寻玉玺的下落,你以为她是观世音菩萨下凡,非要塞你的一个美娇娘?”

惊恐地睁大眼睛,齐峻险些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出声问道:“先生如何得知的?”

郦先生冷哼一声,道:“那天你逃出宫闱,从宁国府秘道中出来时,为何那么巧是老夫救了你,而不是其他人?到如今你不会还以为,先帝爷会在那晚出事,纯粹是桩意外吧?!”

齐峻顿时懵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见到他这副表情,老先生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之前你的底子差,不过质资还算不错。难能可贵的是,懂得以大局为重……”

多谢我是一只小蜗牛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零点的那章,明早起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