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56章 亡羊补牢

第二百五十六章亡羊补牢

且说回到齐峻这边。

自宫宴上发生变故后,他按照郦先生那边的安排,隔三差五进宫看望母亲。等到摸清大内侍卫换防的规律后,已到年节。

由于母亲还在宫里,宁国府如今只有高氏。他不耐烦跟这位害了他妻儿的女人一道过年,索性便住到了公主府。

这些日子也倒平静。只是一见到师妹身边,那两名妖娆的女子,他胸口就像堵上什么似的,只想找个知已朋友,陪他喝上一盅。

突然,齐峻脑海里闪过一张笑脸。

随后他便想起,前段时间告诉他玉玺之事的甘昀。

直到拜堂成亲的那天晚上,齐峻这才明白,龙椅上的那位,之所以要给他赐婚,醉翁之意原是在这里。

就在昨晚,为了听他交待那桩密事,师妹特意避开耳目,被迫做出含羞带怯的表情,让齐峻心里颇不是滋味,将高家上下都咒骂了一遍。

从公主府出来,他甩掉跟在身后的尾巴,便来到位于崇国寺街尽头的一条胡同。

他刚一走近巷子口,便听得丝竹之声隐隐传来。

这里便是京师有名的勾阑胡同了

声名远播的醉息姑娘,便在这里的摘星楼挂牌。

甘昀上次临走时告诉他,为了掩人耳目,他会经常跟人那里交换消息。

若是他有什么急事,在那里准能碰到人。

月上中天,燕京城里沉寂一片,偶尔传来几声爆竹声,整座城唯有这里,全年开门做生意,这不,已过了三更天。此地还是喧阗一片。

浓妆艳抹的伎子,在挂着大红灯笼的门口,莺声燕语地迎来送往,好不热络。

瞥见久不露面的岭溪公子,门口替客人牵马的小厮,忙挤出笑脸前来招呼。

“哟,驸马爷今儿个怎地有空来了?小的们只当你怕御史弹劾,从此在咱们这儿绝了迹。”

话音刚落,里面迎出来的老鸨子,便啐了他一口:“小猴崽子说什么呢!其他驸马能跟岭溪公子比吗?不说他词作早唱遍了大街小巷。便是让玉宁公主的舅父竹述先生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鸨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过来招呼客人。

齐峻把手一扬。问那婆子:“醉息姑娘今晚可得空闲?”

一听这话,老鸨宋妈妈就觉得没戏,只见她瞥了瞥嘴角,说道:“每次来这么晚,进门就叫醉息姑娘。这会她病着呢!不若换红息姑娘吧?!如今点她牌子的人不少。”

齐峻摆了摆手:“妈妈是知道我的。别的姑娘没有醉息姑娘懂音律!”

言毕,他故意露出副为难的表情,吩咐道:“算了,随便找个会唱曲的姑娘来吧!”

宋妈妈应了一声,便到后头安排去了。

等她一离开,齐峻赶紧闪人。径直朝后院走去,熟门熟路穿堂入室,来到一座小楼前。刚推门进去。他便见到屋里好友,果然在那儿喝酒。

“你终于来了?”喝得半醺的甘昀,扫了他一眼,也不起身相迎,指着对面的位置便招呼道:“坐下来。陪兄弟喝几杯。”

齐峻朝屋里巡视了一番,垂下头压低声音问道:“这里说话方便吗?”

甘昀扯了扯嘴角。也不做正面的答复,斜睨着他说道:“什么时候开始,咱们岭溪公子,变得这般胆小怕事了?”

见对方还有心情打趣他,齐峻放下心来,一撩起袍子下摆,便在对面坐了下来。

“非是怕事,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刚出门时,后面还有两尾巴呢!”

听了这话,原本斜倚在榻上的甘昀顿时直起身:“此话当真?!”

齐峻点了点头:“不仅从宁国府出来,就连上公主府也有两盯梢的。”

这话让甘昀神情顿肃,随即他唇边露出嘲弄之色:“是怕你跑了吧?!”

齐峻眸光一黯,忙将话题岔了过去:“南边有无好消息?尚武明日启程,不知妥不妥当?”

见他表情肃穆,甘昀收起了调笑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消息是有,不过,可不算什么好消息。”

齐峻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舒娘母子出事了?”

甘昀摇头笑道:“她倒没什么事,我说的不好,是指对兄弟你来说,不算什么好消息。”

见不是妻儿出事,齐峻退了回来,讪讪地应道:“儿子都改姓了,哪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消息。”

见他这副颓然的样子,甘昀顿觉好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抛出一道惊雷:“你的儿子啊,有可能再次改姓……”

这话像一根锐利刀尖,把齐峻刺从椅上即刻跳了起来,只见他伸手一把抓住甘昀衣领,朝他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把话说清楚些,什么叫做再次改姓?”

