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章 五十章 覆水难收

第二章 五十章 覆水难收

郦先生没有否认,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道:“想来,太已跟你道明,此毒并不多重,但确实需要将养,还不能随意挪动。接下来的日子,你让秦姑娘就留在宫中侍疾吧!我会派人暗中保护她的……”

齐峻当即表示反对:“让她留在宫里?!那岂不是又回到狼窝?早知如此,我何必做出娶她的动作!道明跟屋里

老先生觑了他一眼顿了顿,然后慢悠悠地踱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头:“当初你是不必去娶她。可那样他们会放过你们母子吗?还有,若不是那女人要塞人到你屋里,查寻玉玺的下落,你以为她是观世音菩萨下凡,非要塞你的一个美娇娘?”

惊恐地睁大眼睛,齐峻险些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惊恐地睁大眼睛,齐峻险些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出声问道:“先生如何得知的?”

郦先生冷哼一声,道:“那天你逃出宫闱,从宁国府秘道中出来时,为何那么巧是老夫救了你,而不是其他人?到如今你不会还以为,先帝爷会在那晚出事,纯粹是桩意外吧?!”

齐峻顿时懵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见到他这副表情,老先生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之前你的底子差,不过质资还算不错。难能可贵的是,懂得以大局为重……”

—"——"——

多谢我是一只小蜗牛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零点的那章,明早起来看吧!

第二章五十章自作自受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从郦先生那儿出来,齐峻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想不到,在他们那帮人的眼中,自己彻头彻尾只是一个提线木偶。

连宫里的那个安排,他们都不提前告知一二。害得他以为,母亲出意外,是高家的人在背后动的手脚。

想起头次见到郦先生时的情景,齐峻恍如在梦中一般。

亏得一直以为自己这样信任他。

想到母亲在宫里的遭遇,齐峻担心起远在南边妻儿来,回到宁国府,他让人马上叫来尚武。

“爷你打算派我去南边?”亲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齐峻点了点头:“你也知道,夫人和小公子在南边。虽说他们有岳父大人照顾,可我还是不大放心。此前吕家那女人陪她家男人回南边祭祖,说是遇到了你家夫人。看来,她们身边的护卫还是不怎么严实……还是你跟过去吧!”

尚武从未离开过他,此时陡然间丢下齐峻不管,他十分为难。

从七八岁起他就从宁国府的暗卫营,挑出来到四爷身边,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

尚武正打算说上几句,争取留下来,谁知此次齐峻十分决断,没等他开口,就拿话阻住了他:“你家小主子如今是宁国府唯一的后嗣,你不去保护他还在京里磨磨噌噌作剩?爷如今的身手,哪需要你来保护,你打得过我吗?”

尚武不由一怔。

这倒不是四爷吹牛在十六岁之前,爷确实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自打老国公爷过世后,爷就被发配到沧州老家,跟在暗卫营的一群高手练功夫。虽说跟国公爷还有差距,可以能独挡一面了。前两年他在西山军营时,几次比试过后,收复了不少以前瞧不上爷的同袍。

他们经常在私底下还议论,什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还有人猜想,宁国府祖上定传了一套特别的训练方法不然,短短几年时间,四爷进步怎会如此神速?!

尚武听到这些话,觉得比夸自己还要高兴。

在沧州的时候,是他陪着爷一道训练的。虽然日子比较苦,可拳头上的实力加强后走到哪里都没人再敢小瞧他们主仆了。

“今后你就留在夫人身边,正好,雨润也等了好几年了。你也该娶媳妇成家了。”担心舒眉到时会将尚武赶出来,齐峻连他懒在妻儿身边的理由都想好了。

听了这话,尚武苦着个脸:“爷,这样行吗?夫人不是托人送来那什么书?您都被她······小的哪还有脸皮敢求娶雨润姑娘。”

“如何不行?”齐峻恨铁不成钢地怒骂道,“你们的亲事,是她自己找爷商量的,难不成想反悔?若她不想让你娶雨润,到时就去衙门击鼓鸣冤,看文尚书处不处置这桩案子。”

齐峻真想踹他两脚。

娶媳妇的事还要别人替他操心,也不知道平日的胆子上哪儿去了。

齐峻此时浑然忘了,当初他不仅娶媳妇,就是后来追回老婆,全都是他大哥在背后推动。

将尚武打发回去,齐峻爬上了枕月湖边的听风阁,独自对着寂寥的星空,发起呆来。

她现在干什么?是哄儿子睡觉,还是跟他一样,望着夜空出神。

不知不觉,他的思绪飘那天早上。

他刚从府里的校场练拳回来,就听到尚武来报,就是南边派人送信过来了。

他心头一喜,想着妻子定是听说京中发生的事,来信质问他。自己早备好一封言辞恳切的信,打算派人送过去呢!