甘昀伸出手来,掰开他的手掌,好不容易摆脱他的钳制。

“抓我干嘛!是你的兄弟竟成飞鸽传书,递来的消息。”甘昀同情地望了他一眼,解释道,“你岳父大人不肯留任,想回岭南去。太后娘娘的意思,想给你媳妇在金陵世家里,另寻一门亲事。”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让齐峻怔在当场。

为什么会这样,番莲难道没把玉钗交到她手里吗?

连儿子都生了,怎么可能改嫁?文家还要不要脸面?

不对,岳父大人都能鼓动南楚朝廷修订法典,他女儿改嫁又算得了什么。

难道,她就不怕小葡萄长大后,知道身世真相了,跟她离心离德?

见他一脸茫然若失的表情,甘昀心里暗觉爽快,暗道:“你也有着急的时候?且再戏弄戏弄这家伙。”

接着,甘昀装出一副同情他的样子,啧啧道:“谁知,消息一传出去,南楚那边的世家。不少动了这心思。虽说四皇子如今不在了,文氏女这块招牌还是挺好使的,连带娃再嫁都有人趋之若鹜。”

想到舒眉以前对他的态度,齐峻的一张刚毅面容,顿时黑如锅底。

他千算万算没料到妻子会这么决绝,当即让人给他送来一封休书。

若是她没表明这态度,南楚在位者即便有这方面的意思,曦裕先生也不会同意的。

可惜他儿子还不会发表意见,不然,作为天然的同盟者。看在孩子的份上,她都不会同意的。

突然,齐峻猛地想起。当初两人在一起时,她几次三番表达过出府的愿望。

若是再嫁时,又挑个世家,并不合舒儿所愿。若对方身份太低,显然不能达到南楚太后的目的。

见他脸上神色犹疑不定。甘昀劝道:“莫要想太多了,是你的媳妇,任谁做媒也抢不走;若不是你的媳妇,此时就算你赶到金陵,抢亲怕是都来不及了。”

齐峻默然。

甘昀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忙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等把这段日子混过去再说。,便是她真嫁了,又当如何?你身边不是还有秦姑娘吗?她的身份地位。才情品貌跟弟妹不相上下,你也不算吃亏。难不成,你还想吃着碗里的,记着锅里的?”

齐峻一怔,随后便纠正甘昀:“我跟师妹清清白白。耀明兄不要坏了人家名节……”

听了这话,甘昀从椅子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并啧啧有声地刺道:“坏人名节?!是你还是我?入了你齐府大门,秦姑娘都是你岭溪的媳妇了,还想惦记着文氏作甚。难不成你想反悔,到时始乱终弃不成?是谁在坏她名节?”

齐峻微愣,随即解释道:“小弟娶她,不过是权宜之计,总不能让她真入了东宫,成太子良娣吧!”

甘昀见他还在自欺欺人,便提醒他:“她被封为公主在前,你去求娶在后。即便你不去掺和,她也嫁不成伪太子的。你这‘英雄救美’的举动,好似不大说得通哦!”

被他驳得哑口无言,齐峻顿时愣住了。

当时他在恩师眼前提议时,竹述先生并无反对之意。

难道他疼惜甥女,多过关心弟子?

是了,听师妹身边的陪嫁丫鬟讲,当初先生答应收舒儿为徒,好像就是师妹提议的。

齐峻突然觉得,他好似闯入一个死胡同。被郦老头误导,一步步沦为对方的棋子,让自己如今进退两难。

甘昀带来的消息,让他第一次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失去舒儿。

齐峻垂下头来,想起半年之前,某天夜里见的那个黑衣人。

若是计划顺利,他不见得再没机会。

舒儿只要一日不再谈婚论嫁,事情并没糟到那种程度,总归自己有天会扳转回来的。

齐峻在袖中攥紧拳头。

甘昀不知他所想,忙拍了拍他的肩头:“唉,如今没法子了。除非南楚大军即刻打过来,让你早日见到他们娘俩。如若不然,你去不了南方,他们回不了燕京。这边你母亲和高氏,逼得又紧……”

齐峻哪能不知,对方这话说得在理。

可如今他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扔下母亲她们吧?!

见自己的任务完成,甘昀起身朝门口喊了一句:“来人,怎么醉息姑娘还没有来?”

门口守着的护卫,进屋跟他禀报:“禀公子爷,她们说,大年初一的那天,醉息姑娘到山上敬香,受了风寒,过年这几日都是副病恹恹的样子,任谁来也没有接待。”

扫了齐峻一眼,甘昀正要打他主意,就见对方转身朝他一抱拳:“多谢耀明兄坦言相告,小弟就此别过。”

甘昀还未反应过来,眼前早不见了齐峻的踪影。

两天之后,秦芷茹刚出宫门,就见齐峻站在那里等自己。

她心里一颤,正要感激两句,就听齐峻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这几天,我不在京里,什么消息就交给郦先生的人,他会代为处理的。”

秦芷茹忙问道:“你要上哪儿?”

齐峻脸上顿时有些不自在,答道:“南边有些事情,我要赶紧过去,争取月底能赶回来……”