就算不能立马得到她的原谅,起码也能表明他的心意。

谁知信封刚打开,就从里面落出一封盖了官印的公函。

他俯身拾起来一看,脸上顿时没有血色。

原来,竟然是一封和离书,下面签字画押的地方,是她的亲笔签名。旁边还附上几个陌生的人名。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说是传说中的“休书”?

不该是由男方出具的吗?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把信封拿起来,看有没有解释的只言片语。

任他把封皮快翻过来,也没找到妻子的手迹。岳父大人的信,到底是有一封。

他哆哆嗦嗦展开来一瞧,通篇都是骂他的言语。

儒学大家骂人,不同于寻常百姓,字面虽然含蓄,却是字字锥心。

碰巧他又能满然弄懂里面的意思。

信中多处暗示,说若不是长辈遗命,凭他文不成武不就,根本不配做文家的女婿。

大哥所言果然不假,曦裕先生根本就瞧不上他。

更何况之前他的“劣迹”斑斑。

“吾复得小女,对公子感激涕零。他日北上燕京,途经汝籍沧州,定当往春暄公墓拜谢,感念公子之德,以慰先人在天之灵······”

拿到这封言辞决绝的信函,齐峻天性便是再乐观,此时也轻松不起来。

世上哪里有后悔药卖?他宁愿折寿十年,也要回到从前。

可世上最难办到的,就是让时光倒流。

通过这封信函,他仿佛能感受到舒眉父女的愤怒之意。

郦先生不是保证过,已经派人南下,跟舒儿讲清楚了吗?

为何成了这样?

她不仅寄来休书,还取得了岳父大人的支持,为了他女儿,不惜制定法典,开大楚朝历史之先河。

齐峻想通这些,他再也站不住了,简单在身上拾掇了几下,就要出门去。

谁知刚出院门,就见郑氏身边的丫鬟找来,就是母亲找他。

到了霁月堂,郑氏将下人遣开,母子俩关上门窗,就说起了私房。

“听说你媳妇来信了?她都说了些什么?”郑氏紧张地望着他,生怕错过儿子脸上一丝表情。

齐峻觑了母亲一眼,反问道:“母亲觉得,舒儿会在信上说什么?”

郑氏见儿子不上钩,讪然地转过身去,淡淡道:“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哪知她要说些什么……总归不是什么好话······”

齐峻追到郑氏跟前,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问道:“娘亲,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实话吗?为何当初舒儿一回到庄子上,就遭遇到别人的埋伏?为何她还接你,你都不肯走?”

从未见过儿子这般声色俱厉的样子,郑氏有些心虚,但一想这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顿时又来了勇气,对齐峻斥责道:“竹述的先生就这样教你跟长辈说话?你心里面有没有把我当你娘亲对待?”

郑氏随即开始反击。

齐峻步步后退,险站立不稳,好不容易扶着椅子,才让自己没有跌倒在地。

想到他们什么事都不跟自己提前说,郑氏不禁悲从中来,开始哭诉起齐屹来:“大的是这样,小的也是这样。

若你们提前说明,让为娘知道南边还有退路。我会这样对待你媳妇吗?你一个二个,何曾把我当成你们的长辈看待过?”

齐峻惊讶地抬起头,正要辩解几句,郑氏又开腔了:“儿子是这样,媳妇也是这样,你们心里面哪里把我当成你们的长辈?若不是为了府里的爵位,我犯得着容忍高家那女人吗?”

齐峻从没想到这层意思,不由愧疚地垂下脑袋。

见儿子态度有松动,郑氏心里暗暗吁了口气。

可是,还没歇多久,齐峻下一句话,让她险些气得晕厥过去。

“即便是这样,舒儿何曾存过坏心眼?还不是您一直看不起她,才会像根墙头草,东风来了,倒西边,西风到了,倒东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